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泣血控诉湖南省耒阳市检察院检察官陈平原的残暴罪行!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雷秀荣 (博讯 boxun.com)

    
    控诉人:雷秀荣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同志: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同志:
    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同志:
    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同志:
    
    
    尊敬的各位领导:
    
     我是湖南省耒阳市下岗工人雷秀荣。在我和我老伴两人历经了500多天跪拜、求助、恐惧中,在万分绝望的情况下向您们再次控告湖南省耒阳市检察院刑检二股副股长陈平原仗势行凶打人和耒阳市公安局拘留所所长刘次森纠集黑社会人员抢劫公私财物,砸坏合法经营店铺等罪行事实,请求为我沉冤入狱的女儿伸张正义,依法公正地为我女儿申冤昭雪。
    我女儿雷英梓,又名雷晖,1973年10月出生,系原耒阳蔡伦造纸厂下岗工人,因离异,为养活儿子和自己,东拼西凑借钱与人合伙在耒阳城北路旁开了一家干洗店(耒阳市恒协干洗中心)。2007年2月9日下午2时左右,陈平原与妻刘碧兰来店中取已洗好衣物,因其一件旧棉衣拉链老化自然损坏,陈妻不依不饶地要求店中赔偿新衣(500多元),我女儿反复解释,并提出洗衣费几十元全部免收,但陈妻不答应,见敲诈不成,就冲到柜台上强抢空白洗衣三联单,我女儿见忙把洗衣单拿在手上,于是一人一半的争抢起来,由于纸张薄在争抢洗衣单过程中纸被扯断,陈妻因惯性作用,跌坐在地,这时身为检察官的陈平原冲上去挥手一掌,打在我女儿的头上,把我女儿打得跌倒在柜台旁装衣物的塑料桶里,跌烂的塑料桶当时就划破了我女后背肌肤,鲜血直流。陈平原和其妻刘碧兰还不肯住手,夫妇两人又冲上来抓住我女儿是又打又踢,店中其他人员见不平,大喊“男人打女人要不得”,陈平原才松手掏出手机,对电话中大喊叫人来砸了洗衣店。此时陈妻还与我女儿纠缠一起在撕打着,店中服务员谢红艳见此情况,举足无措,忙打电话告知我儿(雷英梓弟弟)雷亮,没想到我儿闻知姐姐被打受伤,全身是血,匆忙赶来,挥刀用刀背砍伤了陈平原,砍后就走了。
    事件发生后,耒阳市蔡子池派出所来了警察,把我女儿叫到派出所,在我女儿受伤处于半昏迷状态下,连续近十个小时地考问我女儿,要她承认是她叫弟弟来行凶的,这其中用尽了威逼利诱手段。
    我女儿被抓后不久,公安干警刘次森(刘平原妻兄)和陈平原妹夫黄以洲,带了一伙人开着大卡车到了洗衣店。他们一伙人冲进店里,见衣物就抢,见东西就砸,就连一些顾客拿在手中的衣物也被他们抢走。顾客当场惊呼:“我们的衣物是过春节要穿的,你们抢走了,我们怎么办”。这些人叫嚣道:“有本事,你们就到检察院来取衣服”。抢满一车开走后,店中人员马上拨通了“110”报警,“110”来后,告知店中人员马上关门上锁。没想到,这伙人又来抢,说没钥匙,这些流氓就去搜女服务员的身,没搜着钥匙,就强行撬开了卷闸门,当时“110”巡警也制止,其中一位梁姓警官说“公安局已受理此案,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但这些人不听巡警劝告,并凶狠狠地威胁巡警少管闲事。如此连续三次地对洗衣店进行了抢、砸。抢走财产80余万元,间接及直接造成洗衣店50多万元的损失。当场围观群众看不顺眼,愤愤不平地说:“太过份了!这简直就是他陈平原的耒阳了”!有的说:“耒阳真是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检察院、公安局的人竟然公开抢劫,老百姓还怎么活呀……”!等我闻听这一消息后,来到洗衣店时,只看到他们第二次到店中抢劫了。我苦苦地哀求他们不要砸坏店中设施,可他们不听,见东西就砸,连店铺中的玻璃门和隔墙也被砸烂了。店中被他们洗劫一空,一片狼籍,惨不忍睹!
    事件过去一年多了,没想到,法院竟判我女儿有罪,服刑一年半,并判我那无依无靠、没有生活着落的女儿向凶手检察官陈平原赔偿10多万元!为讨回公道,我把唯一安身立命的房子卖了,又东借西贷地借了一些钱,花巨资请了律师为我女儿打官司。可法院竟不顾大量的人证、物证事实,一味地坦护着陈平原,还要我们赔偿陈平原十多万元的经济损失。这不是要逼我们两个退休老人去死吗?
    陈平原,原为人民检察官,应是执法、知法的,为一件衣服拉链小事,就先动手打人,这本身就是违法的。以后又借口受伤、喊人砸抢公私财物,这难道不是犯罪吗?此后在法庭内外,到处散布谣言,混淆视听,出伪证,干扰律师公正办案,诬告是我女儿喊来弟弟去砍伤陈平原,使我女儿获罪入狱,这些歪曲事实,丧尽天良的做法,作为一个执法者也能干得出来,真是为我国家专政机关抹黑啊!
    陈平原还利用职权诬陷局外人雷兵也参与打了他,威逼雷兵家人送了他75000元钱才了事。这使人很不明白,如果犯罪,钱能买通吗?如果没事,又为何要收人家巨款呢?!由此可见陈平原的人格、人品之低下!
    公安干警刘次森就更不应该参与犯罪了。组织人员,开着卡车,光天化日之下,在闹市区不顾巡警制止,公然实行抢劫、打砸,这不是执法犯罪又是什么行为呢!现在事发后,知道事态的严重性了,就百般抵赖,拒不承认到现场,但事实胜于雄辩,当时很多人都见到了他,人证物证俱在,又如何抵赖得了,现在又想否认,难道身为人民公务员的人,就这样不讲诚信,不讲道德了吗!
    由于店中大量顾客衣物被抢,而公安、法院一直未有答复,为平息顾客的过激情绪,在我合伙人撒手不管理的情况下,只好与老伴二人苦苦地支撑着洗衣店营业,每天面对着来店吵闹要赔衣物的顾客,我忍住泪水,强装笑脸去解释着,面对日益高涨的房租、电费、水费、人员工资等我只好靠借货勉强度日。在今年冰冻灾害的日子里,为节省人工费用,我与身体瘦弱的老伴每天泡在冰凉的冷水里自己清洗衣物,强撑店门,我一直盼着公、检、法能对抢劫这一案件早日有个结论,使我们两个老人能早日过个安稳的日子!……
    这一年多来,我四处奔走,多方呼告,已经是身心俱疲,心务憔悴,家破人亡。公安局督查队进行过调查,但不是了解事件真相的情况,而是偏听偏信一方之词。面对着嗷嗷痛哭的小外孙,整日以泪洗面的老伴,我感到了生活的无着、生命的无望了,我就不明白,在社会评论法治朗朗乾坤下,为什么我的申诉就一直没人来答理呢?我向法院起诉的抢劫案子为什么迟迟不予立案呢?耒阳的公、检、法总是互相推诿,不是说案发有因,就是说案情复杂。这么简单的抢劫案,当场这么多群众可以作证的案子,造成如此巨大的经济损失,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案件,公安、检察、法院都是以回避态度待之。而对我女儿一案,当天不把人抓走了,一直关到瑞,在公安取证,检察起诉,法院判决这一系列的程序却又是这样的“完整、快捷”。公安可以用威逼诱供的问讯材料来提供证据,检察可以以颠倒黑白的事实来起诉,而法院却不顾大量的人证、物证,甚至是高科技图像证据这些事实为依据,却以推论的理由,将我女儿判有“伤害他人身体主犯”之罪名。我不禁要问难道检察官的事就比天大,平民百姓的命就不如一根草!这是一个社会主义法制国家所应有的现象吗?耒阳的公、检、法到底在干什么!这两个案件我不断的向各级各部门反映、申诉,可是事情已过去一年多了,却一直没有结果,为什么很多当时在场的人员都从没见过调查人员来问讯过。这到底是为民办事,还是包庇放纵不了了之的态度对待人民群众的上访!!
    陈平原为了平息抢劫案的事件,准备将他70多岁的父亲推到台前,说是他父亲组织人去抢劫的。如果真是这样,这个社会就真的没有公理可言了,神圣的法律也就只是一纸空文了。万般无奈之下,我再次具文呼告,恳请各级领导,能在百忙之中过问这一事件,认真调查核实这两个案件的事实,使犯罪的得到应有的惩处,使无罪的得到公正的处理,还法律一个公道,还社会一个清明!使我们普通百姓对生活还存一线希望!中国古代案例以事实为依据,最腐败的清王朝慈嬉代杨乃武案都昭雪天下。我相信中国共产党是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执政党,中央人民政府是一个为人民办事、为民申冤的清廉政府。特别是通过这次“四川汶川大地震”的灾害中,我看了一个亲民、爱民的有力领导班子,这样的领导不会置人民的疾苦而不顾,一定会为受冤枉受迫害的平民百姓说话的。为此再次恳请上级领导能过问这一事件。如无答复,我只能携全家男女老幼乞讨进京去上访,希望能得到一个公正、公平的裁决!!!不敬之处乞望谅解!!!
    
    请领导尽快来处理!!!!盼盼盼!!!我们两个老人已经家破人亡,没有指望,已经被陈平原这个人面兽心的国家干部害死了,我们今后也没有生存的指望,如果我们的冤屈得不到昭雪,我和我老伴就是冒死也要在北京奥运期间到北京上访,到北京自杀给全世界看。让陈平原和湖南耒阳那些包庇陈平原的各级政府官员的丑恶嘴脸暴露在世界面前。我们两个老人在这个世界没有指望了。
    
    
    控告人:湖南省耒阳市环卫处退休职工:雷秀荣
    
    二00八年七月十五日
    
    接受采访、联系电话:13875779851
    
    
    
    附:控告信一封
    
    
    控告人:湖南耒阳市恒协干洗中心
    被告人:刘次森,男,现年约46岁,耒阳市公安局干警,现任耒阳市公安局拘留所所长,住耒阳市水东江私人住宅。
    
    控告目的:
    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等抢劫、聚众哄抢控告人50万余元财产的刑现责任,并责令其立即赔偿全部经济损失。
    
    事实与理由:
    
    2007年2月9日下午,控告人之负责人雷英梓(又名雷晖,已离异,系下岗职工)与被告人陈平原夫妇因对干洗后的衣服拉链被毁损提出过份的赔偿要求,而发生口角,继而惨遭二人毒打。陈平原离开干洗店时又与闻讯赶来的雷亮(雷英梓之弟)发生纠纷被砍伤。事后,被告人组织黑社会成员及亲属将控告人所有的和代管的50余万元财产抢劫一空。耒阳市公安局110虽然多次出警,但仍无法制止事态发展,致使控告人的财产遭受了20余万元直接经济损失,间接经济损失亦逾十万元。仟余个家庭的衣服被哄抢。目前,被告人仍逍遥法外。为寻求社会公正,控告人特提出控告敬请领导在百忙之中,责令有关部门立即公正查处,主要事实是:
    
    “检察官”大发淫威,弱女惨遭毒打
    
    2007年2月9日下午两点钟左右,被告人陈平原携夫人控告人处(耒阳市金华路与城北路交叉处)取衣服,为衣服拉链问题与雷英梓发生争执,陈夫人霸气十足的说:“衣服拉链坏,一定要赔偿衣服!”雷英梓解释:“你的衣服拉链不是我店洗坏的,如果是我店洗坏的,赔偿链拉是应该的,但不能赔偿衣服。”陈夫人恶狠狠的威胁道:“你不赔,就要你的店开不成!”接着就抢拿《取衣单》准备抄写营业执照号码,雷英梓说:“你要抄,我另外拿纸给你,但不能用《取衣单》?”双方发生争抢,陈夫人因用力过猛,抢断了一小半《取衣单》就顺势一屁股坐到地上。这时,被告陈平原气汹汹地冲上去抓住雷英梓就拳打脚踢,陈夫人也马上爬起来狠狠地揪住雷英梓的头发,让陈平原狠狠的打。店员小谢,小匡及在场人龙凤翔边劝架边说:“男人打女人太不象话!”过了一会无私,被告陈平原才停手,然后打电话在叫做抢店:“给我多带些人来,越多越好,要快!”而雷英梓这时还被陈夫人揪住头发倒在地上,此时的雷英梓头发被扯脱大把大把的,脸部被打得青紫,脑部、腰部肿痛厉害,背部被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子,已不省人事。
    
    拘留所长带队横行霸道,三次抢砸干洗店
    
    几十分钟后,耒阳市公安局拘留所所长刘次森(陈平原妻兄)纠集社会闲散人员一大群,开来一辆货车,气势汹汹入店内,刘次森一声令下,这群人有的扯衣服,有的取衣服,有的砸东西,有的翻箱倒柜搜寻钱财,更可恶的是,连店内顾客已取到手的衣服也一齐被抢走了,顾客气惯不已也却无可奈何。当“110”干警赶来时,这群人劫走了一大卡车衣服和其它财物,警察要店员保护现场,但店员早已被吓了不敢,警察只好把门上好锁,就质问店员小谢为何锁门,小谢忙解释说是来了,发现门已上锁,就质问店员小谢为何锁门,小谢忙解释说是“110”警察锁的,他们就威逼小谢交出钥匙,其中一个有些秃头,四十多岁的男人对女店员小谢强行搜身,发现没有,几个男人就一起把门撬开了,冲入店内抢夺衣服、干洗设备、原料和药水。这时,“110”干警又赶到了,他们连忙上前制止:“店老板已我被抓到派出所了,政府会处理的,你们这样抢东西不行,会出事的!”一个叫黄以洲的人歇斯底里的吼叫:“有事我负责!”一位梁姓警官警告他们:“别动手!动手我要上报局领导作抢劫论处!”陈家人就围着警察凶骂,最凶者还对警察动了手。迫于陈家势力太强,几个警察无法制止,只好眼睁睁看着这群人搜、砸、抢、劫,店子被砸得一片狼籍,惨不忍睹!有顾客着急了:“我们这么贵的衣服被抢,没衣服过年怎么办?到哪里去取衣服呀?”陈家人恶狠狠地说:“要取衣服到检察院来取!”这群人装满一卡车衣服和机械设备等财物后扬长而去。围观群众看不顺眼,愤愤不平,有的说:“太过份了!这简直就是他陈平原的耒阳了!”有的说:“耒阳真是无法无天了!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检察院、公安局的人竟然公开抢劫,那老百姓还怎么活呀!”……再过了两个小时左右,已入夜了,以刘次森为首的一群人第三次冲进干洗店,吼道:“看店的人快走!我们要粉(碎)店了!粉了店,再粉了她家!”砸完了店子后他们才撤离。干洗店三次被搜抢、打、砸,钱财、衣服、设备、原料、药水总价值逾50万余元。
    被告人的行为已给控告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雷英梓被抓,店子被抢,被迫关门。财产经清点被抢走干洗设备及财产价值50余万元,且经公安追赃挽回30余万元,目前,仍造成20余万元直接经济损失和10余万元间接经济损失,上述事实有耒阳市公证处(2007)耒公证字第175、176号《公证书》、衡阳金马司法鉴定所衡金马鉴字(2007)第002号《司法鉴定咨询意见书》等证据证实。
    控告人认为:被告人的行为构成聚众哄抢公私财物罪和抢劫罪,应与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应赔偿控告人和衣服所有权的全部经济损失。控告人支持雷秀英同志2007年3月1日控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控告人再次提起控告,请依法查处。
    
    此致
    
    最高人民检察院
    湖南省检察院
    衡阳市检察院
    
    
    控告人:耒阳市恒协干洗中心
    
    2007年7月11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伟华(图)
  • 湖南耒阳市发生群众围攻医院事件
  •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 耒阳市党政干部违规参与办煤矿被警告“处分”
  • 湖南耒阳一些非法煤矿仍在生产
  •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