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东北地区大量女真满族民族文物古迹遭到人为肆意破坏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3月02日 来稿)
    
    东北发生女真文物破坏事件两处古代遗址被毁
     (博讯 boxun.com)

    黑龙江一处具有重要考古价值的金代女真遗址遭到施工损毁。2006年5月,同是这一工程的施工已经造成另一处遗址严重损毁。黑龙江省文化行政部门证实,明知是遗址仍然施工且接连造成文物破坏事件的情况,在黑龙江还十分罕见。
    
    这处遭到破坏的“纪家屯1号金代遗址”位于黑龙江省宾县纪家屯附近,是松花江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涉及的一处正在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的古代遗址。
    
    2006年9月19日,记者跟随黑龙江省文化厅基建考古办公室、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赶到现场。记者看到,约400平方米的遗址被大型机械挖掘得面目全非,埋藏有文物的土层已经翻起,泥土中可以拾到大小不一的陶片和瓷片,考古队布下的遗址界桩也混在泥土里。
    
    据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纪家屯考古队队长田禾介绍,9月16日早晨,考古人员开始在遗址区内进行发掘的准备工作。为避免造成破坏,现场向工程施工人员讲明了遗址的重要性。但中午再来的时候,遗址已被施工方完全破坏,失去了考古价值。
    
    今年8月,黑龙江省文化厅基建考古办公室与松花江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指挥部,就对工程涉及的古遗存进行抢救性发掘事宜达成协议。双方约定,考古发掘自8月18日开始,在90个有效工作日内,施工方不得在遗址范围内进行施工。
    
    黑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张伟说:“施工单位明知遗址的位置和考古价值,但为了经济利益抢工期,还是公然对遗址进行了毁坏。”
    
    松花江大顶子山航电枢纽工程指挥部指挥助理储棣表示,关于遗址保护一事,指挥部对施工单位有过具体要求。明知遗址一事仍做出破坏之举,是施工单位自己的事。据了解,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此事。
    
    今年5月,同是该工程涉及的“新立屯辽金至明清时期遗址”,在工程施工中遭到严重破坏,约5000平方米的遗址被剥去约20厘米厚的表层土,造成大量古遗存科学信息的丢失,给该遗址的文物保护和考古发掘带来了很大困难。
    
    黑龙江省文化厅基建考古办公室副主任、黑龙江省文化厅文物保护处副处长盖立新认为,古代遗址不可再生,破坏活动使文物考古部门失去了对遗址内涵研究的唯一线索。
    
    -------------------------
    
     金国第一城寨城墙遭损坏已不完整
    
    2006年6月1日,踏访队员站在金上京会宁府的北城城墙上远眺,在该城的东北角方向有一座小小的城池,那就是有着金国第一寨之称的皇帝寨。踏访队员背着行囊,沿着田间小路向那里进发。
    两城之间的直线距离也就是1公里多,但是由于两城之间的土地都被开垦成耕地,使得踏访队员只能曲线前行。在炎炎烈日下,踏访队员背着重重的行囊走了近40分钟才到达皇帝寨。因为已经探访过金上京会宁府遗址,踏访队员并没有将眼前的这座小城放在眼里。金史专家关柏阳看出了踏访队员的态度,他说:“可不要瞧不起这座小城,当年金国建都就是在这座皇帝寨里。金太祖完颜阿骨打也是在此地灭掉辽国的。”
    
      踏访皇帝寨遗址
    
      据专家介绍,皇帝寨土筑城墙的周长仅为1166米,环“寨”一周不过一顿饭的工夫,因此被当地人称为“小城子 ”。金国的开国大典就是在这里举行的。
    
      了解了皇帝寨的历史,记者开始重新审视这座城池。虽然这里面积很小,但是城墙的建设却颇有规模,遗址最高的地方距城外地面有七八米高。城墙上长满了野草,踏访队员在城墙上还发现很多大块的布纹瓦。目前该城的城墙已经不完整了,而且城内的土地也已被十多家农户所占据,建起了一排排的蔬菜大棚。
    
      金史专家关柏阳告诉踏访队员,女真族崇尚太阳,皇帝寨遗址就是最好的佐证。皇帝寨仅有一座城门,开在东城墙偏北处,正好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此城虽小,但防御攻势很完备。由于城小,所以城墙间隔没有马面,但在城墙的四面曾经筑有角楼。在城门的前方也筑有半圆形的瓮城,而且城外还有护城河。
    
      关柏阳说,在1997年以前,皇帝寨里还没有人盖房,当时城内有三个大土堆,很可能是殿址。但后来有人在这里盖起了房子,建起了大棚,土堆都被耕地了。
    
      金国建都立国在皇帝寨
    
      踏访队员在采访中了解到,皇帝寨是金国最早的一座城寨,因为当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就是在这里建立金国的,并开始了他的伐辽大业。
    
      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1115年正月初一于此建都立国,取国号为“金”。关柏阳说,当时完颜阿骨打取国号为“金 ”有他独到的政治见解。当时辽是指铁,终究有腐朽的一天。只有金(当时的金就是白银)不会腐朽不会变坏,而且女真族崇尚白色,因此定国号为金。
    
      据说完颜阿骨打在登基大典这天,远山与四野白雪茫茫,“御寨”大帐前已被清扫干净,太阳升起之时,阿骨打面朝东方,端坐虎皮椅上,接受百官和臣民的朝贺。大臣们献犁九具,以示不忘农耕之事;宗翰等人呈上甲胄、弓剑,以示完成灭辽的大业。
    
      阿骨打建金灭辽
    
      据专家讲,金太祖完颜阿骨打,生于按出虎水之畔(今黑龙江哈尔滨东南阿什河),女真完颜部人,祖上世为部落酋长。公元1113年10月,其兄完颜乌雅束死,他袭位为酋长,称都勃极烈(宰相)。当时女真族为辽国的附庸,他被辽封为惕隐(辽官职名),次年,又被封为节度使。
    
      完颜阿骨打先以武力逐步统一了女真各部后,于公元1114年6月召集女真各部落兵马誓师攻辽。当时他手握木棍大声说:“你们要同心协力打败辽兵,有功者,奴婢可以解放为平民,平民可以做官,原先有官职的,按功劳大小升官。如果谁敢违背誓言,就要处死,连家属也不能赦免。”第二天,阿骨打就率这2500部众攻占宁江州(今吉林扶余东南小城子) ,大获全胜而归。
    
      同年11月,辽军以十万之众进攻女真,阿骨打只率领3700人迎战,大败辽军,并将俘虏编入军队,人数猛增到一万。女真军乘胜追击,连破宾州(今吉林农安东北红石垒)、祥州(今吉林农安境)、咸州(今辽宁开原老城镇)等地,攻占了辽的大片土地。公元1115年,阿骨打宣告建国,国号大金。
    
      阿骨打于建国的当月,就统领2万大军攻辽,于同年9月攻占辽北方重镇黄龙府(今吉林农安),12月,又于护步答冈(今黑龙江五常以西)战败辽天祚帝亲自统领的70万大军。此后金攻辽又一再取胜,三年间,占领了辽上京、中京、西京等地,并于公元1123年与北宋联合攻破辽国,辽天祚帝西逃到夹山(今内蒙古萨拉齐西北)。
    
      阿骨打在位期间,定制度,立刑法,造文字,加强皇权,为金的立国奠定了基础。
    
    2006年06月05日14:04 生活报
    
    --------------------
    
    内蒙古达茂旗境内40余座金代和元代古墓惨遭盗掘
    
    今年春夏以来,位于内蒙古 自治区包头市以北的达茂旗境内,发生多起盗掘古墓、破坏文物案件,共有40余座距今600至800年的金代、元代古墓被盗。
    
    达茂旗所处的内蒙古中部草原地区,为我国古代“草原丝绸之路”和金代长城的分布区,历史上先后有匈奴、突厥、女真、蒙古等部的游牧民族在此生活,西方的“景教”和西亚的伊斯兰教也在这里留下了许多遗存。
    
    文物保护部门从被盗的古墓中,发现了景教的遗物。据调查,盗墓分子携带先进的通讯工具和探测仪器,乘坐高级越野车,流窜在人迹罕至的草原上进行盗墓活动。当地政府根据群众的举报,已经派出民警开展侦破工作。
    
    内蒙古自治区文化厅已指示包头市文物保护部门,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发动群众把达茂旗的古代墓葬保护好。
    
    新华社2002年08月23日
    
     ---------------------------------------------
    
    金源故地古城垣被耕地坟墓“蚕食”
    又到了存储秋菜的季节。在市民忙着存菜的同时,种菜的农民们也在大量存菜,以便在隆冬季节卖个好价钱。记者日前在阿城区阿什河街道办事处南城委这个位于金上京遗址皇城内的村子里采访时看到,在这个几乎家家户户种大白菜的村子里,差不多每家都有窖口面积在十几平方米、深达数米的储菜大窖。但与普通储菜窖不同的是,有些窖就挖在金上京遗址这个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特别保护区内,个别窖的窖壁甚至就是皇城中轴线上宫殿的殿基址。这种对文物的破坏在金上京遗址内并不罕见。A、 文物价值高:金上京会宁府成国家重点保护遗址 在中国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网的“文化遗址”目录下,编号“YYA00017”的古遗址是位于阿城的“金上京遗址”———金代初期的都城遗址,属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日前,该遗址又被列入全国100处重点文物保护规划遗址之一,并纳入《国家“十一五”时期文化发展规划纲要》,是黑龙江省唯一被纳入全国100处重点文物保护的单位。
    
      据有关资料显示,阿城金上京会宁府遗址是文化品位极高、容量十分丰富的重要历史遗存。公元1115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这里定都,立国号大金。作为金帝国的早期都城,金上京会宁府历经金太祖、太宗、熙宗、海陵王四代皇帝,作为金王朝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达38年之久,是当时中国著名的四大古都之一,当时东北亚地区的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的中心。
    
      考古史料介绍,这座都城周长11公里,分南北两城,城墙夯筑,有角楼、马面、瓮城等防御设施。南城西北部建皇城,长方形,分为五重殿,现存午门、五个宫殿和左右廊基址,殿基平面呈工字形。会宁府是集当时辽与北宋两国财力建立起来的,融合了中原与金源两种文化。据记载,会宁府当时人口众多,商贸繁荣,文化交流活跃,雄踞北方各城市之首近五百年,地上地下留下了丰富的遗存,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1982年,金上京会宁府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近年在上京城遗址内外常发现金代遗物,如上京路的官印、腰牌,打有“上京翟家记”戳子的银镯、银锭,以及凿有“上京警巡院”等验记的铜镜,还发现窖藏的铜钱、银器等。 B、现场目击:宫殿基址成了菜窖壁 记者本月24日在金上京会宁府遗址采访时看到,由于种种原因,这一重要的历史遗存正在遭受着严重的破坏,作为保护重中之重的古城垣被一点点地蚕食着,耕地、坟墓、房屋全都跑到了城垣上。
    
      进入金上京会宁府故城,记者首先来到皇城,在这里,作为国家征用的文物用地,皇城中轴线上的宫殿遗址被用铁丝网围着,铁丝网内外都竖立着大理石的“遗址保护界标”。然而,就在这圈铁丝的东北角外侧,一个窖口面积20多平方米、深约2米多的大窖已经用木头搭好了支撑架,用于盖窖的苞米叶子已堆在窖边,几位农民正在摘菜,准备储菜。向窖内仔细看,窖一侧的墙壁纹理清晰,并非普通的土层,竟然就是皇城内宫殿本身的基址,属一层砖一层夯结构,每层夯土约10厘米厚。
    
      在南城村五组,离古城垣5米左右的地方,一户自称姓孟的农民前不久刚刚对一个能装十多万斤菜的大窖进行改扩建。按规定,这里已经属于文物保护的重点保护区了。记者问他挖窖、改扩建有没有经过审批,老孟说:“这屯里差不多家家有窖,也没人去审批呀,我们也不懂呀。”另一位村民说,只要到文物管理所交50元钱,开个票子,就可以挖窖了。据老孟回忆,他在这儿住了26年了,记忆中他小的时候古城垣得有七八米高,冬天能当滑梯打,现在古城垣越来越矮了。一位当地村民还告诉记者,由于古城垣是夯土板筑的,当地有些村民家盖房子垫房基没有土,就来挖古城垣取土,也是古城垣日渐消失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皇城内一条道路的路边,记者看到了一块大柱础石。据了解,古时的宫殿都是房屋倚在柱上,这样可以房倒屋不塌。这种柱础石就是属于宫殿的建筑构件,是盖宫殿时为了防止木柱腐烂垫在柱下的,也属于文物。但在金上京会宁府遗址内,它被随便丢弃在路边,没有人来收集、管护。
    
      在南城东侧古城垣上,坟墓、耕地、房屋全都上了城墙。据考证,金上京的城垣基阔在7至10米左右,最宽的地方可达13米,但是,近年来由于农民扩耕严重,城墙一点点地被耕地蚕食了,有的城墙被扩耕成了白菜地,还有一些小葱、白菜直接就顺坡种在了城墙上。记者看到,刚刚从地里拔出来还没来得及运走的白菜就原地堆在城墙根下。许多坟墓也修在城墙上,其中一座坟墓建于当地政府施行《阿城市文物保护单位管理规定》后的第二年。据当地村民说,1998年当地政府曾经让迁一次坟,但没人迁,也就不了了之了。 C、法律法规完善:金源故地期待更好的保护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金上京遗址被“蚕食”破坏的严重状况呢?
    
      据了解,遗址的保护是有法可依的。1993年7月1日起施行的《阿城市文物保护单位管理规定》中明确划定:“金上京会宁府遗址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遗址的城垣两侧三米以内为特别保护区;外城城垣两侧十米以内为重点保护区;都城内的皇城内为重点保护区;皇城内宫殿址周围五米内为特别保护区;保护区要树立界标。”
    
      《规定》同时规定:“本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特别保护区以内,禁止一切动土活动和堆放杂物。在本市文物保护单位的重点保护区以内,不得挖沟、取土、打井、建房、修坟、深挖、平整土地和采伐树木,禁止开山采石、放牧狩猎;禁止存放易燃品、爆炸品;禁止进行破坏地貌、文化层以及一切危及文物安全的活动。”“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改变地貌、风貌、环境等工程建设活动,如因特殊需要确需进行工程建设活动的,应按规定的程序办理手续。”“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进行工程建设的,必须经本市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报本市人民政府,再经省人民政府和国家文物行政管理部门同意,并取得本市人民政府批准文件后,方可按有关法律和法规的规定程序办理工程建设手续。”
    
      法律法规是完善的,那为什么有法不依呢?据了解,由于历史原因,金上京会宁府遗址的皇城内还住着七八十户村民,村民要生活,有些动土行为就在所难免。一位村民说,三四年前,曾经有文物管理部门的宣传车在村子里巡回宣传,这几年没有了,而且对这种一走一过的宣传,村民们也不大往心里去。由于村民们对文物保护的意识较差,导致部分城垣和城内地表遭到不同程度破坏。一位文物保护业内人士说,如果不是对古城垣肆无忌惮的开垦、破坏,有草护着城墙坡,古城墙就不会水土流失这么严重,金源故都遗址的雄风应比现在更具震撼力。
    
      就金上京会宁府文化遗址的保护问题,记者致电国家文物局文保司。据顾司长介绍,我国历史文化遗址中像金上京会宁府一样在农村或野外的有很多,仍有村民居住、管理保护难度大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作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各级人民政府对其都负有保护责任,尤其是遗址所在的区(县)应承担更多的组织责任。据悉,黑龙江省有关部门现已向国家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报请,要编制金上京会宁府遗址保护规划,现正在审批过程中。
    
      “中国历史有金代,金代故都在阿城。”承载着900余年厚重的历史,金源故地期待着更有效的保护!
    
    -----------------------------
    
    滩涂多被人开垦沟塘污染鲜见鱼 黑龙江阿什河湿地30年消失殆尽
    
    东北网2007年6月2日电 “以前,我在家门口的河沟里能捉到一尺长的鲤鱼,现在就是到阿什河边撒网连指头长的鱼也难捕到。”5月31日,记者在阿什河阿城区段附近听到一位居民这样抱怨:“二三十年前还有人在河边放苗养鱼,如今,由于水瘦河污,再想养鱼已是不可能的事了。阿什河中下游曾存在大面积滩涂、沟塘湿地,现在也已经消失殆尽。”
    
      泡泽湿地无处可寻
    
      阿什河依然静静地在桥下流淌着,但它与记者记忆中的母亲河已截然不同。30年前,记者就生活在河边,那时滩涂上长满了绿草,周围沟塘密布,白天可见大大小小的鱼在河水里穿梭,夜晚可听蛙鸣此起彼伏。而现在眼前的阿什河已枯瘦得缺少生机,在一处水坝下找到一个挖沙的场地,一边水面始终是浑黄一片,另一边则黑红黑红的,这是城区流入的支流夹带未经处理的生活污水和工业废水造成的。这条曾养育了女真游牧民的大河,已完全是一副憔悴不堪的景象。
    
      1980年的时候,就在阿什河阿城段上游,人们还曾捞起过一条超过一米长的大鱼。那时河的右岸是大片大片的湿地,孩子们跑过去看时,湿地里的泥巴都能没过膝盖,一群群的水鸟被惊得乱飞乱撞。如今,右岸基本都是耕地了,那个深不见底且让人恐惧的“阎王坑”也填平开垦成了农田。家乡的湿地哪里找?一些老邻居告诉记者,即便是雨水俱丰的年份,阿什河的水面也不足原来的一半宽,泡泽湿地更是无处可寻了。
    
      豆腐坊染白庙台河
    
      在哈市城郊的成高子附近,有一条被当地居民称为庙台河的阿什河支流,现在这里已垃圾遍地、臭气熏天。由于源头开了一些豆腐坊,庙台河的水是白的,牛都不愿意喝。站在东方红老桥上,可以看到此处阿什河的河水更加枯瘦,虽然刚下了几场雨,但大片干枯的河床还是裸露出来,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随处可见,不宽的河水泛着泡沫,一群群的鸭子躲避在浅滩处嬉戏。阿什河在市区流经联胜桥和阿什河大桥时水量增大,上面一层水是透明的,但下面就是黄色污水了,这都是岸边淘沙厂搅浑的。
    
      在阿什河新桥附近,记者看到河边湿地被开垦的现象特别普遍,一处建设中的场地用建筑废料和垃圾铺路,一侧挤窄了阿什河河道,另一侧则吞噬了附近的泡泽湿地。据悉,哈市相关部门规划在工农兵桥上游200米处和民富桥上游200米处兴建阿什河拦河大坝,同时在先锋路东侧联胜新桥与阿什河新桥上游500米处兴建三处滚水坝,这样就使阿什河水量丰沛,形成近30平方公里的湖泊湿地和近20平方公里的芦苇荡。但是,就目前两岸土地被占的情况看,这一美景显然离我们还太遥远。
    
      河口湿地也被开垦
    
      一路走下来,记者在穿越一段铁道线后,终于来到了阿什河汇入松花江的河口。看到这里的河水黑乎乎的,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河边大片湿地多被开垦种上了各种蔬菜。虽然湿地改成了菜田,但到处仍是野草丛生,引得不少居民来此翻挖野菜。“水里的鱼都是从松花江里游进来的,除了垃圾和黑水,上游根本就冲不下来啥东西。以前这条河的岸边还有野鸡、狐狸啥的,现在都没影儿了。”一个在此下网捕鱼的人说。
    
      记者从道外区了解到,随着大顶子山蓄水松花江水位升高和滚水坝的建成,阿什河的河口将会形成一片湿地湖泊,湖泊两岸堤防迎水面还要种植防护林带,在哈市城区东部形成一道天然的绿色屏障。这个举措将会给河口湿地带来希望,同时随着居民迁出此地,耕地自然会还草还湿。
    
      治沙造水护阿什河
    
      作为一条承载了一个地区丰富历史人文信息的河流,保护阿什河也是市民非常关注的大事。据悉,哈市已经制定了阿什河两岸综合整治规划,目标就是治沙、防洪、造水相结合,根治阿什河流域的洪涝灾害,解决污染问题,恢复河道生态环境,形成绿化、景观、文化、休闲、旅游廊道,拉动相关产业发展,综合整治范围包括阿什河在哈市的全部流域。
    
      在初步形成的生态整治规划中,城市堤防段以退耕还绿、恢复自然生态环境为主,防洪堤外侧种植观赏性植被,绿地率控制在80%以上;郊区堤防段以退耕还林为主,防洪堤外侧种植经济防护林,绿地率控制在85%以上;农村堤防段防洪堤内侧居民村屯按照规划进行搬迁,植被以自然恢复为主、人工种植为辅,防洪堤外侧种植防护林带,营造稳定的生物群落。
    
      依次兴建一岛三园
    
      记者了解到,整理和恢复被破坏的阿什河流域生态环境,还包括疏浚沟塘、河道,修复植被和打造沿河景观,自阿什河入江口至小三家子阿城区界,规划依次兴建一岛三园:珍珠岛、四季风光园、万国博览园和金源文化园,一岛三园将以回归自然为主调,同时修复林地、草地、湿地和水面,从而在这一区域形成生物多样性的生态顶级群落。
    
      珍珠岛位于距阿什河入江口约4公里处,实行围堤开发;四季风光园位于珍珠岛上游周边,以珍珠岛为核心,以东北特有的四季植物为主要载体,体现北国特有风光;万国博览园位于阿什河右岸的张坊屯堤义兴泉村处,以与哈市有渊源关系的国家和世界著名的特色风情为主题;金源文化园位于阿什河右岸程家店堤外,依河建设复古设施,充分展现金源文化。
    
    作者: 张同    来源: 东北网-黑龙江日报  
    
    -----------------------------
    
    老罕王陵寝外一百零八磴传言即将拆除
    
    来源:华商晨报
    
    东陵公园“外一百零八磴”要拆的新闻让很多人陷入对福陵内“一百单八磴”的回忆。
    
      “小时候去东陵公园,数台阶是必修课,有时数到中途乱了,不得不回头重数,但总充满乐趣。”一个沈阳女孩回忆说。
    
      福陵的主体建筑方城等都是建在天柱山的山顶,而大红门则建在平地,两者之间有一个45度的斜坡,陵寝建筑设计者便在这个斜坡上修了一百零八级台阶,被俗称为“一百单八磴”。
    
      关于108这个数字,在中国古代是经常被提起的,来源也有种种说法。在由李凤民和陆海英两位专家所著的《沈阳福陵》一书中,记载了一些说法。比较普遍的说法是相传天上有“三十六天罡星”和“七十二地煞星”,都属于不吉祥的星宿,《水浒传》中朝廷认为凶邪的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就是这些星宿的下凡。修建一百单八磴,就是寓意把这些天罡地煞踩在脚下,以保护福陵平安无事。
    
      除了倚地势上山,一百单八磴的设计还有一个目的。在福陵大红门内有“神道”,除了抬祭品的官员以外,其他人一律禁止通行,有“横走罚、竖走杀、马走砍蹄”的规矩。清代陵墓有一个特殊的规定,即神道和隆恩门之间必须修一座建筑作为隔断,名曰“一眼望不断”,寓意大清江山万世不变。
    
      福陵采用了双重隔断的方式,其一是修了神功圣德碑,而一百零八磴就是另外一个起到隔断作用的设计。
    
      福陵内的神功圣德碑碑石也很有讲究,乃是来自北京房山县。当时运输是选择在寒冬季节,在两地之间每隔数里打上一眼水井,将道路浇成一条冰道。因为是皇陵所用,石料不准用牲畜运送而全需人力,要首先在石料上包上层层青麻,每层涂上水胶,防止运输中受震动断裂,然后才能放到特制的木车上运来盛京,被称为“旱船”的方法。
    
     清祖陵下马碑:珍贵文物处于危险边缘
    
    清朝祖陵前的两块下马碑,刻有5种文字的稀世文物,如今坐落在公路一侧的排水沟中,距离车流滚滚的公路仅有几米之遥。文物工作者担心:这两块下马碑面临着重蹈沈阳故宫门前下马碑粉身碎骨的危险。
    永陵是清王朝的祖陵,始建于1598年,坐落于辽宁省新宾满族自
    治县的永陵镇。陵内葬着努尔哈赤的六世祖、曾祖、祖父、父亲及伯父、叔父以及他们的福晋,其中前4位后被尊为皇帝。永陵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在200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清代的皇陵、宫殿两侧均设有下马碑。永陵共有4块下马碑,碑体上用满、蒙、汉、藏、回五种文字刻着:"诸王以下官员人等至此下马"。永陵文物管理所所长邢启坤告诉记者,其中两块下马碑坐落在陵园的神道南端的东西两侧,紧挨着车水马龙的东南公路,其中西侧的下马碑就矗立在公路一侧的排水沟中,距离公路仅有2米。
    
    东南公路是连接吉林通化和辽宁抚顺以及沈阳的重要省级公路。原本公路与下马碑距离较远,但由于公路改扩建,公路就逼近了下马碑。"东南公路车流量大而繁杂,由于路况好,车速都很快。而且不乏大型货车。一旦在下马碑身上发生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设想。"
    邢启坤说。
    
    1999年,沈阳故宫门前的惨烈一幕震惊全国:一辆疾驶的奔驰轿车在沈阳故宫东侧路上突然失控,向立于故宫门前的下马碑撞去,当场将碑撞成5大块和若干小块儿,肇事司机当场死亡。至此,我国古代帝王宫殿仅存的一块下马碑作为一个整体不复存在了。
    沈阳故宫门前饮恨,已经成为文物界锥心刺骨的痛。"我们不能在永陵犯下同样的错误。永陵下马碑一旦被车损毁,将是追悔莫及的憾事。"
    曾多次到永陵考察的辽宁省国际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薛海对记者说。他认为,应尽快对永陵下马碑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避免沈阳故宫前惨剧的重演。
    -------------------------------------
    
     建筑取土破坏殆尽 “大金皇帝御灶城”漫灭村落
    
    东北网2008年2月28日讯 近日,“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已在哈尔滨市开展。昨天,记者随同哈市和香坊区两级文物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对哈尔滨市一处金代古城遗迹进行探察,令人遗憾的是,如今的古城遗迹已所剩无多。
    
      古城曾是重要关隘
    
      文管工作人员来到莫力街村。莫力街满族学校教师潘杰对当地历史颇有研究,指着村中一段长约5米,高约0.5米高的残土墙(现已成为居民院墙的一部分)说,昔日的古城堡如今只剩下这些了,但从古城城墙残留的遗迹,依然可以看出古城的原貌。潘杰说,根据古城遗迹及资料记载,古城基本呈正方形,城墙边长大约在300米左右。从古城的营造方法看,土墙是被夯成的,厚重结实。古城东西各设一个城门,城门外设有瓮城。从古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分析,这是从北部进入金王朝首都的关口。潘杰还介绍说,“莫力”一词在满语中的意思为“马”,源于女真语,可以推断这里曾经是金代养马场、驯马基地。
    
      遗迹遭毁令人惋惜
    
      在古城东北角有一个旧称高台子的遗迹,上面散布着大量金代陶器碎片以及布纹瓦等。特别是1983年,一位村民曾在此发现一个直径80厘米左右的铜锅。专家认为,这种规制的炊具在当时一般只有皇帝才可以使用。
    
      文物管理人员表示,上世纪80年代初,曾经对这里进行考察。当时部分城墙高为1.5米,虽然破损也很严重,但还能看清古城四周的轮廓,而且城门外瓮城的痕迹还依稀可见。时隔20多年,由于村民建筑取土、修路等造成的破坏,古城遗迹已基本消失,实在令人痛惜。
    
      新闻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有如下内容:第十九条: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内,不得建设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不得进行可能影响文物保护单位安全及其环境的活动。对已有的污染文物保护单位及其环境的设施,应当限期治理;对文物保护单位应当尽可能实施原址保护。
    -------------------------------------
    
    金代官印沦落废品收购站
    
    东北网2008年1月25日电 一块从废品收购站里捡回来的“铜疙瘩”,被家里的小男孩当做玩具,拴上一根绳子,拖拽着满村子跑,而就是这个在当地人眼里不值一钱的“铜疙瘩”,后来被专家鉴定为罕见的金代印章。如今,这件珍贵的国家一级文物被珍藏在市博物馆,成为该馆的“镇馆之宝”。
    
      毕丛良现在是市文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20多年前,他还是黑龙江大学历史系的学生,他亲历并见证了这枚宝印从发现到捐献给国家的整个过程。
    
      据毕丛良讲,那是1986年,省考古专家张泰湘老师到黑龙江大学给83级学生讲考古课。张老师讲课诙谐幽默、形象生动,同学们都很爱听,课后同学们常向张老师请教问题,张老师总是有问必答。班里有一位来自当时的阿城市的叫王姝颖的女同学听得非常认真,她家就在金源文化的发祥地,那里会不会有金代流传下来的物件呢?她猛然想起:早年,在废品收购站工作的舅舅曾捡到过一块四四方方的“铜疙瘩”,虽然上面刻有字,但周围的人都不认识,谁也没在意,随手丢给王姝颖的弟弟,小男孩把它当成了一个好玩的玩具,拴上一根绳子,拽着满村跑。听了这位女同学的描述,张老师请她将“铜疙瘩”拿来看一下。王姝颖回到家——离松峰山不远的一个村子,将弟弟的“玩具”带回学校。张老师接过后仔细端详,虽然上面刻的是“九叠篆字”,极难辨认,但张老师还是很有把握地告诉王姝颖,这应该是一枚金代的印章,是一件文物。“既然是文物,就把它捐给国家吧!”如今,这枚印章被珍藏在市博物馆。
    
      这枚印章边长5.9厘米,印文两行八字,为“迷里迭河谋克之印”。据市文物站站长刘云才介绍,“猛安谋克”是金代女真社会的最基本组织,是以千夫长、百夫长命名的一种军事组织,它源于原始的狩猎生产组织,谋克印应该是地方政府的官印。这枚宝印是如何流传下来的,已无法考证,但金代印章流传下来的非常少,所以显得更为珍贵.
    
    
    ----------------------------------
    
    拆!拆!!拆!!!北市拆迁满族老屋留不留(图) ??
    
    
    
    他位于沈阳市北市场营口东路华丰一巷4-3的家,要拆迁了。“这间口袋房可能有百年历史了,屋子里的装饰和房子一样‘老’,拆了怪可惜的。”唐广业叹息道。
    
    昨日下午(2005-08-25 09:22:57 ),记者和辽宁大学民俗研究中心主任杨太一起,再次来到老屋对其进行了鉴定。杨教授认为,由于老屋是单体住宅,没有成片,保留它的成本太高,没有太大意义。
    
      沈阳万科房地产开发公司表示,要派人到现场勘察,如果可能,会把老屋移走。
    
      按照杨教授的鉴定结果,北市场这座老宅的建造时间应该在1920年至1930年间,距今80年左右。
    
      杨教授表示,如果该处有5至6排和这个老宅同样年代,且保存同样完好的房屋,那么保留下来的价值就很大了,而现在,保留单体房屋的高成本,与其可能形成的文化价值、历史价值并不相符。
    
      “沈阳市内曾经有很多具有典型民族特色的民居,有的坐落于故宫前,有的坐落于南市,但现在很多都被拆除了,保留下来的很少。”杨教授说,现在这样重视民居保护的做法很好,而沈阳市内虽然剩余的老民居不多了,但认真勘察精心保护仍非常必要。
    
      “希望能够找到真正值得保留的民居,给沈城留下更多的文化见证。”杨教授说。
    
    ( 华商晨报)  
    
    
    -----------------------------------------
    留不留? 成本太高?败家教授说满族老屋单体保留价值不大
    
    满族风格 口袋房+万字炕
    
      高约5米的大屋,雕刻花纹的灰瓦。
    
      从外表看,唐广业的老屋比附近其他的房子高一些、“壮”一些、细致一些。
    
      这间老屋是口袋房,门开在东屋,大红的木地板已经磨掉了漆,但仍然坚固。雕花的门窗、高约1.5米的护墙板涂着褐色的漆,细致、美观。门窗上的玻璃厚约5毫米,雕花细致,顺光看是黑色,逆光看是绿色。
    
      “这就是满族人的万字炕,”指着环绕西屋南、西、北三侧的炕,唐广业说,“这炕现在也常用,冬天家里人就用它取暖。”
    
      在老屋地下,还有一个和屋子面积大小相当的地窖。
    
      “我是60多年前住进来的,刚来时,这间房子已经盖好很久,”唐广业说,“里面的装饰和房子,都比我‘老’很多。”
    
      60多年来,唐广业一直没有变动屋内的任何东西,连门窗、玻璃都是原先留下的。
    
      即将动迁 老房主难舍老屋
    
      “这房子之前的主人是金铺的老板,房子的地窖就是他家藏金的地方,”唐广业说,“房子可结实呢,装饰得又这么好,我可舍不得改动。”
    
      “瞧这露在外面的房梁,一点都没有坏。”唐广业说。
    
      2006年11月17日,唐广业的老屋将被拆掉。得知动迁的消息后,唐广业为能搬进楼房而高兴的同时,又不舍自己精心维护的老屋要被拆除。
    
      唐广业一家4代17口人都曾在这间老屋内居住,对老屋的感情很深。
    
      “我不知道这间老屋算不算文物,但总觉得这样拆掉了可惜。”唐广业说。
    
      专家观点 留住老宅意义非凡
    
      昨日下午,记者采访了沈阳市文史研究所研究员齐守成。
    
      齐守成表示,北市场开始兴盛于清末民国初期。这间唐家的老屋应是当时建造的,至少应有90年以上的历史,目前,这类典型满族民居保存完整的很少。
    
      齐守成认为,“北市场一带是沈阳老民居集中的地方,留下一两栋保留完好的、有文化价值的老民居,意义非凡。”
    
    
    -------------------------------------------------------
    
    
    吉林古墓葬里盗来3500年前的文物 吉林一男字200多就卖了
    
     来源: 新文化报 (记者 彭志军) 2005-09-05 09:20:00 -
    
    
    吉林市船营区的周某和吴某为了弄些钱花,竟打起古墓葬中文物的主意,先后三次窜至丰满区某地,对距今约3500年左右的青铜时代古墓葬进行盗掘,盗走珍贵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8月31日,周某和吴某因涉嫌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被丰满区人民检察院批捕。
    
    家住船营区黄旗街的周某(40岁)好吃懒做,今年7月,他从一些媒体报道中了解到丰满区某地有古墓,便想盗掘古墓里的东西卖钱。7月28日,他邀上同在黄旗街住的朋友吴某来到盗墓地点,正当两人拿着挖掘工具盗掘古墓葬时,被附近群众发现并报警,当地派出所民警赶到将二人抓个正着。
    
    周某和吴某交代,此前曾两次盗掘过此处古墓葬中的文物,盗得陶壶、石刀、石斧等,这些东西被他们卖到吉林市文庙古玩市场,共卖了250元。
    
    周某和吴某在古墓葬中盗掘出土的文物,经吉林市文物管理处鉴定,有珍贵文物5件,一般文物2件。其中双孔石刀(残断)和板状石斧两件文物均属我国东北考古学“西团山文化”类型,距今3500年左右的青铜时代,古墓葬及所出土的文物对于研究吉林地区乃至东北亚的考古文化及古人类学有着极为重要的历史和科学研究价值。7月29日,周某和吴某被丰满公安分局刑拘。
    ========================================
    这仅仅是东北地区女真满洲等原住民族文物古遗迹遭人为破坏毁灭的冰山一角,我们强烈鄙视这种为了个人和经济利益肆意破坏践踏东北原住民族古迹文物的卑鄙行为,我们不仅要问:那些天天鼓吹什么“闯关东”精神的,什么“中原文化,文明”的人,你们这些连自己文化都不尊重的人带到东北地区的究竟是什么先进的东西?!!你们的文化在哪里?你们的素质在哪里?东北地区的资源枯萎,环境恶化,耕地减少,人口数量激增而素质却低下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图片:满族后裔聚会纪念满清立国370周年(图)
  • 能说的寥寥无几:满族语言正渐渐消失
  • 一个满族人:清朝真的亡了中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