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索红包未遂杀人灭迹掩真相的“宁夏石嘴山恐怖医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8日 转载)
    
    稿源(中国百姓权益网www.hunwqw.com)
     (博讯 boxun.com)

     曾经从医20余年的内科主治医师,我国著名的女作家毕淑敏在她所著的《红处方》(97年6月第一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P204中感叹的说道:“医生这个行当,有无数白衣包裹下的罪恶,局外的人不了解,内里的人又不说,这是文明的黑洞,不知何日才能暴露在阳光下?!”
     当我读毕淑敏的《红处方》于此处时,不仅感慨万千,联想起我父亲这起令人恐怖的医案,真是深有感触。
     当发现宁夏石嘴山市第一医院的个别医护人员,在小小的门诊手术做失败时不是积极救人,而是利用自己谙熟的医疗技艺杀人灭迹、掩盖真相、逃避责任的证据时,我们不是兴奋抓住了院方的证据,而是恐怖于我们的“白衣天使”竟然使出了武侠小说中才能看到的“暗器”,对求助于他们的无辜患者干下了伤天害理、泯灭良知的行径。
    我的父亲于2000年7月,在宁夏石嘴山市第一医院做胆囊手术,由于该院医生索要红包未遂,便在行使手术时极端不负责任,故意违反手术操作规程,想给患者留下点后遗症,以达到让我父延长住院时间,从而同样达到从患者身上多挣医疗费,提取奖金的目的。由于把握不准,结果造成大量腐蚀性胆汁漏入腹腔,形成重症弥漫性腹膜炎的恶性后果,将我们的父亲一下就送到了死亡线上。院方大夫深知其造成后果的严重性,考虑到即使抢救也不一定能挽回生命,且费用巨额。同时又怕患者家属发现真相,引发医疗赔偿官司,竟然丧尽天良的痛下杀手,向从无心脏病的的患者体内,大量注入法定药品说明书上明令“相互禁止”的药物,同时向患者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在他们已向我们明确,他们无法救出患者生命的情况下,患方请求转院抢救,竟然令人不可思议的极力阻拦。后来,我们为救父命冲破重重阻力,才将我父转至宁夏医学院附庸医院抢救。但,在花费了巨额的医疗费用后,终因石嘴山院方造成的后果过于严重,仍未能挽回我父的生命,使他这个五八年放弃优裕的大城市生活,毅然决然支宁的老知识分子,最终悲愤的含恨九泉。
     父亡后,为讨公道,我们采证据并遍访区内外的医疗与法律专家学者,经深入的调查核实,均认定:这是一起极为严重的恶性案件。
    院方当事医生在此期间,为彻底掩盖真相,置国家法律中有关证据的法令于不顾,将作为重要证据的医疗档案进行了大肆的篡改(采用的方法有:整页换改,刀片刮改,涂改,销毁,隐匿等)。
     有鉴于此,我们当时便根据刑法与刑事诉讼法的相关条款,以重大医疗责任事故罪与伪造证据罪告到当地公安局,正当专案组欲捕人时,经院方领导在石嘴山市上的一番拼命活动,警方就停止了行动。在自治区政法委的不断催促下,经很长时间,才给出一个不能立案的回复。回复中为解脱院方篡改档案所做的解释说:“患者无心脏病,将窦性(无心脏病)涂改为异位(有心脏病)纯属笔误”。可恰恰是我们随后取到的证据又证实,患者即无心脏病,但院方却向无心脏病的患者体内,大量注入法定药品说明书上明令相互禁止的药物,同时向患者家属下达病危 。 至此,我们就警方不立案的情况申诉到当地检察院,检方经调查核实,确定应予立案。并汇报请示了自治区检察院,区检同意——立案。但,其后,当地办案检察官却连惛带骗的劝我们到上海司法鉴定中心作个鉴定,说:公安涉案太深,怕以后不给你作,不利办案。结果检方拿着被篡改的档案作鉴定,由我们负担全程所有费用,鉴定中心在半年后,拒出鉴定报告,最终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意见书”。办案检察官则以一句“我也不知该咋办了!”将此案押在手里,一拖就是三年多,采取任你上访控告申诉,面对举证质问就是支支吾吾不答,甚至拒见。
     院方面对媒体的质问,已处在自相矛盾之中,根本不能自圆其说,且沮丧之极。这说明了什么?两级卫生部门的鉴定与司法鉴定意见,均是建立在一个被伪造了的证据基础上,且漏洞百出,毫无法理与科学依据。正如自治区(省)级相当一部分警检官员与专家在核实证据后所言:此案性质太恶劣,仅凭涂改伪造证据就该按《刑事诉讼法》四十五条的规定,立案拘捕嫌疑人了。至于药品说明书中,明确指出的互相“禁止”,这是个医学定性的技术常识问题,作为使用者,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你都必须照例遵守,不是个需要再探索的多么深奥的医学问题`。
     两年多来,我们无数次到自治区(省)检察院上访并给师梦雄检察长递信。当初石嘴山检察院的办案人马佳,专程来银川向他汇报。听完汇报,他也说了:那就按程序通知公安立案吧!他也曾在接见我时,亲口对我说过:对此案,我将一查到底!可如今,却久拖不办……
     正因如此,院方面对媒体时虽自相矛盾哑口无言,但却能嚣张的说出:我们犯法自有我们石嘴山的公安局管,我们的公安局都不管,用你来管?轮不到你管。这也无形中助长了院方认为钱可摆平一切的嚣张气焰!......
     院方为摆平这院领导自己都认为,足以使医院倒闭的案子,真可谓不惜血本,搞的该院大多数无辜的医护人员的收入急剧下降,四年来,原该拿的高额月,季奖均停发。且发展到,有时甚至于大家的工资,都要借支才能拿到手。在这色厉内荏的窘境中,竟托人告诉我的母亲:让你儿子别告了,给你们点钱算了,最终把我们的人都关进去,有啥意思?…….
    
    疾呼监督者 谁敢主正义
    鉴于目前当地执法部门压案拖案,迟滞案子的现状。我们疾呼并欢迎,那些尚存正义感,能够铁肩担道义,敢于挺身而出监督此案的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央与地方的各类媒体前来宁夏调查采访。
     我有大量的录音与证据可提供,论坛上展示的证据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大量的令人震惊的证据,我们将在法庭上出示或提供给调查采访者,因而恕我暂不能在国际互联网上作以全面公开。在此,我以对法律及人权负责的态度,郑重声明:我对我的一言一行及在网上发布的消息敢负任何法律责任。(文/毕良武 )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