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后许家屯为何非走不可?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11日 转载)
    
    来源:亚洲周刊
     纪硕鸣/许家屯说,他看到支持赵紫阳的前深圳市委书记梁湘在六四后被撤职软禁,加上北京已开始查他,於是在九零年四月短短数天内,求助前《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取得美国签证,并联络星云法师,直飞美国。 (博讯 boxun.com)

    
    受累於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中共前高官许家屯出走美国,并非蓄意已久,而是临时决定,走得很仓促。在接受亚洲周刊访问时,许家屯表示,当年离开中国,目的就是为了有机会可以再回去,「如果我不走,可能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许家屯更表示,在他之前,海南省前省长梁湘和省委书记许士杰被诱骗进京遭关押,就是前车之鉴。
    
    许家屯和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关系良好,许家屯很自豪地说,两人「不仅属同辈,而且认识上、思想上都一致」。但「六四」以后,赵紫阳下台,北京开始搞治理整顿。有些人对许家屯的态度也变了,在短短不到一年时间_堙A许家屯至少得到了十多个对他不利的消息。他曾经写了一篇《重新认识资本主义》的文章,刊登在《求是》创刊号上,中南海要组织一些批判文章;大亚湾核电站兴建事件,稍遇示威,即想迁核电厂,违背了邓小平的指示;有港人提出以一百亿港币,向中国政府租借香港,自治十年,许家屯如实汇报,被指出卖香港等等。
    
    许家屯表示:「当时我就知道了,另外调动我的工作,要我退休,动作很大,是乘杨尚昆出国访问,在北京突击开会,宣布我退休,新华社正副社长都去了,北京的外交部港澳办负责人,大大小小参加了二十多个人,宣布我退休。」事后,北京在报纸上公布:经过人大常委会讨论,决定免去许家屯的职务,由周南接任。许家屯认为,这个宣布不仅奇特,超越常规,而且是非法的。说是「免去」职务,而不是如宣布的「退休」,当时说「免去」是很不常见的,人大常委会又没有开会啊!
    
    那时,许家屯还兼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副主任,在离开香港前,还要到北京开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最后一次会议。在北京,许家屯向组织部长宋平提出,希望退休之后可以留在深圳,继续研究港澳情况,周南跟北京反映,他不同意,许最后要求还是回江苏,宋平同意了。
    
    在北京开会时,就有人告诉许家屯,说周南组织了一个「审查许家屯专案小组」,新任新华社社长周南是组长,新华社副社长郑华是副组长,主要审查许家屯的人财物。对这个「审查小组」许家屯当时半信半疑。九零年四月二十一日回到深圳,就有人告诉许家屯说:「周南小组的调查报告写好,并已经送到北京去了。」得到这个消息,许家屯大吃一惊:这麽快啊!
    
    他告诉亚洲周刊:「管我的专案小组,按照共产党规定,要经过中央常委决定,或者是总书记决定才能成立。所以,背后的势力很明显,这不是周南的动作,周南只不过是一个马前卒。」联想到,在香港召开各界欢迎周南的大会上,许家屯主持会议,周南?字不提许家屯;事后,周南又派人把许家屯开到深圳的中港两地牌照的汽车收回;同时宣布周南赴任到许家屯离开回江苏之间的三个月过渡的工资不发了;还派人检查并拿走了一批许家屯私人保管的文件。许家屯认为这都非常反常,不是对待一个同志的做法了。
    
    许家屯遵循「大杖则走,小杖则守」的原则,他选择了离开。因为有处理海南省长梁湘?例在。「他们对梁湘的处理,我感觉很寒心,不是一种正派的做法,不是按照党的组织允许的做法。」许家屯清楚梁湘如何被整,不免兴起兔死狐悲之叹。
    
    一九八九年北京发生「六四」事件,深圳改革名将梁湘已是海南省省长,他只是希望和平处理天安门事件,在海南省给中共中央写的一封信上,他见省委书记许士杰签了名,他也签名了。治理整顿中,中央派监察部部长尉建行到海南检查所谓梁湘的问题,到海南调查了大概几十天,尉建行回北京汇报。临走的时候,他跟海南省一个负责人讲:「我回去交不了差。」
    
    调查梁湘,却没有查出什麽问题,这位干部是梁湘从深圳带到海南,与梁湘私交很好,他看了报告,也把报告给许家屯看了。许家屯说,一共查出梁湘的「问题」有三个:一是梁湘出国在香港做了西装,是公家给的钱,按规定西装可以做一套,他多做了一套;第二,梁湘儿子在香港搞了一个公司,是海南特区的一个贸易公司,他是个副总经理,从海南带了若干金条到香港,他没有说明是贪污了呢,还是替公司带的,很含糊;第三个问题是梁湘老婆在海南的一个房地产公司做经理,这个房地产公司捐了八十万人民币,八十万是私人捐的,还是公司捐的,不清楚。「就以这麽三个问题,抓人了。」
    
    北京后来以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名义,要梁湘和省委书记许士杰一齐到北京开会,讨论洋浦开发区的问题。许家屯也是洋浦开发区的参与者,当年他向邓小平和中央建议,用香港的经验、人才和资金去开发大陆,特别是建议海南建省,建立特区,邓小平就批给总理李鹏,要他落实,所以梁湘聘许家屯做顾问。
    
    来源:亚洲周刊
    
    
    海南建省一开始,就要搞一个洋浦开发区,李鹏迟迟不批准,不同意搞。为此,许家屯以顾问的名义为了洋浦开发区,三次找李鹏请求他批准。许家屯说:「当时香港有一个商人要参与搞这个开发区,李鹏说这个人财力不够,不可靠。所以这次派专机邀他们两个人开会,两个人高兴。」一下飞机,中央办公厅警卫组就派人把梁湘单独软禁起来,连秘书都不带,许士杰被接入京西宾馆。许家屯感叹道,用这样的办法把一个高级干部骗去:「我感觉对梁湘都如此,对我还不知怎样,如果我不走,连辩论的机会都没有,可能比梁湘更惨。就这样,下决心出来,很仓促的。」
    
    下决心走,许家屯也没告诉身在南京的老伴,他让二儿子找已从《文汇报》退下来的金尧如,请他搞赴美签证、找星云大师。台湾的星云大师第一次访问大陆时,路经香港,许家屯招待了他。星云也是江苏人,两人认了老乡。星云从大陆返回后写信感谢许家屯的招待,并告诉许家屯,什麽时候访问西来寺,他都欢迎。所以许家屯萌生先到星云那儿暂时避住的念头。
    
    据许家屯表示,金尧如到美国总领事馆,总领事馆官员开始还不相信这是事实,他们将信将疑,表示要请示。时间紧迫,许家屯原来的设想是四月二十二号找到金尧如,他当天找了星云。二十三日到美国总领事馆办签证,要求可以让许家屯四月二十五日就能走。许家屯怕夜长梦多。
    
    美国总领事馆经请示,一直搞到四月底。许家屯是四月三十号到香港的,为掩人耳目,他特地经罗湖在上水下车,有人接车到香港。这一晚,许家屯就住在金尧如家;乘五月一日的飞机离开香港飞往美国后直奔西来寺。
    
    到了美国,许家屯才知道,中共中央办公厅在四月三十日当天上午向深圳市委发了一个电报,内容是:要深圳市委派一个负责人去找许家屯,第二天要深圳派员陪同去北京开会。深圳市委决定由副书记秦文俊亲自将通知送给许家屯,但因为他要开「五一」纪念会。秦文俊开完会到深圳贝居岭许的居所去找他,他约八点多九点到,许已在八点钟离开,前后相差不到一个小时。
    
    走前一晚,许家屯已拟了一封给邓小平、杨尚昆及党中央的信,信中说:我同中央常委有些人意见不合,他们对我可能有些动作,我需要暂时避一避。许家屯说,我是外出旅游休息,并向他们作出「四不」保证:不搞政治庇护;不轻易见记者;不撰写文章;不泄露党和国家机密,希望邓、杨见谅,并希望不要搞家属,只要相安无事,定会坚持这几条。信由许的儿子代交给新华社香港分社转党中央。
    
    许家屯在主政新华社香港分社时,对他在香港的「大胆妄为」,自我一套的做法,外交部和港澳办的某些领导早就不满。许家屯向亚洲周刊表示,早於一九八四年夏天,在北戴河召开中央工作会议,有人要在全国发关於港澳工作的通报,「表面上不是针对我的,实际是把矛头对着我」。时任港澳办主任的姬鹏飞在前一天把通报给许家屯看,徵求意见。
    
    许看完打电话给姬鹏飞,说:「我对这个通报有意见,明天在中央会议上让我提出来吗?」姬鹏飞当时没有给予答覆,晚上打电话来说,他跟中共中央常委胡启立商量过了,不成熟、不讨论了。「第二天开会就没有讨论,实际上要发一个批评我的通报。」现在想来,许家屯还有些不平。
    
    一九八五年,港澳办、外交部、国务院外事领导小组的主要干部指定香港港澳工委三个领导人出席,许家屯一个,两个副书记,包括李储文和郑华,开谈心会,开三天。许家屯表示:「我也不知道,毫无思想准备,开会时要我先发言。我说我不知道要谈什麽,还是你们先谈。」港澳办副秘书长鲁平先发言,然后是港澳办秘书长李后、外交部副部长周南,三个人发言都是批评。
    
    第二天,李储文和郑华发言,许家屯说:「李储文同他们一个调,郑华也批评我,但替我解释的多,其他人就不发言了。」到下午,姬鹏飞发言,讲了十多分钟。「我开始还以为他们做具体工作的同志有意见,不满意,待姬鹏飞做结论了,给我的帽子是犯了左的错误,不是右。」例举有一次参观九龙城,那_?酗@个左派自治组织,他们表示,大陆来的人没有身份,住在九龙城,担心回归后被赶回大陆。许家屯就讲了几句安定的话,指「只要支持香港回归,只要爱国,可以不回去」。
    
    结果引发轩然大波,评论者林行止批评「这是君令,君令香港」。本来不大管的港府也派人到九龙城,去帮助解决水电问题。港澳办就发许家屯的通报,没有请示,闯祸了,「左了」,姬鹏飞下了结论。许家屯本来答应第三天谈谈,但有人告诉许家屯,会议发的不是简报,是详报,好几千字的纪录,在副总理以上的都发了,一直发到邓小平。许家屯心想,没有办法检讨,我没有错。「我开口讲话,对他们所讲的一一批驳。李后在会上嘀咕:一点都不检讨。」
    
    晚上打定主意,第三天一早开会,许家屯就说不准备讲了,「今后我大事请示,小事没有办法事事都请示,大事你怎麽讲我照办。我把脸拉下来了,表了态,他们面面相觑。」第四天许家屯去姬鹏飞那儿,「我想问我是回香港,还是移交工作」。姬鹏飞对他说:「紫阳同志让你去。」到了赵紫阳办公室,赵问:「你们的会开得怎麽样?」
    
    许说:「当时我回答说,我没有思想准备,谈心会变成批斗会,他说小平同志讲了,你还工作一段。我说,这个情况我怎麽工作呢,小平同志既然这麽说了,我工作到十二届五次会议召开,我请中央考虑让我下来。」这时距五次会议召开仅几天,赵紫阳一愣,说:「你们这样子怎麽合作下去,鹏飞同志和你在华东时不是老同事吗,怎麽会搞得这样呢?」许家屯当时没出声,他说:「我没法回答他,不好说,我知道他们对我不满意,想整我已经不是一天二天了。」
    
    许家屯强调,不管怎麽整,出走美国只是一个权宜之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前中央委员许家屯:六四后有人找我秋后算帐 (图)
  • 许家屯:香港有“忽然民主”的人为英国服务
  • 许家屯打破沉默为六四后出走辩解
  • 周南口述:许家屯帶「二奶」出逃內幕
  • 许家屯:隐居美国15年,正在想什么?
  • 司徒华:谈许家屯评价赵紫阳
  • 许家屯对赵紫阳逝世悲痛万分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