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因一块招牌 乌鲁木齐七旬“秋菊”欲打第9场官司(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5日 转载)
    因一块招牌 乌鲁木齐七旬“秋菊”欲打第9场官司
    2008年09月05日 11:04:49  
    
     “饭,你自己做,别打扰我!”9月2日19时30分,在乌鲁木齐南昌路的一幢居民楼内,住在二楼的王老太盯着电视机屏幕,手里拿着本和笔,CCTV-12正播放着《中国法治报道》,这是王老太每日必看的栏目,时长半个小时,这个习惯从2004年年底中央电视台开播这个法治栏目以后就养成了。
    
     王老太今年69岁,退休前的职业和法律毫不沾边。 “我虽然只上到小学4年级,但通过这几年学习,我懂了很多知识,尤其是法律知识。”王老太拿出一本《物权法》配套测试题给记者看。
    
     这是一本司法考试类型的书,连公交车都舍不得坐的王老太花了25元买下了这本书。
    
     王老太熟练地把书的一处折角展开,“你看,《物权法》第77条有明确规定: 业主不得违反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业主将住宅改变为经营性用房的,除遵守法律、法规以及管理规约外,应当经有利害关系的业主同意……”
    因一块招牌 乌鲁木齐七旬“秋菊”欲打第9场官司
    
    
    王老太指着《物权法》第77条向亚心网记者解释。
    
     王老太指的那个“将住宅改成经营性用房”的业主是和她打了4年官司的“一楼”,引发官司的导火索正是一楼支起的一块广告招牌,与这块广告招牌相关的官司他们已经打了6场,第7场和第8场还在进行之中。
    
     现在,告状几乎成了王老太生活的全部,几年来,光请律师打官司她就花了五六千元,其实,每场官司都不涉及实际金额的赔偿,但王老太很执著:“这不是钱的问题,这关系到一个人的尊严!”
    
     自一楼的广告招牌立起来后,两家就起了争议。
    
     “他家没开店之前,我家阳台好好的,他一开店就把招牌挂在我家阳台的窗户下面,就像一个人整天背着一个包袱,你说,这阳台能不坏吗?“
    
     提起那个“惹祸”的招牌,王老太打开了话匣子。
    因一块招牌 乌鲁木齐七旬“秋菊”欲打第9场官司


    
    
    王老太站在自家客厅的阳台上,指着一楼的招牌。
    
     2000年,住在一楼的张先生去相关部门办理了手续,将自家的房子改装成了一家店铺,专门销售手机卡和充值卡。
    
     为了使店面引人注目,张先生花了300多元定制了一块“通讯营业部”的招牌,这块招牌宽约1米、长约3米,蓝底红字,看起来很醒目,张先生想也没多想,就把招牌挂在了自家楼上。
    
     “一开始,我也没觉得这牌子有啥碍事的,后来,我发现我家阳台的墙皮开始脱落,这都是那个招牌弄的。”王老太认为,罪魁祸首就是招牌。
    
     于是,王老太要求张先生把这块招牌拿掉,张先生考虑再三后,给王老太的阳台上焊接了铁栅栏,作为补偿。
    
     但自从焊接了铁栅栏后,王老太家的阳台内侧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裂缝,王老太执意让张先生拆除招牌,两家互不相让,引发了第一场官司。
    
     2004年7月,张先生花340元定制的广告招牌被王老太用榔头和棍子戳了四个洞,他遂走上法庭,请求法院以相邻权被侵犯为由,判令王老太将毁坏的招牌修复好。
    
     据当年审理这起案件的沙区人民法院的法官介绍,当法官将传票递到王老太手里时,王老太感到很惊奇:“明明是他挂的招牌影响了我的生活,怎么反来告我?我这把年纪,想不通!”
    
     当时不懂法律的王老太请来了法律工作者替自己应战。2004年年底,法院判决张先生胜诉。
    
     “我被人打败了,居然还要承担人家打官司的钱!” 败诉的王老太感到很窝火。
    
     2005年春节,“首战”失利的王老太整日郁郁寡欢,一看到张家的人就觉得不舒服。
    
     张先生说,2005年3月,王老太雇人锯掉了张先生给她安的铁栅栏。
    
     自从上了法庭,王老太的生活也发生了不少变化,“我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是他先告的我,我憋屈呀!我一定要把这案子翻过来。”
    因一块招牌 乌鲁木齐七旬“秋菊”欲打第9场官司


    
    
    今年7月,两家因招牌发生冲突的照片,下角是赶来的警察。
    
     之后,喜欢看电视剧的王老太改变了兴趣爱好,除每天雷打不动地看央视的法治频道外,她还热衷于收集各类报纸,一看到有关的法治报道就剪下来细看,边看还边分析。
    
     在王老太的家里,亚心网记者看到了一本厚厚的剪贴本,上面贴满了各种与相邻权相关的报道,还用笔做了注解,“打官司这几年,比上学都管用,瞧,我都会写好多字了。”王老太指着几行自己写的注解,笑得很开心。
    
     王老太的老伴告诉亚心网记者,因为他和张先生曾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发生这样的纠纷他觉得很尴尬,但他很支持王老太的做法,既然要讲理,首先就要学会什么是理。
    
     2005年年初,王老太将张先生起诉到乌鲁木齐沙区人民法院,理由是,张先生家的招牌侵犯了她的相邻权,她请求法院拆除那块挂在她家阳台外的招牌,恢复她家外墙的原貌。
    
     而张先生认为,那块招牌没有影响到王老太家的通风、采光以及正常生活。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张先生悬挂的招牌并没有影响到王老太的通风、采光等权利,遂判决王老太败诉。王老太不服提起上诉,终审法院维持了原审判决。
    
     “那块外墙是我的,我怎么能让人随便瓜分!”王老太边说,边把茶几拍的“呯呯”响。
    
     “跟法律打了几年交道,我也学‘专业’了,我要是自己动手去拆了那个牌子,我就犯了法,牌子得要别人去拆!这叫依法办事!”此后,王老太开始奔走于各级相关职能部门,递材料、投诉、上访,走完这一系列程序之后她发现,那牌子还是杵在那儿没动。
    
     这让王老太感到无奈。2006年10月,王老太将沙区建设局和执法局起诉到法院,理由是,这两家单位批准一楼悬挂招牌行为有误,导致她的合法权利受到了损害,她请求法院撤消这两家单位审批一楼立招牌的行政许可。
    
     法院审理后认为,行政诉讼的诉讼时效应该在自知权利受侵害之日起的三个月内进行,而王老太早在2004年就对那个广告招牌有意见了,现在才来起诉,早已过了诉讼时效。
    
    
    第四次败诉的王老太没有气馁,她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到,那个牌子在2004年年底就过了审批期限,属于非法悬挂,应该被拆除。
    
     2007年春天,一直关注法律资讯的王老太获知了一个重大信息——《物权法》将于同年10月1日起实施,这部法规明确了住房所有权的归属问题,未经所有权人同意,任何人不得使用和侵害。
    
     同年11月底,王老太再次将沙区行政执法局推上被告席,这次她赢了。
    
     “首次获胜的滋味别提有多高兴了!”王老太兴奋不已,特意给家人做了一桌好饭。 但是,首尝败诉滋味的张先生感到憋屈,他提出了上诉,不过,终审判决依然是由沙区行政执法局在30日内拆除他的广告牌匾。
    
     今年7月, 沙区行政执法局拆除了那块招牌。
    
     “那一刻,我觉得心里亮堂多了,憋了4年了,总算松了一口气!”王老太说。
    
     然而,行政执法人员刚走,张家又立起一块招牌,两家为此还动起了手,直到警察出面才得以平息。
    
     因为这块新立的招牌位于王老太家客厅的阳台下,王老太的老伴特意连夜在阳台下钻了一个洞,向墙体外戳出一节长约1.6米的钢筋,以防一楼的广告牌“爬”到二楼的阳台上。
    
     而王老太也从戳洞之日起,天天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在自家墙上钻洞不算违法吧!我就是担心一楼的人半夜拔掉我家的钢筋,我得守着。”
    
     最近,王老太的儿子也准备在家做点生意,并打算在自家楼外安装招牌,牌子已经做好,长3.2米、宽1.1米,这正好是王老太家的外墙尺寸,但牌子已经做好却没有地方可以挂,这更加坚定了王老太继续打官司的决心。
    
     由于一楼的广告牌拆了又立,今年9月1日,王老太又把沙区行政执法局推上被告席,要求他们履行职责拆除一楼的招牌。
    
     王老太的代理律师、新疆西部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元欣说,这个案子的核心问题就是外墙所有权和使用权,根据建设部的法规,房屋底层至顶层外墙横向空间使用权应归相对应的房屋所有人或使用人优先使用,而《物权法》也进一步明确了这一点。
    
     通俗地说,王老太家的外墙归王老太所有并使用。
    
     然而,就在这起案子还在等待判决时,王老太又收到了一张传票——一楼的张先生将她起诉到了法院,理由是,从王老太家阳台下戳出的钢筋阻碍了他挂广告招牌的权利。这是围绕广告牌的第8场官司。
    
     据当时审理这起案件民事部分的法官介绍,在《物权法》没有实施之前,王老太打的几场官司打出个法律空白。
    
     当时,百姓邻里间因房屋外墙横向平行空间的使用产生纠纷是一种新类型的案件。我国相关法律对通风、通行、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纠纷都有相关规定,但对于房屋外墙横向平行空间使用权的权属则没有具体规定。
    
     在此情况下,法院通常采用的是《民法通则》的公平原则及日常生活习惯来审理相关的纠纷。
    
     官司越打越复杂,两家的关系也到水火不融的地步。
    
     张先生说,2005年春节,他到比自己大一轮的王老太家拜年,好歹是邻居,他想当面化解矛盾,但当他敲开王老太家的房门时,王老太没好气地看着他,只是向他摆摆手,意思是让他走人。
    
     为了化解矛盾,所有经手这起案件的法官都对他们进行过劝解: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正确处理相邻关系,互相谅解、化解矛盾、和睦相处。
    
     然而,靠每月800元退休金维持生计的王老太依然很执著,她告诉记者,不管花多少钱,用多少时间,她也要继续把官司打下去,因为“这是我晚年生活的一部分”。
    
     对于这4年的官司,张先生很感慨,他说:“我2000年病退,爱人在企业改制后失业,大儿子毕业之后就没找到工作,小儿子还在上学。我病退之后找到沙区政府解决我家的生活问题,政府批准我开了这个店,按照工商局的要求,店铺必须挂牌经营,我开业挂牌时是征得她同意的。”
    
     张先生表示:“从心里来说,我并不想跟她打官司,但要生存,就不得不和她继续下去,因为那个店铺是我一家四口惟一的经济来源。”
    
     目前,王老太在积极准备应诉的同时,又在准备打第9场官司,目标是沙区建设局,因为张先生的招牌近日又获得了建设局的审批。(天山网-亚心网 李萍)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