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港商北京申请示威:失望的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北京奥运期间,港商维权代表因合法申请在‘奥运示威区’示威被拒,自行徒步示威被强行关押,不接受‘扰乱治安’指控,愤而绝食抗议。他们和受害台商联合,一起展开维权活动。 (博讯 boxun.com)

    
    北京奥运会期间,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对没有人获准在京奥示威区示威感到惊讶。而数位内地投资权益受损的港商代表也搞不懂,他们依照北京奥组委的规定,在奥运期间,四次前往北京市公安局申请示威,为什么都遭拒绝?据新华社报道,八月份以来,北京市主管机关共接待申请集会游行示威七十七起共一百四十九人次,其中七十四起的申请人通过协商解决了具体问题,自行撤回了申请,二起属于申请手续不全、不符合申请要求的,现正在补正相关手续。此外,还有一起属于规定的不予许可的情形。
    
    八月二十一日,一批关注港商在内地投资权益组代表,无奈合法申请被拒,集体从天安门广场步行至新华门外,拿出一张写有‘港商申冤’的小纸条时,约七、八十名公安一拥而上,强行将他们带往西长安街派出所,以‘扰乱社会治安’为由关押,其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而‘代母出征’请愿的少女陆洋意年仅十四岁。
    
    八位港商代表多年来在内地投资,涉及纠纷诉讼,虽然不少案件法庭判港商胜诉,但地方政府有法不依,拒绝执行裁决。投资利益受损的港商代表趁北京举行奥运,要向中央请愿。
    
    港商(内地)投资权益关注组召集人陆伟萍向亚洲周刊表示,十多年前,她在上海长兴岛投资旅游公司,投资款遭中方吞没,九八年经仲裁胜诉,并通过上海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追回小部分钱款后,法院就不再执行了。整整十年,陆伟萍一直追讨,无人理睬。今年三月,她乘北京召开‘两会’,赴京上诉,被公安没收回乡证后,押返香港。女儿陆洋意在香港就读中三,知道家中的苦况,又见母亲不能赴京请愿,主动代母上京请愿,希望中央领导帮助讨回公道。
    
    陆洋意带着写给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信,信中写道:‘……妈妈为了讨回自己的权益,多次来到北京想见您,可是都被阻拦,她是不想惊动您,而是她上访了那么多年,始终都没有得到过一次合理的对待和答覆。我曾看到过一本杂志上,写您说如果老百姓遇到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您,我认为这就是对人民最好的承诺。这句话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和希望,所以我这次来很想见您一面,给我妈讨回一个公道……’
    
    但陆洋意和其他七位维权港商一起被公安押往派出所。港商施育臻早前还是广东汕尾市连续两届政协委员,在汕尾投资企业和经营贸易。九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施育臻属下企业委托外籍‘明晶’号轮运载一千吨食用油,从香港运往广东汕尾港,途经深圳海域,遭边防分局强制扣押。公司出示了所有该批货物的合法手续,但历时十年,仍未得到解决。施育臻告诉亚洲周刊,他国内上访、向香港政府求助、到法院诉讼,运用了所有的方式,但都石沉大海,只能藉奥运之机进京向中央领导求助。
    
    施育臻等人被强行押往派出所后,没收回乡证件。他们不接受公安‘扰乱治安’的指控,绝食抗议,拒绝作笔录。晚上十一点,公安把他们拉到郊区,近北京机场的丰荣君华酒店,开出监视居住书。施育臻说,说是酒店,却看不到有什么人住,周围漆黑一团。公安把他们安顿在一个大堂,全部打地铺,三十多个公安看着,上厕所也有人跟。‘看上去是公安自己的据点,估计就是为关押示威者作准备的。’
    
    第二天,施育臻被带到小房间问话,警号零二三七零五和零二四零零四的二位警察宣布强行作笔录。作完笔录要施育臻签字,施看到问询笔录上没有填写日期、地点及笔录人,不愿签字。警号零二三七零五的警察反锁门,挥拳威胁施育臻,要揍他。施育臻大叫,引起更多警察及其他被关押的港商注意,那个警察才放过他。直到二十三日下午,北京公安来了一位官员,宣布解除监视居住,考虑是港人,免于处分,押送返港。施育臻指:‘想不到中国的法律如此黑暗,依合法途径示威不批,逼你走绝路。’
    
    早前,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港,‘关注组’就通过特首办公室递交信函给习近平,要求中央领导关注港商在内地的权益。‘关注组’召集人陆伟萍说:‘七月二十二日,收到行政长官私人秘书的回覆,称“已经将有关函件交给习副主席访港代表团”。我们开会研究,静等中央回覆,京奥期间不上访,以表示支持奥运。’
    
    奥运前夕,北京允许合法示威后,‘关注组’派出代表王文金赴京申请,要求批准他们在奥运期间上京示威。王文金一九九二年被招商投资山西铜矿,想不到企业盈利了,山西垣曲县政府借‘企业改制’名义,侵占了王文金的上亿资产。十年来,王文金不断投诉,并通过中国国际仲裁委员会仲裁胜诉,但地方政府拒不执行裁决。王文金也因债务问题,二年前被香港高院颁令破产。王文金被逼走上艰难的维权路。
    
    八月五日,王文金按规定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申请奥运期间往规定地点示威。王文金向亚洲周刊表示,公安先指,必须由负责人陆伟萍本人到场申请;第二天,王文金又带着委托书前往,公安又指香港的‘关注组’没有在大陆申请,属非法组织,不接受申请。公安建议王文金以个人名义申请示威,但必须申报所有参加者的名单。王文金为此递交了五十八个人的名单。
    
    八月七日再赴公安局,有关人员要王文金出示所有参加示威者的详细资料,以及示威路线图及目的。王文金说:‘这明显是在刁难,这么多人要家庭地址、联络电话、身份证号码等,而且不少涉及私隐,根本办不到。’而示威目的在申请报告中写得很明确:‘要让中央领导知道,由于国内法制尚不健全,地方官员无法无天,造成港商内地投资遭受迫害,一大堆迫害案件有待解决,中央应施以援手,加以关注和解决。’
    
    三次申请示威不批,王文金随身所带的钱不够用,购返港机票的钱也没有。饥饿难忍下,他去香港政府驻京办事处求助,希望可以借钱购机票,或给一餐饭吃。王文金说,办事人员语带羞辱说,‘给你饭吃要报批’。最后是公安给买了机票,八月九日送王文金返港。
    
    八月十八日,王文金和几位‘关注组’成员结伴再上京申请示威,这次,警方接受了申请,但说必须安排在八月二十六日。王文金无奈的说:‘北京为奥运期间设置示威区,却只能在奥运结束后才批准示威,这不就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因为公安不依法办事,才逼着大家来到了天安门广场。’王文金抄下天安门广场上的标语:五洲四海喜庆盛会,改革开放共谱和谐篇章,但他不知道何时才能梦想成真。
    
    一次又一次失望,并没有挫败已经一无所有的受害港商,为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又找到新的联合。八月二十一日,港商(内地)投资权益关注组和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发出联合声明,‘受害台商在此发表声明,全力声援香港受害港商的此次行动,希望中央政府重视解决港台受害商人的案件,并讨回被侵吞或被欺骗之财产。’陆伟萍表示,接下来还会联合澳门、新加坡、韩国、日本,及西方国家的受害投资商,一起展开维权活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