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公款吃喝和中国社会网络结构——采访社会学家张文宏教授/ 张修枫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28日 转载)
     张修枫
    
     张文宏教授,任教于上海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哲学博士,先后在天津社会科学院、南开大学、美国加州大学和香港科技大学等院校从事社会网络分析、社会资本与社会分层等方向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在公款消费中张文宏教授对公款吃喝有特别的兴趣,在张教授看来,理解饭局是理解中国文化的一把钥匙,而研究公款吃喝,是研究中国当代文化和社会权力结构的重大课题。 (博讯 boxun.com)

    
    
    问:近期,“公款吃喝”成为了一个社会热门话题,老百姓有很多议论,而政府有关部门也开始有所行动和措施,您是如何来看待这个现象的?
    
    答:“接待费”在现代企事业组织中都是一个必需的开支部分,因为凡是牵涉到业务方面的人员往来,总是不可避免的需要接待和招待。在西方,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大型企业,包括那些需要财务公开的上市公司,公关开支里面都有一部分专门用于接待的费用,这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不会引起特别的讨论。但是,据我所知,在美国和德国,他们除了票据的报账审核之外,还需要填写清楚接待的对象、规格、标准和具体的用餐地点、内容等等,这样的方式不仅使花费的账目更加清楚,而且有效控制了多余的浪费。然而,今天中国的“公款吃喝”现象之所以特别引起关注,恰恰就是因为这部分费用的帐目不明,而且混含了许多不必要的接待成本,例如十个人陪一个客人吃喝,甚至全部是自己人借着接待的名义,必然会产生铺张浪费的结果,并引起社会的关注。
    
    问:从社会学专业的视角出发,您是如何看待这个“公款吃喝”现象的?
    
    答:如果要来研究“公款吃喝”,将会是一个极有意思的学术话题。我们可以从文化的角度来讨论“饭局”问题。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人见面的第一句话常常是“吃饭了没有”,而且平时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交流和谈判,也确实在饭桌上更容易进行。这是一种中国人特有的交流感情的方式。这种人际交往的文化,与其他社会不同。在西方,除了作为一种沟通的场合之外,商务餐会不会对工作造成什么明显的影响。但是中国的饭局是与工作内容密切联系的,甚至成为一种“宴请文化”,里面还有很多的讲究。因此,在社会资本的研究领域中,美国社会学家边燕杰曾经有一项研究就以“如果你做东请客,会邀请谁来参加”为一个测量题目,以“饭局网络”为指标,来测量个人的社会网络和社会资本。
    
    此外,还有一个可以值得分析的角度,就是这些饭局的功能和作用。目前已经有一些关于组织社会学的研究开始关注“公关消费”与企业效益之间的关系,我们也同样可以考察一下政府部门的公款吃喝的费用,这个指标与组织的办事效率之间是否存在正相关关系?或者利用其他的分析工具来比较各个相关变量之间的关系。我想这会是社会学研究中具有开创性的工作。
    
    问:您认为中国这种“宴请文化”在文化上有什么特殊性?
    
    答:我朦胧地感觉这可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自古以来我国的饮食文化就非常发达。但是也可能是与计划经济时代的资源短缺密切相关。在计划经济体制下,包括食品在内的资源供应都非常短缺,因此“请客吃饭”成为了一种相对稀缺的资源,尤其是公款吃喝成为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不仅是款待外来的宾客,也是对本方的同事、朋友或下属的一种激励方式。逐渐地,这就成为了一种模式,一种交往接待的习惯和行动逻辑。当然这个假设还需要经验数据的验证。
    
    问:在当下的社会转型时期,我们来研究这个问题,除了人们说的反腐倡廉,具有怎样的学术意义呢?
    
    答:首先,“公款吃喝”与其他的公款浪费或国有资源流失问题一样,与转型时期的社会分层与社会流动研究密切相关。在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哪些人通过对公共资源的消费而提升了自己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哪些人由于没有参与公共资源消费的机会或机会较少,而影响了其地位的上升?公共资源消费与行政权力的关系是什么?这些都是很有意义的研究课题对于公款吃喝的社会学研究可以提供一个新的视角和切入点。
    
    其次,宴请作为中国人特有的社交方式,可以成为社会资本研究的重要内容。前面提到,边燕杰教授在中国的经验研究中已经开始运用“饭局网络”作为一个重要的测量指标。同样的,我们也可以将公款吃喝放置在政府组织运行或者个人社会流动的学术话题中,通过“宴请网络”的测量,不仅为了估算公款吃喝的消费数量,还要了解饭局网络的构成,例如一般都是谁来组织?作为人际关系润滑剂的宴请网络,是如何发挥作用的?并且做一些不同变量之间的比较分析,以揭示这类网络中不同因素的相关关系和作用。这样的研究就有助于解释市场转型过程中的社会资本的积累过程。
    
    当然,这样一个现实问题的研究,不仅可以为有关部门的应用实践提供决策依据,还能够体现学者的独立价值和监督作用。无论是面对正式公布的数据信息,或是民间舆论的各种议论,学者都应具备理性的批判能力,以专业的方法来获得科学的结论,以此来促进社会的和谐发展。
    
    问:如果需要研究我们的公款宴请的消费总额的话,我们可以怎样来估算这个数目呢?
    
    答:但是,如果专门来进行调查的话,应该还是能够得到一些数据的,当然,如何通过统计调查来获得有效可信的数据,是需要认真科学设计的。
    
    从定量研究的经验来看,统计的指标一定要细分,不能是笼统的接待费用一个问题,而要具体到不同部门或二级单位的费用,或者一个单位负责接待工作的办公室每年的费用是多少,用于内部接待和外部接待的分别是多少。不过,我们在研究中使用单位问卷的方式会比较敏感,所以问题的设计可以婉转一些,例如接待费用占据所有开支成本的百分比,其中公款吃喝的比例又是多少,再通过其它的财务预算或报告进行推论。但是,由单位自己来填写的问卷,肯定还是会有所保留,所以通过调查得出的数字有可能会低于实际的消费数目。
    
    因此,我建议采用社会学最常见的个人问卷调查的形式,用抽样统计的方法来推算公款吃喝的总数。当然,这个问题对于国人而言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在实际研究设计中如何减少被调查者的疑虑,是一个难题。
    
    这样的问卷设计不必直接问被访者本人的公款吃喝的花费,那样会吓人家一跳,而是询问其参加公款宴请的次数或频率,并让其预估所参加宴请的平均花费额度,这样他们会放松一些。首先运用国家统计局的职业分类和单位分类的标准,将个人和单位分为不同的层级;其次,将所属单位的业务性质、规模和行政级别等因素作为加权处理的系数,从个人的调查数据中倒过来推算公款吃喝的消费。这样的提问方式比较婉转,一般可被访者能够接受,而如果推论模型设计合理的话,运用科学的抽样原理和合适的统计工具,有可能估算出全国公款吃喝的总额。
    
     问:那么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其他一些问题该怎么设计?
    
    答:我自己认为可以从个人和组织两个层面来研究 “公款吃喝” 问题。从个人层面的研究而言,在问卷调查中了解“饭局网络”的构成模式和消费规模。比如,我们可以问被访者个人过去3个月发起(做东)和参加过哪些饭局?其中哪些是公款买单的?每次公款买单的消费额是多少?参加宴请的是哪些人?与饭局召集人是什么关系(同学、同事、上下级、客户等等)?饭局发挥了什么样的社会作用?个人层面的调查可以在春节以后进行,因为春节是公款吃喝最集中的时段。可以采取随机抽样的方式选择被访户,然后请合格的被访者记录1年或过去3个月的吃喝消费情况,以此数据可以对全国(至少是城市居民)的情况做出测算。在组织层面上,可以按照中国各位组织的分布,抽取一定比例的机关、事业单位、(不同所有制类别的企业)进行调查。请各单位的办公室(或接待部门)负责人填写过去1年或3个月的迎来送往的公款招待、接待费用。
    
    这种课题主持调查的单位最好是独立的学术研究机构或市场研究机构,这样可以保证调查的公正性和客观性。为了调查的顺利实施,可以借用相关政府部门的行政推动力量,但是调查必须由调查机构独立执行。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公款旅游屡禁不止
  • 吉林省委统战部的“公款旅游”通知
  • 挪用公款炒股炒楼,贪官诡辩「为国创收」
  • 中国公款吃喝耗资大,监督机制仍缺位
  • 中国各级党政部门公款吃喝耗资大
  • 国务院官员否认各级机关每年公款吃喝3000亿说法
  • 张荣坤社保案,吉林疑扣7亿充公款
  • 辽宁两银行主管挪用公款非法放贷逾千万元被判刑
  • 亿万富翁身兼两地人大代表 挪用公款案被迫搁置
  • 汪华斌:把公款吃喝玩乐(含招待费)的钱捐献给灾区
  • 大灾之年,倡议共和国公民坚决抵制公款消费!/王江火
  • 孟新年:公款吃喝居世界之最的中共政权能代表人民吗?
  • “一把手”自减公款吃喝支援灾区倡议书!/陈则义
  • 地震灾区重建资金主要来源应从公款消费中挤出来!
  • 公民监政:一周捐款竟赶不上公款一周吃喝
  • 中共遭遇六四以来严重危机,20日严令暂缓公款旅游/昭明
  • 国难当头 徐州市农业局公款香港游
  • 挪用数百万元公款炒股劲蚀 河北官员跳楼自杀
  • 河南商城县的两手抓 一手抓公款一手抓访民
  • 慰问被异化为公款灾区游,岂止是痛楚?/倪洋军
  • 吃喝浪费的是公款、大款,与国度餐饮何干?
  • 公款大吃大喝与向老百姓募捐公益
  • 对北京市顺义原村支书吴国林贪污巨额公款问题的举报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管理高层私分巨额公款
  • 李宏志:乡政府给饭店打欠条13年重1公斤:给公款大吃大喝者定罪!(图)
  • “特殊利益集团”网路打手公款海外反胡
  • 林金芳:当公款吃喝变成一种“产业”
  • 崔书君:羊吞公款被剖腹,由網評引起的胡思亂想
  • 公款吃喝的数据是雾里看花吗?
  • 今天在某饭店偶尔看到公款吃喝清单,大吃一惊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