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孙林(孑木)的自我辩护意见,以及相关情况(图)
请看博讯热点:打压媒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被枉判4年后,一直准备上诉,据了解,南京有关方面可能倾向于二审不开庭速判,对孙林等非常不利。孙林的辩护律师莫少平先生已经找到更多有利于孙林的证据,包括2004年拆迁户对孙林的感激。
    
    近日,孙林年近100岁的父亲病危,不知道孙林是否能再次见到他的父亲。孙林的父亲是有一定级别的老红军,排行较小的孙林是老人家的爱子,博讯呼吁有关部门从人道的考虑,看在孙林的父亲是老红军干部的份上,允许孙林探望他的父亲。
    
    孙林时常通过莫少平律师等途径了解到外界对他的关心,我们相信,孙林对此十分的感激。
    
    以下是孙林手写的二审“自我辩护意见”,披露了很多外界从不知道的情况。
    
自我辩护意见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人孙林(网名:孑木)因对一审没有证据、歪曲并凭空捏造事实的判决不服,予以上诉,理由如下:
    
非法拘禁

    
     2007年5月30日夜晚,一群不明身份也剃着“小平头”的人趁黑闯入“南京东帅食堂”。这突如其来,使得在场众人目瞪口呆。来者,一没穿制服,二没出示任何证件,三在没有任何犯罪证据(直到宣判后也没有在我家中找到任何证据)的情况下,非法将我和我太太抓捕(有监控录像为证)。
    
     当我被反拷押上车时,我一再声明“我是记者,凭什么抓我”。我的意思想问是不是抓错人了,可得到的回答却是“抓的就是你这个狗记者、卖国贼,到了地方再整死你个屄养的”。听到此话不由得使我冷汗直冒,心想,这是不是哪个开发商叫来的黑社会打手啊。由于手铐勒得太紧,膀臂又被拧得太痛,我便无奈地说“你们没有父母呀,用这么重的手段对付一位六十岁的老头?”令我没想到它们竟回答道:“现在还算是客气的,等到了看守所更有你受的。”到此刻,我才模糊地意识到它们好象是“人民”公安。但又使我纳闷的是,平日里,中国的报纸、电视和电影上宣传的“人民公安”不是这样蛮横无理、非法执行任务的啊。恍惚加气愤,就使出老年人唯一的伎俩,对准右边的一个刽子手脸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接下来我也得到了年青气盛人“左右开弓”的回报。它们你一拳我一拳地对我头脸乱打,要是不在车内,再加之腿脚那就想象不到了。就这,我已是天昏地暗、满眼金星,幸亏父母遗传牙还算长得结实,再加之它们平日里一定是以酒色充“饥”,因此力道差了许多,如果他们有泰森万分之一的功夫,那我也就成了“照片”了。这时我已无力再支撑躯体,最终瘫了去。但是它们并不感到解恨。于是,将我被反铐的膀臂再次抬举至“九十”度,以至我的手都触摸到了车顶,我的头几乎被塞进裤裆里,连气也喘不过来。就这样它们仍没罢休,他们继续向上推我戴的手铐并腾出另一只手,先用肘象打夯一样地砸我的背,而后又用拳头击打我的软肋。眼前突然浮现出“文革”时期我父亲遭打的情景……。它们似乎想把我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叫我永世不得翻身呀。
    
    图片:自我辩护意见 第一页
    
孙林(孑木)的自我辩护意见,以及相关情况

    
     到了看守所前三天,被打的地方青一块紫一块地泛了出来,疼痛难忍,欲食不能,牙虽没掉,但难以嚼食,只得挨饿。这还引起看守所管教的重视,误认为我在以绝食抗议,差一点又要采取灌食行动。
    
     在我辩护之前之所以要说这些,也就是想让中院了解它们竟如此违规执法,又怎能做出公正的判决?
    
自我辩护

    
欲加之罪:

    
    
     一审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和“非法持有枪支”给我定罪,这简直使我怀疑这位肚大腰圆,但长相颇为憨厚的法官的智商出现了严重问题,它连共产党宣称“以事实为根据”的基本原则都给忘了。在判决书中,它又为了扩大“副副影响”,数次提到“活闹鬼”。何为活闹鬼?人们都知道:是专做坏事不做好事,是不怕社会各界舆论指责的“死猪”。而活闹鬼的形象,标识则来源于“小平头”“……剃光头的活闹鬼”(《刑事判决书》第十三页第六行)。据我个人了解,除了军人和运动员外,剩下大多是旧时期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也包括了我的父亲在内剃光头和小平头。如今这位法官把“小平头、光头”强称为活闹鬼,那也就是说:我们伟大的革命家、奥运健儿、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活闹鬼组成?此之说法如不为法官承认,那么定我“聚众”也只能称之为奉令“招工”,而判我“扰乱”也只能说领导给予的“工作”,又何为罪之有?
    
     至于“非法持有枪支”则更为离奇,在胡拼乱凑的“证言”中,却没有一支枪是从我身上或家中搜出来的。试问以何为“事实”?又以何为“罪有”?所谓“证人”的“证言”,也前后自相矛盾。这位做不了主的“法官”下定了不符事实的判决,难道它不怕四年后我将“判决书”公布于世,它将会受到怎样的谴责。不过我也相信,它的忍耐度也一定会如同它那肥大而又高挺的肚皮一样,可容纳“百川”。
    
     “扰乱社会秩序”罪名的成立,起源于“……等十八名代表于2004年2月27日至南京市人民政府集体上访”(《刑事判决书》第十八页第二十行)。不知道这位法官有没有问过上访人士在数年前到市政府上访的人,是告我孙林还是告南京市园林局或园林实业总公司。对于这样的模糊定罪,也使我产生了个“模糊”的遐想:假如是因为我而上访,又定我的罪,那么四年我出狱后是不是可以拥有南京市园林局或园林实业总公司所有产权?反之,上访的人是告南京市园林局或实业总公司,那么我的罪又从何来?
    
     回头再说,上访的时间是2004年初,而判我有罪是2008年中,而“事先同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锁金村派出所进行联系”(《刑事判决书》第九页第三行),并且“该所民警孙宁等人到南京花卉市场时,发现花卉市场的塑料大棚已经被人划坏,不能使用”。(《刑事判决书》第十六页第八行起)这证明已有犯罪事实,为什么不“人脏并获”当场抓人,而非要等相隔数年之后再给定罪?
    
     从2007年5月31日审讯开始至到2008年5月30日开庭之前,我无数次强调“大棚不是我拆的,是园林局乔相君所拆,我干吗要划他们的大棚?”可是,在这个长达三十一页纸,如同中篇小说般的《刑事判决书》中,它一句也没有提到这关键性的问题。难道这位法官真的不知道将来做为“被害人”的我,也一定会去寻找历史真相,而它将会用怎样的方式做出对我失去四年光阴的赔偿?再说,在这数年里“犯人”一没逃跑,二没受审关押。“罪人”除几乎每日与管辖及“证人”孙宁警官见面外,还时常手持“博讯TV”话筒揭露腐败行为,并在天安门前畅述奥运。这丧尽天良的判决,真不知我是真的有罪还是因“话筒”引发出背后有不可告人的另外“故事”。
    
     在长达九个多月的每天审讯中,我也多次提出,“我有在现场的录像”。在当局的“证人”“证词”中也多次提到我拿摄像机和现场摄像的“证言”。可在判决书中却只字不提。不过,“智者千虑,也有一失”,在第四证言里也漏出了“何方送来摄像机”(《刑事判决书》第十页第二十行)。请问:世界上哪位“犯罪行为人”愿意记录下自己“犯罪过程”?再有,判决书中说我又拿“棍子”,又拿“刀子”,再加“摄像机”,难道我有四只手不成?如今我正在寻思着,等我刑满出狱,一定要到玉皇大帝那里告我的祖先孙悟空,因为他太偏心,不教我“三头六臂”,假如我有了这本事,也可成全这位法官定罪的完美。相反,倒给了我同宗孙宁警官“火眼金睛”。瞧,他刚到现场就在“乱糟糟的”(《刑事判决书》第十三页第七行)人群中一眼就认出“孙林带了一些年轻人也在现场”(《刑事判决书》第十六页第十行)。如果他不承认“火眼金睛”是从孙悟空那里学来的,那么就是:孙宁警官到现场后,看见孙林带了一些年青人来到现场,这才是最符合推理的“看见”。对于“扰乱”一项罪名,应按莫少平律师的口吻:扰乱罪名“不予采纳”。
    
张冠李戴:

    
     当今许多人都宣称:中国科技已领超世界先进水平。我也掺和一句:不仅如此,就连中国的执法机关在办案中也进入了魔幻时代。
    
     2007年5月30、31日我和我太太仅相隔一天都以“非法执有枪支”、“爆炸物”(同一天失去自由的)的罪名逮捕并关押了。可令当局感到头痛的是既没有在我身上发现“持有枪支”,也没有在我们的家中找到“爆炸物”。于是贼心不死的腐败官员们就掀起了“5.31风暴”,一时南京几处看守所都“住进”了上百人受牵连的无关人士,并大肆寻觅“罪证”,时长达一年之久,但仍未发现它们的“所需物品”。咋办?无奈之下,就将我太太“非法持有枪支”、“爆炸物”(《刑事判决书》第二页第八行起)这莫须有的罪名魔幻般地演变成了“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判决书》第三十一页第二十一行)。其理由,就是我太太“发香烟“(《刑事判决书》第十六页第二十一行),没有发给到场的警察,它们——吃醋了。因此“扰乱”了警心。由于警心“不稳”,就无法镇压“社会”,也就没了“秩序”。所以“扰乱社会秩序罪”也就可定性了。这就是:说你有罪你就有罪,没罪也有罪,说你没罪你就没罪,有罪也没罪。在这“魔幻时代”里,不仅罪名可以转变,就连证据同样也可“从张治平处扣押仿‘六四’式手枪二支……”(《刑事判决书》第二十三页第一行起)。在“南京市公安局公刑物鉴痕”下也神奇地转变成了孙林所有了。这“张冠李戴”的古成语也随着“特色”时代的进化而演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张物孙属”。
    
     婊子立牌坊,为了证明曾经是个“完人”,唯有通过“人工修补”和请人口头“证实”的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完整。“非法持有枪支”罪名成立也正是如此。于是便找了几个“证人”,连哄带吓地叫“证人”来“证实”物品、枪支属性。至于“捉贼捉赃,捉奸捉双”那只不过是民言而已。如今虽然人言可畏,但耳不听心也就不烦了。试问:死猪拔毛用开水烫时,有谁听见它叫痛过?
    
     2008年6月26日我拿到判决书后,就认“栽”了。心想“四年不是很长,熬熬就过去了”。但是后来看到电视新闻里说:布什总统一定要抓到拉登。我怕了。心想,万一拉登被抓后,他也证实,他的枪支是“孑木”提供的,那联合国军队不又要加我的刑期啊?……。于是,我就上诉了。
    
魔幻鉴定:

    
     “魔幻”一词应该是来源于童话小说,可人家南京市“公安”局鉴定部门却把童话中的魔幻世界运用到现实的“鉴定”中。它们不仅能够鉴定出枪支有无杀伤力,更为严肃认真的是人家还能灵活运用魔幻之术,鉴定出枪支出自于谁之手。取证如下(《刑事判决书》第二十四页第六行起):
    
     一、南京市公安局(2007)公刑物鉴痕字第161号物证鉴定书证明由孙林交给郑军华,郑军华转交给管金龙,又由管金龙交给张治平的Smith&Wesson牌转轮手枪……。
    
     二、南京市公安局公刑痕鉴安(2007)237号物证鉴定书证明孙林送给徐顺利的WALTHER牌手枪……。
    
     三、南京市公安局(2007)公刑物鉴痕字第201号物证鉴定书证明孙林送给卞丹龙的WALTHER牌手枪……。
    
     人家连谁“送给”谁,“转交给”和“转”了“又”转的痕迹都能“鉴定”出来,我可以断定,中国在“鉴定”“科技”上不仅是领超世界先进水平,简直可称之为领超宇宙先进水平。一句话:试看天下谁能敌!
    
     对于这种来自2060年的魔幻鉴定,在当今的世界上又有谁能为我辩护得赢??
    
     呈
    
    
     中院
    
    
     博讯记者 孙林
    
     2008年7月1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孙林(孑木)爱人何方近日情况
  • 世界报业协会(WAN)采访韦石谈孙林(孑木)案判决
  •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案进展:已经决定上诉
  • 国际记者联盟(IFJ)谴责南京对孙林(孑木)判刑
  • 记者无国界谴责对孙林(孑木)判刑
  • RFA:博讯记者孙林获判刑四年 估计会上诉(图)
  • 孙林(孑木)案简介
  • 维权网:博讯记者孙林被判处4年徒刑
  • 孙林(孑木)被判刑4年
  • 孙林夫妻判决书27日前下达
  • 孙林夫妻判决书仍未拿到
  • 南京记者孙林家人至今未接到法院判决书/RFA
  • 南京记者孙林(孑木)头写“冤”字受审
  • 孙林案5月30日庭审 预计6月15日宣判(图)
  • 孙林(孑木)案庭审结束:坚称是迫害、无罪
  • 孙林案如期开庭,官方如临大敌
  • 孙林(孑木)案 周五在南京玄武区刑庭开庭
  • 博讯记者孙林(孑木)、何方夫妇案开庭在即
  • 孙林(孑木)一案已经到法院 看守所搪塞不让见律师
  • 孙林(孑木)被捕前后/光远
  • 为孑木(孙林)愤愤不平
  • 孑木(孙林)对过去冤狱的“上诉书”
  • 抗议抓捕孙林(孑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