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杨逸
    
    3月10日下午一点,吉林省高院关于重审邢立强告银河证券擅自卖掉其股票案的听证会在吉林省长春市中院对此案的民事判决书下达两年半之久后召开。听证会结束后,邢立强告诉记者,他对这次听证会很不满意,主要是主审法官刻意回避了他的再审请求,另外由于被告银河证券有限公司已重组为两个公司------银河证券股份公司和银河投资管理公司,只有北京的银河投资派代表出席了听证会,但竟然没带相关的证监会批文和工商注册文件,邢立强对此表示,“企业经常合并、分立,法院能不知道这些法律?还有公司法关于公司分立合并的规定。法官就是这样故意包庇故意拖延,打官司难于上青天呀!”
    
    为便于大家了解此案的原委,如下附2005年8月吉林省长春市中院对此案的民事判决书、相关证据以及邢立强本人提交的民事申诉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吉林邢立强案一冤十年还要冤到几时?


    
    (注:该还款书即为判决书中提及的还款书,系伪造,同时1993年4月22日国务院令第112号发布的《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第三章第四十四条明文规定:证券经营机构不得将客户的股票借与他人或者作为担保物。)
    

民 事 申 诉 状

    
    申诉人(原审上诉人):邢立强,男,1953年4月13日生,汉族,住长春市延安大路二胡同8号(现已改为租房居住),系长春大学教师。
    
    委托代理人:刘英兰,女,1958年8月9日生,汉族,住址同上,系中国冶金设备总公司长春分公司干部。
    
    被申诉人1(原审被上诉人):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长春重庆路证券营业部(原中国信达信托投资公司长春证券交易营业部),住所地长春市清明街20号。
    
    法定代表人:李铁民,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清香,该营业部综合部经理。
    
    委托代理人:郭淑芬,吉林吉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诉人2(原审被上诉人):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行。住所地长春市西安大路810号。
    
    法定代表人:王毅,行长。
    
    委托代理人:纪仁旭,法律事务部职员。
    
    申诉人邢立强因诉被申诉人2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行和被申诉人1中国银河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长春重庆路证券营业部欺诈客户、股票侵权要求返还股票一案不服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长民再字第9号民事判决,现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事项
    
    
    
    一、请求撤销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长民再字第9号再审民事判决,依法请求由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上诉状予以再审;
    
    二、请求依法确认“还款书”违法无效,并确认还款书中无还款钱数和无卖出物名称及数量依法是根本就不能成立的;
    
    三、请求确认被申诉人1提交的所谓证据“交割单”是本应由申诉人持有的、是被申诉人1侵占了申诉人的交割权后单方私造的、是违法行为,请求确认该取证行为违法无效;
    
    四、请求确认再审判决在没有作任何认定的情况下就将被申诉人2建设银行排除在外不承担诉讼费是枉法裁判,并予以纠正;
    
    五、 请求判令全部的一、二审诉讼费、律师费、申诉差旅费等均由二被申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再审请求事项一的相关事实与理由:《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针对法官如何对证据审核认定作出了许多具有操作性的规定,如该《规定》第六十三条:“人民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依法作出裁判。”而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极力回避运用能够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申诉人所提供的证据1、3、4、5、7、8、9、10是这样的证据),而是反其道而行之,故意不顾案件事实极力偏袒被申诉人,用假证判案。一方面是故意,另一方面也是肆无忌惮地不在乎小股民十三年的冤屈和抗争精神,在全国人大代表的亲笔信要求院长亲自过问还以公正的情况下,仍然久拖不决最后在再审判决中还是故意认定事实错误,甚至故意隐瞒回避申诉人上诉请求和申诉请求及主要争执焦点,再审判决几乎与原审如出一辙(以下详述),结论部分全是主观臆断和诡辩伎俩根本无法无据!对申诉人主张的强行平仓、“还款书”违法无效及还款书没钱数没卖出股票数、交割单是证明不了申诉人是否委托过被申诉人卖股票的(从而被申诉人否认强行平仓就无证据支持,又何况交割单又是被申诉人现在单方私造的呢!现在有凡是电脑打印的就好像不是伪造的这样一种倾向,那交割单数据来源、打印时间、取证主体、内容形式都是错误百出难道不是伪造!)、严重超标的审理等重点上诉请求及再审请求故意隐瞒回避,不予质证和评判,肆意拖延办案严重超审限、公然枉法裁判。所以申诉人的申诉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规定的全部再审条件(共五项),应当予以再审,事实如下:
    
    首先,再审判决中主审法官故意隐瞒回避了以下一些事实:1、申诉人主张的还款书违法无效及还款书没钱数、没卖出股票数、所以依法不能成立;2、还款书是复印件且是有人假冒申诉人笔迹和口气写成的(申诉人请求法庭无数次,要求该书写人出庭作证或将原件拿出来,但法庭就是不予理睬!咬住邢立强三个字,竟将对签名的鉴定说成是整个还款书合法有效!这又不是刑事案,一个签名笔迹就会要了一个人的命,还款书形式内容不合法的地方还有很多,你能都把它们鉴定没吗?你老咬住一个签名鉴定,而鉴定人是谁?申诉人要求其出庭作证都不被允许,申诉人这样指出还款书的诸多不容回避的缺陷,这一切都说明还款书毫无证明力!《规定》第六十四条就规定了审判人员:“应当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所以“还款书”依法不能作为证据。其实,仅是“还款书”内容违反了股票条例第43、44条的不得透支、不得将客户的股票作为抵押物的强制性规定这一点,此案被申诉人早就因为还款书违法无效而败诉了,能狡辩到今天,问题在法院,申诉人真地感到法院改革迫在眉睫啊!3、交割单违反证据的合法性(应依法取得证据)、相关性、真实性,所以毫无证明力; 4、严重超标的审理(证据1、2、3、4、5、6、7、8、9为证)。再审法官对以上证据及对被申诉人的所谓证据——交割单不质证(有再审庭审笔录为证,法官们采用的是声东击西的做法,在庭审中有意地限制了对交割单的质证,依法庭审法官应组织对所有证据都充分地质证,而不是当事人增加不增加争执焦点的问题),不明不白地就支持了被申诉人的前后说法不一的否认强行平仓、强行锁仓等主张(证据10、11、12为证),硬是不予认定被申诉人侵犯申诉人股票所有权的事实的同时,用被申诉人从申诉人所举的“交易记录”的证据基础上单方面私造的所谓“交割单”及违法无效的“还款书”复印件为借口,推定出了申诉人“默认”这样毫无事实证据和法律支持的结论,这里主审法官甚至审判委员会违反了《规定》第六十四条:“审判人员应当依照法定程序,全面、客观地审核证据,依据法律的规定,遵循法官职业道德,运用逻辑推理和日常生活经验,对证据有无证明力和证明力大小独立进行判断,并公开判断的理由和结果。”和第六十五条:“审判人员对单一证据可以从下列方面进行审核认定:(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第六十八条:“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如申诉人主张无数次“还款书”违法无效,法官就是不谈违法,甚至所有的法官不谋而合地在叙述申诉人上诉请求时都故意删掉“违法”二字!这里申诉人建议,法院的法官们以后能够依法努力做到遵循《规定》去做证据的审核认定,决不能差得太远,否则是对法律的亵渎!也是对人民法院法官本身的亵渎!现在胡锦涛总书记又适时提出社会主义荣辱观,真是抓住了各行各业的现实之要害呀,经济发展到了如今的程度是应该考虑荣辱观的问题了,尤其司法权威不考虑荣辱观能行吗?!最起码的不要再继续败坏了!
    
    该再审判决适用法律也是不当的(这与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同一个审判委员会做出的(1998)长经初字第609号民事判决属同类案子,但判决结果正相反,相比之下,甚至不公平到了连申诉人自己带去的那部分股票都不返还给申诉人的程度!!!难道说就是申诉人申诉到死也改变不了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1999)吉经终字第174号股票返还案(该一系列案件都已执行完毕多年了!)和申诉人冤了十三年的本案的天壤之别的终审判决吗?!完全一样的股票纠纷案在吉林的法院就会出天壤之别的判决!可见在人民法院二五改革纲要中提出建立和完善我国特有的案例指导制度是多么英明啊!要知道申诉人的案子要比那些案子更冤更苦呀!已倾家荡产十三年了,申诉人及当时委托申诉人做股票的亲属都有两个已经亡故了,他们的儿孙也困苦异常,实在是等得苦极了!有证据13、14、15、16、17为证)。
    
    说到这里,实际上依法已经满足了再审条件,就该立案再审了,以下的千言万语似乎都没用了,但为了上级法院的法官了解得更详细,更有利于公正地审理此案,还是要申诉下去:
    
    以上事实说明,要真的如法官们的“默认”说法能被法律所允许的话,那证券市场更乱成一锅粥啦!!他们主审法官在这里费尽心机地在判决书的结论部分将强行平仓、还款书违法无效、交割单是伪造的等申诉人的主张偷偷地换成了论及被申诉人所伪造的“交割单”,又说没在交割单上签字(注意:又一次在利用签字这一借口!!)又没有与交割单相反的证据(这里把本来应该由被申诉人举证委托单的事情巧妙地转变成了让申诉人举什么相反的证据,法官就是如此分配举证责任吗?!偏袒得太过明显了吧?申诉人指出交割单不具有证明力或伪造的还不够吗?法官费如此大的劲儿,申诉人的案子能赢那可真成了天方夜谭了?!因为他事先知道结果才劲头如此的大的,如此先入为主办案,案子是难以公正解决了!),接着又说还继续股票交易(申诉人作为投资人,不交易股票干什么?法官这里竟然将“继续股票交易”也作为判决依据,申诉人坚决不服这样的判决。),所以应视为默认。请看再审判决书的第7页倒数第9行:“关于由营业部对进入邢立强账户的股票进行交割(由被申诉人营业部交割,也不管投资者的交割权利了吗?),虽没有邢立强在交割单上的签字(没签名怕啥,接着狡辩呀!),但邢立强也没有提供出当时提出异议的证据(当时?啥时候印出的交割单?请被申诉人讲明白!),而继续进行股票交易,应视为默认,…。”证券市场交易股票在这位法官的笔下竟有“默认”的说法!!显然是无法无据或是适用法律不当。)众所周知交割单应当由投资者也就是申诉人交割并留存,如何成了被申诉人手里的所谓证据了?在这里申诉人的交割权被强行侵占剥夺,而在这位法官的认识里股票市场的交易只要他们弄个东西就可以推论成默认!其实那是徒劳的,诡辩伎俩最后也是不会成功的。这种避开诉讼请求另搞一套的判决结论是一定会被再审的!特别是申诉人在庭审笔录中一再申明交割单不能证明是谁卖的股票,也不具有事后证明追认的作用,不要拿不出委托单再另寻借口啦,如果你交割单会起证明作用还要委托单干什么(被申诉人在2000年1月的<1999>长经终字第277号案和2001年<1999>南经初字第198-1号案庭审笔录中都曾经多次强调有委托单,撒谎说是销毁了等等,现在又出来了交割单,看来有的销毁有的没销毁是吗?如此地左堵右堵的,法院竟如此偏袒被申诉人大办冤案!请看更大胆的:第一次上诉主审法官唐晓菲竟将申诉人交给法庭的“交易记录”原件给了被申诉人的律师,而且在发回重审开庭时,该律师竟将此证据“交易记录”拿出,说这是申诉人还在做股票的证据!还有第一次一审时,法官竟允许被申诉人将交割单换来换去,贴得一片狼藉!这些法官如此大胆说明了什么?! )?其实作为证券商被申诉人最明白这些市场规则,法官和审判委员会难道是外行?!若是外行,申诉人的案子就不怕翻不过来!总会有内行的法官的!也许以后审委会改为审理制能好些?!再说被申诉人连账簿(法官连账簿都不要,申诉人主张多次应该调取账簿也不被理睬!)都拿不出,哪来的交割单?申诉人在庭审中一再指出所谓的交割单是伪造的,是与申诉人一审提供的93年当时的交割单(证据1为证)完全的不一样,而且佣金和印花税都计算错啦,被申诉人是用2000年的佣金比率和印花税率算的1993年的交割单!后来听申诉人向法庭指出这个错误后,又换来换去,伪造证据一目了然!另外,依交易规则交割单是证券公司打给客户作为凭据的,应该由谁交割?当然是只能由客户交割;由谁保存?当然更应由客户自己保存!!由证券公司交割岂不是笑话?那不明显侵占了申诉人的交割权吗?这个再审判决书的制造者已经强大到了在判决书中出如此笑话都满不在乎的程度!现在证券公司将应该由申诉人留存的交割单作为证据提交法庭,其连提交此证据的主体资格都没有,再说交割单没有签名在终审法院也能做证据用,法院在本案中有时对签名鉴定后如获至宝(可见鉴定出了“证明力”,如还款书的鉴定,干脆你不鉴定我们鉴定,反正有个鉴定就可以借以下判词,鉴定主体、鉴定目的都有疑问也顾不得了),有时没签名的证据材料也可以用(可以解释成虽没签名,但是继续交易股票,所以是默认!),可见法院已经达到了随意运用审判权的程度了!枉法到了如此的程度,在世界经济判例中可以算作一绝了!面对这样的“审判”,申诉人岂能不申诉!这些都希望上级法院明察!!证据的取得要合法,交割单本来是券商打给客户的,现在竟然由券商拿来作证据啦!这就如同债务人拿着借条复印件强辩一样荒唐!证据的效力是审判时首先要认定清楚的!而交易记录和交割单这类证据本来是申诉人起诉的证据,可是在法院的审理过程中,被申诉人复印或用电脑打印机等制造一下,竟成了法院向申诉人要相反证据的证据,申诉人就是再陈述这些被申诉人提供的所谓证据没有证明力,也是枉然,因为法院是不会再理你的陈述了!这些毫不考虑是否有证明力的判词在该判决书中都荒唐地出现啦!国家的审判权在这里都被糟蹋得成什麽样子啦?!
    
    其次,判决书违反诉什么审什么的审判原则。判决书7页第3行:“另查明,邢立强于1993年底9月6日存入现金6300元,带入五种股票当时价值63400元,…邢立强实际投入72120元。”这就是将股票折款,而不是按照申诉人的上诉请求要求返还其所有的股票及其送配股 ,也就是说申诉人绝没有要求股票折款,再审判决如此这般的将申诉人的股票折款已超出申诉人的上诉请求,申诉人要求的是返还股票及其送配股,只是针对锁仓(即强行做指定交易)不让交易影响经营的损失要求赔偿,既然在再审判决中没对强行指定交易做出认定,那金钱赔偿从申诉人哪个上诉请求而来?这些上诉请求在上诉状和申诉状都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可主审法官就是在这上面极力地做混淆,因此申诉人都不给庭审笔录签字。现在申诉人正式对再审判决书中以下的强加给申诉人的说法提出质疑:如第4页第二行“营业部强行平仓是侵权行为,应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损失,并返还可诉股票及其直到执行前的送配股,”的叙述,这里又将由此造成的一切损失的意思强加于申诉人,因为申诉人上诉请求、申诉请求中只是要求返还股票;还有第4页倒数第1行“五次将股票卖出,其行为属侵权,由此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营业部承担。”申诉人也提出质疑,因为申诉人没说过由此造成的损失这话,另外是六次而非五次,9月8日偷着卖掉申诉人带去的股票为何给忘啦?承担造成的损失这根本就不是申诉人的本意,申诉人的主张一贯是返还被强行卖掉的股票及其送配股,主审法官如此的将有利于判决的意思强加于申诉人,目的就是要改变申诉人的上诉请求,他好下判,无论是判决书中还是笔录中主审法官都不遗余力地把明明与申诉人的上诉请求不一样的意思强加给申诉人,叙述成申诉人的意思,以有利于他的判决。这次再审判决的第二项股票折款就不是申诉人的上诉请求及再审请求,再说此处的72120元也没有在开庭时质证,简直就是被申诉人想给多少就是多少!依法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这一切都说明该项判决违法,违背啦诉什么审什么的审判原则,违法的判决应予撤销。
    
    再审判决书中不仅有上述违反“诉什么审什么”审判原则的地方,同时还有大量的“你诉什么他偏不审什么”的地方,比如再审判决书第7页结论部分不再能看到前页所叙述的申诉人所主张的诸如“还款书违法无效”“强行平仓”“要求返还股票及其送配股”等争执焦点和上诉请求的关键词汇,主审法官在结论部分隐去不理这些上诉请求的做法是和原审的法官隐瞒篡改这些上诉请求一脉相承的,都是违法的。由于还款书的内容违反啦“股票交易与管理暂行条例”43条和44条关于不得透支和不得将客户股票作为抵押物的强制性规定,法官们心里最明白因违法而无效的法律必然(见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一款(五)项),所以避而不谈违法二字是最好的办法啦,那么申诉人这里也明白地说避而不谈和乱谈一气同样也是判不住的!
    
    另外,再审判决书的第二项判决的72120元是如何计算来的?这一内容在庭审时根本没有质证(有再审庭审笔录为证),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七条规定:“证据应当在法庭出示,由当事人质证。未经质证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同样的还有没质证的,如在判决书结论部分(再审判决书第7页第9行)说:“关于由营业部对进入邢立强账户的股票进行交割,虽没有邢立强在交割单上的签字,但邢立强也没有提供出当时提出异议的证据,而继续进行股票交易,应视为默认。”这一部分也没质证(有再审庭审秘鲁为证),这是审理与判决脱离,故意声东击西的做法,依法也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再说法官在这里运用“默认”,是法律适用吗?假设在这里是法律适用的话,此法律适用显然不当。法官总觉得这种明显的诡辩能有用,其实用得多啦就不灵啦!否则法律就不灵啦!申诉人揭穿诡辩伎俩的方法很简单,那就是要求法官明示“默认”是出自哪条法律即可。至于自由量裁权的运用,在如此重大的方面,依法法官是没有那样大的权利的。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六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以证据能够证明的案件事实为依据依法作出裁判。”这就限制了法官个人的自由裁量权。
    
    二、关于还款书违法无效,法官就是极力地回避开这违法二字,连有效无效也不敢明着确认啦,但拿来就用作判案依据还是与原审一样的,任凭申诉人陈述无数次“还款书违法无效”,主审法官就是不谈违法不违法,在判决书结论部分就完全不见啦前页还陈述的申诉人的“还款书违法无效”的主张。管它还款书违法不违法、有效没有效、拿过来用好啦!如此的明显不把申诉人的主张当回事,公然在判决书不理睬申诉人的主张,那就不是赢不赢官司的问题啦,就是输也叫你输个窝囊!申诉人要求上级法院能给申诉人这最基本的诉讼平等!这里申诉人真不想多说了,因为都主张无数次的还款书违法无效了,说得再多,法官就是不敢触碰违法这个词和就是不给出一个明确地认定也是没有用!就这样含糊其辞地判下去吧。
    
    三、被申诉人1用自己假造的假交割单作为似是而非的“证据”,其不知这已经侵犯了申诉人的交割权。主审法官在这里用此“证据”目的是想隐瞒且混淆证券公司与客户之间股票交易的委托代理关系必须以委托单为证据,证券市场一律以书证为准,拿不出委托单依法本应认定举证不能承担败诉后果,这就如同银行取款凭条一样,钱没了要以取款凭条作证据,银行若没有取款凭条,只打出对账单等只能反映每笔钱数的所谓证据,并不能证明是存款人取走的,那肯定会败诉的。与银行一样证券营业部保管的股票,一旦被卖掉就要拿出客户的委托单,只有委托的书面证据可以证明不是强行平仓和盗卖,一切“认可”“默认”等判词是判不住的!而交割单只能由投资者交割而来,这是投资者的交割权,所以交割单只能在投资者手中,用以证明自己持有的股票数量等信息,根本不能证明是谁卖的,而现在被申诉人私造交割单不仅是侵犯申诉人的交割权,而且不能证明申诉人“默认”了被申诉人卖掉其股票,这一浅显的规则道理是法院有权审此类经济案件的法官都应当知道的,可主审法官就是另寻借口,用所谓的默认就公然枉法下了判决!回想起原审的“在场”“认可”“同意”的导出过程,真是如出一辙!被申诉人最好举出委托单,私自造交割单来对付是不是有侵犯了申诉人的交割权的嫌疑?法官不能连这个也不懂吧,什么人拿出什么证据才会具有相应的证明力,比如想证明还钱这一事实,债务人拿出借条(借条是债务人写给债权人并由债权人留存的)或债权人拿出收条,就是数额再小,也是没有证明力的呀!
    
    四、 在没对两个被申诉人应承担的责任做任何分清认定的情况下,被申诉人2就被判决不分担任何的诉讼费,主审法官如此明显地袒护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行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为什么只是我和营业部各承担50%案件受理费呢?法官在此任何理由也不给出来,请问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省分行特殊在哪里?在不断地对申诉人欺诈侵权导致其倾家荡产达十三年后,一直不承认错误不说,现在还在和法院一起做伪证和诡辩继续对申诉人侵权,这样的侵权恐怕还要继续下去,不再整死申诉人家里几口人他们会罢休吗?申诉人被赶出证券部大户室至今已十三年了!使申诉人一家倾家荡产,难道这不是想害死申诉人一家人吗?!老人都一个又一个为此案而含冤而死,死都不能瞑目呀!而法院方面还要拖此案到何年何月也是鬼神都不知的呀!全都狠着呢!申诉人死都不明白怎么得罪了他们?!也许富到一定程度就有了寻个弱者欺负着玩的乐趣了?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呀!而恰恰这基层法院也有欺负弱者的兴趣,无尽的痛苦正是来自于那里(这与设立人民法院之宗旨正好相违背!),申诉人不明白,在这案子里并不追究原来的办案人,甚至调解结案都成,调解了就不会再追究谁了呀,可被申诉人就是不调解,因为法院会错上加错,被申诉人的律师哪来的如此大的信心呢?在申诉人一家的伤口上撒盐!拖死几口而后快?!所以才不得不请求上级法院再审!!
    
    五、因为前述的二被申诉人的一切违法侵权行为,申诉人是被逼得倾家荡产不得不艰难地走这漫长的申诉之路,所以要求二被申诉人分担全部的诉讼费、律师费、申诉旅差费等一切诉讼费用。
    
    综上,现申请再审。
    
    
    
    附证据共17 份26页及证据来源(可证明内容已在申诉状中注明):
    
    证据1:(一份一页)1993年交割单五张,复印在一张A4纸上,来源为申诉人当年亲自交割而来;
    
    证据2:(一份一页)带申诉人标注问题所在的“还款书”,由被申诉人提供的还款书复印而来;
    
    证据3:(一份一页)《股票发行与交易管理暂行条例》第43、44条复印件;
    
    证据4:(一份一页)邢立强申请案件移送中级法院审理申请书,复印件;
    
    政局5:(一份一页)南关区法院审判长侯凤全关于收到原告交到法院的移送案件申请书一份的收条一张(带有申诉人申诉附注),由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6:(一份一页)南关区人民法院减缓免交诉讼费存根,复印件;
    
    证据7:(一份一页)南关区法院主审法官冯哓洪、书记员陶文静关于邢立强交来庭审笔录补充等收条一张,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8:(一份一页)南关区法院书记员陶文静关于收到邢立强交法院交易记录的收条一张,由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9:(一份一页)南关区法院主审法官冯哓洪关于今收到邢立强交法院公告分红、配股的报刊复印件的收条一张,由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10:(一份一页)被申诉人证券部交到法庭的平仓明细等表格一张,由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11:(一份二页)被申诉人证券部1998年答辩状一份二张,由原件复印而来;
    
    证据12:(一份二页)(1999)长经终字第277号案庭审笔录二张,由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档案室阅卷复印而来,用以证明被申诉人(纠纷发生时是营业部经理刘善武)所承认的话;
    
    证据13:(一份一页)2006年3月12日报纸《东亚经贸新闻》第2版肖扬在两会报告中指出:探索建立中国特色案例指导制度(小标题)的报道,报纸复印而来;
    
    证据14:(一份一页)《融资平仓错上加错,强行锁仓难逃其咎》1998年9月11日证券时报8版报道一篇,报纸复印而来;
    
    证据15:(一份七页)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9)吉经终字174号民事判决书一份七张复印件,是与本案相同的股票纠纷,可判决截然相反,复印而来;
    
    证据16:(一份二页)湖北高院李群星论文《股票透支交易纠纷的法律思考》复印件,现代法学杂志复印而来;
    
    证据17:(一份一页)全国人大代表王维忠给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孙万胜的关于“请您能亲自过问此案,能予以立案再审”的亲笔信复印件,由原件复印而来。
    
    另附裁判书如下:
    
    1、 1999年9月7日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1999)南经初字第198号民事判决书一份三页;
    
    2、 2000年1月26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长经终字第277号民事裁定书一份二页;
    
    3、 2001年9月7日吉林省长春市南关区人民法院(1999)南经初字第198-1号民事判决书一份五页;
    
    4、 2002年3月5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长经终字第402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六页;
    
    5、 2002年7月9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2)长民监字第124号驳回再审申请书一份一页;
    
    6、 2004年11月11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长民监字第191号民事裁定书一份一页;
    
    7、 2005年8月29日吉林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2005)长民再字第9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八页。
    
    此致
    
    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邢立强
    
     2006年3月21日
    
    
    (注:申诉状附件略) _(博讯记者:杨逸)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吉林邢立强案3月10日开听证会(图)
  • 邢立强一案吉林高院还要再拖多久
  • 吉林高院向邢立强作出承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