[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互联网上的新红卫兵现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13日 转载)
     来源: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奥运期间,法国各媒体发表了众多的有关中国问题的报道,八月24日周末版的世界报刊出一篇关于中国互联网的专题报道,在今天的《法国舆论看中国》专题节目时间里,我们给大家介绍此篇文章,欢迎大家收听。
     (博讯 boxun.com)

    此文题为《互联网:新红卫兵》,由世界报前驻北京记者包班撰写。此文以中国留美学生王千源的故事开篇。文章写到,今年四月九日这一天,这位二十岁的中国留美女大学生做梦也没有想到,就在她离开美国杜克大学咖啡厅的这一刻她的命运将发生重大转折。从这里出来,她正碰上两群对峙的学生,一方是支持西藏的团体,另一方是中国的爱国学生。此时正值三月西藏骚乱发生三周,气氛剑拔弩张。王千源来自中国,当然一直接受爱国教育,但是,在杜克大学她有机会接触西藏学生,使她开阔了眼界。面对示威的两方,她希望能够调停使其对话。王千源的这种态度遭到中国学生的斥责。网上于是出现讨伐之声,她被加之以“背叛祖国”的罪名。由于她的个人资料包括家庭地址被公布于互联网,王千源成为网上群起而攻之的对象。包班的文章表示,王千源是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受攻击的最具象征意义的个人之一。这种攻击是以维护某种大原则的名义发起的。将一个人的名字、照片、地址贴到网上,然后自视为维护道德、在网上执法的网民们便开始大规模的攻击和威胁。这种网络现象在中国被称为所谓网络人肉搜索引擎。这是中国已经超过美国互联网用户的拥有两亿五千万网民的互联网上的黑色一面
    
    中国互联网既是公民社会成长的园地,在这里网民们要求言论自由,但也是有暴力倾向的民粹主义集中表达的地点,而这种民粹主义随时可能转化为极端民族主义。
    
    包班引述中国人民大学专家喻国明教授的话说,这种人肉搜索的参与者多是所谓网络愤青,他们代表着中国网络发展的幼稚的一面。这些愤青往往受过一定教育,但没有职业或者工作不够,因而需要发泄。虽然这些愤青的表达一般是通过互联网这一潜在的空间,但对真实层面的社会生活仍然有重要影响。以王千源为例,她到目前都避免回国,太危险了。
    
    该文作者对此人肉搜索现象访问了中国一些网络专业人士。一位经营网络的专家表示,这一现象的开端大概可以上溯至2001年一件同爱情有关的事件。从此以后,网络人肉搜索就开始发展。但需要一直到2006年网上发表一位女人用脚踩猫的照片之后,引发了大量网上挞伐并开始人肉搜索,最后查到此位女士的真名实姓、工作单位。压力之下,其工作单位解雇了这位女士。2007年的中国互联网上的人肉搜索集中于有关男女关系问题。2008年则是人肉搜索波及到其他领域的一年。辽宁女子高千惠辱骂地震灾民,受到不少网友辱骂。压力之下,这位女子被拘捕关押两个星期。
    
    包班的文章最后写道,网上的这种道德别动队越来越引起担忧。面对这种激进趋势,众多温和网友开始将这些激进愤青称为网上暴民。在一些网站上,可以看到这样的话:文化革命的幽灵仍然在中国徘徊,红卫兵的后代仍然在世。
    
    http://www.rfi.fr/actucn/articles/105/article_9260.asp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遭遇计划生育红卫兵:半夜闯入民宅抢劫/杨兮
  • 谢茂拾:关于重庆 “红卫兵”迎火炬的思考[图](图)
  • 毛泽东接见红卫兵与胡锦涛跟网民对话/郭永丰
  • 立存此照——我们即将看到的第二次红卫兵高潮
  • 从骆小海的嫖娼骗色看红卫兵人群的道德底色
  • 毛泽东、共产党教会、红卫兵与爱国华人/柳丝
  • 愤青爱国与红卫兵运动/王东民
  • 一个老红卫兵给侄子写的一封关于抵制法国的信
  • 30年前近千万红卫兵:敢不敢直面历史?(图)
  • 毛泽东的红卫兵袖章沾满了卞仲耘的鲜血
  • 对宋彬彬为代表的“老红卫兵”的评说/武振荣
  • 平庸恶的例证——读《红卫兵兴衰录》有感/胡平
  • 翻江倒海的红孩儿----评说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之一
  • 胡平:红卫兵小报主编如是说—读周孜仁《红卫兵小报主编自述—中国文革四十年祭》
  • 刘晓波: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 胡平:历史是宗教 写作是拯救-读鲁礼安《仰天长啸--一个单监十一年的红卫兵狱中籲天录》
  • 牟传珩:难忘那只红卫兵的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