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灾区一倒塌校舍建筑商 承认自己盖了危楼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6月04日 转载)
    
    来源:大河网
     核心提示:地震过后,什邡市洛水中学两栋同时建造的教学楼命运迥异。一栋瞬时成为废墟并致505名师生伤亡,另一栋却岿然屹立。倒塌教学楼的建筑商坦言,在建设过程中,曾因质量原因被勒令停工,完工验收合格也是“找人办的”。
    
灾区一倒塌校舍建筑商 承认自己盖了危楼

    
    中学校舍倒塌505人伤亡
    
    汶川特大地震灾害过后,什邡市洛水中学校园内两栋同时建造的教学楼命运迥异。
    
    一栋瞬时成为废墟并致505名师生伤亡,另一栋却岿然屹立。
    
    倒塌教学楼的建筑商坦言,该楼在建设过程中,曾因质量原因被勒令停工,完工验收时又被教育局鉴定为危楼。但后来教学楼之所以验收合格,是他“找人办的”。
    
    
    
    现场勘察“又是一座没有构架柱的教学楼”
    
    
    
    5月30日上午,四川什邡市洛水中学校园内,来自该镇下院村一组的青世明又抱着女儿的遗像来到学校。
    
    他与诸多遇难学生家长一样,追问着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同年建成的两栋楼房,一栋仍屹立在校园内,而另一栋却成为废墟?
    
    什邡市教育局统计数字显示,截至5月28日,洛水中学这栋四层的教学楼垮塌,共造成505名师生伤亡。
    
    5月28日上午,两位手拿电钻等工具的工作人员来到洛水中学坍塌的教学楼废墟上。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是不是为倒塌的教学楼取样来了?”青世明的问题,引起几位家长的兴趣。“上面有要求,不让透露我们的单位名称,我们只是奉命取样。”工作人员回答。
    
    家长们很不理解,大声质问:“为什么不透露单位名称?我们怎样得到检测结果?”“我们是四川禾力建设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忙说。该公司另一组取样人员,正在对绵竹市几所学校的建筑废墟进行取样。随着机器的转动,一个个标本从大梁中取出,他们在样本上标注上日期和地址等信息。
    
    但所有这些并没给遇难学生家长带来希望,他们认为,这栋倒塌的教学楼原本就是危楼,校方也很清楚。他们的观点是:检测没有什么意义,只有找到当时的图纸,事故原因才会一目了然。
    
    事实上,早在5月26日下午,着手调查学校教学楼倒塌原因的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的3名专家就曾在现场致电什邡市相关部门,询问该教学楼的设计图纸是否入档,能否调出来,但对方回答称:“时间太久,设计图纸很难找到。”
    
    经过现场勘察,中国建筑西南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陈正祥得出的结论是:“又是一个没有构架柱的教学楼!”
    
    
    
    工人追忆建到二层时曾被责令停工
    
    
    
    5月12日汶川地震那天下午,洛水镇永兴村五组45岁的王晓民(化名)正在银川一建筑工地打工。当天晚上,王晓民接到家里电话称,洛水中学教学楼垮塌,不少学生被砸死。“当时我马上就想到,洛水中学靠门口那栋四层教学楼肯定已不复存在。”王晓民说。他的猜测不是空穴来风,因为当年他曾参与这栋教学楼的建设,建成后就被上级有关部门鉴定为不合格。
    
    该楼是1986年南元村村民刘新平承包建设的,王晓民负责教学楼的大梁、圈梁的浇筑工作。“当时认为老板所购买的钢筋有质量问题,原因是钢筋不规则,边缘还有不少小坑洼。”王晓民担心,建设四层的教学楼,用这样的钢筋不会通过上级职能部门的验收。
    
    教学楼的质量问题也引起该市教育主管部门的重视,当该楼建到二层时,曾被责令停工。时任该校验收小组的潘老师也证实了王晓民的说法。
    
    “上级来人对教学楼的大梁、立柱进行试压检测,结论是大梁与立柱受压力不够。停工一周后,建筑商将一根大梁敲掉后,又重新浇筑了一根,具体以后为什么又开工了,我就不清楚了。”潘老师说。
    
    停工期间,王晓民并没离开学校的建筑工地,因为同期并排建设的还有一栋五层教学楼,即经过地震后仍屹立的那栋教学楼,该楼是一位叫周现财的建筑商所建。
    
    王晓民到了周现财的工地,仍然负责大梁的浇筑工作,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周现财把关很严,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都是经过正规渠道购进的,这也是当时工地工人们的共识。”
    
    
    
    建筑商坦言“找人才把教学楼验收合格”
    
    
    
    6月2日下午,商报记者与刘新平取得了联系,谈到这几年家境贫穷状况,他回忆起22年前承包洛水中学教学楼之事。
    
    1986年,洛水中学要建教学楼,他通过关系承包到了一栋四层教学楼,总造价264000元。他既没有施工资质,工程也没人监理,那是他第一次承包这样的工程。随后,他在邻村找了20多个泥水匠就开工了。
    
    “工程是大包(包工包料),所有建筑材料都是自己从一些商户处赊来的;等建到第二层时,教育局来人检测说大梁不合格,让我翻工,我只好将大梁敲掉重新浇筑,为了这个大梁,工程拖延个把月,最后算账时我赔了6万多元……”
    
    刘新平说,“最后大楼竣工被教育局鉴定为危楼”后,他自己找人验收,把教学楼鉴定为合格。问及当时他找的是哪个单位验收,刘新平称“已不晓得了”。
    
    洛水镇政府现年58岁的调研员蔡华富说,当年洛水中学建教学楼时,他任该镇党委副书记。他算了一笔账,每间教室按80平方米计算,16个教学班总造价264000元。每平方米造价约为206元,还没有施工监理。
    
    蔡华富说:“这样低的造价,刘新平还想赚一笔,咋能保证这栋楼的质量,咋能保证地震时师生的人身安全?”
    
    
    
    校方表态从未发现教学楼有质量问题
    
    
    
    遇难学生的家长们称,这几年,现任校长李长露以该楼属危房为由,曾5次向当地教育局反映此事,一直没引起当地教育部门重视。记者找到李长露求证时,他称自己太忙,把一位姓马的副校长的手机号码给了记者,而马校长又推给该校总务处彭主任,并声明“彭主任最清楚此事”。
    
    彭主任解释说,他在该校任职16年来,每年校方都要对教学楼进行安全检查,从没发现那栋四层教学楼有安全隐患。
    
    “家长所说校长5次向上级教育部门反映危房之事不属实,我们从没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过此事。”彭主任说。对同时建的两栋教学楼,一栋轰然倒塌,而另一栋却屹立不倒的反差,彭主任分析说,那栋五层教学楼的房间宽度要比那栋四层教学楼的房间宽度窄近一米,相比之下立柱多,支撑点多,其稳定性增强;另一主要原因是,没倒的教学楼的厕所都是橡胶顶,地震时不容易撕裂。
    
    在该校任教三年的高三(9)班班主任黄流彪说,平时不知道该楼是危楼,只是学生大扫除时,上一层如果洒水,经常会将下一层学生的书本淋湿。
    
    
    
    政府承诺检测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6月1日,什邡市教育局副局长、党委书记陈其文说,因建设时间相隔太长,当时负责洛水中学两栋教学楼验收工作的人员还没找到,他们曾到建设局找当时的验收报告,也是无果。针对家长们所说的“洛水中学校长曾多次向教育局反映教学楼属危房之事”,他称自己“不清楚”。
    
    记者在调查洛水中学教学楼垮塌事故时,绵竹市五福镇富新二小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该校一栋三层教学楼在地震中轰然垮塌,127名小学生当场殒命。
    
    6月1日上午,德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张金明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倒塌的教学楼建设时间大都已长达20多年,不能草率地下结论,我们必须以科学为依据。目前,专家组正在加班加点进行现场取样工作,至于何时调查结束,还得看他们的实际进展情况。”
    
    张金明承诺:“专家组评估检测结果出来后,我们还要找更高一级的专家,对他们的结论还要进一步评估。结果出来后,我们会及时向社会公布,对涉及事故的责任人将依法严惩。”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