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后一个人民公社南街村快要病死,还债须200年 (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7日 转载)
    
    来源:香港文汇报
     陈融雪/时值改革开放30周年,「最后的人民公社」──河南南街村被传负债累累,已然改制。消息传出,神州哗然。这个在21世纪坚持大学毛选、大学雷锋、大唱革命歌曲的红色乌托邦,以集体化道路在90年代创造出16年经济增长2,100倍的超深圳速度,成为河南首个亿元村,一直被视为印证「共产主义」理想的圣地。走过30年风雨,南街村的今天到底如何?
    
最后一个人民公社南街村快要病死,还债须200年

    
    闻名全国的河南南街村。
    
    从食物到住房,从教育到婚丧,从医疗到养老,所有费用政府打包──中国农民的传统梦想早在20年前在此得以实现。南街村的东方红广场上,10米高的毛泽东塑像有民兵风雨无阻守卫,塑像两侧分别竖立着马克斯、恩格斯、列林、斯大林的巨幅画像。这里的人们把「毛泽东思想永远放光芒」的大标语挂在最醒目的地方。这里没有犯罪、没有失业,新人们站在巨大的毛主席像前共结连理。
    
    「用愚公移山精神还债!」
    
    此间媒体频传南街村濒临破产并改制。深圳大学的马敬仁教授表示担忧,南街的村民应当自己决定出路,外界的干预或会破坏南街的「生态」。事实上,南街村见过太多媒体,它从来就不惧争议。但是这次,他们知道自己卡到了瓶颈里。
    
    村支书王宏斌被誉为「南街的小毛泽东」,他坦言南街陷入资金困顿,背负17亿外债。若以现有的每年还800万元的速度,要还200年。王宏斌以南街方式表示:「我们要发扬愚公移山的精神还债!」
    
    「圣地」列农行贷款黑名单
    
    位于河南漯河市临颖县的南街村,不足千户,每年投入2,500万元以维持「共产主义」圣地的高福利。当被列入农行贷款黑名单,他们开始期望藉上市融得一笔发展资金。04年,在河南省的上市公司培育计划里,南街村集体企业被列入了后备库,并按照相关要求进行了改制。在那张标志着12个村干部成为股东的合同上,他们不忘特别申明:股份属于南街村集体。然而,因为集体企业的财务情况,南街集团上市工作中断。
    
    村办企业10盈7亏拖后腿
    
    据介绍,南街村现有26家企业,以食品加工类产业为主,其中10来家盈利,6、7家亏损。07年,南街集团的销售收入14.7亿,税收3,500万,利润4,000万。事实上,仅南街村彩印厂每年可达4,000万盈利,但因麦恩食品公司、南街啤酒厂等长期亏损拖后腿的企业,南街集团的资金链难以灵活运转。就此,王宏斌再次体现了南街特色:「企业不赚钱就不做了?那社会上的病人病了就得死吗?」
    
    深圳大学的马敬仁教授认为,王宏斌此举除却感情因素,也有稳定方面的考虑,但这种管理并不符合市场经济的规律,能否救活亏损企业,从产业升级到管理模式,都是对南街集体的一次巨大考验。南街的顺利转型,需要经济改制、管理转型和文化再造三管齐下。
    
    「能人」若交棒谁敢接班?
    
    河南社科院专家刘倩对南街进行了数十年的深入研究,她认为南街除了资金周转和产业结构的问题,还面临接班难题。
    
    王宏斌自称要干到65岁,身体好则还好干下去。他说:「我们没有培养哪一个接班人,培养的是一个群体。」对此,刘倩表示:「我不知道谁能接这个班?谁敢接这个班!王宏斌能坚持下去就很不容易了。这个模式毫无疑问将人亡政息!」在她眼里,王宏斌是个天生的农民政治家,是村里人们唯一崇拜的人,无人能替代他的权威地位。其魄力尤其表现在一步到位。南街村90年代初建立的各项硬件设施,诸如住房、学校等,直到今天也是中国县级城市里首屈一指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街村新闹剧——“航天育种”
  • 南街村的共产主义神话终于破灭了
  •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 南街村幕后的荒淫与邪恶
  • 熊培云: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 南街村红色神话的破灭昭示了什么?
  • 南街村轰然坍塌——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 (图)
  • 河南南街村“改制”真相调查
  • “共产主义”南街村陷入困境
  • “共产主义”样板村南街村悄然上演分配改制 (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给南街村捐10万让村领导改善生活 (图)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 河南伪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 郭宇宽:以毛泽东的名义——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南街村民间信仰考察
  • 南街村踩了谁的尾巴?
  • 南街村,你为什么要跨掉?/葛孚学
  • 雅科夫:南街村,一个神话的倒掉
  • 南街村: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贾葭
  • 南街村:原始共产主义神话开始破灭
  • 南街村神话揭示了权力经济的荒唐与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