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江商报 “‘黄冈毁林事件’真相调查”中透露的真相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08日 转载)
     黄冈百姓
     引言
     (博讯 boxun.com)

    6月23日,长江商报(http://www.changjiangtimes.com/htm/2008-6-23/94872.htm)对网上“黄冈毁林事件”进行了调查。记者的工作很出色,其本上对一个村的砍伐真相有了结论。但从从其文字中,我们读出了与李家畈砍树这个个别事件之外的东西。下面略作评论分析。
    
    黄冈各级政府谈及曼图林业时仍自欺欺人
    
    长江商报:
     “资料显示,该公司由曼图资源有限公司联合嘉汉木业有限公司(加拿大多伦多股票上市公司)、国际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共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
     “近年来,该公司在中国频频组建公司通过收购、改造、更新等措施,培育速生丰产林,先后已在安徽、江西、重庆、湖北等地以独资形式兴建造林企业。”
    
    评论:
     常识告诉我们,一个金融机构一般不会和一个公司去“共同”注册成立公司。事实是,嘉汉林业不过借了一笔钱给曼图林业,摩根士丹利仅为曼图林业提供融资服务。摩根士丹利和嘉汉林业根本没有和曼图资源有限公司“共同注册”曼图林业。在如此多的关于曼图林业的背景调查(http://lvse08.blog.sohu.com/91203415.html)出来后的6月22号,还拿如此荒谬的资料来给记者,简直就是厚颜的自欺欺人。
     此外,在网上有了许多对曼图林业这一皮包公司的揭露后,黄冈市政府回应说:“我们合作的“曼图林业(黄冈)有限责任公司”,是经过工商部门注册的合法公司http://news.cjn.cn/jcxw/200806/t670606.htm)”。这等于说花旗银行倒闭了没有关系,我们打交道的是花旗银行黄冈分行,花旗银行黄冈分行是合法的公司,大家放心,我们在花旗银行黄冈分行存的钱很安全。
     还有就是,按黄冈市政府说的,曼图去年就在黄冈停止收购,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该公司起码在湖北还没有“兴建造林企业”---有企业,只买了林地,还没有“造林”,怎么能称为“造林企业”?
     问题是:为什么这些官员还在为一个众所周知的皮包公司涂脂抹粉?
     所幸的是,尽管黄冈市政府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来帮曼图林业这个皮包公司收购黄冈积蓄最丰厚的林地(2007年8月签约,先期卖200万亩,后续250万亩),可这个皮包公司拿不出现钱, 露了“资金雄厚”的老底。按协议,收购要4千万美金的预防金和相关花费!可这个皮包公司没有那么多现钱,他要先卖树盈利才能付钱,这样就卡壳了。曼图没有能如期收购那么多林地。但曼图没在黄冈砍伐倒卖林木值得怀疑。安其经营状况,它一旦购下林地将尽快地砍伐变卖其中最丰厚林木以弥补流动资金之不足。
    
    
    天然林变成了“裸露的黄土和遍地的杂草”
    
    长江商报:
     “6 月19 日,记者按照两篇帖子中提到的地址,来到红安县觅儿寺镇李家畈村。现场正在修建一条防火隔离带,隔离带右边是人工促进、天然更新的树林,而左边则是一片荒地,里面有为数不多的几个树身和树根,荒地中长满杂草,几名农民正在清理杂草。
      一位正在山上担柴的农民告诉记者,荒地上原本是一片天然林,在今年三月份砍过以后栽了杨树。但也有居民否认了这种说法,他们向记者介绍,这片荒地是由当地一位名叫李仁平的村民承包的,不是所谓的天然林。由于该处土壤已经翻新,从现场裸露的黄土和遍地的杂草中,记者无法确定哪种说法是事实。”
    
    评论:
     一个农民告诉记者:“荒地上原本是一片天然林,在今年三月份砍过以后栽了杨树.” 也有人说这不是天然林,原本是一片荒地。“由于该处土壤已经翻新,从现场裸露的黄土和遍地的杂草中”,这个记者就迷糊了, 无法确定哪种说法是事实。
     一片荒地和一片树林连在一起。荒地上承包人去砍“人工促进、天然更新的树林”来修建“防火隔离带”将树林和荒地隔开! 荒地主人怕树林起火烧了荒地。这是不是有点可笑?
     我们看到的是,这种“造林”法很可怕,几天后就连有过树林的痕迹都没有了。
     这“裸露的黄土和遍地的杂草”可能就是未来黄冈许多积蓄深厚林地种速成林后的一个缩影,将成为现任黄冈市政府的绝作!砍完树,土地翻新,种上“速成林”。速成林不活,原生林(自然林和人工种植林)全捣毁了,将来黄冈许许多多地方就只会有“裸露的黄土和遍地的杂草”,黄冈将成为名副其实的“黄冈”!
    
    
    黄冈市考察曼图林业的官员严重失职
    
    长江商报:
     “为了拿出这个配套项目,2007 年8 月,黄冈市政府发改委和林业局工作人员到安徽安庆考察,希图引进专门化林业资源管理企业。在考察中,他们了解到,香港曼图林业有限公司在安庆已经投资100 万亩的原料林项目近两年。”
     “当时参与考察的黄冈市林业局总工程师童仕彬回忆,“当时我们着重考察了该公司的技术能力。经过考察,我们发现该公司在当地的发展不错,技术也比较先进,没有破坏当地生态资源。”
    
    评论:
     此考察在2007年8月前。曼图林业2005年到安徽开始收购。时至2006年3月31日,它只搞到17231公顷(25万亩),(http://huanggangrenmin.blogspot.com/2008/06/2005.html)。说“香港曼图林业有限公司在安庆已经投资100 万亩的原料林项目近两年”严重失实。
     该公司为张颂义于2003年创办,2005年在安徽开始收购。张颂义对林业一窍不通,不过跟安徽政府某些人有些铁关系,见利用手中政府关系插手林业有暴利可图才投身于此。他通过摩根士丹利融到1.95亿美元,又从嘉汉林业协议借到一千五百万美元。谈何“先进技术”—不过其有先进的公关技术而已。
     该工程师说曼图“没有破坏生态资源”。对于生态的破坏常常需要一定时间才能看出。曼图在安徽搞了两年,这位大工程师就得出了曼图“没有破坏生态资源”的结论!好眼力!
     这位“黄冈市林业局总工程师”不知在安徽考查了什么?--酒楼?舞厅?按摩房?他应该有的结论是:安徽酒楼,舞厅和按摩房的“技术也比较先进”,“生态资源”完美无比!
     我们建议黄冈或者湖北省纪检查查这个黄冈市林业局总工程师(还有其它考察人员)在与曼图林业的交涉中是否直接受贿或变相受贿。
    
    
    黄冈市政府“量当地之物力,结企业之欢心”
     长江商报:
     “在黄冈市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下,项目进展非常迅速。2007年11 月6 日,黄冈市政府召集全市林业系统人员在红安县杏花乡狮子村组织林业流转现场会,并现场召开村民大会。
      黄冈市政府要求,各地要尽快成立曼图林业发展协调领导组,协调解决项目实施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要依法、及时高效地为外商提供便捷、优质的服务,特别是要完善森林资源资产评估机制,形成公平、合理的林木、林地价格,规范流转程序,加强流转管理,实现国有、集体林权依法、合理流转。
      在林木采伐指标上,积极向上争取,努力满足企业需求。两年内通过收购、改造、更新等措施培育200 万亩速生丰产林。2007年完成100 万亩的收购任务。
    黄冈市林业局称,为了顺利实现林地流转,当地政府开展了广泛宣传动员,向农民反复解释。”
    
    评论:
     这是天语。我们来试读。
     首先,我们的黄冈政府确把出卖林地当作政府的头等大事来抓。开了农民动员大会。大炼钢铁,农业学大寨时动员群众都是这么搞的。效果显著。
     各地成立曼图林业发展协调领导组。这些小组成员的开销都由政府来承担。这些领导组的任务是什么?“为了顺利实现林地流转,当地政府开展了广泛宣传动员,向农民反复解释”,“实现国有、集体林权依法、合理流转”。说白了,就是胁迫劝诱农民赶快把林地卖了,让我们搞成政绩。
     政府出面,动用行政权力强制推行“原材料基地”建设是黄冈政府的一惯做法。从黄冈政府一份于07年发布的为另外一个公司收购35万亩林地的消息中我们可以看看他们是如何操作的:“ 市委书记邓新生强调指出,林纸一体化项目是一项潜力巨大、利润丰厚的朝阳产业,是解决农民就业和增收的有效途径。各地、各部门要充分认识推进林纸一体化项目建设的重要意义,把林纸一体化项目原料林基地建设作为当前发展特色产业、推进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工作来抓,领导干部要引导基层干部群众积极支持、参与项目建设,形成推进林纸一体化项目原料林基地建设的良好氛围,确保35万亩原料林基地建设任务不折不扣地完成。 市长李开寿详细介绍了我市林纸一体化原料林基地建设的工作情况,并与各乡镇办负责人签订了项目基地建设责任状。(http://www.macheng.gov.cn/HTML/2007-12/2007122415-1340.html)。
     因为政府要“确保”“原料林基地建设任务不折不扣地完成”,“与各乡镇办负责人签订了项目基地建设责任状”(不完成就有麻烦!),各地确实创造了“推进林纸一体化项目原料林基地建设的良好氛围”。以下是网民透露的的这种“良好氛围”:
     “我是湖北黄冈的。听我们村的书记说:去年经常有林业部门的官员到我们村做工作。要求村里卖林地。那简直就要威胁了。村民没有什么做主的权利。书记抗住了,我们村的山林没有卖。书记家出了两个大学生,都在外面工作,他也懂些法律。所以他能够一直坚持不卖。我父母反对卖山林,我的邻居都反对卖山林。主要的现在的土地政策我们不能做主,或者是不能完全做主。别的村林地卖了后,村民只需要按下个手印。上级政府要求卖地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们镇上快20个村,就剩下两个村没有卖地。听书记说他的处境很艰难。我五一回家了一次,在书记家聊一个小时。(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55025201009rio.html)”
     这样的政府行为很难让人相信是发生在2007年,只好像发生在30年前。这样做“合法”吗?这样,农民卖了林地,能说是“自愿”吗?
     黄冈政府还保证:“在林木采伐指标上,积极向上争取,努力满足企业需求”。这句话只有读了慈禧太后的对外宣言才能真正理解:“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 “企业”要多少树就让它砍多少,我们一定要"量本地之物力,结外商(内商)之欢心”,“努力满足企业需求”。---有了这样的政府,真是外商内商之福!黄冈各地林木之灾!黄冈700万人民之灾!黄冈700万人民的后代之灾!
    “两年内通过收购、改造、更新等措施培育200 万亩速生丰产林。”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两年内把200万亩林地林木砍光卖掉,刨光,把土翻新,种上速成林。黄冈两百万亩积蓄最丰厚的林地林木已被黄冈市政府判了死刑,两年内坚决执行。速生林长不长,长后能不能速生,速生后砍几回还会不会长,长了会不会破坏生态,那都无关紧要。两年内卖两百万亩林地上的林木就会让黄冈的GDP增加至少4亿人民币---这是多大的政绩! 黄冈市政府有人该升迁了!
    
    林业部门为政府出卖原生林鸣锣开道
    
    长江商报:
     “红安县林业局局长刘振国也证实了这种说法,他表示,红安县现有林地绝大部分都是上世纪70年代飞机播种的人工林,树种比较单一,经济价值不大。但从国家林权体制改革方向看,目前林业政策正发生变化,靠山吃山,调整结构,用产业发展的需求倒过来促进林业可持续性发展。”
    
    评论:
     “红安县现有林地绝大部分都是上世纪70年代飞机播种的人工林”。难怪没见人种满山都是树,原来是飞机播种的。这下红安的树都可砍个精光。“绝大部分”都是人工林,还是没有经济价值的人工林!
     可我们要问的是:
     飞机播种之前红安的山上都是光的?连自然林的根都刨光了?
     这飞机为播种在红安飞了多少架次?播的都是什么种子?播了多少吨种子?播后查过生长情况没有?多少喂了鱼,多少喂了鸟?
     七十年代,我国用飞机播种没有价值的树,是不是钱多了烧的?
     我国许多地方现存林木是天然林加人工林混合林。人工种植非经济树木多是补种。因为我国目前林业政策对自然林的砍伐控制较紧,全国各地林业部门为了配合地方政府的卖林砍树都都把原生林(自然林和人工林混合的现存林木)届定为人工林。飞机在天上飞过撒了几粒种子,地上的林木就成了人工林。人工林都没有经济价值,在经济发展挂帅的今天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都可搞掉。
     “目前林业政策正发生变化,靠山吃山”这是问题症结所在。大家都靠山吃山,直到山空为止。要知道,我们山上的树木是要护而不能吃的。吃起山上的树,山上的土和水就会要你的命。全国各地都“吃山”,全国各地的林木就会被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吃空,国家就会“病从口出”,天灾会更多更大!
    
    国家林业政策和有关法规都是废纸
    
    长江商报:
     “童仕彬表示,林业部门已经在合同中明确表示对砍树进行限制,当年砍伐的指标完成后,该公司次年必须栽植新树。次年公司没有完成栽植任务,第二年林业部门不再发放砍伐许可证。”
     “不管是曼图黄冈林业有限公司,还是晨鸣集团,我们都要求严格遵守中国国家林业政策和有关法规,保护林区和周边生态环境。”
    
    评论:
     这与黄冈市政府的“在林木采伐指标上,积极向上争取,努力满足企业需求”相矛盾。林业部门服从政府。结果会如何?
     黄冈政府的另一份邀请金冈桨纸来黄冈的文件中也表现同一精神:“凡与林纸一体化项目配套的原料林,木材销售给金冈桨纸的实行采伐计划单列,采伐期由林木经营者自行决定,即报即批。”
    (http://www.hg.gov.cn/news1/news1/2007429/2007429171100.htm )。黄冈政府对于企业的砍伐要求就如满足国家战时急需一样,哪还要什么砍伐证,哪还顾“国家林业政策和有关法规”,哪还管“保护林区和周边生态环境”!
     我们可以推知,砍伐者要“栽植新树”只是个哄人的幌子。栽什么,树长不长,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做个样子就可以继续砍了。
     事实是,在地方政府“量本地之物力,结企业之欢心”的精神指导下,在现有的国家林业政策和有关法规不完善和政府及林业部门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生态环境”的情况下,公司或个人砍伐原生林种速生林必将彻底摧毁林区和周边生态环境。
    
    结语:
    给黄冈市委和相关企业进一言
    
     红安觅儿李家畈村的毁林事件看似一个个人事件。但我们从中看出的是:这是一个政府疯狂政策下的冰山的一角—-黄冈各地都在政府政策支持下争相砍树(参见http://lvse08.blog.sohu.com/91475595.html)。不管是谁在砍树,其根本问题不在砍树的公司或个人,而在于黄冈政府。因为他们鼓励任何公司或个人来黄冈“投资”收购林地,砍树种速生林,以搞成450万亩“林浆纸原材料基地”。只有搞成了林浆纸原材料基地,才有“50万吨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落户”这一巨大政绩。为了“争取50万吨林、浆、纸一体化项目的落户”,早日完成这一有“巨大的收益”的政绩,黄冈市政府简直是“慌不择路,贫不择妻”--连曼图这样的皮包公司也给招进来奉若神明。其搞法一如五八年大炼钢铁,只要快快炼出一大块钢来去领奖,别的都无暇顾及。
     我们看到一个政府已经为了他们认为“潜力巨大、利润丰厚的朝阳产业”的林纸一体化项目进入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痴迷狂热状态。其非理性状态一如58年全民炼钢的劲头,其势是不搞掉450万亩黄冈林地林木决不罢休,张三不来搞他们要找李四来搞。他们先是找金冈公司,没成,后来找曼图林业;曼图林业掏不出现金,不能让他们按时搞成,他们又招来晨鸣,还号召个人也出来搞林纸基地,来种丰生速成林,而速生林能否如期生长,他们不需要任何实践证明,他们认为能生长就能生长。这种状态非常可怕。
     黄冈百姓普遍认为(请看各网上论坛),黄冈政府是好大喜功,想搞政绩想疯了,不顾客观条件,不顾一切灾难性生态后果。
    首先是,在黄冈建50万吨纸浆厂基本上是个企业行为,要花很多钱,人家还在“立项”阶段,到底搞不搞,人家还没有最后定,黄冈政府就先不先砍树种树积极表现以争取“50万吨纸浆项目的落户”(全国许多地方疯狂砍树也是打的同一旗号:争取X万吨纸浆项目的落户)。
     其次,假设黄冈生拉硬拽搞成了450万亩速成林基地,450万亩林地上的原生林砍关了,50万吨纸浆项目落户了。黄冈地土太薄,大多数地方速成林不能成活怎么办? 有的成活了,却不能如期速成怎么办?有的地方速成了,砍了一两回,再也不“速成”了怎么办?砍伐别的树或者让纸浆厂减产,停产?
    再就是,经营纸浆厂是个企业行为,企业随时都有可能根据情况调整其经营,它随时都有可能宣布关闭工厂,甚至有可能宣布倒闭。而黄冈的树砍了却不易重新栽种别的树,砍树能赢钱,种树要花费;更重要的是,有的地方一砍树后水土流失,被种过速成林后地土更薄,从新种植原来长过的树也难于成活。
     还有就是,黄冈地处长江中游,如为“利润丰厚的朝阳产业”的纸浆厂的运作砍伐过多,导致水土流失,祸及长江中下游,国家必将出面干预公司运作,甚至勒令其关闭。
     如450万亩林地林木真被砍了,种上了速成林,只会给黄冈政府某些领导带来“巨大的收益”,黄冈百姓和后代都会遭殃。因为黄冈地贫土薄。许多“低产林”地除了能活“低产林”外没有什么潜力。许多山地,速成林未必能成活,成活了又未必能速生;速生了,砍伐一两次,未必能再生;而更可怕的是,种过速成林的地方,速成林不能活了,别的树能否再生也是问题。结果是:黄冈的原生林都砍了,黄冈有建了政绩的官员都乔迁了,工厂倒闭了,只剩下更贫瘠的荒地给黄冈人民。保护民生安全的地表林木被严重毁损,许多地方连补种都补种不了,于是冬天酷寒,夏天暴热,天灾不断,这就是该项目带给当地农民的“巨大的收益”。工厂不承担责任,官员不承担责任(主要官员在任期内搞成了林纸浆项目就会因此政绩而升迁),而黄冈人民的子孙后代得承受今天一两任政府疯狂行为的恶果!。
     黄冈地土,尤其是山地,都极贫瘠。七十年代,黄冈各地大搞种桑养蚕,砍了无数的“低产林”,现在桑树在哪里?后来又搞苹果桔子园,苹果桔子活了多少?几个政府靡下的林业官员说新树种能亩产10 立方米-12 立方那地上就能产10 立方米-12 立方的木材?这需要实践检验。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先找几块不同林地,试试,看在那些低产林生长的地方能不能长速成林。过去50年,地方政府一次又一次地胡搞, 一片片的树林被搞掉了,再也没见长出什么。如今黄冈那残存的几棵树再也经不起折腾。我们这一代决不能让昔日的愚昧疯狂如今又乔装重演!
     黄冈百姓要提醒黄冈市政府,目前国家的林业政策不完善,它将不断调整。国家地表林木是国家重要战略资源,不能轻动。动多了就会触犯国家根本大法。我国绝大部分地表林木的存在不是因为其经济价值,而是因为其保护民生的生态价值,有无与伦比的“无用之用”,不能因为其“没有多大经济价值”就损之毁之。我们理解黄冈市政府为促进黄冈经济所做的努力,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值此国家发展特别时期,我们呼请黄冈市政府为了黄冈人民的生存安全,为了黄冈人民的下一代,保护黄冈的青山。要搞纸浆林,请公司或个人到荒山荒地去小面积试种。公司或个人只能砍伐变卖其种植林木。搞纸浆林基地,要慢慢实践,不能急于求成。
     同时,黄冈百姓也奉劝某些公司,对投资会导致黄冈生态破坏及环境污染的纸浆厂,请三思。黄冈一任两任政府或许为了其在位期间政绩会对这一项目鼎力相助,但民意不可抗,国家生态安全更重要。黄冈虽然贫穷落后,但人杰地灵,黄冈人民不会容许任何人毁损其家园;更重要的是,黄冈地处长江中游,如砍伐过多,祸及长江中下游,国家必将出面干预,工厂建成,国家也会勒令其停产或关闭。
     黄冈人民正密切关注黄冈现存林木的命运。黄冈现存林木的存在,关系黄冈700万人民及其子孙后代的生存安全。黄冈人民,乃至湖北人民,全国人民都不会容许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大规模砍伐变卖黄冈现存林木。砍树只会破坏黄冈人民业已恶劣的生存环境,只会砍断黄冈某些官员的仕进之路。外燃放人民,
    
     2008年7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官媒记者:“黄冈毁林事件”真相调查
  • 湖北黄冈毁林事件的关键问题
  • 政府毁林事件:黄冈市官商勾结大卖林木现场(图)
  • 是谁在“捏造”?是谁在“掩盖”?--湖北黄冈卖林毁林100问
  • 湖北省政府应出面制止曼图林业在黄冈砍伐原生林
  • 反对让“外企”收购并砍伐湖北黄冈450万亩原生林
  • 惊天大骗局:湖北黄冈“林改”大片森林夷为平地 /李步安
  • 湖北黄冈市原副市长杨道洲受贿14.2万判10年半
  • 香港曼图公司与湖北黄冈大面积毁林/郑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