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北京音乐人于宙死于看守所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9日 来稿)
北京音乐人于宙死于看守所

    博讯据博客信息整理:于宙,北京音乐人,42岁。在针对法轮功的抓捕中,于宙2008年1月与妻子许那一同被关押。被捕十天后(2月6日),于宙死于看守所。死因不明。家属遗体解剖的要求被驳回,遗体已被火化。
    
    于宙的妻子许那目前仍被羁押。
    
    于宙与黎强、小娟共同组成的三人民谣乐队名为“山谷里的居民”。他们的音乐很美。
    
    欣赏他们的音乐:http://blog.sina.com.cn/xiaojuan1234321music
    
    以下是国内博客的一段日记:
    
    2007年最后一件工作,是与小娟&山谷里的居民去杭州演出。
    身体大不如前了,直到现在,仍是觉得累,老了一岁的腰又开始疼。已经2008年,刚刚打开电梯,汇报一哈杭州之行。
    12月26日
    杭州很美,有太阳。
    酒店是景上南山,在西湖边儿,幽静得很,走出来就是酒吧街。
    我们一到杭州,基本上只有一个感叹词:哇!
    哇了好几天。
    放下行李赶赴“杭州一起唱”录制现场,杭州人真有志气,挑战吉尼斯世界纪录,要唱九天九夜的卡拉OK。
    小娟很少唱卡拉OK,很紧张,选了一首《牵手》以示支持。黎强本来在旁边唱合音,也被叫上台去,两人站在一起,我和于宙在窗外看着,奋力鼓掌。
    去演出场地,非常温馨的地方,墙壁嵌有星星。为了坐更多人,把椅子拆了,观众可以坐台阶上,为此主办方准备了很多椅垫。
    人和人挨得很近,合了这样的主题:生活因温暖而美好。
    也是因为这样的缘故,我们决定来杭州,用小娟的歌声传递同样的温暖。
    主办方《都市快报》是一个年轻的有活力的团队,吃饭的时候,见到MSN上从来没说过话的“陌上花开”,世界真是奇妙。哎,吃到好吃的大闸蟹!
    杭州应征的小提琴手一家三口赶来,小姑娘话不多,但很自信,现场拉了一段小提琴。黎强把谱子写给她,大家就已经在商量穿什么衣服了。
    吃过晚饭,蚂蚁带我们浏览西湖夜景,雷锋塔、断桥、杨公堤,路过岳庙,小时候在神话故事里面出现的场景,一下子都回来了。
    坐在西湖边的酒吧聊天,在十分撑的状态下又去慧娟面馆吃面——半夜仍是人满为患,据说有人打车走很远就为了吃一碗面,嗯,吃到最好吃的片儿川。
    杭州真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12月27日
    微雨。
    睡到上午十点,做PPT,中午去高银巷吃饭。
    下午,小素接他们去排练,主要是与玛雅村少年儿童合唱团的小朋友合一下开场曲《小白船》,我留在酒店继续做PPT。
    晚上赶到浙江电台,与他们会合,做石磊的直播节目。
    九点多赶到杭州日报社,做网络录播,前日见过的王佩参与进来,合唱一曲《Scarborough Fair》——太美的合声,临时起意在演出中加入这首歌。
    又去吃饭,又是撑到不行。
    席间王佩与高老师唱起张广天的歌,聊到八十年代,我激动了,居然与他们一起大声唱崔健的《假行僧》。王佩弹起吉他,唱自己用海子的诗谱写的歌,我特别敬他一杯茶——我最喜欢的两个大陆诗人,一个是顾城,一个是海子,他们的诗都被谱了曲,一个是小娟,一个是王佩。
    杭州的艺术气息真浓厚,眼泪都快下来了。
    12月28日
    小娟三人在酒店排练,我抽空去逛街,找到那家卖无印良品外单的小店,买了两件衬衫、一条牛仔裤——杭州真好,竟然长短正合适,不用裁边儿的牛仔裤,生命里绝无仅有。
    这一天最重要的是演出,我提前赶到现场,快报的同学们都早早就位。他们付出很多,工作之外,还得照顾我们的生活和感受,真的要尽全力回馈才行啊。
    调音、灯光、排练——像每一场演出一样,之前会出现各种状况,我们相互安慰,只要演唱开始,一切就都OK。
    玛雅村的小朋友非常可爱,都长得很好看。尤其领唱的那个小姑娘,很乖很乖,我问她妈妈是否来,她指给我看,我赞叹妈妈好年轻,在帮小朋友化妆的妈妈笑说:我已经不年轻了。
    小姑娘仰望着妈妈,小声说:妈妈永远都是年轻的。
    第一天的调音不够好,所幸现场气氛足够。杭州的观众让我意外,他们会跟着一起唱,自发鼓掌打节奏,拍子非常准确。
    于宙的口琴与鼓的声音都很小,他向上竖起大拇指示意音响师,观众却以为他示意鼓掌,全场掌声雷动。
    我的汗都下来了,于宙沉浸在音乐中,完全没意识到是什么状况,直到第四次示意才反应过来。
    杭州的观众真好,他们在接受采访时说:是要给于宙掌声,因为小娟与黎强是一对,不想让他在台上感觉孤单。
    稍晚才知道小素在后台撞破了头,集体慰安了一下,得知他明天不用来,大家都有一个念头:是不是我也可以把头撞破?
    基本上不可以,因为小素太高了,常人难以达到把头撞破的高度。
    我就更别想了。
    12月29日
    雨停了,大风。
    在西湖边儿拍封面,小娟穿着裙子,还可以一直微笑。黎强拿着相机抓拍工作照,其中有一张是我和于宙缩在一起,冻得鼻涕都流下来了,黎强把这张照片命名为:两个东北人在杭州。
    中午见到从北京赶来的包瑞,真是好同学。
    依旧现场排练,试音,调灯光,有前一场的默契,这一天的音响好多了。
    开场之前,观众席中都在相互问候:哎,你看到那段视频了吗?
    北京出事儿了,大家都在讨论。没有时间感觉什么,只是觉得这两个人太可怜。
    坐在台阶上,坐在陌上花开给我的几个椅垫上,我放松下来,把自己当成观众,嗯,一切OK。
    我在工作状态中会六亲不认,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如果有,在这里要向各位同学致歉,如果你们能看到的话——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回馈一场接近完美的演出,谢谢你们这些天的照顾,谢谢你们。
    小娟只要开口唱歌,我就放心了。舞台上的她很美,歌声如常,我沉浸在里面,旁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现场播放快报与周报的新闻图片,我被震住,每一张都具有震撼力,这个团队又一次让我感到不一样。做新闻应该是这样的。
    晚上见到老大,文艺青年兼诗人。
    工作结束,大家都开始放松,按惯例,我得明天开始空虚。
    12月30日
    睡到中午起床,小娟三人被接去游览杭州,我请了假。
    我先回北京,他们将去武汉,还得拎着所有的乐器,可怜呐。
    顶着大风,在河坊街吃定胜糕——我对杭州的印象都停留在吃上了。
    下午去取要带回北京的东西,果真打不到车,站在路边半小时,最后走了很远才拦到一辆空车。
    直接去机场,就这么匆匆忙忙的回到北京。
    飞机要起飞了,我望着黑呼呼的窗外,竟然哭了起来。
    这一年,累到不行,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了解。因为杭州,为2007年的忙碌划上一个美好的句点——写下这些,才知道,这一年真的已经过去了。

[博讯来稿] (Modified on 2008/4/09)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