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街村的共产主义神话终于破灭了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7日 转载)
    
    清风  
       (博讯 boxun.com)

     文化大革命之后人们再也不去每天搞什么"早请示、晚汇报"了,再也不要每天早上去唱《东方红》,晚上去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了,再也不要天天坐下来读、背《毛主席语录》了。那么,人们去干什么呢?忙着去清除长达十年留在自己头脑中的噩梦。然而,那个曾经喧嚣多年的南街村还仍然生活在那个神话世界中,每天早晨高音喇叭依然播送着《东方红》,南街村的领导们仍然要人们背诵《毛主席语录》,要村民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手拿"红宝书"对着北京高呼"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即使老毛去见马克思之后,虽然都知道那所谓的"万寿无疆"只不过是无知的笑话,但他们对老毛的崇拜依然矢志不移。而后,在全国兴起的改革开放的浪潮之中,南街村的那些痴人仍不改初衷,他们又搞起了"共产主义小社区"来了。十年"文革"将中国推向崩溃边缘、中共不得不在全国逐渐推行"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而南街村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仍强行坚持所谓的"集体化道路",并坚持政治挂帅,妄图把南街村变成某些共产主义左派所盼望实现的"共产主义理想" 的圣地。
    
     30多年过去了,虽然外界置疑多多,把南街村的"共产主义小社区"看成是痴人说梦,但南街村还真的坚持下来了,一些媒体和他们自己的网站(说实在的,一个农民的村庄居然建立了自己的网站,这不能不令人惊叹)极尽宣扬之能事,把个南街村夸得像个"此村只应天上有"的共产主义天堂了,好像人世间几百年来探索、总结出来的经济规律在南街村已经失去了价值。看么,虽然南街村人的精神被控制了,失去了思想的自由,但南街村的官员说这是村民愿意的呀,何况他们住进了统一分配的92平米或75平米的住宅楼,比他们原来的居住条件,也就是一般农村的条件不知好了多少倍;每家都有电冰箱、电视机等家电设备呀;村民的日常生活,诸如面粉、肉类、医疗待遇、婚丧嫁娶、孩子入托、读书,乃至上大学等等,所有费用都是由南街村集团支付。何况南街村有着强大的企业,年产值最高时曾经达到17亿元。这在中国农村尚未脱离穷乡僻壤状态的今天,南街村就成了世外桃源,就成了共产主义的天堂。
    
     虽然,若干年来人们对南街村抱着怀疑的态度,也有一些媒体发出了另类声音,但却"邪不压正",南街村依然辉煌。可是,最近那份经常不按主旋律行事的《南方都市报》却解开了共产主义南街村的层层面纱,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人们看清了南街村共产主义的真面目。
    
     我不知道那些南街村的头头们到底要把他们的南街村弄成个什么样的"共产主义小社区"。打开南街村的网站的首页,滚动着一段文字,那大概就是他们的口号吧: "这个世界是傻子的世界,由傻子去支持,由傻子去推动,由傻子去创造,最后是属于傻子的。"看来他们是要把南街村的人都变成傻子,也就是让他们都失去自己的大脑,失去记忆,失去思维,才能随心所欲地对他们进行操控。那么,人们会问,难道共产主义社会就是个傻子的社会?而在南街村网站主页上很光鲜的马、恩、列、斯、毛的头像高悬,这些过气的共产主义老祖宗在别处早已经失去了吸引力,甚至成为人们唾骂的对象,而在南街村却被奉为神灵。那么,人们当然会问,共产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已经在全世界遭遇了彻底的失败,为什么南街村的头头还要继续坚持?大概只能说他们确实是傻了。
    
     社会要发展,要前进,那么,就应该在政治上推行宪政民主,在经济上要遵循客观的经济规律,这两者缺一不可。然而,南街村却是逆着社会潮流而动,在政治上剥夺了村民的民主自由权利,而实行文革时绝对服从的那一套;而在经济上虽然早已证明了前苏联以及中国文革前所推行的计划经济以及农村集体经济模式的失败,但南街村却依然坚持集体化道路。全国农村否定了"一大二公"的人民公社,实行了个人联产承包制的个体经营模式,而南街村却剥夺了农民的土地所有权、个人财产权,实行虚妄的集体经济模式。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即使如此,南街村却实现了集体富裕,实现了经济的高速增长,而且,使村民过上了"共产主义的幸福生活"。那么,南街村的"辉煌"到底是怎么来的?
    
     现在人们终于知道了"谜底"。南街村的富裕不是靠的毛泽东思想,不是靠的共产主义集体主义的经济模式,而是靠了两件法宝:一个是巨额的银行贷款,一个是剥削外来廉价务工者的剩余价值。如报道所指出的,若干年来,一个南街村在当地政府支持下从银行获得了高达12亿元的贷款!也就是说,按南街村的3100多口人计算的话,每个南街村村民向银行贷了40多万元!试问,全中国哪个地方能够如此?!如果其他人也能获得如此巨额的优厚贷款,肯定会比南街村干得更好。现在好了,南街村现在欠银行的贷款本金、利息已经高达16亿元,那么,按它的现有资产,它早已经资不抵债,早该破产了。那么,从国有银行的贷款成了死账,那不是要将这十几亿的贷款转嫁到纳税人的头上。而上万名外来的廉价务工者为南街村提供的剩余价值造就了南街村的富裕,使得南街村民住上楼房,享有了免费的食物、家电等等。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南街村的辉煌就是这么来的。
    
     南街村宣扬共产主义的"平等",用现任村主任王宏斌的话说就是:"要让村里人富得一分钱存款都没有。"难道人人都没有了银行存款就保证了人人平等?如果这就是人人平等,那么,全世界在奴隶社会时期就早已达致平等了,何必还要老共、老毛拿起枪杆子来夺取政权去实现虚妄的平等。实际上,人人平等最主要的是政治上的平等,是人的自由的平等。而南街村的头头们所宣扬的平等也完全是虚伪的,骗人的。从揭露的事实来看,就更令人看到这帮共产主义骗子的虚伪。由于违背经济规律,南街村陷入了困境,实行集体所有制的南街村虽然搞了"外圆内方",也无法将集体化经济推行下去了。于是,就进行了"改制",南街村变成了股份制,而"三大班子"领导成员的12名自然人股东占有了南街村的全部股份!那位说"要让村里人富得一分钱存款都没有"的王主任拥有了南街村9%的股份。这哪里还有什么平等?!
    
     更令人惊诧的是,始终担任着南街村主任的王金忠死后所暴露出的"隐私":2003年5月,王金忠因心脏病突发身亡,当时的《南街村报》整版都是颂扬王金忠"劳苦功高、鞠躬尽瘁"的哀悼与纪念文字。而刚听到王金忠过世的王宏斌一下子悲痛得差点昏倒地上。然而,其后人们在清理其遗物时发现,这个每月只领250元工资的村干部,办公室的保险柜紧锁着,打开后却令人震惊,保险柜中有2000多万元现金及多本户主为王金忠的房产证。而在王金忠追悼会的当天,有几个抱着小孩的妇女以"二奶"、"三奶"的身份来到现场,对王生前拥有的财产提出要求。这就是每时每刻高声追求共产主义的王金忠的真实面目。
    
     南街村的头头们规定人人每天要学习"毛选",唱"文革"歌,灌输破私立公思想,其实质就是要控制人们的思想,使人们失去自由。他们口头上要建设的共产主义又表现为追求所谓的平等,他们在集体主义经济制度下的分配模式好像就是一种平等,他们也想以这种模式去迷惑人。其实,古往今来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平等。实际上,追求精神上的自由与强调经济上的平等之间到底孰轻孰重?没有了思想上的自由,即使有了经济上的平等又有什么意义?要求人们为了所谓的平等而放弃自由,这只能为独裁者制造口实。按照南街村的管理规定,被认为是犯错误的人都要被责令搬出楼房,取消福利,也就是取消了自由,取消了自由后连平等也失去了。这就是南街村的现实,这样的共产主义应该允许它存在下去么?它能存在下去么?
    
    "沉船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南街村的共产主义小社区即将崩溃了,这只能说是好事,南街村人将获得解放,对于那些死抱住共产主义不放的老左们无疑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看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
    ~~~~~~~~~~~~~~~~~~~~
    南街村秘闻:村主任的遗产和村支书改名
    
      在南街村,……“三当家”王金忠的突然死亡,也为人们提供了管窥南街村领导集体成员不为人知的一面。
    
      2003年5月,南街村主任王金忠因心脏病突发身亡。清理其遗物时,在其办公室的保险柜中据称至少发现了2000万现金及多本户主为王金忠的房产证。
    
      这让村民感到疑惑,一直宣称月薪250元的领导者,怎么有那么多钱和房产?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在王金忠追悼会的当天,有几个抱着小孩的王的“二奶”来到现场,对王生前拥有的财产提出要求。
    
      一位追悼会的亲历者对南方都市报记者说,王宏斌对此勃然大怒,“他说,‘以后谁再敢这样胡来,死了我再也不给开追悼会了!’”
    
      南街村的村民,像原谅王宏斌一样原谅了王金忠。有村民为这位被誉为“劳苦功高、鞠躬尽瘁”的村主任辩护,“上边的中央领导都可能犯错误,更何况我们这么一个小村庄的领导呢”。
    
      随着这些解构南街村自我宣传的事件接连发生,南街村的意识形态在此后开始向大环境做出妥协,开始将南街村的“成功”归结为“多方面的因素”――“首先是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小平理论、各级各界关心支持,再加上我们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南街村自称这是所谓的“外圆内方”――对外与大环境接轨,对内坚持“共产主义”。
    
      彼时,王宏斌亦放弃了伴随他近半个世纪的名字――“洪彬”,将名字改为了现名。
    
      王改名的缘起,亦如南街村开始悄然承认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一样微妙。本报记者找到了直接促使王宏斌改名的当事人。他透露,有一次在深圳出差,知道王书记相信命理,即找到一名术士为其测命测名,“道士写了首藏头诗,大意是南街村和王书记能有今天的成就,全是冥冥中早有注定,如果将名字改为‘宏斌’,南街村和书记可以继续辉煌”。
    
      (来源:南方都市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神话破灭后南街村的当务之急/童大焕
  • 南街村幕后的荒淫与邪恶
  • 熊培云:南街村,最后的“动物庄园”
  • 南街村红色神话的破灭昭示了什么?
  • 南街村轰然坍塌——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 (图)
  • 河南南街村“改制”真相调查
  • “共产主义”南街村陷入困境
  • “共产主义”样板村南街村悄然上演分配改制 (图)
  • 毛泽东女儿李讷给南街村捐10万让村领导改善生活 (图)
  • 毛泽东的侄子毛远新、女儿李讷参观南街村
  • 河南伪共产主义南街村的背后(图)
  • 郭宇宽:以毛泽东的名义——毛泽东诞辰110周年之际南街村民间信仰考察
  • 南街村踩了谁的尾巴?
  • 南街村,你为什么要跨掉?/葛孚学
  • 雅科夫:南街村,一个神话的倒掉
  • 南街村:披着“虎皮”的红色怪胎/贾葭
  • 南街村:原始共产主义神话开始破灭
  • 南街村神话揭示了权力经济的荒唐与可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