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灌云“信贷陷阱”连环案审理前后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04日 来稿)
    
    信贷骗局与数年官司:一个幸福家庭的毁灭
     (博讯 boxun.com)

    颜亚萍
    
    还款心切,误入圈套
    
    孙善明与妻子茆荣生活在江苏省灌云县,两人共同操持一个街道卫生服务站。
    事情起源于1999年。这一年,农村医疗机构改革在全国蓬勃展开。经与妻子商量并征得县卫生部门同意,时年30岁的孙善明决定扩大卫生服务站的规模。为了添置医疗器械和设备,除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外,他还向朋友朱保付借下5万元钱,双方约定:两月期限不要利息,超过两月二分利息。
    两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让孙善明发愁的是,5万元借款一时无法偿还。尽管朱保付是好朋友,但这笔钱孙善明不想拖欠。他一直是个讲信用的人,着急还钱并非心疼利息,而是考虑自己的名声和信誉。正当他为这件事情焦虑不安时,灌云县农业银行的金会计出现在他面前。
    金会计是来看病的,得知孙善明的情况后,出主意说,可以到农业银行申请短期贷款。他让孙善明去找县农行城北分理处主任徐丙进和副主任张兴洲,并表示愿意从中帮忙。
    果然,通过金会计介绍,孙善明见到了徐丙进和张兴洲。虽然这两个主任只同意办理抵押贷款业务,但在孙善明看来,已经很给面子了。当年6月,急于还钱给朱保付的孙善明决定用诊所的房屋作抵押来贷款。很快,双方签订房产抵押等合同。之后,两个主任告诉孙善明:“等候上面批复!”
    7月15日,徐丙进和张兴洲打电话给孙善明,说贷款手续已经批下来了,叫孙善明去签订借款合同。孙善明急忙赶到这两个主任的办公室。借款合同的主要内容是:孙善明向银行借款9万元,期限从1999年7月15日起,至2000年4月10日,利息按照月利率千分之五点八五计算,以孙善明提供的房产作担保……
    孙善明在9万元的数额上签名盖章以后,徐丙进和张兴洲称“钱款暂时没到位”,由张兴洲执笔写了一张欠条给孙善明,内容为:“孙善明借款9万元,暂未到位。”然后,徐、张两人都在这纸欠条上签了名。
    一晃,几天过去了,贷款杳无音信。孙善明去找徐丙进和张兴洲,请求将贷款到位。对方回答:“钱还没有下来!”
    又过去了几天,孙善明再去催款,答复仍是那句话:“钱还没有下来!”
    大约五六周以后,心情急迫的孙善明去找县农行的领导反映情况,说自己的贷款迟迟没有到位,问是怎么回事。李副行长对他说:“这件事情,你还是去找徐丙进和张兴洲吧!”孙善明一头雾水,于心不甘,又去找县农行的其他领导。在这期间,他还跑到连云港市农业银行反映情况,结果都是徒劳,接待他的人都叫他回头去找具体经办人。
    时间过得飞快,一下子就到了2000年4月10日。一分钱贷款没拿到的孙善明眼看贷款的合同时间就要过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县农行没有发放这笔贷款,也没有来人提起这笔钱,是不是意味着那个借贷合同已经失效了?他不明白,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度日如年。
    
    官司缠身,方知上当
    
    2001年4月17日,灌云县农业银行城北分理处新上任的范主任突然找到孙善明,向他出示“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并当场要他作出“还款承诺”。孙善明气急交加,拒绝承诺。范主任警告说,如果不作出还款承诺,银行会派人不断来找他。听范主任这样讲,孙善明害怕了,担心银行反复来人催款会影响诊所的正常经营。于是,他开始寻找徐丙进和张兴洲,希望弄清事情原委。可是,这两个人好像蒸发了一样,到他们家里都找不到。
    有一天,孙善明终于见到张兴洲。张兴洲说,钱被徐丙进用掉了,叫孙善明去找徐丙进。孙善明再次找到徐家,却被告知徐丙进出差了,月底才能回来。徐丙进的家属对孙善明说:你先替徐丙进把2001年以来的半年利息还掉,等他(徐丙进)回来再把钱还给你。
    这时的孙善明已经顾不上去想自己的贷款为何被徐丙进花掉。为了让徐丙进还钱,他又去找张兴洲,说徐丙进的家属叫他先替徐偿还半年的贷款利息,等徐出差回家后再还他贷款,希望张兴洲予以确认。张兴洲立即给徐丙进打电话,然后告诉孙善明,徐丙进下月回来就处理这笔贷款的遗留问题,让孙善明先替徐还上利息并在催款通知书上签名承诺还款。
    急着摆脱纠缠的孙善明已经昏了头,稀里糊涂地照办了。当范主任第二次登门催款时,他老老实实地在“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上作出“下月归还贷款”的承诺,同时替徐丙进垫付了2835元的利息。
    孙善明替徐丙进作出“还款承诺”后,再也没有人来找他催收贷款了。日子又一天天地过去,似乎很平静。孙善明觉得,徐丙进已经把贷款全部归还给银行了,一场麻烦也好像远去了。但是,平静的日子没过多久,“麻烦”又来了。
    2002年春天,朱保付一纸诉状把孙善明告上法庭。孙善明这才想起,自己一门心思追索银行贷款,居然把向朱保付借钱的事忘到了脑后。其实,当初贷款就是为了偿还朱保付的借款呀。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孙善明满腹委屈,仓促应诉,结果咽下苦果。法庭判决孙善明在规定的期限内归还朱保付本息共计9万多元。
    孙善明无力还债,只好背着妻子把上下两层一共200多平方米的住房让法庭执行给了朱保付。当年,这套住房价值16万元。了解到孙善明的苦衷和困境,执行庭的陈庭长对他说:“我们先依法执行,如果你能够尽快还钱,我们再帮你协调回房子,或者帮你估价,把超出的部分退还给你。”
    孙善明感激陈庭长的好心,但是他山穷水尽,没有能力还钱赎房。虽然朱保付一直拖到2003年春天才把房子以7万元的价格卖掉,可在这期间,孙善明始终没有办法用钱换回自己的住房。
    “麻烦”没有停下脚步。2004年2月11日,灌云县农业银行又向孙善明发出催收贷款通知书。至此,孙善明终于明白,自己当初落入信贷陷阱,被人骗了。看到这纸催款通知书,孙善明的妻子茆荣火冒三丈,愤然写下一行字“此笔贷款我家没有用”,拒绝还款。
    事情似乎顺理成章,灌云县农业银行在催收贷款无效的情况下,向灌云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孙善明又被告了!
    
    五次判决,二胜三败
    
    2004年10月22日,灌云县人民法院受理县农行与孙善明“借款合同纠纷案”。
    11月18日,法院公开进行审理。原告灌云县农业银行要求被告孙善明立即返还借款9万元及其利息23596.45元,并且承担本案诉讼费用。被告孙善明辩称:“我曾向原告申请贷款9万元,但是,原告至今未将9万元款项贷给我,我不同意还款!”
    法庭审理认为:借款合同一经成立生效,双方当事人均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原告作为出借方,负有按照合同约定的时间、数量向借款人提供借款的义务。本案被告向原告出具借款借据后,原告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将9万元人民币借给被告,而是向被告出具一张“借款9万元未到位”的欠条,使被告没有真正行使借款的权利,故原告不能要求被告履行还贷义务。法庭指出:欠条的出具人是原告方办理此笔贷款的业务人员,故被告有理由相信徐丙进、张兴洲出具欠条的行为是原告的行为。法院对被告的辩称理由给予支持。
    据此,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原告中国农业银行灌云县支行的诉讼请求。
    当月,灌云县农业银行上诉于江苏省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对一审结果进行了改判。
    二审法院的改判理由有三:一、孙善明向灌云县农业银行出具的借款借据证明,灌云县农行在签订合同当日就向孙善明履行了给付借款义务。此后,孙善明又在“短期贷款贷后检查表”上签名并多次归还利息;并且于2001年4月17日在“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上作出还款承诺,说明其已经取得该笔贷款。二、徐丙进、张兴洲虽然是该笔贷款经办人,但二人是以借款人名义出具欠条,落款为个人,并且未加盖单位公章,不能认定为履行职务行为。三、灌云县农行在2001年4月17日、2004年2月11日向孙善明出具“债务逾期催收通知书”,孙善明在庭审中也称范主任一年两次向其催要贷款,证明灌云县农行对该行贷款积极主张权利引起诉讼时效的中断,故本案并未超过诉讼时效。
    2005年3月8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撤销一审判决。孙善明在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还灌云县农行9万元借款本金及其利息。
    孙善明对二审判决不服,于2005年8月22日向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申诉状,要求撤销二审判决。他坚持认为,灌云县农行没有向他履行给付借款的义务,而是违规出具一张欠条。他虽然多次找两个经办人要求支付贷款,并且多次找县行领导反映此事,均未果。“事实上,我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这笔贷款。”他说:二审所称他在“短期贷款贷后检查表”上签名并且多次归还利息,缺乏事实依据。“1999年7月15日办理贷款手续时,徐丙进、张兴洲让我在一张空白的检查表上签名,这完全是徐、张二人利用我不懂业务合谋骗我所致。后来的检查表系灌云县农行相关人员伪造,可以鉴定笔迹为据。”孙善明指出:“所谓多次归还利息系徐丙进所为,当事人已经承认。至于申诉人作出的还款承诺,更是被承办人所骗。”“我和徐丙进、张兴洲此前并不认识,由于他们是农行分理处的领导,我才将自己的房产作抵押申请贷款。他们称贷款暂时没到位而出具欠条,不能由此推断和认定为我私自借钱。他们既是分理处的法人代表,又是办理此笔贷款的业务人员,有理由相信他们出具欠条的行为属于银行的行为。称二人是以借款人的名义出具欠条,属于个人行为,实在无耻。事后,灌云县农行未对徐、张二人的行为予以追认,证明该行管理混乱,监管缺位。我多次找该行领导发映此事,他们只字未提,这更加证明灌云县农行的信贷存有漏洞,失去了信用和应有的良知……”
    申诉状递上去以后,孙善明又苦等了一年零七个月。在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他经历了难言的悲伤和痛苦。过去,一家五口生活幸福而宁静。自从打上官司,那种和谐美满的气氛几乎荡然无存。巨大的压力演变成无休止的争吵。随着矛盾升级,终于有一天,他和茆荣走到婚姻的尽头。2006年9月,茆荣向他提出离婚。孙善明妻离子散。
    2007年3月7日,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善明的再审申请下达驳回通知书。3月13日,孙善明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省高院指定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复查。12月13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驳回再审裁定通知。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孙善明拿出一堆文字和录音资料:“这些资料可以充分证明,我的合法权利受到严重侵害。他们在陷害我,我冤枉啊!”
    孙善明申请的9万元贷款到底谁拿走了?利息究竟是谁还的?检查表是谁签的名?有关这些问题,孙善明都有录音证据。他和张兴洲曾经有过这样的对话——
    孙善明:“张主任,这钱(贷款)是不是你用的?谁用了?”
    张兴洲:“谁说是我用的?这钱我一分也没用,都是他(徐丙进)用的。”
    孙善明:“张主任,那利息是谁还的?”
    张兴洲:“都是他(徐丙进)还的。”
    孙善明:“贷款贷后检查表是什么时间写的?”
    张兴洲:“检查表我不知道。我没有写过,也没有找过你。”
    有关孙善明替徐丙进偿还利息一事,也有一段对话录音,听后可以知道当时孙善明为何答应替徐丙进垫付2835元利息——
    孙善明:“是你(范主任)叫我在催款通知书上作还款承诺的,说是为了应付检查。”
    范主任:“我当时说,这钱由谁还我不问,还不还也不关我的事。徐(丙进)主任说下个月回来处理这件事,那你就写下个月的归还时间。我们为了应付检查,不然会说我没有来过,这证明我已经来过了。关于利息,徐(丙进)主任叫你替他还,那你就月底还利息。”
    范主任:“因为我是农行人,吃农行饭,向你要钱是为了应付检查,证明我来过了。”
    为了讨个公道,孙善明愤然将张兴洲和徐丙进起诉到灌云县人民法院。2008年4月28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两被告拒不到庭。
    当天,法庭作出判决,限被告张兴洲、徐丙进一次性向原告孙善明返还借款9万元并支付利息。
    让孙善明吃惊的是,判决生效两个月了,被告没有丝毫还款迹象。难道他们把法律当儿戏?孙善明实在想不通,他又开始寻找徐丙进和张兴洲,可是无法找到。
    “我一掉进这个陷阱就是9年时间。9年啊,毁灭了我幸福的家,也让我在筋疲力尽中深感绝望。”孙善明对记者说:“现在,虽然我告赢了,但是还拿着银行工资的被告却都不见了。我去问银行,银行说他们不在单位。再问,就没了下文。他们连法院的判决都敢不理,都敢对抗,我不知道往下应该怎么办。希望社会帮帮我……”面对记者,已经40大几的孙善明说着说着竟然忍不住哭起来。
    
    银行违规,谁来担责?
    
    记者就此案采访了律师和专家。
    律师李春静:“应该弄清楚几个关键问题:张兴洲和徐丙进二人出具欠条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孙善明能否免除归还9万元贷款的责任?本案最终应由谁承担责任,是孙善明,是张、徐二人,还是农行?
    “首先,张、徐二人作为农行工作人员,为孙善明办理贷款属于职务行为,后果应直接由法人承担。在经办贷款过程中,张、徐二人向孙善明打‘欠条’。如果最终事实是孙善明没有领用该笔贷款,农行也没有在同一时间向孙善明发放相同数额的贷款,那么便可以与‘欠条’的内容相印证。如果农行发放了该笔贷款,而申请贷款的孙善明没有领到,农行应向实际领用该笔贷款的人追究法律责任。如果张、徐二人涉嫌虚构事实骗取农行贷款,那么农行应该追究他们贷款诈骗的刑事责任。
    “其次,本案的几次判决未能免除孙善明的还款责任。最后一次孙善明诉张、徐二人的审判只是认定他们之间的私人借贷关系成立,确认孙善明再次向张、徐二人追索债务的权利。
    “再次,农行在本案中应否承担相关责任呢?应该承担对贷款发放的审查责任。如果制度严格,层层把关,就不会出现借贷人在借款逾期后也没有见到款项反而要承担合同责任的结果,也不会给内部工作人员的‘监守自盗’以可乘之机。”
    中国农业银行有关负责人:“灌云县农行是否承担责任,要看其在信贷业务上有无过错;而判定过错责任,要看该行是否按照贷款操作规程办理相关业务。从本案调查情况看,灌云县农行显然存在违规或不规范行为。该行贷款调查部门有无约定与孙善明签订借款借据?会计部门有无按照程序和规定审查借据,办理放款账务?这些都是借款人能否按照规定如数实现信贷权益的关键。而且,灌云县农行没有按照规定在放贷15天内对贷款使用情况进行第一次跟踪检查,如果履行了这项职能,那么贷款运作、是否按照合同要求按期发放、贷款使用主体等问题就会迅速暴露。”“事实上,贷款人在两个办事人员违规打欠条一周后多次找他们催要贷款,甚至找农行负责人反映问题,结果都没有引起重视。酿成这样的悲剧,灌云县农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_(博讯记者:陈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