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经租房主”在行动(1)“经租房”的来龙去脉 /秦璐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16日 来稿)
    (博讯编者按:此稿不是秦璐给博讯发稿,而是博讯记者从其他途径得到的稿件)
    
        去年10月初,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份《中国城市居民家庭财产调查报告》显示:“我国城市居民家庭财产户均总值为22.83万元”。虽然这一数字曾遭遇不少质疑,但是它却反映了一个客观事实——城市居民财产主要由房产组成。 (博讯 boxun.com)

       但是,城市居民拥有自己的房产也是近十年来的事情,在国家不断的推行房改政策和大量的经济适用房、商品房涌现市场的情况下,城市居民才真正的拥有了自己住房的“房产证”。这些事情在建国初期是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那时候城市居民不是租住单位的房子就是租住房地局的房子,很少有人拥有子的房产。
       但就是在房改政策不断落实、房管局每天发放大量“房产证”的今天,还有一大批历史遗留下来的房屋的产权在争议之中,他们就是社会主义改造期间遗留下来的“经租房”(一种对私人房产改造的形式,即国家进行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现象,给房主以合理利润),现在这些房屋的原产权人或其后代在向国家争取这些房屋的产权。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这样的房屋就有24万间、380万平方米。

   终于有了答复
       9月11日,以魏秀玲女士为代表的近80人终于在经过多年信访之后,得到了北京市土地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的《关于魏秀玲等同志反映经租房产返还问题的信访答复》。
    遗憾的是他们并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房管局本着“从巩固私改成果出发,贯彻实事求是原则,实行改对的不动,错改的撤销,妥善处理遗留问题”的原则,对魏秀玲等同志做了如下答复:根据1964年1月13日国务院批转国家房屋管理局《关于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问题的报告》(国房字21号)的规定,最高法院(64)法研字第80号《关于国家经租房屋的业主实际上丧失所有权的批复》中明确指出:“国家经租房屋的性质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地改变他们的所有制。’这就是说国家经租房屋的业主实际上已经丧失了所有权。因此业主死后,经租房屋不能允许他的家属继承,但是可以继续领取国家给予的固定租金。”为此,凡是由国家经租的房屋,房主只能领取国家租金,不能收回由国家经租的房屋……
       这一答复令魏秀玲女士等人很失望,他们决定继续向上级反映此事,并寻求媒体的帮助。记者就是在他们自行组织的一个媒体见面会上得知此事的。

“经租房”的来龙去脉
       记者在采访中感受到,真正了解“经租房”是怎么一回事的人并不多,包括五、六十岁的老北京人都不太清楚。问及他们租住的房屋产权归谁时,他们的回答不是房管局的就是单位的。
       说起“经租房”的来头,就要从建国时谈起,1949年刚刚建国时我们国家并没有多少房屋,北京城里的房屋大部分是以前的皇亲贵族、官僚、资本家的私产。1955年12月16日,中央书记处第二办公室的一份《关于目前城市私有房产基本情况及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意见》中显示,北京房屋私产率为53.85%,上海、无锡、江苏私产率更高,最高的达到86%。
       《意见》中还对房屋私有与社会主义建设之间的矛盾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对私房改造的意见。值得一提的是,意见中明确指出:对私人房产改造的形式是由国家经租,即国家进行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现象,给房主以合理利润。在此基础上,合理地调整租金,取消一切中间剥削和变相增租的不合理现象。
       1958年国家宣布对私有出租房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凡出租房屋达到15间或面积超过225平方米的都须交由国家经租。租金所得20%~40%归私房主,其余的归国家。除了少量敌伪产外,这些房从文革后也默默地成了房管所的“主要房产”。
       1964年1月13日国务院批转国家房屋管理局《关于私有出租房屋社会主义改造问题的报告》(国房字21号)又进一步明确了“经租房”的性质:国家经租房屋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地改变他们的所有制。”这也是9月份魏秀玲等人接到的北京市土地资源和房屋管理局《信访答复》所依据的文件之一。
       1966年文革开始后,中央转批了国务院财贸办公室、国家经济委员会的一个报告即中发(1966)507号文件称:“各地红卫兵和革命群众,在有关财贸和手工业方面,提了许多倡议”,“公私合营企业应当改为国营企业,资本家的定息一律取消”。从那时起“经租房”的产权被归到房管局名下,大多数“经租房”房主的产权证也在这个时候被收缴。
    1982年城乡建设环境保护部又下通知,根据上述文件结合1966年的中发(1966)507号文件的精神,“国家经租房可明确宣布属于国家所有”。这一通知在1985年以(85)城住字87号文件的形式下发到全国各地开始执行。

质疑“经租房”产权归国家
       如此众多的文件,在当时信息传递不是很便捷、人们还没有冲破旧思想的桎梏的情况下,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房子哪里去了。
       今年80岁的戎权秀老人给记者讲述了发生在她家的这段历史:“我有私房33间,分别在崇文区的两个地方。一处是北京崇文区花市中三条63号(旧门牌)院内的13间,其中4间自住,其余9间出租;另一处是北京崇文区前门大宏庙胡同20间,全部出租。1958年,政府决定凡是私有房产出租在15间以上的都一律归政府统一管理,我听说叫做‘政府经租’。所以除了我自己住的4间以外,其余29间全部由政府经租。经租后,我每月到银行领取房租的40%的经租费。到文革的时候国家房管局来人就把我的自住房产本和经租费本全部收走了,到现在也没还给我,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领过房租。1978年,国家落实政策归还了我自住的4间房的产权,但那29间房的产权问题一个字也没提……”
       如今,这些“经租房”原产权人的后代找来了当年的有关文件,也知道自己的祖产怎么一步步的变成国家的了,但是他们觉得这很不公平。
       魏秀玲女士对记者说:“从1955年的文件中,‘由国家经租,即国家进行统一租赁、统一分配使用和修缮维护,并根据不同现象,给房主以合理利润’可以看出,在建国时对我们这批人的房屋产权是承认的。可是在64年的文件中却提出‘国家经租房屋是对城市房屋占有者用类似赎买的办法,即在一定时期内给以固定的租金,来逐步地改变他们的所有制’,我们很想问问,在承认我们的产权的情况下用我们本应该得到的租金来买我们的房子这合理吗?另外,最高法院(64)法研字第80号批复是根据(国房字21号)文件的内容进行批复的,法院的批复根据应该根据国家有关法律才对,根据某个部门颁发的文件就进行批复,这合理吗?”
       另一个有同样情况的梁景禄先生,觉得用《宪法》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了:“从新中国有第一部《宪法》开始,就明确规定了私有财产受到保护,54年《宪法》还明确规定‘国家依法保护资本家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和其他资本所有权’。按照《宪法》,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能非法没收公民的合法财产,更不能任意剥夺公民的财产继承权。所以,我个人认为(85)城住字87号、国房字21号、最高法院(64)法研字第80号这三个文件是违反宪法的,应予以撤销。”
    在当时的历史背景,自己的房子不知不觉的变为“国家所有”,魏女士他们很无奈:“即使所有的文件都合理合法,但也要有完善的法律意义上的财产转移手续,我们没有在任何有关的法律手续上前字,那么,到目前为止‘经租产’至少产权不明的财产,所以我们就会继续争取我们的权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陆湖南长沙经租房代表王季勇被强制放出
  • 大陆湖南长沙经租房代表王季勇被拘留
  • 建设部门口经租房业主和房地产报职工示威(视频)(图)
  • 经租房业主周三到建设部上访
  • 经租房户到建设部请愿
  • 武汉经租房上访者高作康、韩桂枝被强制隔离(图)
  • 博讯消息:湖南长沙经租房代表,王季勇被软禁
  • 长沙经租房维权组织者王季勇被强行带走
  • 私有权益网被令关闭 经租房主上访挨打
  • 经租房业主北京请愿续:长沙人士已经返回
  • 快讯:经租房业主上访人士王季勇已回长沙
  • 弟弟参加经租房北京请愿,长沙谢福林被全天候监视
  • 被称组织全国经租房业主上访人士王季勇最新消息
  • 全国经租房代表王季勇在湖南住京办事处
  • 长沙进京请愿经租房业主已被控制,面临拘留处罚
  • 快讯:全国经租房业主在建设部门口请愿
  • 经租房维权组织者王季勇被警察带走
  • 全国十省市经租房及文革房业主代表在京座谈(图)
  • 自由亚洲电台:经租房业主高呼要房权不要奥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