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退伍军人赵国有悲哀阳光下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今天上午退役军人赵国有致电诉说:他于昨日上午如约前往位于北京市北太平庄的他的原部队改制后的北京市城建集团责任有限公司商谈如何解决他的问题。可一到才知道又是一个骗局。原单位还是拖。经过一翻理论,城建将他关押在公司的一间地下室里,有四、五个保安看守。没有医食。他本人患有严重的高血压和冠心病。请关注!
    
     附:退役军人赵国有给广大网民的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尊敬的广大网友、伟大的人民:
    大家好!
                       
    我叫赵国有,男,52岁。1976年我于吉林省洮南市德顺公社应召入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00071部队服役,隶属基建工程兵北京指挥部,现改编为北京市城建集团责任有限公司。
     入伍后我一直在基建部队参加施工,并多次负伤。1981年6月我在施工中再次摔伤,造成腰椎错位,并伴有急性胃出血。经抢救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始终未能痊愈。
     1982年底我所在的部队改编,在我因伤没有出院的情况下就安排我退伍。并派一名排长把我送回原籍,负责与地方协商安置。但他却没有同当地民政局安置办见面,就极不负责任地把我丢下走了。我个人去民政局报到时,当地民政部门在了解了我的实际情况后,就在部队给我开的介绍信上签上了“根据国发161号文件病情未愈不予接收”的字样,将我退回原部队。
     1983年初我返回部队,原编制已不存在。我找到中央军委,军委当时让我去找基建工程兵兵部。我找到兵部后,兵部给我开了一封介绍信,是给北京指挥部政治部的。我找到北京指挥部后,北京指挥部立即命令我原部队来车接我。原部队接我后,直接将我送往北京第263医院接受治疗。
     1983年7月1日我还在住院治疗期间,基建工程兵宣布彻底改编。北京指挥部改为现在的北京市城建集团责任有限公司,我所在的团改为集团的二级公司。与此同时,原部队又一次对我做出了错误的处理决定。1983年10月25日,原部队把我从医院接出后,就派两名干部(其中一名是医生)送我加原籍协商安置一事。我们同时来到民政局安置办协商我的安置问题。因为我当时病情只是稳定,并没有治愈。所以,我提出了如下要求:第一,因为我腰椎错位,不能从事体力劳动,必须安排我能够胜任的工作;第二,因为我伤病未愈,必须有稳固的医疗保障;第三,在我因病不能工作的情况下,必有可靠的生活收入。民政局的领导和集团派来的人员商量后说:让我回家听消息,等研究一下再给我答复。此后便是毫无结果。而集团的来人再一次把我丢下不管就返回北京了。从此我开始了长达25年的上访,同时也开始了长达23年既无生活来源,又无医疗保障,还没有合法身份的非人生活。
     从1984年开始,我就在洮南县到白城地区民政处和吉林省民政厅等部门之间上访,但他们一直把我推来推去。直到2003年我又去长春找到吉林省委,省人大和省民政厅等部门上访,最后省政府信访办直接电话联系白城市政府信访办,并给我开了一封去洮南市信访办的《来访群众接谈信》。但洮南方面并没有给我解决任何问题。省民政厅的领导在接待我时就明确指出,当地不接收是根据161号文件规定,我的病与地方无任何责任,而责任在部队。
     2003年底我再次去北京军委信访办上访,当时他们口头答复:我的确是属于错误退回地方的,并给我复印了《关于对原基建兵遗留问题归口处理的意见的通知》(国办发60号1987年9月9日文件)。让我再去找原部队,即现在的北京市城建集团责任有限公司,我找到该公司后,他们说等研究后给我答复。
     2004年初我又去北京找集团。可是集团公司又推托说:国办发(87)60号文件我单位不能收到。如果说他们集团公司已改编不应再对此负责,那为什么在已经改编后的1983年10月1日还能给我办理《退伍军人证明书》?并在我伤病未愈的情况下再一次将我推给地方。而且在我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的情况下,就给我的《退伍军人证明书》加盖了“洮安县人民武装预备役登记专用章”。可我去民政局请求安置时,民政局又因我伤病未愈拒不接收我。
     2005年1月13日我再次到原单位北京城建集团上访,他们给我的答复是:吉林省洮安县武装部在退伍证上已盖章,证明当地已经接收。因此,你反映的问题不应由城建集团解决。我拿着这个答复意见又回到洮南市找到复员退伍安置办公室。他们于2005年2月21日给我的答复是:“武装部无安置职能。”至此,我彻底成了一个无人管、无人问、无合法身份的“黑人”了。
     根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87(60)号文件精神,我的问题就该由我的原单位北京城建集团负责查清解决。但他们却一再推卸责任。我历经了25年的上访等到的全是敷衍塞责。至今无任何结果。因此我强烈要求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能够认真处理我的问题,迟早恢复我的合法身份,对我做出合情、合理、合法的结论及相应的补偿。
     我是一名老共产党员,在阳光普照的今天,我在黑暗中生活了25年,不断在黑暗中申诉和呐喊,和默默的祈盼,盼望着党和人民政府能给我一丝阳光,期望着有一天我能回到党的怀抱,人民中间,过上享有人权的正常人生活。可是不能,这太遥远了!浮生自若难从容,廿五载枕寒流,世人都有庆延日,我能几见日当红?
     病魔的蚕食,身心的悲哀,个别掌权人的腐败,我一个没有人权、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如何生存,还能几见日出?可悲!可叹呀!可悲的是国家信访局伙同北京城建集团连手,目无法纪,凌驾于“国办发87(60)文件”政策法规之上,与坚持民主法制背道而驰,无视人权和百姓利益,以大压小,以上欺下,玩弄官僚强权,坑害百姓,不顾政策法规极力维护北京城建集团,这是为什么?做为党和政府的高官,其身不正民生怨,言行不复礼,何以天下归仁焉?可叹的是我作为一名热血青年响应党和人民政府号召投身军队报效祖国和伟大人民,因公而九死一生,竟然成了没有人权和户籍的黑人!我对党和人民的信仰有错吗?我参军为祖国为人民错了吗?城建集团改编后把我按复员处理,地方企业有这个职能吗?可事实上他们这样做了,把我像扔垃圾一样一脚踢开。我上访了25年,本希望上级领导能一碗水端平,可遇上了玩弄强权特别维护城建集团的官僚,这是为什么?政策法规不是法吗?强权就是公理。看来草民维权无望,求生无望,中华大国无我立椎之地!可悲!可叹呀!
     希望广大网友,伟大的人民要坚持维护公平和正义,维护党的政策法规,坚持民主法制维护人权,维护社会的和谐文明发展。当然必要时也需生命和鲜血来铺路。我无愧于心,无愧于党和人民,为公平正义,为真理和信仰,去留肝胆两昆仑!
    
    
     申诉人:赵国有
                     2008年7月10日
                     电话:1371841425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山东烟台千名退伍军人集体上访受阻
  • 山东烟台一千五百多名退伍军人集体上访
  • 安徽计划生育干部非法拘禁70岁退伍军人老党员敲诈罚款
  • 广东省受核污染的退伍军人集体请愿
  • 云南省长秦光荣贪占国家给退伍军人的可怜补贴
  • 黑龙江千名退伍军人 与数百特警流血冲突
  • 中国发生罕见全国性退伍军人暴乱
  • 在三所铁路学校参加培训的退伍军人骚乱
  • 胡锦涛指示提高退伍军人和优抚对象补助标准
  • 湖南派出大批公安戒备退伍军人上访
  • 长沙:上千退伍军人准备示威,政府严阵以待
  • 湖南300退伍军人示威省委大楼如临大敌
  • 湖南四百多名退伍军人集体上访
  • 刘正有:美国记者调查采访退伍军人共产党员
  • 朱屯村退伍军人张建民已经于近日被判刑三年
  • 请看退伍军人张建民是如何沦为盗贼的/蔡爱民
  • 深圳数千退伍军人抗议待遇不公
  • 中国建军节上百退伍军人赴京抗议
  • 退伍军人蔡光武见义勇抓捕黑社会,深圳警匪勾结将其劳教
  • 原上海市杨浦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退休干部(复员退伍军人)程志刚:动迁一幕!
  • 抗议中共当局拘捕退伍军人代表乔延兵的声明/贾阔
  • 依法维权 一位退伍军人的心声/张爱龙(图)
  • 杨在新:退伍军人参与维权运动已引起中共的高度紧张
  • 退伍军人谈《九评》对中国军队的冲击
  • 一名退伍军人对中共的重新认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