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阿永:安吉县,又一起惊天非法集资诈骗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王强,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孝丰镇纸厂居民区居民,家住白水湾村。现年47岁。八十年代,无业的他曾因为诈骗案坐过牢。出狱后,他干过养殖、开矿等职业,但因为经营不善,均以失败告终,赔了一百三十余万。
    
     2006年3月份,王强找到刚认识不久的安吉县天芳坪镇港口的张某,对他说:“我养鸡亏了,亏了一百三十多万,你是否能帮我一下?”张某说:“我也没什么钱,帮不了你。”王强便软磨硬泡,缠着他,让他出去借钱,想办法,并许以九分钱的利息。2006年4月18日,张为了摆脱这种烦人的局面,便同意个人借给王强2万元钱,帮他养鸡、买饲料。从此,他的噩梦开始了:王强不断地以高利息为诱饵从他手里借钱,截止2006年10月9日,张已被王强借走了22万元。之后,王强又以各种名目向安吉县的70多人借钱。为了让被骗者相信他有偿还能力,他伪造了多份“某厂借王强多少万元”的收据,拿出来让他要骗的人看。看了他的“借条”,人们当然不能完全相信他。看人们怀疑他,王强又想出一个主意:他到处散布他要开什么大酒店,办什么工厂等等。等风放出去后,他又找到他想要骗的人,再次因人而异给他们开出了五分、九分、一毛等不同的高王强还四处找那些在他看来胆小的人“合作”,比如,他找到安吉县白水湾村的刘某,让刘某找他团伙中的成员写假借钱(所谓假借钱就是光写欠条而不拿钱,每十万元强行给写假借条的人五千块钱好处费。这张欠条的作用就是为了让苦主们看,以达到人们相信他有外借款的目的。如果这人不“合作”,王强就会带着黑社会的人对此人进行恐吓威胁。)终于,他得逞了。有的人借出的钱已经到期了,他们就找王强去要本息,但王强找来黑社会的打手,对这些要钱的人进行恐吓。就这样,截止2007年五月份苦主们警醒时,王强已经骗了这些人共计2000多万元。 (博讯 boxun.com)

    
     2007年6月底,受骗的李某等30多个人一起到了安吉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找到经侦大队的副大队长杨自聃报了案,但杨用消极的态度来对待他们:当时,对苦主们的报案,该做的笔录他不做,该抓的诈骗团伙他不抓,该追回的钱他不追。他们只好再找其它部门。到现在为止,他们找过安吉县政府、安吉县检察院、法院,湖州市法院、政法委等部门,但这些部门对这件事情不是互相推诿扯皮,就是让他们回去盲目地等待回音。可是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等到任何回音。苦主们认为,相关部门的经办人员就是想把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这是涉及到这么大一笔钱的案件,经办部门的相关人员怎么就这种态度呢?还有什么因素在里面?他们不得而知。
    
     在整个诈骗案件中,王强伙同自己的弟弟王欣、妻子杨爱芳、妹夫楼智勇等,分工合作,由王强出面借钱、杨爱芳出具虚假合同并签写借条、楼智勇一起去拿现金等行为,对被害人进行了有预谋的诈骗。但王强被捕前,杨爱芳就同王强离了婚,人也跑了,于是钱也不见踪影了。公安局信访办给出的解释是,杨爱芳参与诈骗的证据不足,不 能被抓捕。如果说连杨爱芳本人签了借条导致了苦主被骗还不能算作她参与了诈骗,那么还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呢?并且王强的妻子杨爱芳在案发前就和王强离婚了,人也不知下落了,作为嫌疑人,当地公安机关怎么就会这么轻易地让她消失呢?这里到底有什么问题?这是一个巧合吗?怎么会这么巧?而楼智勇,到现在也依然逍遥法外,仍旧做他的生意。可就在前年,他便已经赔得一塌糊涂,他又哪里来的钱经营着上百万资产的酒店、度假村呢?为什么执法部门对这个情况不加以重视呢?
    
     据苦主们介绍,王强的小舅子是上海市政法委的一个工作人员。每次这个人回到安吉县,都由安吉县政府出面给予好吃好喝好招待,为什么呢?安吉县和这个部门存在某些合作关系,安吉县有求于这人。有个苦主说:“我不知道王强的小舅子在这件事情中期了什么作用或者什么作用也没起。苦主们还透露了这样一个情况:他们报案后,王强团伙中的祝金山、彭坚强、李兴福、李洪明等人分别“捐助”给公安局200多万元的捐款,他们为什么以前不捐,案发后就捐了呢?他们真的有这么好心给国家办案机关捐款吗?还有,边林珍也参与了合伙诈骗,因为在王强诈骗的过程中,她就参与实施了好几起诈骗事实。并且,就在苦主们报了案、王强外逃期间,边林珍还在到处找人帮王强借钱,如安吉县天荒坪井村村民赵某(女)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骗取23.5万元的。但这个人也没有受到相应的惩罚。这让人不能不猜测一番。
    
     2008年3月23日,《浙江日报》以《非法集资七亿多元------丽水一美容店主一审被判死刑》为题,报道了发生在浙江丽水那起轰动全国的非法集资案的审理判决情况。文章写到:......今年43岁的杜益敏,原是浙江溢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美容业主.......法院经审理查明,2003年至2006年7月,被告人杜益敏以房地产开发、化妆品买卖、矿山开发等高效益投资需要大量资金为幌子,期间伪造富阳花园房地产开发公司投资开发协议书及收据、银行电汇凭证、公章等,以月息1.8%至10%的高额利息为诱饵,采用后笔集资款兑付前笔集资款本息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手段,先后向杨某等67户集资,并通过他们向社会上更多的人集资。在此期间,杜益敏还在莲都区成立‘空壳’公司,以个人名义向社会公众集资。杜益敏一共非法集资人民币7亿多元,集资所得除归还部分集资款本息外,还用于购买房产、汽车及挥霍等,至案发时尚有1.2亿余元未归还......
    
     安吉县的苦主们在给笔者看这篇报道时说:“这起案子和我们的案子是一模一样的,只不过这起案子涉案金额高达7亿,而我们的是2千多万。就手法来讲,王强也是假造某知名企业向民众借款的借条来骗取苦主们的信任;也是以自己在和什么什么公司合作、某公司工厂欠自己多少多少钱的假借条为幌子,骗取苦主们上当;也是以高息为诱饵来骗取苦主们最后把钱借给他.......可不知道是我们的案子所涉金额太少还是其他原因,我们的事情就没人理,我们的钱也不知道在哪里。而王强,也是被以“吸收公众存款”为名被逮捕的,而不是以和杜同样的罪名被捕。为什么同样的行为不是以同样的罪名逮捕的呢?我们想不明白!其他的同案不抓捕,这件诈骗案就成了简单的个人诈骗而不是团伙诈骗,性质也变了。杜案的某些苦主们有的还能拿回一部分钱,可我们呢?一分钱也拿不回来。就连我们要去上访,当地有关部门还要把我们拦回来,说是要给解决,可到现在也不见任何人给我们任何答复,就更不要说解决了。谁的钱不是钱?想挣钱难道有错吗?看到利益想争取难道也有错吗?为什么我们的事情就没人管?我们的钱不是钱吗?我们的家人以后怎么生活?我们以后该什么办?谁来帮帮我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背景是不行的:浙江丽水“小姑娘” 非法集资七亿获死刑
  • 新疆农六师处长举报领导涉嫌非法集资受攻击
  • 湖北一月三拘民师 广水民师因“非法集资”二百元遭拘(图)
  • “最牛的”网上私募基金揭密:4个月非法集资1亿多
  • 亿万女富豪吴英非法集资链:一张白条9000万 (图)
  • 合肥开审“丽金花”非法集资亿元案
  • 女老板非法集资2亿调查:拉拢官员骗取民众信任
  • 浙江丽水“小姑娘”非法集资2亿多元 引发市民挤兑风潮 (图)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新疆106团党委书记兼团长罗玉成非法集资和掠夺民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