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清华大学博士生黄奎自述被迫害做奴工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8日 转载)
    我叫黄奎,原北京清华大学1999级博士生。2000年12月16日在广东省珠海市被非法抓捕,12月18日转押至臭名昭著的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迫害。现将我在那里遭受的奴工迫害经历公之于众。
    
     (一)胶花中的血水、汗水、泪水 (博讯 boxun.com)

    
    2000 年12月18日晚10点多,不法警察将我带入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跨过一道道铁门,阴森之气也渐重,待来到有灯光处时,首先迎接我的不是警察,也不是"外劳 "犯人,竟是两条比人还高、张着大嘴的狼狗!之后在警察和狼狗的"护送"下,我光着脚来到27仓前面。铁门响后,我被推入监仓,20多个剃着光头的犯人立刻映入眼帘,一股与世隔绝的、充满暴力的空气亦扑面而来。
    
    更令人惊异的是20来平米的房间里,到处都堆满了绿树叶。我被喝令蹲下学着干活,原来那些"绿树叶"不是别的,正是珠海看守所奴工迫害的原料。此时只听一个警警察喊"今天加班",于是犯人们长吁短叹,原来"加班"就意味着半夜12点钟才能开始收工,待将花料全部清理完毕,全仓20多个人都洗完澡,再把睡觉用的木板--也同时兼作干活的工作台--收拾干净,起码半夜1点多钟了。而第二天早上5:50分是雷打不动要起床的。
    
    早上起床时的忙碌外人无法想象,要一边小便、一边刷牙,还有一边洗脸,然后飞速去搬做胶花的原料,随即开始尽全力干活。犯人们的劳动达到了自由社会任何一个工厂企业都无法企及的高度。当然这是暴力威逼出来的:每天的劳动定额非常高,完不成任务者轻则挨打受骂,重则锁"飞机"酷刑,再就是晚上不能睡觉,加班完成任务。所以犯人间流传着一句话:"做花是累不死人的,打是能打死人的。"
    
    珠海看守所主要的奴工项目是做装饰用胶花,胶花的塑料花芯穿过布制的花瓣或青叶一次称为"一手",每天每人的任务经常是上万手,有时是一万四千手,甚至更高。要知道,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全时训练时,每人每天的训练任务也不过就是挥拍几千次。另外,还要自己准备做花的原料,还要留出一点时间来喝水、吃饭、上厕所。有时为了节省时间,只能少上厕所;加之上厕所还要先"打报告"征得"仓头"的同意,我就因经常不能及时大便而导致便秘。
    
    在珠海看守所,我被非法关押整整两年,其间做过各种各样的装饰用塑料胶花,有的还带有集成电路芯片可以放音乐。另外是做节日用彩灯串,还有珍珠串饰物、台灯等,全部用来出口赚取外汇。而看守警察有提成,所以拼命加任务压榨犯人。后来当我来到美国后,在许多超市商店里见到标着"Made In China"的塑料胶花、彩灯串等,心里别有一番感触。由于犯人们是被强逼干活的,心中自然充满怨气,但又不敢跟看守警察当面发泄,只好把这种仇恨与诅咒注入到所做的胶花中,如称胶花为"死人花"。邪党宣扬的什么"劳动改造人"等歪理在真正的事实面前变的不堪一击。其实,谁要是真的买了这样的产品回家,对其本人和家人还有害呢,这是从精神层面说。从物质层面何尝不是这样呢?有很多种花很难做,塑料花芯穿过塑料花托时非常费力,没做几个手上就起了水泡,进而变血泡,再破裂,疼痛异常,而这些脓血便渗入到了装饰生活的胶花中。另外,做花经常要用到一种叫做"花枪"的小工具--即一根一头磨尖的细铁棍,它也是经常要伤到手的,鲜血便会滴入胶花中,而做花者的汗水、泪水更是不断的"浇灌"进这些胶花。看守所的犯人什么传染病、性病都可能有,可想而知那些胶花有多脏。难怪犯人们开玩笑说:"血水、汗水、泪水构成了‘三水'。"(三水,即臭名昭著的广东三水劳教所,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
    
    还有一点是外界的人想象不到的,因为塑料花芯穿过塑料花托时非常费力,"聪明"的犯人就想出了一个办法:打油。把购买的方便面里的小油包省下不吃,或是吃饭时的肥猪肉省下一口,然后把塑料花芯打上这些猪油,再做起花来就容易多了。但这种做法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因为胶花出口时往往是靠海运,若花上有猪油,则运输过程中很容易被虫蛀坏。所以看守警察若抓到谁往花上打猪油,会动用"飞机"酷刑的。怎么办?殊不知人头皮上经常会分泌油脂,于是抓起一把塑料花芯往头皮上划拉一番,再做起花来就容易多了。头皮上的"油"打干后,再往脸上打。人体分泌的油脂警察是检查不出来的,但有时头皮都会被打破。外人怎能想象美丽的胶花后面竟有如此不平凡的经历?
    
    记的2001年11、12月期间,珠海天气非常冷。我们仓分到一种看似简单却非常难做的花。由于气温低,做花的原料变的很硬,剥离起来非常困难,时间长了之后手指指节处裂开了深深的口子,深可见骨,几乎要断,晚上睡觉都能痛醒。还有一种花叫"满天星",由非常多的小花头组成一个大花头,小花头只有米粒大小,做起来非常累眼睛,一天下来,经常眼冒金星,真成了"满天星"了。2002年9月,由于长期的劳累,我的右眼下眼皮处生出脓疮,但也不得休息,做花时眼里的脓水就可能往花里滴。另外,有很多花的外表喷镀了一层金粉,做花时人浑身上下都会沾上金粉,包括内裤里面,十分难受。
    
    更惨无人道的是,看守所强迫我们在极其肮脏的环境中生产食品--剪"开心果"。开心果又叫阿月浑子,外面有一层坚硬的外壳,需要外力剪开,而剪开的程度既不能太大,也不能太小。每人发一把大钳子,从早剪到晚,任务非常重。我的右手很快磨出大水泡、之后很快变成大血泡、疼痛异常。犯人们都说"开心果"变成了"苦心果"。为了不把外壳整个剪碎,犯人们经常要先用水把开心果泡软。为了泄愤,有人就用尿液来泡。美国超市卖的"Made In China"的开心果,有谁知道其背后肮脏的故事?
    
    (二)恶劣的生活条件
    
    珠海市看守所的监仓最多二十平米,却挤着二十多个犯人。监仓角落里有一个茅坑、一个水龙头,前面有一个递饭进来的小窗口。二十多个人的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可想而知条件有多艰苦。晚上睡觉就象沙丁鱼罐头那样人挨人挤着睡。冬天之冷夏天之热,自不必言。每天只有两顿饭,粗糙的大米加些水煮菜,一小块肥猪肉,每顿饭之前还要必须大声背监规,而每顿饭的时间还不到10分钟,就必须赶紧去干活了。当做奴工时,胶花的原料、废料、成品都要堆在监仓里,要想上一次厕所,人只能从这些原料堆中爬过去。空气当然也很污浊。邪党经常吹嘘"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了20%多的人口",殊不知中国的看守所才是"养人"效率最高的地方,不到一平方米就能养活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能创造财富。
    
    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活下来。我就亲眼见到一个刚进来不久的犯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很快死去--不是被犯人打死的,是被那个环境折磨死的。正如看守所警察所言:"你们在这里死了,还不如一条狗!"床单包裹着就抬出去了。有的犯人自杀,用"花枪"往自己肚子上连扎数刀。处理方法更简单:抬出去,用一块"创可贴"粘住伤口,然后把其手脚都用铁链子锁在木头"十字架"上,就搞定了。另外,看守所里人头数最重要,每天要蹲下举手报数十几次;与看守所警察说话时也必须蹲下。警察和武警时不时抄仓,犯人被要求在阳光下脱光所有衣服,毫无人格尊严可言。每个监仓里都安装了摄像头,防止法轮功学员炼功,另一方面,那些流氓恶警正好用其观看女犯洗澡、上厕所。中国大陆的很多人都学过"包身工"那篇课文,看守所里的犯人要比"包身工"凄惨很多倍。
    
    看守所警察赚钱的另外一个途径就是高价售物给有钱的犯人。一盘炒菜至少也要40元人民币。但有时某些日常用品会缺失,比如有段时间没有纸巾用,大便完只能用水洗,或用做胶花的布花叶,再用这样的手去做花、剪开心果。
    
    即便这样,中共邪党永远都不会忘了做"秀",哪怕是在其体制内的互相欺骗。一有上级领导检查,看守警察马上喝令将花料全部藏起来,给人造成珠海看守所不做奴工的假相,等领导一走,马上从又开始干活。
    
    看守所里常年得不到阳光直射,所以犯人们个个脸色苍白,但另一方面,至少4盏日光灯长年累月的亮着。这个中国最黑暗的地方却常年见不到"黑暗",这是人世间一个奇怪的悖论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民工离奇失踪:被骗东北当“奴工”
  • 智障奴工贱如蚁 黑龙江暗无天日
  • “黑窑奴工”再追踪:近百名家长还在找孩子 (图)
  • 哈尔滨查处奴工大案:囚禁33名智障苦力
  •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 奴工没救出几个:黑砖窑母亲还在流泪(图)
  • 黑窑奴工惨剧在继续,官方压制消息 威胁家长
  • 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图)
  • 血牛与黑窑奴工:失踪千人麻木不仁VS超生一个兴师动众
  • 《中青报》:杜绝黑奴工,中国拟建跨省联动机制
  • Charles R. Smith:中国仍是奴工大国 污染大国
  • 武汉市惊见黑心棉厂,工人被迫作奴工
  • 奴工问题的根源在于没有监督机制
  • 一批黑砖窑奴工被解救
  • 当局继续庇护奴隶主,山西回家奴工寥寥可数
  • 德语媒体:中国奴工并非新现象
  • 大陆网友发起救奴工回家联合运动:网上蓝丝带
  • RFA:黑砖窑奴工寻求赔偿
  • 审问“黑窑奴工”事件:中共山西省党组织的哪一级“黑”了?
  • 悲哀:奴工渐去 童工又来
  • 刘逸明:奴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 昔有山西“童奴工” 今有广东“性奴营”/郭王
  • 王鑫海:法狼横行法盲起哄:山西奴工案走入歧途!
  • 吕京花:二十一世纪的黑窑奴工现象透视(图)
  • 李劲松:中国黑窑奴工和残疾人事件成因的析谈(之一)
  • 黑窑奴工事件为执政能力破题/冼岩
  • 施为鉴:揭穿洪洞警察解救黑砖窑奴工的可耻谎言
  • 温克坚:邓小平主义是山西黑奴工事件的根源
  • 中国共产党是奴工、童工的吸血党/林保华
  • 就“黑窑奴工”事件质问中共中央/武振荣
  • 王德邦:中国是个黑砖窑 我们都是黑奴工
  • 揭开现代中国奴工产业链真相 
  • 黑窑奴工:应该控告温家宝渎职罪
  • 假如黑窑“奴工”案犯有更大的背景/何远村
  • “奴工”事件释放出了什么信号
  • 官心似铁 民怨如炉——六问山西奴工事件/姜兰剑
  • 解龙将军名著《岩浆》预言山西奴工制度
  • 官心似铁 民怨如炉—六问山西奴工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