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口述实录 许多人是被憋死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中国网
     有的人已经断气了,做做人工呼吸,缓一会儿,生命还会继续。人跟动物一样,被击中要害才能立时死去。这种现象毕竟太少了!你们本来没有被砸死,却活活地憋死了……你们在废墟里绝望地挣扎,我们用铁棍捅几个窟窿,输一点点氧气你们也不会死。我们那时不懂啊…… (博讯 boxun.com)

    
    
    命悬一线,我紧紧扼住死神的咽喉
    
    汶川巨震,举国挂牵。我们翻检出有关唐山大地震的记录,回顾唐山幸存者的经验,回顾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教训,也许不无裨益。我们必须正视,唐山大悲剧不仅是地震直接造成的,更多的是人类本身的恐惧、茫然、无措,以及不能恰当有效的自救和互救造成的。本书作者也是唐山人,他含泪提醒:第五次地震活跃期已经来临,唐山已经遗憾了一次,人类不应该遗憾第二次。
    
    没有被砸死,却活活地憋死了
    
    讲述者:耿亮
    
    我住的是楼房,三层一坍到底,预制楼板横七竖八,各家的活人和死人都混了。我出来的早,就站在废墟上喊,喊我媳妇的名,喊我两个孩子的名!我听不见一点回音,就寻思她们娘仨都死了。你知道,那阵扒人的队伍越来越大,我不能,不能一个大老爷们儿就这么干呆着,就跟着救人。到下午了,扒完了活的该扒死的了。就有人帮着我一块扒。
    
    我悔呀,肠子都悔青了!先扒出了我媳妇,她,她指甲盖都掉了,身子竟还热着!我傻了,又拼命扒孩子,两个孩子的小手挠得血糊糊的,也热着……
    
    他们想把娘仨捆上,我说她们没死!就三两脚把人都踢跑了。他们就远远地看着。我把棉被平铺在地上,把媳妇放平了,胳膊平着伸开,两个孩子一边一个枕在上头。下雨了,我给娘仨罩上塑料布。雨停了就掀开……就盼着娘仨缓过来!
    
    惨烈的大地震,造成了阴阳界巨大的误会。数以十万计的遇难者,不知有多少在咽最后一口气前怨恨过亲人。遇难的父老兄弟姐妹,你们在废墟里,听上头的声音清楚;上头的人,听你们的声音却相当难;我们误以为你们死了……有的人,在上头喊一阵听不到回音,而扒出的亲人却是活的。有的人已经断气了,做做人工呼吸,缓一会儿,生命还会继续。人跟动物一样,被击中要害才能立时死去。这种现象毕竟太少了!你们本来没有被砸死,却活活地憋死了……你们在废墟里绝望地挣扎,我们用铁棍捅几个窟窿,输一点点氧气你们也不会死。我们那时不懂啊……
    
    为了孩子,我必须活着!
    
    讲述者:郑小琴(唐山钢铁公司)
    
    我苏醒过来的时候,他在我前头,我动了动身子,他正在拼命扒废墟!余震不断,我们活动的空间越来越小。
    
    我不是男人!他突然说话了。我救不了我的女人,还有,咱们没出世的孩子。他说的时候是断断续续的,最后一句是,你要活,咱们的孩子要活呀。就在这时候,我昏死过去的。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他的一只手摸着我隆起的肚子,人已经凉了。
    
    我没有恐惧,觉着一块死挺好的,就又昏死过去了。就这样一会死一会生的,像在做梦一样。反正也出不去了,死就死。
    
    小家伙儿动了,这个时候,小家伙儿竟然动了!
    
    我打了个寒战。这是我们的孩子,我死了,孩子凭什么?小家伙儿就越踢越凶了。我翻转身子开始扒废墟。只有一个想法,为了孩子,我必须活着出去。不知道扒了多长时间,开始手还知道疼,慢慢地就麻木了。现在想想也怪,盼着跟丈夫一块死的时候,不知道死了多少回,就在生死之间荡来荡去的。一旦想起了小家伙儿,要活下去,立马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自己也不信,八个月的孕妇就把废墟扒开了一条缝!
    
    看见亮光的时候,我把手使劲捅出了废墟,就拼命摇。你看我手背这块疤,就是捅废墟时被玻璃划开的。
    
    这儿还有个活的!听见一个男人的惊叫声,这回我可昏过去了。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外头了,好像是上午十点多吧。
    
    我们那儿是平房区,住得很分散。
    
    (无论是精神还是生命,之所以延续,必然有一个延续的理由。这个理由一旦渐渐苍白,精神和生命便会随之凋零。) 来源:中国网
    
    多少人应该活下来啊
    
    讲述者:罗桂珍, 90岁
    
    我正醒着,就听西北响过来了,不是好响声!我拉了电灯绳,就瞅灯泡冲墙上撞,撞了几下就灭了。床挨着南窗户,我上了窗台,外头蒙蒙地亮。我心里头打个沉,没到亮的钟点呀。就听劈里啪啦地倒,有一块东西砸脑袋上了。我刚退到床上,也就是出一口气的空,南窗户连着墙就轰隆隆地闪下去了。震完了,我喊小伟(老人的外孙14岁),他还没醒呢。
    
    我住一楼,可不能往外瞎跑。
    
    我听了二十多年啦,多少后悔的事!你就说陈婶吧,她就住在我楼上。她甩下来了,她老闺女还在楼上喊救命呢。当时地动不停(余震),谁也不敢上去。老闺女叫着叫着就没音儿了。后晌上去人一瞅,老闺女平躺着,身上就薄薄一层砖灰,脖子下头一个枕头。把枕头一抽人就出来了。要是早点上去人多好,二十大几的闺女说没就没了!陈婶悔呀,见人就说!前几年不说了,陈婶她死了。
    
    要是说不准哪里还有地震,就把这个事写上,多少人不该死啊!
    
    面对死亡,男孩没有眼泪
    
    讲述者:陈淑英(唐山市某厂工会干部)
    
    路南区的平房都趴架了。废墟里埋的人太多,分分秒秒都在死人。谁家出来人了伤亡就轻,要不就一家一家地死。
    
    我们家我儿子先钻出去了。
    
    他先扒我,我露出了胸口,他就不扒了。他急赤白脸地说,妈你能喘气呗?我说能喘气了。他扒了我一半就扒他爸去了,也是扒了一半就不扒了。他又紧着扒他姐他妹子,都是扒了一半!我们一家人就都露着上半身,眼瞅着他扒出一个又扒出一个。日头都挺高了,我们全家都出来了。我儿子,十个手指头就是大拇指还有点指甲,剩下的指头就都秃了,肿得跟小水萝卜似的!
    
    他妹子差一点就憋死了啊!
    
    我们街有一个姓赵的男孩,才15岁。他先钻出去的。他爸他妈,爷爷奶奶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姐,都喊救命!平房房顶都是焦灰顶的,有半尺厚。焦灰顶摔成几块也挺大的,15岁的孩子根本就搬不动。他在废墟上奔来奔去,哭着求这个求那个帮忙。那阵谁家的亲人都埋着,早一分钟出来就多一分活的希望,就很难腾出空来帮他。他听着亲人越来越弱的求救声,就紧着找了一截铁管子,冲废墟里捅窟窿。
    
    我觉着都有上午10点多了,各家扒出了各家的活人。我儿子,还有几个小伙子就过去帮他扒。
    
    他们家竟一个人没死!
    
    他爸说,我正憋得喘不上气来呢,就见着亮了凉风就下来了。
    
    他妈哭啊,不管不顾地叫,这个儿子没白养,值咧!
    
    唉,救护常识一点也不懂
    
    讲述者:王胜先(唐山市截瘫疗养院)
    
    房间里有两张床。床很特殊,宽度介于单人和双人床之间。很显然,截瘫患者的床不光睡觉,还要生活。
    
    王胜先指了指东边的大床,说昨晚上我还跟老袁唠地震来着。
    
    你问我多大了?1953年3月18日生人。
    
    那天夜里,我们十几个人住解放路浴池了(中老年读者不会忘记,当年旅馆总是爆满),打算第二天去天津。喝完酒洗了个澡,然后打牌,睡得挺晚。睡的是澡堂子大通铺。我正睡呢,我们头头招呼我,说胜先起来起来,咱们走咧。我就起来了,瞅我们头儿他正睡呢。
    
    我想,招呼我干啥!上厕所尿完尿,回来接着睡。
    
    我迷迷糊糊地就觉着咣当一颠,我下地喊了声,地震咧!我边跑边喊跑了十几步吧,过道挺长,没跑出去就捂里头了。我当时被砸昏了,醒过来觉着身子佝偻着,跟大虾米似的,能摸着自己的腿。那阵儿不知是自己的腿,因为压得都是死人。我听有喊救命的,也就跟着喊。
    
    救人的也是旅客,还有一个当兵的。
    
    我的上半身被扒出来,有两个人把我拽出去了。他们找了条破被,我连铺带盖了。以后往外转伤员的时候,也没找木板门板啥的,也没那个经验。就是两个人抬,抱头的抱脚的,那一抬特别疼!当时运伤员都这样。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32年前唐山地震救援总指挥是谁?——兼及汶川地震及其他
  • 唐山大地震真相为何29年后才揭开?
  • 《唐山大地震》作者:救灾不要“做骚”人手挖掘是延误救援
  • 汶川地震与唐山大地震震级和当量相当
  • 德国:四川地震震级可能超过唐山,震中位于藏区
  • 四川震级可能超过了唐山-温家宝已赶往灾区 (图)
  • 唐山农行女职工举报行长贪污1亿多(续):举报材料(图)
  • 唐山农行女职工举报行长贪污1亿多,遭报复(视频)
  • 马克思与河北唐山迁安拆迁工作组的对话
  • 唐山迁安大王庄暴力强制拆迁引发官民冲突
  • 唐山市计生委主任坠楼亡 引起民间诸多猜测
  • 唐山原副市长羁押后绝食证明清白
  • 震惊全国的唐山黑帮受审 曾开装甲车巡街 (图)
  • 唐山警方否认黑帮开装甲车游街
  • 目瞪口呆: 唐山黑社会政协委员“震”疼国人的良心
  • 唐山市政府区委宣传部:黑帮头目杨树宽是知名企业家
  • 震惊之余更该警醒:唐山涉黑头目一色“军用装备” (图)
  • 唐山:污染危机
  • 原共青团中央常务书记赵勇出任唐山市委书记
  • 唐山对一位老人14年的惨苦迫害/曹民
  • 唐山祝允林对一位老人郭福顺十四年的惨苦迫害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曹长青:中共腐败政府是“震中”——比较唐山和四川地震和救援
  • 纪念唐山大地震,胡锦涛为何低调?
  • 钱刚:我不同意唐山大地震是“人祸”
  • 为了唐山地震二十四万亡灵/马文都
  • 唐山地震30年,还是满纸荒唐言/林保华
  • 唐山大地震:47万条无价生命仅系於青龙县县令的一念之差/艾华
  • 刘逸明:唐山大地震30周年,中共的血依然冰冷 (图)
  • 魏文彪:紀念唐山地震活動應跨地區舉行
  • 力虹:24万被谋杀的亡灵─唐山大地震30年祭
  • 唐山大地震30年祭:24万人成了毛泽东的“人殉”/綦彦臣
  • 唐山大地震30周年祭(图)
  • 唐山荒山争议案:中国宪法、法律,你让国民相信你什么?/刘春杰
  • 唐山大地震前车未监
  • 范英著:唐山地震和邪恶思维
  • 河北省唐山市中级法院故意枉法判案:五年多来,无人管
  • 辛明:中共在唐山大地震后视灾民如草芥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