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中院法警与冤民屡发冲突,新闻发布会临时改期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28日 来稿)
    
    3月27日上午9点半至下午16时许,成都中院法警与前来法院申冤的冤民先后发生四次冲突,使原准备上午在成都中院一号审判庭召开的成都中院新闻发布会,不得不临时取消,改为下午召开。
     据知情人介绍:当日共有近百名冤民在成都中院审判大厅及前后两大门内外聚会。 (博讯 boxun.com)

    按照常规,他们先是到法院信访大厅登记、递交材料,或是到立案大厅、审判大厅、调解室等处,请求立案、递交材料、会见法官、参加调解等事宜。
    10点半左右,许多冤民根据自已多年来(最长者达二三十年,其中不乏为创建共和国江山而流血牺牲的革命烈士、老红军后代)所受久拖不决的冤屈而书写、制作的小型控告信、巨型大字报、标语横幅等,给堂而皇之地张贴、悬挂在了中院大门邻街的围墙上,十分引人瞩目,使来来往往的路人无不驻足观看。其中,那书写有“成都职业技术学院、四川汽车工业集团迫害红军后代,天理不容”等内容的标语横幅特别扯人眼球,使来往路人无不感到震惊和愤慨:“常言道:‘吃水不忘挖井人。’‘没有老红军,哪有新中国。’可如今,这些坐拥江山的腐败分子,竟丧尽天良地做出了迫害红军后代的丑恶之事,真是天理不容,终将报应!”
    12点半左右,因见来来往往观看大小字报的路人络绎不绝,且众冤民毫无主动撤离的意愿,成都中院便趁部分冤民到附近餐馆吃午饭的当儿,便突然调动数十名法警气势汹汹地将巨型大字报、横幅标语等给蛮横地进行撕毁,并因此而遭到了现场众冤民的抵抗和质询,险些酿成肢体冲突。
    下午13点半左右,因见欲向记者反映情况、递交材料的冤民多达近百名,成都中院竟调动了数十名法警前来维持秩序,并采取连推带拖的形式将近50名冤民给清场出审判大厅。其中,一年龄约50多岁和另一年龄约70多岁的老太太被近10名法警给连推带拖地给强行赶出了法院大门,并因此而引起了众冤民和来往路人的愤慨和打抱不平,导致法警与众冤民发生了第二次冲突。此间,许多冤民用手机拍摄下了这难得一见的冲突画面。成都中院法警见状,他们恼羞成怒地先是将拍照冤民手中的手机给夺过来,强行删除画面;继而,他们又再次撕毁了拉扯在众冤民手中的标语横幅,并抢走了冤民的私有财产---无线话筒,从而导致第三次冲突。
    14点半左右,因无法进入成都中院新闻发布会现场,众冤民便来到法院办公区大门外聚会,并时而向办公大厅高呼:“我们要见牛院长”、“坚决清除司法腐败”、“强烈要求依法审判”等口号。
    16时许,近30名冤民边喊着“我们要见牛院长”的口号,边在慢条斯理地绕开了法警的阻绕后,直接进入了法院的办公大楼。顷刻间,数十名法警又气势汹汹地从办公大楼内出来进行阻绕,从而导致第四次冲突。冲突期间,“履行公务”的法警们见那70多岁的老太太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便只得暂时停止了强迫式冲突手段。
    双方僵持期,几名冤民分别给市委副书记唐川平、市政协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侯一平、市长公开电话、市中院领导等拨打了求助电话,请求依法监督,确保冤民安全和正当诉求。16点半左右,在有关领导的过问下,法警的态度才有所缓和,并最终在有关领导的指示下,余下的冤民开始面对面地向昔日自已均很少见面的有关法官进行交流、反映情况。
    法院就可以违法乱纪吗?
    今天下午许多涉诉群众,要求参加成都中院的新闻发佈会,被几十名法警強制抬出,朝地下抛,群众问法官,我们为什么不能参加,不是提倡办案公平、公正、公开吗?新闻发部会新闻还是要公开嘛!即使不要群众参加也应该说明理由嘛!采取這样粗暴,野蛮的行为是违法的啊!美其名日新闻发佈会就是要公开透明,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怕暴光吗
    法院更应该依法办事啊!
     整个事件已向当地警方反映,警察同志表示要向上级汇报。
    
     成都大批冤民群众齐呼 打倒腐败法院
    
     2008年3月27日成都中级法院动用大批法警,将众多访民的申冤状抢走,并将众多申冤访民赶出法院,极其恶劣的是将几名60-70岁女访民强行架着抬出法院,并摔在法院门前的地下睡着,几名110警察在现场目击也无法阻止。法院当日动用大批法警在法院内外及冲出大门与访民在大街上发生多次冲突,因抢喊话筒、抢照相机、拍照手机申冤状等发生抓扯,现场哭声骂声、控诉声一片,场面极其混乱。由于法院大门紧邻大街,现场群众喊声连天。大批围观群众与访民站在停在法院大门前警車边对法院愤怒地齐声高喊,打倒腐败法院!打倒土匪法院!严惩犯罪法院!黑法院。
     2008年3月27日上午,成都大批冤民得知,成都中级法院招集了一批记者,要招开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午九点过,成都中级法院门庭若市,大厅及大门内外站满了各地湧来的大批司法腐败下的受害冤民。
     因成都中级法院近年来判决了大批冤假错案,不服法院终审判决的再审申诉案件就高达4000件之多,不少受害群众申诉几年,有的长达十几年仍得不到依法解决。大批冤民得知要招开新闻发布会,估计法院又会采取惯用的手段虚假表功政绩欺骗善良的百姓,也估计新闻发布会上有一些从来就看不到的法院院一级领导到场。一大早就从四面八方赶到法院的数百冤民,只看到法院内一楼大厅的大审判庭正在布置会场,不少冤民准备好申诉材料守候在法院。大门外长期申冤得不到任何解决的上百受害人则各自拿出各种各样的申冤状、小黄旗、半导体喊话筒、长达几米的大横幅、及塑料布双色打印的巨大冤状,一些人将申冤状挂在身上及贴在墙上、玻璃上。
     中午1点过,因法院要招开新闻发布会怕冤民揭丑,冲出大批法警将访民的申冤状抢走后,又将法院内人员强行驱逐引发公愤。导致不少冤民守候在法院至下午4点过,数十人仍在齐声高喊要求见院长,并冲进了办公区,法院才被迫找了两个立案庭长出来接待。冤民中最突出的问题,也是抗争最惨烈、最坚决,最难解决的,当首数被强行征地拆迁访民,一些人无家可归,甚至被打得一身是伤,上访中挨打被拘留、被非法关押黑牢。其次是数量不少的下岗失业劳动者被企业非法解除劳动关系,工作几十年失去工作,却无任何养老医保安置生存保障,可地方当局及成都法院并不依法保护这些无辜者。听着她们的悲愤哭诉,很难想像今天过去了,明天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权力腐败呢?
    
     二○○八年三月二十八日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纽约时报:门锁风不止,户闭声尤在—在成都感受西藏动荡
  • 成都军区待命平暴 甘肃拘217人
  • 美国之音记者:成都气氛比较紧张
  • 成都200多警察砸毁民居 野蛮拆迁
  • 成都公安局称:“藏独”爆炸及持枪械斗是谣言
  • 问题在恶化:汉藏人民冲突加剧 成都增兵西藏(图)
  • 达赖代表:北京调成都军区兵力入拉萨
  • 成都青龙桥一家拆迁户无可奈何的哀叹(图)
  • 中国人痛失下跪权:成都严禁下跪、举状纸等14种信访方式
  • 致公党成都两任主委迫害红军后代调查
  • 成都当局唆使数十名黑社会人员强拆太平村
  • 成都领域小区数日断电:怀疑供电部门趁机勒索
  • 千名成都三轮车夫抗议经营权被收
  • 成都出动六百名公安武警继续强拆民房
  •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 一千多成都市民持续示威要求归还集体财产(图)
  • 一年大雾有57天 成都快赶上“雾都”重庆了(图)(图)
  • 成都征地杀死农民事件
  • 成都高新法院张义贪受“赃益”,终将报应
  • 成都姜翼、张玉林等私分国资的举报信
  • 成都白卉路春天花园成盗贼花园
  • 成都市的野蛮拆迁打人(图)
  • 成都:一面“歌德”一面下跪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质疑成都交通一票制:与剪径打劫何异?
  • 控告成都公安局陈云典等索贿办案
  • 成都教育局纵容包庇,树德联校逼疯女生
  • 控告成都、四川两级法院法官故意枉法判决
  • 成都购房亲历/小四川
  • 控告成都市中级法院谭军/唐大润
  • 成都:港商亿元被骗案请求支持
  • 成都教育局行政乱作为七年 导致红军后代几近精神失常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关于前后持续三十年的四川成都地下文学沙龙-『野草』访谈(图)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报道:“共产党万岁,黑社会万岁!!”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3)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2)
  • 向光明:黑暗的地方,黑暗的角落.(看成都1)
  • 10月7日上午在成都市上河城发生了什么?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成都,今年禁止恶搞/谭作人
  • 成都部分市民致函全国人大要求废除“物权法”(图)
  • 无耻的成都职业技术学院/老施
  • 保卫成都/刘斌夫
  • 卫德守:成都读书会勾勒——在缝隙中寻觅自由与尊严
  • 成都市西御街、陕西街拆迁是“一把锯子割到底”
  • 心里不由一酸——写给我心中的成都染房街
  • 从彭州80万吨乙烯项目看成都城市发展定位偏颇/刘斌夫 华西特
  • 成都政改玩真的?中共会“渐进式民主”吗?/朱红
  • 对发布“成都抗暴游击队筹备公告”的人警告
  • 惊闻《成都晚报》被停刊了!
  • 今天的《成都晚报》惊现纪念六四广告/沉舟(图)
  • 成都民众沉痛悼念6·4英灵
  • 今昔对比 :成都新行政中心和四川大凉山 (图)
  • 征集公民签名:致成都教育局的公开信
  • 柏墉:成都火車站派出所长長悲壯何來?
  • 千夫所指:成都青羊区法院不立行政案
  • 成都市政府为什么用暴力对付学生家长?/看山
  • 成都大年票-交警,谁给了你勒令撕除车贴的权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