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曾金燕: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4月04日 转载)
    
判决公正吗?

    

判决公正吗?
    
    [日期:2008-04-04] 来源:了了园 作者:曾金燕 [字体:大 中 小]
    
    

请你告诉我:判决公正吗?
    
    4月3日法院开庭,判胡佳(身份证用名:胡嘉)“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没收胡佳的笔记本电脑、无限(线)上网卡、无限(线)路由器、ZTE中兴调制解调器、上网卡、写有“蔡楚”邮箱的A4纸和小灵通。
    
    
    宣判结束,几经挣扎抗议,我最后获得了自己走路的权利。国保警察把我放在八宝山地铁站出口的街道旁,一群认识及不认识的朋友跑来见面。许多人问我“判决公正吗”?
    
    
    我想问天下人:如果是你的家人,在被长期软禁在家的情况下,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公不公?
    
    
    我想问胡锦涛主席和主持司法工作的各位领导:在宪法首先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条款下,一个长期被非法拘禁的公民,因为写了五篇文章、接受了两个采访,就被法院判刑三年六个月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体现了“法治精神”吗?体现了“司法公正”吗?
    

法院认定的“罪行”、“人证”和“物证”
    
    
    我反复仔细阅读法院的判决书。(里面有几个错别字,如“其间”应该为“期间”,“无限”应该为“无线”等。)法院认为“被告人胡嘉以推翻我国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采用书写文章在互联网上和在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时发表煽动性言论的方式进行造谣、诽谤,煽动他人推翻我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依法应予惩处”。胡佳被指控犯罪的文章是:
    
    
    l 《赶上民主列车时 东亚睡狮猛醒日》,内容是2001年胡佳发给朋友的私人信件,标题不知是谁加上去的,法院没有采用这篇文章。警方质问胡佳及收信人王力雄时,他们都由于所隔时间太长,记不清楚了。
    
    l 其他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五篇文章是:《林牧老先生于今日下午14:00前后过世》、《郭飞雄和江伟与〈沈阳政坛地震〉》、《一国无需两制》、《中共十七大之前 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和《国庆及十七大来临 警方连续侵犯公民权利》。
    
    l 被法院认定并用于定罪的两篇采访是《胡佳谈高智晟律师被绑架前后的情况》及《向专制的体制发起和平的挑战》,据称胡佳接受了录音采访,内容为对方所编辑,题目为对方所加。
    
    
    言论自由受我国宪法及国际法保护。胡佳的言论不但没有对社会造成危害,反而帮助缓解了部分人群与政府的矛盾。如:有访民曾表达如果没有胡佳帮助传递他们的蒙冤案情文件,他们只好自杀或爆炸同归于尽。再者,政府在施政过程中,公民有权对政府官员和某些侵犯人权的做法进行批评。退一万步讲,“我虽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伏尔泰)。因为你不喜欢一个公民的言论和尖锐批评,就先把他非法拘禁几年,然后再把他关到大牢,法院难道是用来干这个的吗?胡佳的这几篇文章,在网上都可以找到,建议每个读者都亲自读一读。
    
    
    法院所采用的证人证言是:
    
    
    l 曾金燕,证明胡佳用自己的白色电脑上网;
    
    l 腾彪,证明认识胡佳并见到胡佳在网上发表了文章;
    
    l 齐志勇,证明认识胡佳并知道胡佳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也知道胡佳把文章发到编辑蔡楚的邮箱里,并听到警察给齐志勇的录音声音是胡佳的;
    
    l 叶明华,证明胡佳曾经给他打电话问他的父亲叶国强被公安机关拘留一事,也证明胡佳打电话告诉他已经就叶国强被拘留一事写了一篇文章发表在“博讯网”上。
    
    
    在此我只想提醒各位,胡佳被羁押时,我被非法软禁在家并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便衣警察非法住到我家并对我说:“不配合就连你一起抓”;警察反复找我做笔录,并以“不配合就把你带走,然后格外开恩让你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最后我在2月12日接受了警察的询问笔录,内容如上所言。胡佳被羁押后,腾彪被警察多次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威胁要求配合,被没收护照,被便衣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两天,并经常被软禁;齐志勇被便衣警察强制带离北京一个多月的时间,随后被软禁;叶明华的父亲和堂兄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形式拘留,目前取保候审在家,他的叔父叶国柱至今还在监狱服刑。
    
    
     从这些所谓的“证人证言”里,难道就可以得出胡佳有罪的结论吗?再从程序正义的角度,我想问世界各地从事法律工作的各位,尤其想问中国司法工作者:采用被绑架、被软禁、被挟持的证人证言,公正吗?体现了中国政府官员对胡佳案的回应“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
    
    
    
    再看法院所采用的物证:
    
    
    l 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信息网络安全监察处监控中心出具的:每篇文章发表及被转发的域名和网页链接信息、网站服务器信息、文章被点击次数信息、回复信息;
    
    l 北京市网络行业协会电子数据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2008)鉴字第1号-补充《司法鉴定意见书》,内容为从胡佳的电脑里提取的数码照片和网上的照片相同;
    
    l 公安机关出具的:从国际互联网上下载并由胡佳签字的文章;
    
    l 公安机关出具的:号码为86000663的小灵通;
    
    l 中国网通(集团)有限公司出具的:书证,证明小灵通的使用者是胡佳;
    
    l 公安机关出具的:胡佳的身份证明及被捕经过。
    
    
    我想问大家,这些物证,证明了什么?证明了胡佳颠覆这个国家政权?
    

胡佳和家人的意见
    
    
    最后看法院所采取的胡佳在3月18日的陈述:“被告人胡嘉在法庭审理中,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予以供认”。4月3日开庭宣判总共20分钟左右,胡佳除了回答法官自己是“胡嘉”,其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对律师点了个头,肢体语言上再没有其他的表达,他甚至没有看到家人。旁听席上除了我和母亲,其他都是些家庭主妇、学生以及陌生男子,我还看见一个男子睡着了。宣判结束时,我看见胡佳转身,神情漠然地要离开,我叫他的名字“胡佳……”,他离我一米左右,却没有听见我叫他,被法警押走了。
    
    
    胡佳承认那些文章都是他写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胡佳有罪。没错,胡佳署名公开发表文章,全世界有目共睹,他是在履行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权。法律也赋予公民在审讯中保持沉默的权利。但是胡佳是人,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他被羁押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被提审,每次持续6-14个小时,白天他还要参加看守所的活动,如每天上午6点-12点是“坐板”时间——即坐在板凳上一动不动。所谓的审讯,根据国保警察对我的叙述,大部分时间是对胡佳“进行说服教育”、“让他转变思想观念以早日回归社会”,这是输灌还是洗脑[1]?他见不到任何可以给他支持与帮助的亲人和朋友,也几乎没有放风的机会。这种极度疲劳并可能严重危机健康的情况下,他还有能力表示抗议吗?疲劳审讯、剥夺睡眠及放风机会,都是违反看守所规定的。
    
    
    宣判结束后法官问我们家属有什么问题,我把胡佳被非法拘禁、被不人道对待等事细说一遍,并问法官是否已经考虑这些因素。法官做了一番解释,大意是法官的职责是根据控辩双方的陈述来做宣判,我提的这些事情,不在他的职责范围内。
    
    
    我坚持要自己离开法院,国保警察不准,态度也不好,有人还非常蛮横,但总体上算是有克制。我说:“法院是保障人类尊严的地方,是保护公民权利的地方,在这里你还要非法限制我的自由吗?”法院的工作人员也做我的思想工作,让我坐国保警察的车走。我悲哀地对法院的工作人员说:中国的法治不落到实处,我们的情况无法改善。一个处级国保警察马上对我大声说:所以你们要颠覆政权……我说那可是你说的话,我要的是法治落到实处!
    
    
    胡佳同意律师作无罪辩护,但是他希望尽快结束程序,尤其不希望他的案子牵连别的人(我想他可能指的是滕彪律师,他们共同发表了一篇文章,被多次质问)。他对李律师说哪怕只是提前一分钟回家也好,回家抱我们的小宝贝。看守所里还发生什么事情,他不说,我们不知道。有时我也不敢说话,因为害怕更进一步的报复。他们可以不打胡佳,但是用许多方法让他痛苦。而这只会更严重地伤害他的健康。作为家人,我希望他能从健康角度考虑,保重自己。
    
    
    我很恐惧,在被威胁“不配合就连你一起抓”、“不配合就把你带走,然后格外开恩让你三个小时喂一次奶”时,我一次又一次问自己:怎么办?当年竞争奥运主办城市时,北京输给悉尼,胡佳流泪了。现在中华民族终于能举办奥运会了,胡佳很高兴,但他不希望这是践踏人权的奥运,不希望是建立在无权无势的小老百姓痛苦上的奥运,他希望是真正荣耀中华的奥运,所以他一次又一次地批评贪官污吏,提醒当局改善人权,他却因此身陷大牢,我又痛心又失望。但无论如何,我会尽一切努力,保护我的家庭,尽一切的可能,让胡佳早一天回家。
    
    
    谁可以见到胡锦涛主席?如果见到主席先生,请帮我问一问他的看法,胡佳的案子,究竟判得公不公?(全文完,文后附上新华社对胡佳案宣判的中英文报道。)
    
    
    
    
    
    --------------------------------------------------------------------------------
    
    [1]对胡佳高密度地进行“说服教育”让他“改正思想”,并不是一个新鲜的做法。学者朱鸿召曾经对吴思提起过,1942年10月召开的一次西北局高干会,毛泽东作开幕报告,为了让那些与毛泽东不是一条心的人转变过来,会期竟长达88天,不转变就不散会。(吴思,《隐蔽的秩序-拆解历史弈局》第181页。)
    
    
    
    新华社对胡佳案宣判的中英文报道:
    

新华社:胡佳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新华社北京4月3日电记者从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3日对胡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宣告一审判决,认定胡嘉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1年。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胡嘉于2006年8月至2007年10月间,先后以在境外互联网站发表文章、接受境外媒体电话采访的方式,多次煽动他人颠覆中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在其发表的《中共十七大之前中国政法系统大范围制造恐怖气氛》、《一国无需两制》等文章和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谈话中,胡嘉进行恶意造谣、诽谤和煽动,妄图达到颠覆中国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目的。胡嘉撰写的煽动性文章以及被制作成音频或整理成文字的采访录音,被境外多家网站链接和转载。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定,被告人胡嘉诽谤、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社会制度,其行为已构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鉴于胡嘉在法庭庭审中能够悔罪,表示愿意接受法律制裁,依法可对其酌予从轻处罚。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二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和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作出前述判决。本案审理期间,法庭充分保障了被告人胡嘉的诉讼权利。在庭审中,胡嘉除自己行使辩护权,其委托的辩护律师也发表了充分的辩护意见。庭审和宣判时,胡嘉的家属均到庭旁听。
    
    胡嘉(曾用名胡佳),男,1973年出生,汉族,大学文化,无业。(完)
    
    Hu Jia sentenced to 3.5 years in jail Hu Jia was sentenced Thursday by the Beijing First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to three and half years imprisonment, with one year deprivation of political rights, for subverting the state.The verdict said Hu, a married father aged 34 and the holder of a college degree, libeled the Chinese political and social systems, and instigated subversion of the state, which is a crime under Chinese law.Considering Hu’s confession of crime and acceptance of punishment, the court decided the ruling with leniency and announced a less harsh prison sentence.The court heard that from August 2006 to October 2007, Hu published articles on overseas-run websites, made comments in interviews with foreign media, and repeatedly instigated other people to subvert the Chinese political and socialist systems.In his two website articles, ‘China Political Law-enforcement Organs Create Large-scale Horror ahead of CPC National Congress’, and ‘One Country Doesn’t Need Two Systems’, Hu spread malicious rumors, libel and instigation, in an attempt to subvert the state’s political and socialist systems, the court said in the verdict.The articles written by Hu and his interviews were widely relayed by overseas-run websites, the court said.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曾金燕家中无人?一个市民探视遇到这样的情况
  • 曾金燕:胡佳“坐牢”4周年(图)
  • 曾金燕:胡佳案开庭时间地点
  • 视频:《时代》记者拜访曾金燕遭到粗暴拦截
  • 曾金燕:感恩
  • 胡佳案下周二开庭 妻子曾金燕被禁旁听
  • 妇女节之际:国际笔会声援唯色、曾金燕和李建虹
  • 胡佳案移交检察院 曾金燕忧病毒爆发涉胡佳安危
  • 曾金燕上周日首次获准与丈夫胡佳见面/RFA
  • 曾金燕发来宝宝三个月的照片(图)
  • 胡佳、曾金燕近况
  • 探望曾金燕的访民被押送回家/阿永
  • 50多访民去看望胡佳的太太曾金燕和女儿(图+视频)(图)
  • 再访大赦国际东亚部:胡佳的险境与曾金燕的困境
  • 英国Chanel4报道曾金燕和孩子被软禁的情况
  • 胡佳太太曾金燕和孩子照片(图)
  • 因看望曾金燕,李劲松、李方平、滕彪律师被跟踪监视
  • 外国记者去胡佳家发现:曾金燕家没奶粉了
  • 李劲松、李方平律师准备11日上午去见胡佳妻子曾金燕
  • 曾金燕如是说(14): 抗议法庭逼金燕出卖胡佳/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1): 终极诊断 /李俪洋
  • 给曾金燕的信:听说你的女儿缺钙,很着急/周莉
  • 曾金燕如是说(10):无处可逃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9):自由离我们有多远?/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8) :搜寻齐智勇壮士/李俪洋(图)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5):真相、假相,我质疑! /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4):温总理,是时候泪撒自由城了/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3);为自由而突围/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2)/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李俪洋
  • 曾金燕有权力去商店买她的奶粉!
  • 从胡佳、曾金燕和孩子抚养权说起/华佗大夫
  • 欧阳小戎:我的朋友曾金燕
  • 曾金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 曾金燕:欠债
  • 曾金燕:教育产业化
  • 曾金燕:Nick Young的述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