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治贿选需减少“村官”权力的含金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22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土地资源的价值越大,人们越有可能追逐权力,贿选也越有可能发生。还有其他一系列的制度弊端,也使得农民对自己手中的那张选票的含金量大大低估了。这些问题不解决,贿选现象将会愈演愈烈。
    
    
    
    发生贿选,说明老百姓手中的选票有了分量。但贿选本身却是村民自治发展中的一种不健康的现象,应该通过法律行动加以限制。
    
    近日,国家民政部的官员就村民自治选举形势发表意见,坦言在选举中存在贿选现象,并表示要通过进一步改革逐步消除贿选现象(8月4日《新京报》)。我以为这个意见很值得重视。
    
    近几年,在实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过程中,暴力干扰选举、家族操纵选举以及贿选等现象似乎比刚开始时多了起来。其实,这种变化并不奇怪。在这项工作初步推进的时候,乡村的一些传统力量对农民的民主权利有些不以为然,后来看到这项权利有了真实的意义,农民手中的选票“含金量”提高了,他们也“认真”起来了。如果乡村自治选举完全是假的、虚的,想必贿选等现象也不会发生。
    
    贿选是指候选人以金钱或其他好处做手段,影响选民的投票意愿,使选民将选票投给候选人自己。贿选有三个显著特征:第一,贿选者只给那些承诺给他投票的选民某种好处,而对其他选民不施以任何好处。第二,贿选者对选举过程进行某种控制,以确保得到自己好处的选民给自己投票。所以,凡是发生贿选的选区,选举过程一定是不合法的。第三,贿选者在给选民施以某种好处时,大多采取秘密行动。
    
    在选举中,选民有没有“自由”交易自己投票意愿的权利?我认为法律不应该承认这种自由。诚然,贿选者在给以选民某种好处以后,选民的确有可能是“自愿”地给贿选者投票的,也就是说,选民与贿选者之间的交易是一种“自由交易”。但是,法律不应该保护这种自由。在文明世界,不是一切都可以自由交易;人身不能交易,人的器官不能交易,选票也不能交易。文明世界的法律对这类“自由”的限制,实际上是对弱者的保护。立法者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
    
    除了这种“自由”的贿选交易外,还有一种假贿选、真强制的恶势力压迫也值得注意:有的贿选者开出低“价”收买选票,贿金之低只有象征意义,行贿不过是给选民传递一种压力,背后以暴力相威胁,逼使选民给自己投票。这种行为更需严厉打击。
    
    发生贿选,说明老百姓手中的选票有了分量。但贿选本身却是村民自治发展中的一种不健康的现象,应该通过法律行动加以限制。但改进法律要以对贿选发生的原因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为前提。
    
    我国农村干部并不是无关轻重的“芝麻官”,特别是他们控制了土地分配权力,使权力的含金量很大。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土地资源的价值越大,人们越有可能追逐权力,贿选也越有可能发生。还有其他一系列的制度弊端,也使得农民对自己手中的那张选票的含金量大大低估了。这些问题不解决,贿选现象将会愈演愈烈。
    
    治病要治标,也要治根。在短期内,要采取一些治标措施。主要办法是:第一,要下决心落实《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特别要保证选举程序的公正合法。从我对各地的调查看,用“流动票箱”投票是普遍的做法,这给操纵选举提供了机会。一定要坚持召开选举大会,设置秘密画票间,集中唱票,当众公布投票结果。要采取具体措施保证合法程序的落实。第二,确定合适的选举时间,给更多农民以投票的机会。第三,修订相关法律,对贿选行为做出明确界定,并制定相关的处罚条款。
    
    从长期看,要解决贿选问题,必须有大的改革动作,消除贿选产生的社会条件。例如,促进经济发展,提高农民收入水平,会增加贿选的成本。再如,大大缩小农村干部的权力,把支配土地资源配置的权力从干部们手中剥离出来,使农村干部的权力只限于十分必要的公共事务,可以减少干部权力的“含金量”,也有助于减少贿选现象。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村官选举:不选我就砍死你 (图)
  • 湖南衡东农民没有真实的选村官权利
  • 新任村官举报村小组账目问题遭追杀 (图)
  • 四川彭州天彭镇农民护地遭群殴 村官看望劝出院】(图)
  • 参选村官遭剁手,基层民主太血腥
  • 石家庄桥西区留营乡孔寨村村官为何敢违规建房和占地200多亩
  • 山东一村官败选杀对手全家:一家4口,包括8个月女婴
  • 北京一村官9年花公款130万买7辆轿车
  • 河北野三坡惊现10多万元买村官:上任后猛捞
  • 中国最贪村官----北京市海淀区安宁庄村杜氏兄弟坐拥数十亿人民币!
  • 坑农 莆田村官与国土勾结大发横财
  • 抱富豪村官自焚 上海张耀龙夫妇被重判(图)
  • 黑村官袁军旗/陕西咸阳礼泉县药王洞乡张旗寨村
  • 广西梧州市新兴村村官违法事件的举报
  • 北京市房山区窦店镇刘平庄村村官乡官黑社会化!
  • 农民为何穷?村官喝血凶
  • 征税乡官殴打村民 大肆敛财村官激起民愤
  • 刘长锋:村官竞选暴力化凸显基层民主的软肋
  • 熊飞骏:“村官直选”为何成为一道伤心景观
  • 大学生村官:十万新鲜血液 新时期的“知青”
  • 河北野三坡惊现巨贪村官
  • 富豪村官是金钱政治的干儿子/郑明怀
  • 瞭 望:鉅資賄選村官敲警鐘
  • 强烈谴责家乡石马村的腐败村官愚弄村民/陈运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