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输血感染艾滋,家属上访被以敲诈勒索罪逮捕/RFA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3日 转载)
    
    丈夫因工伤输血而感染艾滋病,王小巧为讨公道不停上访,因而被当公安罗织罪名拘捕,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名星期四开庭审理案件。
     (博讯 boxun.com)

    河南农民王小巧的丈夫张先生在96年因工伤接受输血时感染艾滋病,但是直到七年后病发时才得知,由于张先生是家中主要劳力,病发后家里陷入了困境,王小巧于是找政府救助,但是得到的答复是,谁知道你的病是怎么得的,如果找到证据是输血感染的就管,否则不管。于是,在几经周折后,王小巧夫妇找到了当时给张先生输血的艾滋病人,但是谁想到,政府却不立案,在这种情形下,王小巧开始上访,但是在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世界艾滋病日前夕,她正在河南省郑州市上访时被警察带走,并以敲诈勒索罪被逮捕。
    
    当地检察院在经过了半年多,两次补充侦查后立案,案件星期四下午三点在新蔡县法院开庭审理,直到下午七点多结束,判决将于日后公布。北京的李方平律师出庭为王小巧作了无罪辩护。
    
    新蔡县公安局起诉意见书认为,王小巧以娘家的近二十亩庄稼受污染为由要求旁边污染源的窑主赔偿四千八百元钱,公安认为王小巧的行为构成了敲诈勒索。
    
    据了解,王小巧家的庄稼受旁边窑的污染及其严重,产量下降,王小巧把事件向当地土地管理部门举报,执法人员就进行查处,窑主就找到了王小巧双方达成赔偿四千八百块钱私了协议。
    
    李方平表示:“这个指控我们两位辩护律师都认为是不构成的,所以说存在巨大的争议,因为根据中国敲诈勒索罪的构成是要有非法占有目的,但是现在这四千八百块钱应该说是民事侵权的协商赔偿。’
    
    据了解,在双方以钱私了后事件就告一段落,当地有关部门并没再追查,直到王小巧在世界艾滋病日前到省里为丈夫上访,才再次被公安翻旧账并立案。
    
    而此前,虽然王小巧夫妇找到了当年输血感染爱滋血源,有足够的证明,但是当地政府却曾经拒不立案。星期四的庭审也绝口不提输血感染这一问题的根源。
    
    王小巧的丈夫张先生星期四下午对本台表示,“在我们这里艾滋病就不予立案,找到证人,证据,但他们不立案就没有办法,县里说省里不让立案,省里还说上面,究竟哪个上面就说不清了,到了北京了北京说依法办事,到省里省里说内部有文件,上面有规定不让立案。”
    
    本台记者于是打电话给新蔡县法院姓宋的院长询问他为何不予立案,在他得知记者的问题后就挂断了电话。
    
    大陆爱知行研究所的负责人万延海表示,该案件非常明显是政府不作为,并捏造罪名阻止王小巧上访。他说:“医院对于这样一个医疗事故受害人有赔偿的责任,另外政府导致这样大面积的人输血感染疾病,政府有渎职的责任,这在法律上都有明确规定的,王小巧丈夫输血感染艾滋病那么久,政府都没有告诉他的家庭,这其实有很多的隐患,因为夫妻生活可能会传播疾病,如果生孩子还会传播给下一代,这些工作政府都没有去做,很多人得了病后觉得抬不起头来,生活变得很艰难,自己被歧视,但政府却不帮助他们,打官司法院不给立案,上访又被抓,政府就是在当地找一些罪名,根据她过去与人家经济上的纠纷,然后指控她敲诈勒索,这完全是无稽之谈。”
    
    万延海呼吁外界要关注大陆艾滋病输血传播的问题,他表示,这个问题感染的人数一定比四川地震受难人数要多。他说:“输血感染艾滋病它产生的影响,死亡的人数,发病的人数比四川地震要大,我觉得国际社会应该关注这些普通的受害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HIV-06122008112444.html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河南艾滋访民被截,回乡后被拘留
  • 青年艾滋病工作者赴纽约参加联合国艾滋病会议,并访问美国部分城市
  • 关注艾滋病维权律师江天勇的情况
  • 中国民间艾滋病工作者呼吁警方停止监视/RFA
  • 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关于暂停执行第六轮艾滋病项目的通告
  • 北京大学三角地举办艾滋儿童捐款活动 (组图+视频)(图)
  • 中国艾滋病博物馆官网被以有"枪支弹药"为由关闭,所在服务器被强制扣留
  • 佛教僧侣宁陵县救助艾滋病家庭,深夜突遭警察查访!
  • 艾滋病输血感染者给公安部的一封投诉信
  • 律师办理艾滋病感染者家属案被公安局关押
  • 艾滋病患者试图向温家宝诉苦遭拘捕
  • 艾滋病工作者和感染者发起签名行动:我们要求给胡嘉自由!
  • 高耀洁:十、高明的“艾滋救星”
  • 法新社就温家宝访问艾滋村不实报道道歉
  • 两会期间,百名河南艾滋病行动人士受到监视
  • 法新社:温家宝在河南艾滋村握的是“演员”的手?
  • 河北艾滋感染者讨病历被殴 政府偏袒激化矛盾?
  • 河北省沙河市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集聚当年肇事医院
  • 高耀洁接到可疑电话 因抵制艾滋形象工程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中国人必须接受艾滋病检查:不要把同胞当敌人/萧义
  • 大家一起来反对可怕的《口岸艾滋病防治管理办法》
  • 高耀洁:艾滋随笔
  • 都是艾滋病惹的祸/过关
  • “艾滋孤儿”的真相错位
  • 从商丘350名艾滋病患者上访所想到的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反对特赦艾滋病犯!
  • 比尔盖茨捐给中国2亿防艾滋:国人好意思要吗?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四封信
  • 常坤就大学生社团和艾滋病活动回复的第一封信
  • 一名艾滋病感染者的告白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林金芳:艾滋孤兒,失去翅膀的天使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艾滋警钟长鸣 听众吐露心声
  • 艾滋儿童渴望更多关爱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