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亚洲周刊》专访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请看博讯热点:西藏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6日 转载)
     《亚洲周刊》纪硕鸣/西藏暴乱在西方社会引发争议,媒体不实报道为中国民众抗议,中国总理温家宝与西藏地方官员发言显示软硬不同的策略。达赖喇嘛认为西藏所有的问题与西方没有关系,需要汉藏两个民族去面对和解决,不希望汉藏对立。
    
     --------------------------------- (博讯 boxun.com)

    
    西藏发生的暴乱,撕裂的不仅是汉藏间的情谊,也在世界广大范围及不少领域撕开了争议的口子。国际媒体报道事件的真相,内容南辕北辙,甚至有些西方媒体还刊出了假照片,成为虚假新闻;世界各国首脑也有不同的表态,对中国政府采取措施平暴,支持和质疑迥异。正值北京奥运前夕,虽然主流舆论反对奥运政治化,但抵制甚至破坏北京奥运的杂音也随之而来;北京一方面加大对西藏的控制力度,抓捕肇事者,一方面态度强硬地指责达赖集团是暴乱的后台。
    
    但中央与地方的声音也出现强硬不同的口径。三月二十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张庆黎指「达赖是一只披着袈裟的豺狼、人面兽心的恶魔」。不过,三月三十日正在老挝(寮国)访问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则说:「只要达赖喇嘛放弃独立的主张,特别是施加他的影响,停止当前的西藏出现的这种暴力活动,承认西藏和台湾是中国领土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我们就可以继续和他恢复对话。」观察家认为,在北京奥运的敏感时期,以硬碰硬不是解决西藏问题之道,双方都有「以战逼和、回归对话」的需要。
    
    各种势力的表演都为各自利益,这应该绝非解决西藏问题的主流。美国总统候选人还将西藏问题用作选举「语言」,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希拉里就表示,美国政府在西藏问题上的表态应该更加强硬。三月二十八日,达赖喇嘛在印度接受亚洲周刊独家访问时表示:「不希望看到汉藏民族对立,希望汉藏民族能互利互赢,所有的问题由中国、由汉藏两个民族自己来解决。」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也在暴力事件发生后表示,只要达赖喇嘛放弃藏独停止破坏活动,中国愿意同他继续进行接触对话。这表明,解决西藏问题,对话方式是有可能的。
    
    今年三月十日,在西藏拉萨发生喇嘛的小规模示威活动,到十四日演变为暴力冲突,并扩大到周边藏区,令平民死伤无数,造成财产损失。更严重的后果是,在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圣火点燃时刻,西方势力似乎以为找到了敲击中国的「武器」,一些国际媒体以固定的刻板眼光看待发生的暴乱事件,不少媒体因此失实报道。中国驻英国大使傅莹在伦敦投资局中国商务招待会上发表演讲指出,部分西方媒体,不顾新闻道德和准则,刻意剪辑和加工原始图片,隐去施暴的画面,将救护车说成军车、救人说成抓捕,制造事态严重的假象。在中国民众和重视新闻基本操守的人士表达抗议后,这些媒体有的已向中方道歉,有的正在调查。
    
    因西藏发生暴乱事件,还有人要将此事件与北京奥运挂鹇而发难。三月二十八日在斯洛文尼亚举行的欧盟外长会议上,西藏情势亦成为会中讨论的焦点。尽管有欧洲国家的领袖表示要不出席北京奥运的开幕式,但各国外长就不抵制北京奥运会达成明确共识。主持这次欧盟外长非正式会议的斯洛文尼亚外长鲁佩尔则强调,体育必须跟政治分离。
    
    三月十五日以后,北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强硬的平暴措施,令拉萨街头恢复平静。随后,北京又采取开放态度,让部分国际媒体进入拉萨采访,准许外国外交官到访骚乱过后的西藏首府拉萨,希望挽回暴乱和驱赶媒体产生的不良影响。但据报道,有僧人在媒体前向当局抗议,而就在外交官离开拉萨不久,位於拉萨闹市区大昭寺又有僧侣和群众的示威抗议。
    
    中国智业发展战略委员会副主任蒯辙对亚洲周刊表示,这次西藏发生的暴力事件已经变得错综复杂,藏区内外的僧人和群众交织在一起,加上国际压力、北京奥运在即,已经不如往年般那样可以在短期内平息。北京公安部指藏独组织发动「西藏人民大起义运动」利用奥运向中国政府施压,以暴力给中国制造危机。亚洲周刊在去年九月的报道中就指出,藏青会五月始酝酿「人民起义运动」,并策划一系列活动,已开始实施「以生命捍卫主张」,但并没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蒯辙认为,对西藏、西藏人民、对达赖,中央政府要重新评估,「长期来对西藏形势,对达赖喇嘛的影响估计不足,指责达赖挑动暴乱,就说明他还有影响力,而达赖已离开了近五十年,还有这样的号召力,证明这麽多年来西藏工作都白做了」。
    
    谩骂、把动乱责任都推到达赖身上,这是西藏官员一贯的做法。蒯辙指出,事实证明,长期来这样的做法并不能解决西藏问题,只是出事后地方官员推卸责任的藉口。他认为,依总书记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对解决西藏问题也应该软的更软,硬的更硬。「对暴徒要硬,毫不手软,但对可利用的对象,该软的要软,北京承认有一个藏青组织,更激进,在达赖有号召力时不做好教育、改造、团结、利用的工作,他死了就更失控了。」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与美国总统布什通话时强调,只要达赖真正放弃西藏独立的主张,停止分裂中国的活动,特别是停止目前在西藏等地煽动策划暴力犯罪活动,和破坏北京奥运的活动,承认西藏和台湾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国愿意同他继续进行接触商谈。蒯辙认为,中国领导人是务实的,达赖也要拿出诚意。
    
    达赖喇嘛梦回拉萨
    
    三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九日,达赖喇嘛在印度新德里有个大型法会,信众主要来自印度和世界各国。期间他接受了亚洲周刊的独家专访,希望表示自己的诚意。见到亚洲周刊对台湾星云大师的封面报道,知道星云可以自由出入中国,他很高兴地说:「我昨天做梦,梦见返回西藏拉媈了。」达赖喇嘛表示,西藏发生的不愉快事件,令他心情很不好:「一九五九年三月十日,我是在很不愉快的状态下度过的,现在也有这样很不愉快的感觉。不过今天能见到一个汉族同胞,心情好一点了。」
    
    达赖喇嘛在法会上就向信众表示:「过去讲经,我的思想逻辑都很清楚,但这次我心里很不舒服,一方面中国要镇压,一方面西藏人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我夹在中间,有一种焦虑的感觉,所以这次讲经我不能够很紧凑、很严密的跟你们讲,请你们原谅。」
    
    法会后,达赖喇嘛召开国际媒体记者会,发出《十四世达赖喇嘛对全球华人的呼吁》,指「已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了为实现和平与稳定而愿共同配合的意愿」,也「向汉族同胞们保证,我绝对没有分裂西藏或是在汉藏民族间制造矛盾的图谋。相反地,我时常为寻求西藏问题在汉藏民族长久互利的基础获得解决而进行努力」。达赖喇嘛表示,他支持北京奥运,认为这「是中国人民期待已久的盛会」。他呼吁汉族同胞们:「关心我们两个民族间存在的问题,尽心尽力地去消除彼此间没有必要的疑虑和猜忌。为了促成和谈,在宽容、理解的基础上解决西藏问题而作出贡献。」以下是专访的部分内容:
    
    西藏的这次暴乱,却让西方社会吵翻了,撕裂的不仅是汉藏两个民族,全世界注目,甚至被撕裂,你注意到吗?
    
    我们的立场自始至终在汉藏民族能互利互赢。如你所知我并不寻求独立,我自始至终希望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内,是寻求自治。现在的所有的问题,与西方没有关系,需要我们两个民族去面对和解决。当然,包括西方在内的世界舆论对此问题的呼吁和关注,配合都是很重要的,但不管怎麽说,这个问题的解决,最终是在我们两个民族之间。
    
    为什麽要特别对华人社会发出呼吁?
    
    最近一段时期,中国官方媒体一些宣传的方式,给人的感觉是藏人在反对汉人。据我所听到的,上海一些藏人所经营的商店,平时有些朋友光顾,现在不来了,汉人表现出不高兴。在加拿大有一些平时认识的汉人,也向藏人表现出不喜欢。
    
    网络上有人流露出对藏人的不满和仇恨,因此,我觉得有必要向汉民族作一些解释,发出一些呼吁,我是用藏文写的,翻译成英文和汉文,这是汉文。我不希望挑起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我愿意为两个民族的团结做点事,希望你们尽可能让更多汉人都知道,尽可能让中国大陆的汉人都知道。
    
    你曾说,西藏问题是自治问题,而不是两个民族的冲突问题,但为什麽这次事件藏人主要针对汉人的商店、设施等打砸抢烧呢?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情况,是不是全部都属实呢?据了解,开始讲所有汉人的商店和清真寺被烧掉了,后来又说清真寺没有被烧,而且也不是所有的汉人商店。在很多地方大部分被烧的汉人商店,针对的有从事卖淫活动的场所,有些有妓女的场所。也有一些银行遭到攻击,遭到攻击的原因是有银行把中央给西藏的很多拨款截留了,用於他们自己的经营活动上,不是按中央的要求用於西藏建设上。依据这些消息,这次事件并不是针对所有汉族,是有针对性的。
    
    其实汉人进藏也不是今天才有的吧?
    
    我经常对汉族朋友讲,五十年代以前,拉媈也有一些汉人的商店,对这些汉人的商店,藏民是很尊重的,都称他们为北京公子,有很大的敬意。但到一九五一年的时候,人民解放军来了,变得暴力,从来没有人说汉人不好,都是说共产党不好。五九年之前都说共产党不好,五九年后二十多年来有很多藏人来见我,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干部、商人,什麽人都有,那些人就说汉人如何如何,表现出一种民族对立,以民族来划分。我从中间看到一些不妙的地方,中间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我经常强调,汉藏民族大团结。
    
    一些藏人也以民族来划分,政府也火上浇油,把这说成是藏汉的问题,到了这样的处境,我很多时候就无能为力。我想到海外的一些华人对我都很敬重、热爱,我想能不能表达我的意见?所以有了这个呼吁信。
    
    作为宗教领袖,你如何做到汉藏一视同仁?
    
    我们在祈祷的时候也不是只为藏人祈祷,而为所有的受害者祈祷,对所有的死者进行祈祷法事活动。以前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战争,我们藏人也为死去的士兵祈祷,不分印度和巴基斯坦,为所有的战死者祈祷。我在这呼吁信里已经谈到,对汉人的受害者也表示哀悼。
    
    我们从很多报道中得到信息,汉人的老百姓中间,遭受到地方官员的盘剥,或者压制,有怨无处伸,这些我都表示同情,对任何人来说没有任何的分别。我一直强调,人类都是平等的,要平等的享有幸福。
    
    你刚才特别强调了西藏不能离开中国,你说依靠中国更有利,能不能说说你的观点,为什麽?
    
    全世界都应该知道达赖喇嘛是不谋求独立的。首先确定西藏不寻求独立,不寻求独立,是因为西藏的经济发展是落后的,所以需要依靠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样,西藏自己的语言、文字传统宗教还有民族特性,这些独特的东西需要保护,保护这些就要实现民族区域自治,这是世界上众所周知的。就因为这样,世界上就有很多人批评达赖喇嘛,说他出卖西藏。
    
    为什麽会出现二十年来最严重的暴乱,你认为是偶然的个别事件,还是另有内情,有人策划?
    
    所有地方都是藏族地区,这些地区无一例外地都受到了地方干部的不平等对待、欺负、剥夺工作机会。这些干部在决策中完全无视西藏人的情感,如西藏视为非常宝贵的神山,开采去乱挖,藏人反对,但每次都被镇压,没有任何的考量和安抚。比如说安多这些地方,以前没有什麽汉人,现在有很多汉人,开设了很多商店,因为他们完全不尊重藏人。比如有一个报道,有个汉族开了商店,因为价格问题而发生冲突,汉人叫来了汉族公安,马上就把那个藏人抓起来,当地寺院的一个堪布去要求放人,他们说冲击他们,竟然开枪把那个藏人打死了。去年,有五十二名藏族干部被开除,有些是未到年龄让他们提早退休。把这些藏人清除以后,全部换上汉族干部。
    
    这和事件发生有何关系?
    
    在十多年前,陈奎元当西藏党委书记,他就说过对藏人干部是不能信任的,最能信任的那两个人一个是热地,一个是向巴平措。其实,热地和向巴平措也通过各种途径,让亲戚朋友要求达赖喇嘛为他们祈祷,他们也并没有得到真正的信任。
    
    现在的党委书记张庆黎,在尚未正式到任时就说,对那些藏人该抓的要抓,该杀的要杀。让当地的老百姓感到非常的惊愕,从来没有党委书记这样说过。所有种种,都伤了藏族人的心。张庆黎还说,西藏人民对共产党非常热爱,把共产党看成像佛主一样,类似这样的言论,这些事情都会让人不快,让人不高兴。
    
    你告诉我们,这个事件的出现并非偶然,是长期怨愤的暴发,但北京指这次事件是达赖集团精心策划的事件,达赖喇嘛作出否认?但有没有海外一些激进的藏人组织与里面的藏人联络策划这个事件呢?
    
    对此,最好的方式就是去调查,去了解事情的真相,我一直强调对西藏,对达兰媈拉,可以派人去调查。但外面有些藏人和里面接触就很难说,从现在发生的事件,外面绝对没有人有这麽大的能力挑起这样的事情,没有这种能量。
    
    但这样的暴力行为,同你倡导的温和路线是相违背的,你认不认为,这是一种暴力行为,这种暴力行为应该予以谴责,但你只是要求克制,对暴力行为不是更应该谴责吗?
    
    总的来说,我并不认为藏人的抗议是暴力的,他们既没带刀也没有带枪,都是赤手空拳的,出来时他们就是和平的抗议方式。后来怎麽会演变,那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内心有痛苦要发?,这是他们的权力。首先你去攻击人,激起对方的抵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对抗后失控或者失序,这些都有可能出现,问题的实质是,谁先挑起了这些事端,这才是关键。把人家的愤怒挑起来,他们就会做出过激的行为,所以一定要去调查。
    
    你刚才又特别提出,希望中央组织调查组到境外流亡藏人的居住点调查,这是不是一个新的提法?
    
    以前都说过,这些都曾经谈到了。你上次来我们也谈到了,我欢迎北京派调查组到达兰萨拉来调查。
    
    事件的背后是否意味着激进的势力抬头,情况是否会失控?听说最近你对激进的情况发了一次火,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如果藏人决定以暴力方式来寻求独立,我只能退休,我在一九八七年时就提出过这一立场,这次我又重申了这一立场。我的立场是中间道路,这没有任何改变,西藏里面有人喊西藏独立,外面很多人说,证明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已经破产,发表这种言论的在流亡政府中很多。在印度有很多藏人表现得比较激烈,采取比较强硬的方式,我因此说过一些话,不知道是否发火,告诫他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不能凭情绪说话,一定要深思熟虑,我很严肃地提出来不知能否说是发火。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压西藏判胡佳京奥不和谐 北京弃奥运面子为政权?
  • 达赖喇嘛特使指责奥运火炬传递西藏是严重挑衅
  • 西藏甘孜东谷区发生示威数名藏人被枪杀
  • 胡总北京遥控指挥西藏平乱:红旗落地,人头会搬家
  • 西藏事件—安多阿坝县3.16事件起因(图)
  • 西藏骚乱引来疆独策应
  • 2008年4月2日~4月3日西藏各地大事记
  • 德国之声:藏青会随时准备拿起枪-达赖和西藏问题再探(图)
  • 西藏康区西瓦寺僧众抗议中共展开爱国教育
  • 西藏常务副主席:解放军没参与平息拉萨事件
  • 西藏自治区副主席首次承认有“不法分子”死伤!
  • 西藏流亡政府:仅能吁藏民莫暴力
  • 北京片面披露西藏骚乱,难昭公信:为何不公开多些证据?
  • 西藏风波背后的较量
  • 一周新闻聚焦:西藏事件后的反思(下)
  • 一周新闻聚焦:西藏事件后的反思(上)
  • 温家宝谈两岸、西藏问题等[全文]
  • 西藏宗教官员丹增朗杰遭撤换
  • 温家宝促达赖制止西藏暴力活动
  • 河北曝出处女卖淫案续:清白“嫖客”东躲西藏大逃亡
  • 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但是否我们的一部分?
  • 胡平:西藏问题之我见(提纲)
  • 西藏寺庙里发现武器弹药问题,请有能力的人赶紧调查一下
  • 西藏事件 汉人不愚昧,中共愚昧/安均
  • 西藏、台灣、北京/金钟 (图)
  • 胡温弱势 无力处置西藏危局
  • 张朴:败者之泪——从科索沃独立看西藏
  • 胡温弱势,无力处置西藏危局/陈破空
  • 刘晓波:西藏危机是唯物主义独裁的失败
  • 今夜,我要以全部的爱与和平之心为西藏祷告!
  •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陈维健
  • 西藏:请大家保持宽容和忍耐的心/基甸
  • 西藏问题,我们期待着
  • 西藏之路:非暴力不合作/谷粱
  • 张朴:西藏归来话西藏(之三)
  • 西藏重大事件:一流评论家集体沉默
  • 陈维健: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 西藏问题起因的思考和解决的建议
  • 西藏问题:北京的國際聲音還很弱/秦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