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佳案开庭黑箱不公 前往旁听者遭羁押殴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8日 转载)
    胡佳案周二在北京开庭,指控围绕文章言论,辩方律师作无罪辩护。当天只有胡佳母亲获准旁听,众多关注者被拦在庭外,其中5名律师更遭警察羁押殴打。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北京人权人士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星期二开庭审理,据庭审结束后律师透露当局指控主要围绕他发表在海外博讯新闻网上的六篇文章以及接受海外电台的两个采访。据悉胡佳在庭上没有对这些指控做出反驳,辩护律师则从言论自由的角度为他作了无罪辩护,李方平告诉本台:“我们对这些事实指控不持异议,的确是胡佳写的和说的。首先我们认为应该尊重言论自由,第二我们认为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和刑法规定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间存在冲突,这有理解上的争议,检控方和我们辩方有很大分歧。” (博讯 boxun.com)

    
    而当天旁听了庭审的胡佳母亲表示不便就庭审内容多说,但她感觉控辩双方话语权不平等:“陈述不算平等,(辩方)律师说话屡屡遭到阻止。”
    
    据了解被法庭以是案件证人为由不准旁听的胡佳妻子曾金燕获准在庭审结束后在法庭羁留室内和胡佳妈妈一起见胡佳,家人表示暂时对此不便多说,其后他们在警方要求下从法院地下车库离去。
    
    官方再度允许家人会见这一法律程序以外的安排动机暂时未明,起码令在法庭外等候家人希望第一时间进行采访的海外媒体扑空。
    
    虽然法院方说是公开审理,但最终星期二的庭审非官方旁听者只有胡佳的母亲一人。除了众多关心胡佳的北京维权人士被以软禁甚至带离北京的形式禁止前往,当天一早去到法院的数十名维权人士、法律界人士、外国人权官员和媒体也都被以旁听证已经发完为由拒绝进入法庭。
    
    本台其后了解到,前往法院要求旁听的五名北京律师还被当局非法羁押并施以暴力。周二最早到的一名律师黎雄兵在没有任何理由下被带到法院辖区的八宝山派出所,另外四人闻讯前往营救时被警察暴力羁押长达6小时,期间还有很多威胁恐吓,以及言辞侮辱,两名律师遭该所副所长徐峰的暴力殴打,被猛踢下体的江天勇律师告诉本台经过: "徐峰突然把证件拿出来,然后把证件打开,摁到我的眼睛上,我说我看过了。然后做笔录。他在旁边,有骂人的话。我说,你作为警官,执行公务,说话应该文明。他把我拽起来,推向了墙,而且说,把你眼镜摘了。他突然抬起腿,用膝盖撞我的下身,猛地一撞,剧痛。我大叫一声,我大声吆呼,打人了!进来了很多人,包括警察。然后继续做笔录到16点半。"
    
    记者星期二致电八宝山派出所,电话无法接通。
    
    警察没有任何手续情况下对律师的问话主要围绕他们为什么到法院旁听。江天勇的回答是:“一个这个案子是公开审理的,第二我和胡佳是朋友。 ”
    
    律师估计案件将与本周内有判决,李方平说:“ 法官要我们开完庭当即提交辩护词,由此判断有可能这几天就要判了。 ”
    
    北京知名人权人士胡佳去年十二月底被捕后引起了国内外强烈的反响,多国官员就此进行外交斡旋。然而北京政府在巨大压力下,依然将胡佳推上了法庭,并只用了不足三个星期的时间完成了通知移交检察院、移交法院以及开庭审理的系列步骤。庭审当天的黑箱作业和暴力事件,再度为判决是否会依法蒙上了阴影。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胡佳案开庭侧记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3月18日上午九点半至下午一点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三审判庭开庭。胡佳一方只有他的母亲获准到庭旁听。庭审结束时法官宣布“合议后择期宣判”。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
    
    *胡佳案18日庭审: 合议后择期宣判*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3月18日上午九点半至下午一点在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十三审判庭开庭。胡佳一方只有他的母亲获准到庭旁听。庭审结束时法官宣布“合议后择期宣判”。
    
    庭审结束后,胡佳的太太曾金燕带着四个月的女儿被允许与胡佳见面几分钟。
    
    现年三十四岁的胡佳先生多年从事环保、艾滋病等方面的社会工作和维护人权活动,多次被警方绑架、拘押、软禁。去年12月27日,胡佳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一个多月后,被以同样涉嫌罪名逮捕。曾金燕带着现在四个月的女儿,一直处于警方严密监控之中。
    
    *18日上午八点:滕彪律师被警方带走*
    
    日前表示要去旁听庭审的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被警方带走。八点多,他家人接电话说:“他跟警察走了,警察说要带他去‘溜达溜达’,一辆黑车、一辆白车,两辆车来”。
    
    *上午将近十点:曾金燕坐在国保的车上*
    
    起初法院说给胡佳亲友四张旁听证,又说胡佳的父亲和胡佳太太曾金燕是证人,不能旁听。说是证人,又不传唤当庭作证。曾金燕执意坚持,律师据理力争,结果警方送带着孩子的曾金燕在庭审结束后与胡佳见一面。
    
    *中午十二点:警察仍限制滕彪博士行动自由*
    
    我打通滕彪律师电话,警察还和他在一起。他说:“我现在在外边,不方便说话。”
    
    *下午两点:专访胡佳的辩护律师,谈到中国法律的缺失 *
    
    庭审结束,胡佳的辩护律师李劲松、李方平走出法院。 庭审主辩李方平律师说:“将近一点钟的时候开完庭,没有当庭宣判,法官说‘合议以后择期宣判’。”
    
    问:“法庭辩论是不是充分?”
    答:“应该说不完全充分,但是我们总体意见已经表达出来了。因为法院庭审时间限制很严格,我们的辩护词又非常多,我发表辩护词没有结束,但是应法院要求结束,又马上应他们的要求提交了书面辩护词。”
    
    问:“胡佳一方谁来旁听了?”
    答:“我只看到胡佳的妈妈。”
    
    问:“胡佳情况怎么样?”
    答:“胡佳身体还是不错的。他在法庭上说话不太多,因为这个案件主要是他写的文章。他对这些文章基本不持疑义。
    
    但是对其中一篇2001年6月发的文章发表了一些看法。因为那是他发给一个朋友的一篇政论性文章,跟朋友进行私下交流,但是不知为何后来放到一家他不知道的网站上。检察机关仍然认为,这篇文章是在‘公开煽动’,也作为指控书内容之一”。
    
    问:“您的主要辩护观点,能举个例子吗?”
    答:“我们主要分三个部分。第一,重申了言论自由的价值和辩护律师的立场。第二,我们认为目前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与刑法规定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间存在冲突。因为没有立法和司法的解释,目前此类案件经常碰到一个问题,就是辩控双方就是否构成犯罪,如何理解这个条款,存在巨大的争议,胡佳案也不例外。
    我们也引述了国际法的规范,我们希望法庭慎之又慎的处理这种涉及到言论自由的案件。最好是找到一个言论自由与危害国家安全之间的界限。如果这个界限不清,显然会侵害公民的言论自由。”
    
    问:“您觉得在庭上法官倾听你们辩护认真不认真?有没有打断?”
    答:“有过一次打断。但总体来讲还是在认真聆听我们的观点。”
    
    问:“旁听席大概有多少席位?”
    答:“十几个吧。”
    
    问:“上面都坐些什么人?”
    答:“这些人我们都不认识,不清楚。”
    
    问:“庭审过程中旁听席上有什么反应?”
    答:“没有任何反应。”
    
    问:“对曾金燕和胡佳的父亲不能到庭旁听,您从法律角度怎么看法院这种处理?”
    答:“我个人觉得这也是中国法律的缺失。假如不去修改或者滥用的话,可能会形成——跟本案无关的家属,他都可以给你作一份‘询问笔录’,而作完这份‘询问笔录’以后,你就有可能成为本案的证人。但是控方又不通知你出庭,实际上间接剥夺了被告家属的旁听权利。
    
    问:“胡佳的太太后来有没有去法庭?”
    答:“庭审结束,曾金燕到了法庭,她(带着孩子)和胡佳的妈妈现在在羁押室和胡佳见面。”
    
    问:“一般开庭有没有这样的程序?”
    答:“一般没有这样的程序,这也算是法院从人道主义去考量吧。”
    
    问:“他们见面大概是从几点钟开始?”
    答:“一点十分左右开始,什么时候结束我也不清楚。我们没有办法跟他妈妈和曾金燕取得联系。”
    
    问:“您对今天整个开庭情况还有什么现场感觉或分析评论吗?”
    答:“从审判长要求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提交辩护词来看,我觉得宣判可能迫在眉睫。有可能本周就会宣判。”
    
    问:“您有没有看到法院门口有要求旁听的人?”
    答:“对,我看到了。”
    
    问:“有多少人?”
    答:“无法统计,目测不出哪些是,我认识的有十个左右,如江天勇律师。”
    
    *下午两点十分左右:得知江天勇等五位律师已被派出所扣押几小时 *
    
    听了李方平律师的话,我以为江天勇律师站在法院门外,马上打电话给他。没料到他说:“我现在在派出所里。”
    
    问:“怎么回事?”
    答:“现在不方便讲,四、五个(律师)都被他们弄进来了,现在他们不让说。”
    
    问:“您已经进来多长时间了?”
    答:“十点多进来的。”
    
    *下午两点半左右:法学博士滕彪律师被警方送回家 *
    
    滕彪律师被警察送回家中。
    
    问:“您今天怎么被带走的?”
    答:“早上八点左右送完孩子(上幼儿园),他们就说要带我出去,开庭结束之后送我回来。一直到两点半左右回来。”
    
    问:“这样对待您这个要求旁听庭审的法律工作者,您怎么想?”
    答:“我觉得没法理解他们这么做出于什么目的。就算我参加开庭,了解了庭上的一些情况,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很难理解他把这么多人控制起来,不让旁听胡佳案开庭,而且没法律依据,把一个人弄到郊区去。做这一套完全没有必要,而且于法无据。
    他这个案件既然不涉及国家秘密,应该公开开庭,公众只要拿证件,就应该能去旁听。”
    
    *下午四点 半:五位律师从八宝山派出所获释*
    
    江天勇律师获释讲与另外四位想旁听庭审律师的遭遇。 他说:“最先是黎雄兵律师因为要旁听,结果被带到派出所。我在一中院门口,因为没有旁听证,没进去,我联系黎雄兵律师,得知他被带到八宝山派出所,然后我和韩一村律师、李春富律师等四人到八宝山派出所去。
    
    接待民警态度非常蛮横,说‘没有这个人,你们走吧,我不接待你们!’他声音比较大,我们声音也比较大。一个叫徐峰的副所长,警号是044103,说‘我就是这儿的领导。’
    
    我们把事情说了,他说问一下,然后说‘没有’。
    
    我们要离开,四个人都出了派出所,我走在最前面。里面突然说‘过来,进来说说’。走在最后的律师回去了,我离门有十多米,来的警察从我后面,抓着我的手和胳膊往里推, 一人一间屋。
    
    我说‘你们是非法限制我们的自由’,让他出手续,他们没有手续。
    
    我和徐峰副所长一个屋,就和他交涉。他说:“我违法怎么了?我代表国家,你一个小破律师能把我怎么的!”
    
    一直到下午四点左右,非要作笔录。我要求出示证件,作笔录的人正要出示,徐峰拿出他的证件,贴在我脸上,反复问‘看清楚没有?’口中说着脏话。我说‘警官,你说话要文明一些’,他就拽着我的手,把我往墙那儿推,说‘我不文明怎么了?’他要摘我的眼镜,动手打我。我两手护着眼镜,他突然抬起膝盖,照我的裆部,就是身体下部,猛地一撞。我当时非常疼,身子直不起来。我大声叫‘警察动手打人!’”
    
    对面黎雄兵律师冲出来了,看到警察抓住我的双手,他又被强行拖回去。动手时屋里有三个警察,徐峰说‘把你的裤子脱了,让大家看有伤没有。’他还威胁我说‘我要是跟你在一个村,或者在一个楼,我让你找不着了(消失)’。
    
    后来石景山分局国保警察过来谈,勉强作了笔录。离开时是十六点二十多分,我是最后出来的。
    
    在这个过程中:第一,他们没履行任何手续,对我们五个律师。。。后来的四个从上午十点半左右,到下午四点半,完全是非法拘禁。我们多次要求出示手续——是传唤,还是什么?警察不能违法! 第二,遭到殴打,我准备控告。 我认为,既然是开庭审理,我们应该有权去旁听,居然被带到派出所了。 没有必要在胡佳案子之外再去制造一个案子——五个律师被非法拘禁。这在一个法制国家是难以想象的。”
    
    从北京时间下午两点半到晚六点,我多次拨打八宝山派出所电话,每次对方都是忙音。
    
    韩一村律师说:“把我们强行扣在派出所,我觉得决定扣押我们五个人的,是派出所的上级。我认为,他们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构成非法拘禁罪”。
    
    以上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胡佳案庭审违反司法公正,因言治罪违宪侵权
  • RFA张敏:胡佳案开庭侧记
  • 李方平律师介绍3月18日胡佳案庭审情况
  • 胡佳案18日下午一点结束庭审:合议后择日宣判/RFA张敏
  • 胡佳庭审现场视频和情况:庭审结束(图)
  • 实时播报:温家宝说“胡佳案将依法处理”
  • 胡佳案:今天9点开庭,齐志勇被带离北京
  • 胡佳案下周二开庭 妻子曾金燕被禁旁听
  • 美联社报道胡佳案情进展
  • 律师谈12日在看守所会见胡佳及案件进展/RFA张敏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
  • 律师拿到对胡佳“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书/RFA张敏
  • 齐志勇被列为胡佳同案,随时有被捕的危险!
  • 胡佳案移交检察院 曾金燕忧病毒爆发涉胡佳安危
  • 家人对胡佳境况深存疑虑 胡佳妻女被监控更严/RFA张敏
  • 赖斯访华关注胡佳师涛 喜讯未至家属反遭警告
  • 胡佳将于近日获释?
  • 曾金燕上周日首次获准与丈夫胡佳见面/RFA
  • 胡佳、曾金燕近况
  • 曾金燕如是说(14): 抗议法庭逼金燕出卖胡佳/李俪洋
  • 为胡佳一辩/张鹤慈
  • 我们救胡佳,胡佳也在救我们 谈和解之美/翟明磊(图)
  • 世界给了他自由的喉咙——胡佳为何无罪之一/翟明磊
  • 周莉:有愿意和我一起为释放胡佳申请示威游行的吗?
  • 胡佳,我挂念你/司马函
  • 滕彪:后极权时代的公民美德与公民责任——声援胡佳之二
  • 方影竹:我赠胡佳一束郁金香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胡佳/任君平 潘公正
  • 维权有功 言论无罪 强烈敦促中共立即无罪释放胡佳/李国涛
  • 胡佳案的三个请求/翟明磊
  • 翟明磊:"为国家保存骨鲠之士---胡佳案之我见
  • 孙文广:容忍乱说,不准乱动——兼论拘捕胡佳
  • 何人:词 忆王孙 赠胡佳及其全家
  • 姜福祯:站起来的小河---致胡佳
  • 沁园春·胡佳/葛众禾
  • 郭金龙的三鞠躬与著胡佳的被捕/何必
  • 万人签名呼吁中共無條件釋放胡佳、高智晟律師和他們的家人!
  • 声援北京集会——强烈要求释放胡佳/贵州自由民主异议人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