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街村新闹剧——“航天育种”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31日 转载)
    
    
     “苦难的中国” (博讯 boxun.com)

    
     原标题:南街村上演“航天育种”闹剧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日期:2008年03月31日
    石玉
    
      “保守估计,按照每斤4元的利润,生产600万斤,单靠‘航天2号’的招牌,南街村集团获利不言自明。”耿秀辉说
    
    
      南街村集团近几年的利润状况并不好,然而单靠“航天2号”的豆种闹剧,南街村近几年却获利颇丰。
    
      途有虚名的种子
    
      对于“航天2号”大豆种子,吉林省农民金亮有一段惨痛的记忆。
      42岁的金亮所在的吉林市船营区河崴子村土地肥沃,适合种植大豆,年景好的时候,亩产可达700~900斤。金亮种植5.2公顷土地(包括4公顷的承包土地),2004年4月,5.2公顷土地全部种上了“航天2号”大豆种子。
      “当时‘航天2号’豆种的销售价格为12元/斤,而普通豆种的价格仅为2.5~3元/斤。”2008年3月9日,金亮告诉记者。
      2004年10月收获,被金亮寄予厚望的“航天2号”,只打了18000斤的大豆,平均亩产340斤左右。由于品种太差,被迫以1.3元/斤的价格卖掉,收益23400元。
      金亮算了一笔账,每亩(东北俗称的“大亩”,相当于0.1公顷,比内地的亩偏大,以下均指大亩)农药100元,化肥60元,豆种120元,总的投入为14560元,还有1000元的大豆加工费用,再加上4公顷土地的承包费用9600元,不含劳动力的成本,2004年,金亮一家的总投入25160元,收入23400元,当年不但白干了,还赔了近2000元。
      在农村,有“赔一年喘十年”的说法。“我们家现在还住着土坯墙的茅草房。”金亮沮丧地告诉记者。
      吉林省榆树市恩育乡双龙村2004年种植了280公顷“航天2号”大豆,占全村耕地面积的1/4。结果,该村直接损失100多万元,因为村委也参与了这一品种的宣传推广,受损失的种植户拒绝缴纳当年的农业税,村委因此被迫垫付了30多万元。
      上述“航天2号”大豆种,据称是经返回式航天器载入太空,利用太空微重力,多种宇宙射线等地面环境不具备的条件和因素,使其种芽产生基因突变,而得到的一个大豆新品种。
      2003年,南街村集团自称与航天育种研究中心合作,使用“神舟”号飞船携载的太空种子进行育种试验。这一大豆品种,就是“航天2号”。
      “因为是南街村集团搞的项目,我们就没有丝毫的怀疑。”2008年3月9日,该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英说,2004年,数名南街村(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南街村集团”)的领导到该村考察种植情况。
      2003年,有的媒体都刊载了南街村进行太空育种项目的相关内容。
      相关报道称,南街村(南街村集团)“与北京航天育种中心联合,使用‘神舟’号飞船携载的太空种子进行育种试验”;南街村“与北京航天育种中心联合,使用‘神舟’号飞船携载的太空种子进行育种试验,在辽宁省法库县租地1万亩进行优质大豆育种,试种成功后将使大豆亩产提高到250公斤~350公斤。”
      而南街村集团的“航天2号”豆种在东北的推广,还得从头说起。
    
      “航天2号”
    
      2003年7月,一个叫耿秀辉的长春商人,在朋友的介绍下参观了万亩航天育种基地。
      耿秀辉向记者介绍,南街村集团航空种子项目的负责人张金岭曾告诉他,南街村集团采用相文88—8大豆种子(该种子由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一农民赵相文培育)为种源,通过航天器的搭载,培育出“航天2号”,对比其他大豆品种,平均能增产30%以上。
      耿秀辉信以为真,在长春成立吉林省相文大豆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吉林华伟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华伟科技”),主要销售“航天育种”中的高科技新品种“航天2号”。
      2004年6月,南街村集团与华伟科技签订了“航天2号”大豆良种销售协议(实际销售从2004年初就已开始),销售协议规定南街村集团提供种源,并按照8元/斤的标准收取种子款,销售的超额部分归华伟科技所有。所有销售大豆种子,全部使用吉林华伟的商标及包装物,而包装费用由南街村集团承担。所销售大豆经农户种植后,如达到品质标准,均由华为科技回购。
      当年10月,双方还签订《大豆育种合作协议》。该协议规定,南街村集团无偿获得华伟科技25%的股份,并派驻1名以上人员参与华伟科技的经营管理。
      南街村集团对华伟科技开具的公函显示:“……决定派南街村高新农业科技园区副经理张金岭到贵公司协助工作。”张金岭的职务是华伟科技的副总经理,主管销售。
      2004年春,“航天2号”豆种在辽宁省抚顺市高湾开发区、康平县、辽中县,吉林省榆树市、长岭县、松原市、长春市双阳区等地种植。“但是,秋收后极不理想,亩产不比其他品种高,个别地块儿亩产只有100多斤。”耿秀辉说。
      据耿秀辉介绍,当年繁育并由华伟科技回收的500多万斤“航天2号”大豆种子,尽管宣传航天育种,但是无人问津,造成豆种大量积压,只好按照商品豆处理,造成直接损失600多万元。
      “更可气的是,由于产量低、品质不好,给种植农户造成巨大损失,粗略统计在500万元以上,至今一些相关的纠纷还没有结束。”耿秀辉说。
    
      航天集团否认合作关系
    
      2005年春,因“航天2号”在辽宁、吉林两省名誉扫地,张金岭便开始到黑龙江推销。耿秀辉则退出了张金岭等人的活动。
      耿秀辉介绍,张金岭的活动受到南街村集团的严格约束和控制,2005年、2006年,南街村集团以王金安为首的数人先后到东北来检查张金岭的工作。
      此时,耿秀辉也得知张金岭主导销售的所谓“航天2号”,一直未经过国家有关部门的审定。“这种行为就是典型的未审先推,是应当严厉打击的。”长春市种子管理总站刘站长告诉记者。
      “张金岭一直告诉我相文88-8大豆品种是航天2号的母体。”耿秀辉告诉记者,“那么相文88-8什么时候上的航天器,什么时候搭载的呢?张金岭和南街村集团一直没有正面答复我。”
      2008年3月14日,记者以豆种经销商的身份在长春见到了张金岭,张金岭出示了《航天2号大豆简介种植技术及示范报告》,该资料这样介绍航天2号豆种:“采用优良种源经过搭载后……在绥滨县290农场、罗北县的共青农场、同江市的前进农场、饶河县的红旗岭农场进行对比性种植、增产幅度均在30%以上”。
      “南街村集团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合作搞的航天2号大豆育种项目,”张金岭告诉记者,“是项目合作,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进行项目合作,后者出技术,南街村集团出资金、管理。” 
      记者分别向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育种研究中心主任孙永成、副主任钦天均求证,二人均否认了与南街村集团存在合作关系。“如果是合作,至少会签订合作合同。”钦天均说。
      3月15日,在佳木斯绥滨县集贤镇的一处仓库内,记者获得两包25公斤装的“航天2号”豆种,包装袋上显示的经营单位仍旧为华伟科技。当记者向张金岭询问“航天2号”的审定编号时,张称“忘记了”。
      根据《种子法》及《全国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规定,为了保护作物品种安全及保障相关者的权益,未经相关部门审定的农作物品种,不得发布广告、不得经营和推广。
      张金岭与记者签订的销售协议中,销售方的落款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育种中心290农场繁育基地。按照协议要求,张金岭在一个月内能够提供100万斤“航天2号”豆种。
      所谓“航天2号”的大豆种子,“根本就不存在”,吕世柱说。作为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作物育种研究所宝清试验站负责人、被誉为“我国大豆卫星搭载航天育种民营示范试验第一人”的吕世柱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市场上以“航天”命名的大豆品种只有“航天1号”,这是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作物所宝清实验站从1992~1994年航空诱变大豆后代选育出的良种。目前,此品种还在试种和生产实验阶段。
      吕世柱进一步称,要证明大豆品种是否为航空种子,要看培育的机构是否有跟卫星发射方签订的搭载合同,每克种子的收费合同等等。此外,太空种子要获得国家审定,也有严格的过程,有些种子从培育、试种、生产实验到专家鉴定及向省或国家相关机构进行审定申请,需要8年左右的时间。
    
      2400万元的利润
    
      记者查阅了从1989年到2006年中国大豆品种审定名录,并未发现有“航天2号”这一品种。
      从2003年至今,据耿秀辉向记者介绍,“南街村集团的管理层先后有5人参与了这个290基地的工作。”
      2006年7月,耿秀辉给南街村集团董事长写了封长信,指出“航天育种项目是彻头彻尾的大骗局”,希望得到重视,停止这种行为。但是,耿至今未得到任何回应。
      “保守估计,按照每斤4元的利润,生产600万斤,单靠‘航天2号’的招牌,南街村集团获利不言自明。”耿秀辉说。
      南街村集团销售大豆种子业务,在南街村内部相当隐讳。在南街村的网站“南街村集团下属企业”的网页上,列举了15家下属企业,没有农业开发公司和高新农业产业科技园,而销售豆种的业务,其网站、宣传册、书籍以及光盘影像资料中更是只字未提。在漯河市工商局和南街分局,记者也没有查到上述两家公司。
      河南省工商局的档案资料显示:2006年全年,南街村集团的利润为310余万元,记者所掌握的南街村集团下属诸多子公司的资料显示,效益最好的河南彬海胶印有限公司2003年仅盈利327万元,而且在2001~2004年的4年中,仅2003年盈利,其余3年都是亏损,2002年竟亏损达1319万元。
      “‘航天2号’的销售收入,有力地支撑了也可以说支持了南街村集团近几年的经营。”河南一位熟悉南街村的人士告诉记者。
    
      仍在继续的骗局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育种研究中心主任孙永成则告诉记者,目前市面上并不存在所谓的“航天2号”大豆品种,该中心也从未参与这一豆种的培育。“目前(大豆育种)市场状况有待规范。航天产品没有一个评定的标准去鉴别真伪,冒出了很多航天产品,有的甚至坑害农民。” 孙永成说。
      据了解,南街村集团在法库县“万亩航天育种项目”,所谓经过卫星搭载的高科技品种,都是从私人手中高价收购来的。
      据记者调查,现年69岁的张金岭是南街村集团董事长的远亲,因为在南街村辈分高,且退休前在临颍县政府机关(临颍县交通局)工作过,所以备受重用。
      就在南街村集团以及张金岭进入东北之后,接二连三地发生让人匪夷所思的案件。
      2005年10月,曾任万亩航天育种基地的“育种专家”赵相文,因在豆种销售中涉嫌诈骗,被公安机关通缉,赵随即逃亡不知所终,目前仍在通缉中。
      记者获得一盘录像资料,显示2004年9月15~16日,南街村集团一位副总经理、南街村集团农业开发公司总经理在被害者之一丁某的陪同下参观位于沈阳、长春的种植基地。(《南方都市报》记者上官敫铭对本文亦有贡献)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南街村的共产主义神话终于破灭了
  •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 南街村幕后的荒淫与邪恶
  • 熊培云: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 南街村红色神话的破灭昭示了什么?
  • 南街村轰然坍塌——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 (图)
  • 河南南街村“改制”真相调查
  • “共产主义”南街村陷入困境
  • “共产主义”样板村南街村悄然上演分配改制 (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给南街村捐10万让村领导改善生活 (图)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 河南伪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 郭宇宽:以毛泽东的名义——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南街村民间信仰考察
  • 南街村踩了谁的尾巴?
  • 南街村,你为什么要跨掉?/葛孚学
  • 雅科夫:南街村,一个神话的倒掉
  • 南街村: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贾葭
  • 南街村:原始共产主义神话开始破灭
  • 南街村神话揭示了权力经济的荒唐与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