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四川老右派声援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四川地震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5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朱国干 (博讯 boxun.com)

    
    2007年6月8日标志反右运动正式开始的《这是为什么》社论发表五十周年之际,来自成都地区的右派成者在成都大慈寺聚会,哀悼反右死难者,谴责毛泽东迫害知识分子的罪行,要求中共当局为五十年前的罪行道歉,作为这次活动的主持人,我在留影后写了一段附言。
    
    我们是五十年前因为读书识字明理心口如一敢说真话,而被共产党毛泽东打入人间十九层地狱的知识分子。
    
    在汗水、眼泪、人血、尸骨构建成的集中营里,我们经受了无数的皮肉折磨和灵魂摧残而奄奄一息爬出来的幸存者们今天在这里怀着无尽的哀思来祭奠故去的难友,我们从心中默默无呼唤,春闺梦中思念的游魂从一切尸骨不存的地方归来吧!我们的心超越人天的阻隔和你们在一起。
    
    整整五十年前的今天,那个毛泽东大笔挥就“这是为什么”五个大字,我们的厄运降临了,中华民族的奴役之门打开了。
    
    他一生信奉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他将斯土斯民玩弄于股掌之中,醉心于“和尚打伞”“马克思加秦始皇”以金字塔尖上的独夫民贼,将我故土家园亿万同胞肆意糟践,饿殍遍野,民不聊生。他一再二再三向日本人诚心诚意表白“感谢你们皇军侵略中国”。
    
    漫长的五十年过去了,穿透长夜的时间迷雾,血的事实冲洗了墨的谎言,由于信息传播手段的普及,前辈人的梦想“朝发一言而晨暄赢海,暮倡一说而夕遍全球”已逐步变成现实,时移事移,魔鬼铁掌指缝间漏光越来越大,柏林墙轰然倒塌。
    
    先贤任公先生有言“万国蒸蒸大势相逼,变亦变不变亦变”试看今日之域中,上下脱节内斗不停,左右变脸各行其是,这个统治集团一贯奉行的两手——戈培尔式的愚民洗脑,格杀打扑的血腥镇压早已不灵了。2006年11月从友人处获得张戎女士的大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原版,而后各位热心的朋友合力复印分发出去了,可以不夸张地说,在中华大地上不知有多少人在阅读在传播。这个现代型的奴隶社会在发酵在解体。
    这既是一个乱世,更是一个非常之世,非常之世呼唤非常之人来挽狂澜于既倒。
    
    我们是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右派,戴帽时是戴帽右派,摘帽时是摘帽右派,判刑时是判刑右派,改正时是改正右派,墓碑上的墓主仍然是右派。1957年必将以民主对极权,自由对奴役的抗争而载入史册。
    
    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右派,无论何时何地对任何当权统治者,绝不表现臣奴臣仆战战兢兢诚惶诚恐,不要以愚忠的焦大瞬自喻,或者逢人就唠叨的祥林嫂。我们是恢复历史真相,保存历史记忆,传播历史教训的人。
    
    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右派,绝不仅仅要求平反赔偿之类,我们最根本的第一要务是经过自身的努力来实现言论自由。1957年的因言获罪者天生就应前扑后继去实现言论自由。
    
    布什总统有段名言:“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不是大师们浩瀚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们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我现在就是站在笼子里向你们讲话”。
    
    那我们最后还有梦想,愿上帝赐我们智慧和力量,建造一只牢牢的大笼子把本性为恶的统治者全都关进去。
    
    自咏
    本非太上忘情者 来世魂附今世身
    平生心愿犹未了 我捧我头悬国门
    (注:2007年6月8日)
    
    这次在成都大慈寺的聚会活动,就其时效和影响在全国是没有过的,在当天和次日就图文并茂地在成都六四天网和海外观察网上登载,我们这批与会者怀着敬意衷心感谢现被加以荒谬至极的莫须有罪名被共警囚于狱中的黄琦先生和广汉中学刘绍坤先生。
    
    现在还有一些经过须告知各位友人。
    
    2007年3月,都江堰公安局一警员来我家访问,表示善意关怀,问及生活上有无困难等……未等他问完我就主动介绍五十年前自己的经历和当前正响应山东大学史若平、李昌平两教授和北京61名知名右派在全国发起的签名活动,分手时,我把有关的文字资料交与该警员,让他交付上级,以示完成了任务;数日后一辆警车载另一名级别较高的警官偕一女助手小陈又来访我家,同样表示关怀,我照例用上次方式回答,与上次不同的是他问及都江堰本地的右派活动,我非常明确告之都江堰的右派朋友我曾组织他们二十余人参加全国的签名活动但无意让他们去成都活动,我更有意识地告诉他,我们一定要在6月8日在成都大慈寺进行纪念活动,这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也不能阻拦我们,他表示理解。到了6月8日我们在大慈寺活动时,那位着便装的小陈女士,远远地坐在茶座角落处,背向着我们,我认出她了,与朋友们一议后,主动过去和她打招呼,并请她和我们一起入座,看看这批右派分子在干什么,并送她一份我写的附言,她表示自己只是奉命行事,对我们表示理解,无意干涉。有一丁女士经友人介绍对我们采访并作了全程录像和问答,会议结束后在大慈寺大殿前留影,摄影者有六四天网两名义工,较远处有两三个不认识的人也举起了相机,疑其为跑二排的,费君彭君前去训斥,狼狈而逃。当日下午得到照片,我交给刘绍坤君,请其尽快发送……于是就有了当日及次日在天网和观察上的材料。
    
    除了这些活动,近年来成都数位右派撰写记录,绍坤君也尽其一已之力热情支持,或无偿出钱,或托冉云飞先生作序介绍,或将上述几位的著作转送友人广为传播;2007年8月绍坤君专程往中国圣女林昭墓前祭吊,在北京期间,并专门去丁女士处取回了我们在大慈寺活动的影碟。绍坤君又去济南拜访孙文广教授,促膝长谈,获赠《百年祸国》一书,准备乘火车返回时,在济南火车站遭共警强行搜查,文字资料全被没收,万幸的是机智的绍坤君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将影碟带回来了,又经过一番周折,大慈寺的会议终于人手一碟了。
    
    关于六四天网黄琦先生被共警逮捕,我表示极大的愤慨和强烈抗议!成都民间维权王怡、冉云飞、亦武、李亚东四大君已在7月20日发表声明抗议此类行径,我愿跟随诸君子之后呐喊响应。还有一事,黄琦先生使我们心存感谢现将材料录后:
    
    六四天网成都讯,2007年7月19日上午10点,原老右派70多岁的朱国干、汪必成两位老先生和金牛区黄忠五组村民代表卢学富行三人,前往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反映金牛区政府非法强占村民集体土地一事。据村民代表卢学富介绍,他们村共有村民237人,其中有30余亩土地2003年被金牛区政府非法侵占,村民未得到任何补偿。4年来村民向有关部门反映多达30余次,村民也数次向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可是至今依然毫无结果,反而村民代表还被政府派去拆迁的人打伤住院。70岁的老人汪必成几年来,不顾年老多病和村民一道奔走,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今天他又专门和朱国干老先生陪同村民代表向天网投诉。两位老人告诉我们,他们此举的目的就是想用自己有生之年,帮助老百姓办点实事,以促进我们的社会,更加民主法治化。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心认为:饱受专制体制迫害的右派前辈们不顾年了已高,深入基层,走进田间地头置身民间维权,将成为中国大陆民间维权的一个全新亮点。为中国大陆生活在象牙塔的“精英”们深入民众,走出狭隘圈子树立了可资借鉴的典范。中国天网人权事务中主将全力协助前辈门的维权行动。
    
    黄琦先生我深深鞠躬向你致敬,然而并非多数右派能坦然无愧无疚地承受这种崇高的赞警。当我得知黄琦、刘绍坤被投入狱中后,曾向多位友辈谈及如何施以援手营救至少表示道义关怀,可是多遭冷漠白眼视之甚至回以“自找麻烦”、“多管闲事”,呜呼!以“鼓民力”、“新民德”、“开民智”自诩,能发晨钟暮鼓之音以唤醒沉睡之同胞者,能如斯乎!我真无言以对,不过我还是想引用那段名言:1945年希特勒法西斯政权垮台后,一位有良知的学者马丁•尼莫拉在反思这段历史时,说过:
    
    起初他们向共产主义者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随后他们向犹太人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随后他们向工会成员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随后他们向天主教徒而来,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随后他们向我而来,那时已没人为我说话了。
    
    现在我要说说自己的情况
    
    2008年2月14日海内外知名维权人士刘晓波、丁子霖、胡平、王丹等发起雪灾后的呼吁:《立即废除城乡户口二元制致全国人全国政协公开信》,3月13日我和一些朋友联系共征集了都江堰及成都地区的右派共64人签名支持,我在名单前写有一信:
    
    “57”大君子:
    
    捧读在2008年2月15日联名致函“两会”的公开信心潮难平,细数发起者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正好是五十七位,我故称诸位为“57”大君子
    诸大君子中我心仪已久而神交者有两位,一位为胡平先生,大概是“六四”前不久,从两本《青年通讯》上读到《论言论自由》,我用了一整天和一个通宵全文记在一个笔记本上珍藏至今,另一篇是近年胡君新作《用良心审判权势》,我从网上下载与多位友人传阅。另一位是焦国标先生,《讨伐》一文自称不待言,而更早在《读书》上发表的《话语中心》我更目为是最早为农民鼓与呼者……
    
    我添列57年因言罪者之则,长期交往者都是同类,交谈中少不了焦大式情怀与祥林嫂式伤疤展示或者经济赔偿唯此唯大,面对当前苦难现实知之甚少更遑论关心。
    
    我和不多的几位朋友很想前进一步,尽管须发霜白,垂垂老矣,但人存志在血热,愿随诸大君了之后为斯土斯民重于一切、高于一切的破局大义摇旗而呐喊之。
    
    先贤有言耕读为本,今日读书识字明理者与农耕作者联合,必将为我家园再造开拓一条崭新的路。
    
    祈诸大君子高举如橡巨笔为我同胞疾呼之。
    
    朱国干2008年2月19日
    
    此后数次与刘晓波君在电邮上来往。
    3月23日与晓波君通信:
    诸大君子:
    本月十五日、十八日、二十日计三次,我在都江堰、双流、与友成都与友朋见面征得自愿签名者63人,名单现寄上。
    
    时西藏同胞正遭遇血腥镇压的苦难,从电视上看到温某在会赂国记者时,顾左右而言他的谎言废话表演,真有可忍孰不可忍的感觉,我们这群不多的老人甘愿作一砖一百一钉,对诸大君子所发起所支持的任何一种“起来,不愿作奴隶的同胞”的呼声,诸如关于西藏的公开信,对维权人士胡佳、滕彪、李和平诸先生的声援,支持作家记者言论自由,为奥运告全国同胞,支持在加拿大建立共产主义遇难者纪念碑,支持农民收回自己的土地等等,我们都是紧紧跟随摇旗呐喊者。
    
    次日晓波君回信:
    朱国干先生:看到您发来的信和名单,内心的感动无以言表,这些老先生都是饱经沧桑、备受折磨,但至今仍然心明眼这,腰杆笔直,实为晚辈的榜样,在此请接受晚辈的大礼。 刘晓波
    
    在博讯网上得知绍坤被判刑一年,但细节又语焉不详。我表示强烈谴责!对因调查地震真相而被捕的黄琦和刘绍坤先生,我表示深深的敬意,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和希望,对他们的迫害就是对良心和正义的公然宣战!真相是掩盖不了的,对自由的追求也是关不住的!
    
    朱国干2008年8月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