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太平家园雇凶刀斧砍杀业主血案被害业主代理人李劲松律师的诉讼代理意见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27日 来稿)
    
    
     受本案被害人李有成的委托和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的指派,我担任被害人李有成的诉讼代理人参与本案的刑事诉讼。 (博讯 boxun.com)

    
    身为受害人李有成的诉讼代理人,我的责任是,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相关代理意见“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维护社会的公平和正义”。
    
    律师办理刑事案件规范第一百四十条亦明确规定“在法庭审理中,代理律师应与公诉人互相配合,依法行使控诉职能,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展开辩论。代理意见与公诉意见不一致的,代理律师应从维护被害人的合法权益出发,独立发表代理意见,并可与公诉人展开辩论”。
    
    我现依法提出如下诉讼代理意见。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犯罪性质和罪名的认定是否正确。
    
    我认为:
    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对“犯罪性质和罪名的认定”存在错误。
    
    即:
    1、本案被告人伙同马志伟已经实施“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这一足可致受害人李有成失血性休克死亡的犯罪行动,
    其这一已实施完毕的共同犯罪行为已经涉嫌触犯的罪名,
    应该是“故意杀人(未遂)这一量刑起点为十年以上(刑法二百三十二条 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重罪”。
    
    本案被告人伙同马志伟已经实施“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这一足可致死受害人李有成的犯罪行动,
    其这一已实施完毕的共同犯罪行为已经涉嫌触犯的罪名,
    不应是公诉人刚才所诉称的“故意伤害(致人轻伤)这一最高刑期才三年(刑法二百三十四条 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的轻罪”。
    
    理由如下:
    
    1、本案被告人田明亮伙同杀手马志伟,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大街上,公然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与自已素不相识毫无半点恩怨的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创口大量溢血!
    
    2、之后,若没有人及时将受害人送往医院、若没有得到医护人员的及时救治,
    身体要害部位头顶及左右肩背被数致命刀斧凶狠砍中,
    “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的受害人的生命,
    必定会由于失血性休克而消失!
    
    3、本案被告人田明亮伙同杀手马志伟已经实施了“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这一足可致受害人李有成失血性休克死亡(之后若没有人及时将受害人送往医院若没有得到医护人员的及时救治,身体要害部位头顶及左右肩背被数致命刀斧凶狠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的受害人的生命当天必定已消失)的犯罪行动,但受害人李有成今天却还能生存在此,
    这是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
    
    4、受害人李有成今天还能生存在此,并不是由于本案被告人田明亮伙同杀手马志伟自动放弃了
    “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
    这一足可致受害人李有成失血性休克死亡的犯罪行动。
    
    5、受害人李有成今天还能生存在此,
    并不是由于本案被告人田明亮伙同杀手马志伟实施“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左顶部头皮纵向割裂伤口长达5厘米深及颅外板、右肩背部纵向割裂伤口长12厘米深达深肌层、左肩部纵向割裂伤口长6厘米深达肌浅层、创口大量溢血”这一足可致受害人李有成失血性休克死亡的犯罪行动后,
    自动有效地防止犯罪结果及时主动地把李有成送去医院救治了。
    
    6、《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已经着手实行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是犯罪未遂。对于未遂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7、综上可知,
    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在中国首都北京的大街上,公然使用砍刀和斧子这两种杀人夺命凶器,对被害人李有成进行凶狠追击砍杀,致被害人李有成的身体要害部位头顶部左右肩背部被数致命刀斧砍中创口大量溢血!
    本案被告人及马志伟的犯罪手段残忍、犯罪性质恶劣、犯罪后果严重、且其主观上始终无视他人生命权肆意放任可致受害人死亡的犯罪后果,已构成(间接)故意杀人(未遂)这一重罪而不是仅构成公诉人刚刚宣读的故意伤害致人轻伤这一轻罪!
    本案被告人田明亮虽然不是组织指挥共同犯罪活动的组织指挥者,但其作为积极参与和实施故意杀人犯罪行为的主犯之一,应对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当以故意杀人罪论处。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有无遗漏罪行。
    
    我认为:
    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存在“遗漏罪行”的错误。
    
    1、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遗漏了本案被告人田明亮已涉嫌触犯的应数罪并罚的另一个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源罪行“强迫交易罪”。虽然,在强迫交易罪这一共同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中,本案被告人本质上其实只是这一强迫交易犯罪集团首犯为实现自已的犯罪意图而使用的一种犯罪工具,属于被首犯利用的从犯。
    
    2、公诉人刚才诉称李有成被本案被告人及马志伟刀斧砍杀一案的指使人是已被相关责任人违法取保候审放纵至今仍逍遥法外的李炎。
    公诉人在此事的认定上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
    
    因为,任何一个具有正常思维分析判断能力的成年人都能确知:
    李炎肯定不是以私营物业公司为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物业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中组织、领导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
    在以私营物业公司为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中,李炎和田明亮马志伟一样实际上都只是强迫交易罪的从犯,他并不是这个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最高组织领导指使者。
    这个以私营物业公司为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最高组织领导指使者肯定是马荣军和吴蕊夫妇。
    
    
    3、显而易见,李有成被本案被告人及马志伟刀斧砍杀一案不是姑立的一件个案。
    它与下列这十多起“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太平家园小区1113户业主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案件”,是一体相连、环环相扣、交相呼应、目的一致。
    
    4、使李有成受到本案被告人及马志伟刀斧砍杀,这并不是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根本目的!
    
    5、世界上没有无原故的爱,世界上也的确没有无原无故的恨,世界上更不会有无原无故的犯罪。
    我今天在这里当庭强烈指控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是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这里用的恶势力三个字是刑事法律的专业性名词。
    但是,我也要客观地说,因与其交锋过三年,我认为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其实都并不是与我们今天在庭的所有人有什么本质不同的十恶不赦没有一点人性的恶人。
    
    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的犯罪动机其实也容易分析理解出来:他们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维护他们自身的既得和可得经济利益。
    在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心里,被他们出手伤害的人,恐怕全是些他们自认为是伤害了他们利益、总与他们过不去、坏了他们赚大钱好事的坏人。
    
    其实,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其实是和我们大多一样并没有太多不同的正常人。
    因为,任何一个具有趋利避害天性的正常人,包括我在内,如果哪一天,利欲熏心,眼中唯利是图,心里又没有了对天理国法和生命的敬畏,客观上还具有了可成功实施谋利犯罪的财力物力人力和过硬保护伞,肯定也都可能会象今天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田明亮马志伟一样为所欲为。
    
    说句实话,很久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看透生死还没深信任何人的死活都是命中注定之时,我的梦想也曾经象联合国副秘书长沙祖康的一样无法无天:杀光天下的贪官污吏和土豪恶霸,我自已还能毫发无伤没有一点损失!
    
    6、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形成时的宗旨性目的,其实只有一个——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太平家园小区 1113户不愿意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曾于2005年6月12日投票明确表态支持聘用新物业的业主老老实实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保卫自已价值数百上千万元的霸道物业服务暴利!
    
    7、李有成受到本案被告人及马志伟刀斧砍杀,其实与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下列其他十多起暴力胁迫犯罪行为一样,
    它们都是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
    “强迫太平家园小区1113户不愿意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曾于2005年6月12日投票明确表态支持聘用新物业的业主老老实实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
    所使用的暴力胁迫犯罪手段之一!
    
    
    8、无良开发商及前期物业在房地产拆迁、开发、前期物业纠纷时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屡屡实施此类暴行,就因施暴者的财富可衍生诸多资源为其“消灾”!在房地产开发、经营的整个链条中,暴力如同一个毒瘤,任凭中央和上级主管部门用尽各种手段,不但屡禁不绝,而且愈演愈烈。 为什么?真正的原因只有一条:暴利。没有暴利哪里来的暴力?没有唾手可得甚至已经进入钱袋的暴利;哪来社会闲杂人员对被拆迁户及维权业主的杀戮?哪来“握有公权力的执法者对流氓恶势力姑息纵容并不惜冒险伪造证据向法庭出示伪证庇护流氓恶势力”?!
    马克思说:“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我相信,在房地产领域,很多利益群体、很多利益中人、很多利益中的官员,他们所获取的利润,远远超过了300%。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人,杀人放火、循私枉法都不在话下。
    
    拿太平家园小区来说:
    2004年5月,小区成立业委会后,6月份准备和老物业嘉仁物业签合同,遭到拒绝。因为,老物业公司比谁都清楚,一旦和业委会签合同,按《物业管理条例》规定,很多配套设施都应该归业主。物业费只是前期物业公司经济来源的一部分,公共面积和设施出租则是更大的利益源。如果签订合同,公共面积和设施的所有权将被业主大会收回。巨大经济利益是矛盾的根源。老物业公司不可能轻易放弃到手的既得利益。
    
    太平家园老物业老板及其关系网保护网所不择手段力保的巨大经济利益包括有:
    供暖费240万/年;物业费75万/年;停车费70万/年;小区托儿所租金45万元;小区超市租金18万元;小区餐馆租金3万元;小区煤气站租金15万元;小区小灵通发射站租金75万元;小区自由市场租金120万元;小区大中修基金200多万元;等等。上列总金额高达861万元。
    在太平家园的工程规划设计图上,小区的配套设施有洗浴中心、托儿所,物业办公楼、超市、绿地等等。但规划图上的一些公共设施已经改变了用途。现在经营这些公共设施的已经不是开发商和物业公司了,而是其他的一些人和单位。小区的超市、物业办公楼、小区医院全被卖了,卖了3700多万。业主什么都享受不到。
    
    
    9、我认为,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太平家园小区1113户不愿意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的业主老老实实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的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其形成的时间可以判定是2005年4月。
    即:
    2005年3月太平家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公告“春节前后,镇政府和东小口办事处召集小区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先后召开了9次会议,业委会代表业主强烈要求物业公司能够拿出诚意公开其服务方案和标准做出承诺并做好与我们签署合同的准备,可是嘉仁公司一直没有正面响应我们的合理合法的要求。我们在无奈之下准备在昌平区政府小区管理办公室的指导下,依法通过邀标的方式为小区选聘新的物业管理公司。同时告知嘉仁公司,嘉仁公司在这次竞标中可以参与公平竞争,但必须按照要求接受评判”、“业委会综合业主意愿,决定在2005年4月初召开业主大会,商议决定我小区选择聘用物业公司”之后。
    
    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骨干刘明伟,是2005年4月11日至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上班担任物业经理(见05年6月19日刘明伟的讯问笔录第3页)。
    
    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骨干李炎,也是2005年4月到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上班(见06年1月31日李炎的讯问笔录第3页)。
    
    2005年4月24日,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发出给太平家园全体业主的通知“物业公司决定从4月26日起正式开始对车位进行收费”,
    是这个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实施下列十多起涉嫌强迫交易罪的祸国殃民犯罪行径的开端。
    
    
    被公诉人遗漏的十多起“以私营物业公司为组织形式的马荣军吴蕊刘明伟李炎恶势力强迫交易犯罪集团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迫太平家园小区1113户业主接受其暴利霸道物业服务案件”详细情况如下:
    
    1、2004年12月31日,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与小区开发商所签署的前期物业委托合同到期。
    
    2、2004年12月28日太平家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发出通知“请嘉仁物业公司尽快成立物业管理收费标准的协商小组与业主委员会协商小组负责人联系以便尽快落实收费标准,为签订服务合同打下基础。业委会将与嘉仁物业公司谈好费用标准,敦促物业公司退出多收的费用”。
    
    3、2005年1月3日,太平家园社区居委会、太平家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嘉仁物业管理公司联合公告“嘉仁物业公司暂停收取2005年物业管理费用及停车位费用,原服务工作仍维持,待双方签订了服务合同后再行收费事宜,力争一个月内完成”。
    
    3、2005年3月,太平家园小区业主委员会公告“春节前后,镇政府和东小口办事处召集小区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公司先后召开了9次会议,业委会代表业主强烈要求物业公司能够拿出诚意公开其服务方案和标准做出承诺并做好与我们签署合同的准备,可是嘉仁公司一直没有正面响应我们的合理合法的要求。我们在无奈之下准备在昌平区政府小区管理办公室的指导下,依法通过邀标的方式为小区选聘新的物业管理公司。同时告知嘉仁公司,嘉仁公司在这次竞标中可以参与公平竞争,但必须按照要求接受评判”、“业委会综合业主意愿,决定在2005年4月初召开业主大会,商议决定我小区选择聘用物业公司”。
    
    4、刘明伟是2005年4月11日至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上班担任物业经理(见05年6月19日刘明伟的讯问笔录第3页)。
    
    李炎也是2005年4月到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上班(见06年1月31日李炎的讯问笔录第3页)。
    
    5、2005年4月24日,马荣军夫妻的私家公司太平家园前期物业公司发出给太平家园全体业主的通知“物业公司决定从4月26日起正式开始对车位进行收费”。
    
    6、2005年4月30日,一名业主到嘉仁物业公司买电遭到拒绝,业主刘畅手持摄像机在现场拍摄取证,遭到物业公司总经理马荣军、经理刘明伟和几十名保安殴打,致使刘畅的右眼挫伤肿胀充血,同时身体多处受伤。
    “几年来,有几十户业主因为安全没有保障搬家走了。我也想走,可是没有经济条件,只能在这里担惊受怕地生活。”一位60多岁的老太太一脸的无奈,“现在的小孩要是不听话,只要说保安来了,他马上就不淘气了。有人敲门,要说是物业公司的,小孩吓得就往卧室跑。”
    
    7、由于业主们的安全得不到保障,2005年5月,业委会和某保安公司签订合同,想聘请30名保安更换现有保安,“因为物业公司从中阻挠,我们没能换成。”
    
    8、之后,业委会决定在6月12日召开业主大会进行公开招标。但是不幸的事情就在招标的前一天发生了。“快拿照相机和摄像机来,把我的伤口拍下来!”“先不要让医生给我缝伤口,保留证据要紧!”2005年6月11日上午,昌平区中医院天通苑分院。坐在医院急诊室的李有成,用手捂着头上正在流血的伤口不断地喊着。
    一位在现场的业主告诉记者,“他当时已经是一个血人了,61岁的李有成除了头上的伤口,背上还有一个长13厘米又很深的伤口,后来缝了38针。”“老李,你是要命还是要证据?”护送的警察很着急地问。“证据要紧!证据要紧!”李有成坚定地重复着。维权业主田浩说:“砍他的是两个20多岁的小伙子。幸亏他个子高、跑得快,不然就没命了。”在医院,李有成坚持等到伤口拍了照之后,才接受治疗。“等拍完照取完证,因为流血过多,他已经昏迷了。”
    李有成回忆说:“那段时间小区处于敏感时期,晚上总是有十几个光头、纹身的小伙子在小区门口晃悠。业主们告诉我,有人在跟踪我,让我别出门。6月11号上午9点左右,我和业委会的几名成员商量第二天的会议,结束后独自走出小区的南门,两名穿黑衣服的小伙子突然冲出来猛撞了我一下。我感觉不对,就跑。他们便追我,追上后一个拿着斧头砍我的头,一个拿着长刀在我背部砍了一刀。”
    目击者记下了凶手逃离时所驾车辆的车牌号,并报了案,随后李有成被送进了医院。
    
    9、第二天,6月12日,上午10点钟,太平家园选聘新物业公司的投票大会如期进行,李有成坐着轮椅参加了会议。
    李有成来到了现场,业主们十分感动,自发为他捐款3000多元。李有成的女儿当即决定,将捐款全部转赠业委会为全体业主维权。
    “投票工作没正式开始,就遭到物业人员的围攻。”田浩说。
    记者在业主现场拍摄的录像资料上看到:刘明伟在与业主的冲突中大声喊道:“李有成挨打管我屁事,他早该挨打。”
    太平家园坚持维权的业主刘畅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冲突结束以后,大会在居委会正、副主任的监票下,1534个业主除部分业主不在家外,有1113个业主投票支持选聘新物业公司——盛利达物业公司。业主们都非常高兴,高喊着“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我们打架打不过他们,但是我们手中的票可以把他们赶走”。
    
    10、但是,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当日下午3点多钟,有7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分乘15辆车,分两路冲向太平家园业委会办公室。“当时,正好有昌平区治安警察在办公室向业主调查上午打架的事情,那些人看见有警察在,就全都跑了。幸亏有警察,不然他们就血洗业委会了。”田浩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至今仍心有余悸。
    业委会委员赵之预回忆的当天详情是:
    当日上午的大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老物业嘉仁物业公司经理刘明伟带领数十保安扰乱会场,并殴打业主。
    当时有昌平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和东小口派出所的数辆警车和约20名警察在场,但仍没能阻止他们,一位荣姓业主面部被他们打肿。
    当日下午约两点左右,我接到昌平区治安支队一名警察电话,让我协助找到荣业主,他们要做上午的笔录。找到荣业主后,我将业主委员会的门打开。业委会办公室是坐落在小区东侧墙边的平房。三名警察和荣业主共4人在办公室里做笔录,我和其他几位上午勇于站出来维护会场秩序的业主在屋外等候。
    大约下午三点,我突然看到南边两楼之间出现了数十个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直冲我们业委会办公室而来。
    同时,一个家住小区大门口的业主向我打来电话,说门口列队进来了十几辆小车,其中指挥车是一部红色轿车。每部车上的人都带着棍棒,在小区门口保安的配合放行下正陆续朝我们业委会办公室围冲过来。
    这时我往西边一看,几辆微型面包车和小车正在停车,车上正在下着手拿棍棒的黑衣打手。
    在这已被两面包抄围攻的情形下,我马上想到了正在业委会办公室里作笔录的三名警察。于是我冲进屋里,向他们说明情况,请求他们赶快采取行动。但最后只有一名较勇敢的警察起身随我们出去,其它两名警察是坐在桌旁没敢动半步。
    出去的这位警察走出业委会办公室后,见到真有如此多的暴徒便立即放慢了脚步,向南边这伙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方向一言不发地慢慢走去。
    这伙本正在向我们冲来的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看清屋里意外出来了一位警察后,表情惊诧纷纷翻过小区栅栏逃跑。
    由于他们人多,栅栏上面有刺且很高,所以他们逃跑速度其实并不快。
    但是,这位警察见这伙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在翻过小区栅栏逃跑,自已便停滞不前了,站住目送这伙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一个接一个地翻过小区栅栏逃跑。
    我告诉这位警察,有很多车还在院里等着黑衣打手上车,可能也准备逃跑,要求他去门口堵截(太平家园小区门口设置了机动车进出收费栏杆,有多名保安在负责守护栏杆向进入小区车辆收取停车费)。但他表情木然没做任何表示也没动地方。
    说句心里话,我当日也是被惊呆了。
    我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首都北京、就在东小口镇政府旁边的太平家园、嘉仁物业竟敢里应外合纠集如此多持棍棒的黑衣打手明目张胆地冲进小区围攻我们业委会成员和业委会办公室。
    我也想到,当时我如冲上去堵截住一个打手的的话,其它打手为不让留活口到警方手里供出其他人,肯定都会反扑过来救人而不惧置我于死地。象6月11日河北定州6命案,数百个打手为了抢回一个被截住的打手,是敢于杀死阻碍他们抢人的任何人的。
    所以,当时我也跟在这位警察旁边和他一样没敢动身去堵截这伙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
    于是,从这几辆车上下来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又在这位警察的目送下从容上车走掉。
    在整个过程中,有业主看到是四名嘉仁物业的工作人员给这伙手持棍棒的黑衣打手引路的,并当日即将此细节告诉了警察。
    由于惧怕这近百名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去而复来,之后小区业主们紧跟着三位警察舍不得他们离开小区。
    最终,昌平分局当晚安排警员开来一辆警车专门在太平家园小区内24小时巡逻保护业主们。
    我是当晚警方的重点保护对象之一,通过同警察的交谈我获知:
    这近百个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们“结伙寻衅滋事冲进小区围攻业委会成员和业委会办公室”的行为属严重扰乱了公共秩序的治安违法行为;
    这近百个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威胁小区业主安全、严重干扰了小区上千业主的正常生活。这起危害社会治安秩序的重大治安案件警方按规定肯定要及时调查依法处理。
    自6月12日我们向相关公安机关报警“要求公安依法调查处理违法者并对违法者依法给予处罚”,5个月过去了。相关公安机关却:
    还没有依法对纠集这近百个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们“结伙寻衅滋事冲进小区围攻业委会成员和业委会办公室”的组织者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还没有依法对“给这近百个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们结伙寻衅滋事冲进小区围攻业委会成员和业委会办公室引路的”4位位嘉仁物业工作人员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还没有对依法对“当日和这近百个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黑衣打手们里应外合的值守大平家园大门口收费栏杆的当值保安”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还没有依法对“这近百个手持棍棒结伙寻衅滋事冲进小区围攻业委会成员和业委会办公室的的黑衣打手们”给予治安管理处罚。
    
    对此,三天后的《京华时报》是这样报道的:
    前物业公司经理刘明伟表示,他并不清楚那些冲入小区的年轻人是谁找来的,但他自己却在上午的业主大会上受到了业主围攻。“可能是因为我当时说过‘李有成早就该打’这样的话,但没想到,他们冲过来就对我进行围攻。” 刘称,直到警方制止,双方才被拉开。对于业主大会投票和聘请新物业公司,刘称,这些他全部不认可,因为“他们不合法,没有业主打物业的”。
    
    11、70多岁的赵大爷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6月17日晚上,在太平家园东侧聚集了近20辆小轿车,车牌均用纸张遮盖。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小区内,分散在业委会成员居住的地方设点监视。业主报案之后,这些不明身份的人才离开。
    
    12、7月10日上午9点,中标的盛利达物业公司进驻太平家园,嘉仁物业公司拒不交接,“两个物业公司都安排保安在门口站岗,各不相让,一副你死我活的态势。”李有成向记者回忆。后来新的物业公司虽然进驻了,但只待了一个多月。 8月30日,新物业公司撤离了小区。“我们也不太清楚是什么原因。”李有成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
    
    13、“新物业公司进来的第二天,我因为经常帮业委会干点事,被嘉仁物业的刘明伟打了,我有心脏病和高血压,被打得当场休克。”70多岁的唐中娥回忆说。
    
    14、“打!打!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我负责!”嘉仁物业公司总经理马荣军高声喊道。当时,嘉仁物业公司经理刘明伟和30多名保安正在殴打太平家园业主。太平家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以下简称业委会)秘书长李有成告诉记者:“马荣军指挥保安打我们的时候,六七名警察就在现场。”这是2005年8月29日发生在北京市昌平区天通苑太平家园小区的一幕。那天,除了10多名业主被打,李有成和业委会委员赵之预也被打伤。在打我们的过程中,又来了几名警察,其中包括一个姓赵的政委,但这五六个在场警察没一个及时出手制止。导致赵之预被打得人事不省最后被业主们送至急救中心救护。我和赵之预多次要求相关公安机关负责人“对马荣军和刘明伟纠集30多个保安寻衅滋事殴打业委会成员这一治安案件的指使者及参与打人者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却一直没用。
    直至我们为此到昌平法院起诉公安局行政不作为且法院判公安局败诉,马荣军是在事发半年后才因此被处以七天治安行政拘留。
    
    
    15、李有成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田浩也是小区内坚定的维权者,所以经常遭到威胁甚至毒打,“‘以后见到田浩和他老婆就给我打,往死里打’。这是物业公司总经理马荣军和30多名保安殴打业主时说过的一句话。”
    两天后,9月1日凌晨零点10分,嘉仁物业公司的保安先后三次来到田浩家。“他们猛烈撞击我家的门,将防盗门砸坏,纱窗捅破,砸坏支架两根。”田浩告诉记者。
    
    16、2005年9月3日和4日两天,约有20辆汽车驶进太平家园小区,60多名不明身份的人来到小区。田浩回忆,“他们光着上身,一看见业主就骂。业主都不敢在阳台上看他们在干什么,要是在阳台上被他们看见了,他们就会骂你。他们还随地小便,非常恐怖。业主们都非常害怕,躲在家里不敢出门。”
    
    17、时隔两个半月,11月14日上午11时许,田浩和妻子在小区门口等车,遭到了三名手拿棍棒的黑衣男子追打。“他们走到我跟前,盯着我,我感觉不对劲就跑,他们就在后面追,一直追到马路对面,他们用棍棒将我打倒,之后便逃之夭夭。”田浩说。
    “我爸被打得左臂肱骨粉碎性骨折,全身软组织损伤,门牙被打掉半个,现在左臂都无法自由活动,抬不起来,已经残废了。”田浩的女儿一提起60多岁的父亲挨打,便非常伤心。
    殴打田浩的人是谁?至今没有答案,但是砍伤李有成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李焱在2006年的除夕之夜落网于齐齐哈尔。李有成告诉《新青年•权衡》记者:“李焱落网后被取保候审,现又逃跑,至今去向不明。”(北京物业暴力真相调查http: //www.bj580.com/html/yitongzixun/20080611/138.html)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
    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有无遗漏其他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明确规定:
      第二十五条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
      第二十六条 组织、领导强迫交易犯罪集团进行犯罪活动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
      三人以上为共同实施犯罪而组成的较为固定的犯罪组织,是强迫交易犯罪集团。
      对组织、领导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照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
      对于第三款规定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
      第二十七条 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
      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我认为:
    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存在“遗漏其他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的错误。
    
    1、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遗漏了本案被告人田明亮已涉嫌触犯的应数罪并罚的另一个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源罪行“强迫交易罪”。
    
    2、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至少遗漏了本案被告人已涉嫌触犯的应数罪并罚的另一个导致本案发生的根源罪行“强迫交易罪”的共犯李焱、汪旭、刘明伟、吴蕊、马荣军、马志伟。
    
    3、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至少遗漏了本案被告人已涉嫌触犯的故意杀人(未遂)罪的共犯李焱、汪旭、刘明伟、吴蕊等其他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
    A、负责开车接送马志伟李炎田明亮等砍杀李有成的案犯的汪旭,是在案发之前即已清楚知道自已的车成了犯罪作案工具,自已成了职司保证马志伟李炎田明亮等砍杀李有成的案犯在实施犯罪行为后能迅速安全离开的共同犯罪从犯之一。在案发前他参与并知悉了主犯购买刀斧的全过程、参与并知悉了主犯案发前踩点的全过程、案发当日为隐瞒罪证主动实施了用白纸挡住前后车号的行为、案发后运送主犯离开见到交警时怕交警拦截血案主犯被发现又主动先下车撕毁了挡住车号的白纸、案发后实施了负责运送血案主犯安全离开北京的工作。
    B、砍杀李有成的刀斧是案发前刘明伟负责购置并分发给两个血案主犯的、两个血案主犯案发前是一直与刘明伟住在一起。其他十多起强迫交易罪行刘明伟是在一线的领头动手实施者。
    C、李炎找血案作案工具之一的交通工具及血案从犯司机是吴蕊亲自安排的、安置打发血案主犯的资金是吴蕊亲自给付血案一线指挥李炎的。
    
    
    4、刚才公诉人的公诉意见里,至少遗漏了本案被告人已涉嫌触犯“强迫交易罪”的下述数十个应当追究刑事责任的人:
    2005年6月12日下午3点多钟分乘15辆车分两路冲向太平家园业委会办公室的70多名不明身份手持棍棒的人。
    2005年9月3日和4日两天坐约20辆汽车驶进太平家园小区的60多名不明身份光着上身一看见业主就骂的人。
    2005年11月14日上午11时许三个“手拿棍棒走到田浩跟前,盯着田浩,田浩感觉不对劲就跑,他们就在后面追,一直追到马路对面,用棍棒将田浩打倒,把田浩打得左臂肱骨粉碎性骨折,全身软组织损伤,门牙被打掉半个,左臂无法自由活动,抬不起来”的人。
    
    5、强迫交易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自然人犯此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此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一)客体要件
    本罪不仅侵犯了交易相对方的合法权益,而且侵犯了市场秩序。如果行为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行交易,就具有了严重的社会危害性,情节严重的,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强迫他人提供服务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所谓暴力,是指对被强迫人的人身或财产实际强制或打击;所谓威胁、是指对被害人实际精神强制,以加害其人身、毁坏其财物、揭露其隐私、破坏其名誉、加害其亲属等相要挟。其方式则可以是言语,也可以是动作,甚至利用某种特定的危险环境进行胁迫。无论是暴力还是威胁,都意在使其不敢反抗而被迫答应交易。暴力、威胁直接与交易相关,意在促使交易的实现。
      违背他人意志,强迫他人与己或者第三人交易是本罪的本质特征。所谓违背他人意志,是指他人不愿意接受服务则强迫其接受。所谓服务,是指各种营业性的服务,应当指出,对于强迫他人出卖商品或者提供服务,他人一般应是在从事商品的出卖或营利性服务的工作。如果他人并未从事这种营利性的工作,而强迫他人将自己所有的某种商品如祖传之物卖给自己或者强行没有从事搬送煤气的人为自己搬送煤气、未从事饮食、住宿的人提供饮食、住宿,则不能以本罪论处。此外,服务而是合法的营利性的服务。倘若不是合法的服务,如强行为己提供卖淫、赌博等非法服务或者为己洗脚、倒尿等侮辱性服务,则也不能构成本罪。
    本罪属情节犯,只有在强迫他人交易的行为达到情节严重时才能构成。情节不属严重、即使实施了强买强卖行为,也不能以本罪论处。
    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多次强迫交易的;实施强迫交易非法获得数额较大的;造成恶劣影响的结伙实行强迫交易的;手段恶劣的。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单位亦能构成本罪。单位犯本罪的,实行两罚制,即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本条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间接故意与过失不构成本罪。
      (五)一罪与数罪的界限
      强迫交易罪在实施过程中,因行为人的暴力可能致人伤亡。如果致人伤亡的,尽管在强迫交易罪与伤害(包括故意与过失)、杀人(故意与过失)罪之间有牵连关系,但是不应当以牵连犯处罚原则处理,而应当分别定罪量刑,以数罪并罚的原则处罚。
    理由主要在于,强迫交易罪的法定罪高刑为有期徒刑三年,法定刑期是较低的,可见其中没有包含牵连他罪并以一罪处断的刑期,也就是说,如果遇到牵连犯他罪而以强迫交易处罚时,其三年的最高刑吸收不了他罪之刑,因而依罪刑相适应原则,应当对此种情况作数罪并罚处理。
    
    
    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七条规定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的时候,必须查明:侦查活动是否合法。
    
    我认为:
    公诉人在审查本案时,没有查明本案所涉犯罪嫌疑人在侦查机关中的保护伞在本案侦查活动中的不合法行为。
    
    如:
    1、本案被害人在当天即已明确指控了指挥主使此次故意杀人(未遂)罪行的犯罪嫌疑人应该就是私营物业管理公司的老板和负责人马荣军刘明伟。侦查人员本该当天即依法讯问被受害人指控的指挥主使此次故意杀人(未遂)罪行的犯罪嫌疑人私营物业管理公司的老板和负责人马荣军刘明伟。
    
    但公诉人提交法庭的侦查资料显示出:
    侦查人员是直到血案发生七天后,才讯问物业经理刘明伟和物业财务经理吴蕊。
    而且,至今未见侦查人员依法讯问物业总经理马荣军。
    
    2、对已被拘留的犯罪嫌疑人李炎,因其所涉是暴力犯罪且其是本案的直接现场总指挥是血案的首犯主犯之一,依公安部相关规定,根本不允许“对其解除拘留控制批准其取保候审”。
    但在本案的侦查活动中却出现了这样以取保候审变相放纵犯罪的不合法行为。侦查活动中的这一不合法行为导致出了严重后果:
    李炎这个已被刑拘后又被放纵走的故意杀人血案一线指挥至今仍逍遥法外!指挥主使这个涉嫌故意杀人的一线总指挥的幕后真正首犯亦因此逍遥法外!
    而且,
    公安部明确规定“需要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的,应当制作《呈请取保候审报告书》,说明取保候审的理由及采取的保证方式,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但本案侦查人员对李炎的取保候审却是并没有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
    
    相关规定
    公安部印发《关于取保候审保证金的规定》的通知(1997年1月15日 公通字〔1997〕5号)
    公安机关决定对犯罪嫌疑人采取取保候审时,必须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条件、范围、对象从严掌握,对严重暴力犯罪、团伙犯罪的主犯、惯犯、累犯以及其他罪行严重、民愤大的犯罪嫌疑人,不应采用取保候审。严禁以钱赎罪,放纵犯罪嫌疑人。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1998年4月20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1998年5月14日第35号公安部令发布施行)
    第六十四条 对累犯、强迫交易犯罪集团的主犯,以自伤、自残办法逃避侦查的犯罪嫌疑人,暴力犯罪,以及其他严重犯罪的犯罪嫌疑人,不得取保候审。
    第六十六条 需要对犯罪嫌疑人取保候审的,应当制作《呈请取保候审报告书》,说明取保候审的理由及采取的保证方式,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人批准,并签发《取保候审决定书》。
    
    
    
    四、打黑除恶,是遏制刑事犯罪高发、增强人民群众安全感的需要;是维护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创造良好发展环境的需要;也是加强政权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需要。
    
    目前,黑恶势力主要盘踞在建筑、运输、商品批发等各类市场,黑恶势力的犯罪手段更加隐蔽,一些“黑老大”不再直接实施暴力犯罪,有的临时雇佣社会闲散人员作案,还有所谓的“黑衣帮”、“光头帮”,专门受雇打架、撑场子、追款讨债,吃霸王饭、看霸王戏,横行街头,为害一方。
    
    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黑恶势力正处于滋生、发展时期,黑恶势力的组织形式也更加复杂和严密,“企业化”、“公司化”趋势显著,他们往往以公司、企业掩盖黑恶组织,用经营活动掩盖非法手段,用公司利润掩盖非法获利。
    
    必须坚决打掉黑恶势力,严惩黑恶势力犯罪分子,摧毁其经济依托,铲除其“保护伞”。
    
    “恶势力”是指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在一定区域内或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影响的犯罪组织。根据法学家的解释,“恶势力”应当同时具备以下3个特征:一是具有一定的组织形式,人数较多(一般为5人或5人以上),有相对明确的组织者或首要分子,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是在一定区域或行业内,多次(一般为5起或5起以上)以暴力、威胁、滋扰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组织容留妇女卖淫等违法犯罪活动,具有一定的公开性和暴力性;三是严重扰乱一定区域或行业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