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周泽律师:9月2日与质检总局官员见面谈话备忘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7日 转载)
    
    [日期:2008-09-07] 来源:参与 作者:周泽 [字体:大 中 小]
     (博讯 boxun.com)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 周泽 9月5日
    
    9月2日下午二点半,已到所任教的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准备与国家质检总局官员见面的本人,接到之前约定要与本人见面的国家质检总局法规司工作人员的电话,说他们已到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在办公楼211房间等本人。
    
    本人随后来到学校办公楼211房间。
    
    这是一间很大的会议室,平常是学校领导们开会的地方。室内有五人,除本人任教的这所学校常务副校长王清新同志和之前见过两次面的质检总局执法督查司副司长严冯敏外,其他均不认识。第一个程序,自然是相互握手、介绍。从中了解到,本人进入房间即起身相迎的小伙子,是之前跟本人联系的质检总局法规司工作人员阎建伟,一同来与本人见面的还有质检总局的法规司司长刘兆彬、法规司姚晓燕处长。
    
    落座后,本人即表示,为一件与学校不相干的事,到学校来与质检总局官员见面,占用了学校的资源,必里很是不安。王清新副校长说,让我们到会议室来谈话,是为了给提供一个好的交流环境。在简单介绍了本人及学校的情况后,王清新副校长即离开。在随后的谈话中,主要是质检总局法规司的刘兆彬司长发言。其他人听,本人偶尔发言,或追问,或质疑。
    
    刘兆彬司长说,来跟本人见面,有三个事:一是收到了本人与张显峰律师关于名牌评选的建议,想来跟本人说一下情况。二是关于电子监管网的问题,想跟本人沟通一下。三是想跟本人交换一下看法。
    
    刘兆彬司长说,对电子监管码的事,他看过我写的东西,在报纸上说的东西,也看了我们的诉状,觉得我是对国家质检总局工作的关心,这都很正常。但觉得我对质检总局的工作业务了解得不深,不全面。电子监管无论叫码也好,叫网也好,不要简单当成防伪的事。这是监管制度的一个重要环节。中国要建立信用体系,重要基础是产品要可追溯。现在质检总局已经建立了汽车缺陷产品召回制度,汽车发动机都有编号,确保出了问题可追溯。电子监管也是这样考虑的。
    
    刘兆彬说,电子监管码的合理性是无可质疑的,有企业认为使用电子监管码节约了打假成本。总局经过试点,认为能够有效减少企业打假成本,保护老百姓的利益。当然,任何制度的推行都会有不足,电子监管的问题也可能考虑得不是尽善尽美,总局正在调查研究,会逐步使制度更加完善。电子监管制度是对的,方向符合国际惯例,符合建立社会诚信体系的要求,大的方向要坚持。主要是应该考虑推行过程中如何做到依法行政,把好事办好。
    
    对于各界对电子监管码的反对以及电子监管码被食品安全法删除的问题,刘兆彬说,新事物在推进过程中遭到反对是正常的。大多数食品企业都认为电子监管是个好制度,应该推进,也有企业反对,说是技术达不到,会增加成本。现在应该考虑如何攻克技术难题,减少成本,但企业要想一点成本都不付出也是不现实的。
    
    对于名牌评选,刘兆彬说,虽然三定方案规定不直接评选名牌了,但并不意味着以后质检总局不推进名牌评选了。一个国家必须要有名牌评价。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光制造不行,还得产生名牌。不直接办理名牌评选是总局自己提出来的,不是国家不让搞。三定方案规定,还得由总局来推进名牌战略。美国政府也在评名牌。美国有个政府质量奖,就是由美国商务部来评选的。现在不是不评名牌了,而且是考虑改变评选方法。今年的名牌评选也还要继续搞下去,今年的名牌评选是政府直接受理的,这是在三定方案出来之前就开始的,得有延续性。
    
    最后,刘兆彬司长给本人提了几条意见和建议。一是让本人看问题要更深入、更全面,更准确,对政府做事的动机和出发点要有正确认识;二是本人帮助政府改进工作的愿望是好的,相信本人不是为了抹黑政府,也没有必要抹黑政府,但本人的行为客观上形成了新闻炒作,报刊上连篇累牍的炒作影响不好,实际上是抹黑政府。三是,要站在帮助政府改进工作的立场,不能对好的利国利民的事予以否定,谁想否定也否定不了的。要注意方法,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最后,刘兆彬司长说,他以前就是管媒体的,媒体是把双刃剑。其特别提到新京报的报道如何不好,很多报道有问题。(本人作为该报的忠实读者,对其说法颇不以为然,并提出了相反的意见。)刘兆彬还特别强调,希望本人保持与媒体的距离。
    
    刘兆彬司长谈话结束后,本人针对之前严冯敏副司长在8月29日国家质检总局新闻通气会上的发言中强调在"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后","个别企业和个别人"如何如何,问在座的严冯敏副司长,这些说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影射本人及所代理的防伪企业破坏奥运?严冯敏说他根本没说过这些话。刘兆彬司长马上接下来说,把人家没说过的话也安在人家身上,这也反映出媒体是把双刃剑。
    
    本人还结合电子监管码遭到包括防伪行业、生产企业、行业协会、专家学者以及立法机关多方面反对,并被从食品安全法中删除的情况,就刘兆彬关于电子监管码利国利民的说法提出质疑。刘兆彬说,这可能是没有做好宣传推广工作。
    
    此次见面是本人与国家质检总局官员的第三次见面。在代理防伪企业对国家质检总局提起诉讼后,国家质检总局曾三次约见防伪企业,因8月2日和6日的见面中国家质检总局一直坚持推广电子监管网,防伪企业拒绝了国家质检总局8月12日的约见。我全程参与了这两次与国家质检总局官员的见面。而在与防伪企业第一次见面后的8月5日,国家质检总局高层,曾通过有关人士牵线和传话,表示希望跟本人见面,本人表示不便,未曾见面。8月29日国家质检总局以新闻通气会的方式对有关问题作了广受非议的回应后,又通过有关方面约见本人。经征求所代理的防伪企业的意见后,本人遂于9月2日与质检总局有关官员见了面。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警惕被立法机关判了"死刑"的电子监管码复活-兼补充回应质检总局新闻通气会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