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蔡楚转发青年罗渊兰给网友、笔友、朋友们的求助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2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蔡楚更多文章请看蔡楚专栏
    
    尊敬的网友、笔友、朋友们:你们好!
    
    青年罗渊兰,大学刚毕业,不幸身患严重血液病—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需要筹款作骨髓移植。但他父母都是退休工人,实在无力承担数十万元的医疗和预后费用。因此,我在此吁请大哥大嫂、叔叔阿姨们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救救这青年。
    
    正在与病魔抗争的罗渊兰及其家人谢谢您的关心与捐助!
    
    新春吉祥,康健如意!
    
    蔡楚拜托 08年新春
    
    
    
    
    

罗渊兰的自我介绍:
    
    小生姓罗,命途多舛。出生成都,长在四川。
    母慈父严,怡得悠然。少年幸福,宁和满满。
    前年毕业,离开校园。大学体检,查出疑难。
    情况不妙,全血衰减。辗转求诊,终无定见。
    直至去年,愈加麻烦。心悸气喘,夜不能眠。
    再去医院,抽骨髓看。百般无奈,竟是癌变!
    结论一断,风云惨淡。涕泪满衫,天地昏暗。
    正值青年,本应挣钱。供养父母,效力家园。
    如今患病,皆成枉然。怎样残存?骨髓移换!
    骨髓移植,需要义捐。配型困难,最难是钱。
    工矿子弟,家庭艰难。三五十万,无从筹款。
    走投无路,只得求捐。人生苦短,不愿中断。
    大姐大哥,救救青年。我不想死,吁求义捐!
    
    
    
    我叫罗渊兰,网名罗思文(Roseven),中国四川成都青白江人。2004年四川大学工程管理专业毕业。毕业后曾工作一年,因患严重血液病—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myelodysplastic syndrome MDS)现在家休息养病。
    
    治疗该病的唯一办法是骨髓干细胞移植。而异基因干细胞移植至少需要人民币500000园。我父母都是内退和退休工人,供我大学四年,加之多次住院,积蓄所剩无几。即使把他们为我准备的一套小房变卖,也只能凑够150000园,缺口高达35万。
    
    我还很年轻,父母的养育之恩无法报答,师长的关爱无法回报,学习的知识无法应用。令我十分伤心,甜蜜的爱情刚开始便跟随苦涩,人生的帷幕刚开启主角却要谢幕。
    
    也许是命运使然,十年前父母为我购买了知名保险公司的健康保险,本想能起一点作用吧,该公司的赔付手册上根本没有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更不用说骨髓移植了。
    
    我希望善良的人能帮助我与疾病抗争,捐出你的爱心。

工行代码 ICBKCNBJSCN 姓名 LUO YUANLAN 我的账号是4402934001000623848 开户行:中国工商银行成都市青白江支行团结北支。
    
    我的家住中国成都市青白江青江西路65号8栋26号。
    TEL:8628—83309640
    身份证号510113198205210014
    
    

附罗渊兰女友散文
    

哥哥roseven

 --by GOdInEEdLV
    
    【概】
    我哥哥是个小气鬼,他今年25岁了,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分外好看。不过他牙齿不好看。
     他身高1米70左右,身材瘦弱,我想是他爱吃羊肉串的原因吧。哥哥总是假谦虚,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逗弄我,后来我发现他懂的东西远远比我多,我应该向他学习,要博览群书。不过,他很贪玩,每天熬夜玩游戏,很让人担心。吃饭也是不规律的,他以为瘦瘦的比较帅吧,不过哥哥对食物很挑剔,要色香味俱佳的才能得到他的青睐。还好我还会做菜,勉强能蒙混过关。以后有空我会好好学学做好吃的菜给哥哥尝尝。哥哥唱歌很好听,好听到我听过他唱的都不想听原唱了。还有吹好听的口哨。这个我大概是学不会的了,不过我从他那里学会了很多,就不赘述了 。还有讲故事啊 ,三国的故事大概都能倒背如流了,对于好读书不求甚解的我来说,这很了不起的。他还爱说给我说笑话,我个人觉得我比较喜欢听他说的冷笑话。好冷。比如,一只柠檬走着走着,觉得脚好酸啊。每听每乐乐不可支。
    
    【关于小黄】
    他家有一只从小养大的母鸡,它很乖,我们一起在门槛边逗它玩,喂它吃米粒,我的手总是被啄到,可是哥哥却不会。后来他教我要把手伸的平平的,小黄才不会有有人要抢食的错觉,一试果然如此,知黄莫若罗。看的出他们全家人都很喜欢小黄。对他关爱有加,甚至它可以踱步到屋子里。小黄呢,也很乖,每天都会下一个蛋,家里没人收,它会下到隐蔽的地方。而且绝对不会担心它会随意便便,这点很神奇。如果小黄会讲话,一定会摆了朴姿对着哥哥讲:我,值得你喜欢!它的确值得。
    
    【涂鸦】
    别人涂鸦可能是在破墙上或者废弃的纸张上面,有天我想个主意要在他脸上涂鸦开始人家还不乐意,后来勉强同意了,当他看到我的手艺是那么杰出作品是那么出色的时候,他不干了,说要互相涂,本着公平的原则我们俩开始在对方的脸上创作。我借着他鼻子的轮廓画上了可爱的兔子和花花。可爱死了。而他却中意把我变成一个彻底的丑八怪。然后对着镜子照照,笑成一团。很傻。但这个游戏我们乐此不疲。哎,我发誓,我只想看到他爽朗的笑。听他胡扯八扯给我讲笑话,然后再一起笑得像是回到童年。
    
    【下棋】
    呵呵,如果不耍赖,我基本上赢不过他。问题是即便耍赖,我还是不能赢。我们俩的象棋是这样子下的。先让我一子,然后开战,我随时可以同他换疆界。换到最后当然是他全盘皆输。KO!于是变换规则,只能换若干次,到他认为不能再换的时候喊停,不能换的时候是指:我只剩下没几个可以过界河的子了。不过我也有应对的办法不让自己输到太难堪,也不让他得意到太忘形,那就是掀棋盘,这样就可以保持我百战百胜的记录啦。这么蛮横他也不会怪我,大概一直以来都是他在让着我吧。做错了事情,我只要委委屈屈的说句不是故意的,他一准不会生气的,生气也不会很久的。这个是他现在还自觉的第二大的优点。不过我还不准备告诉他。
    
    【游戏】
    这个说来话长。有一段时间睡眠不够好,每天晚上被噩梦吓醒,然后要愣好一阵子才能够回过神来,舒一口气,说这不过是梦一场。有一天梦见很多老虎狮子狼群之类来我家门外晃荡。惊吓之余听见爹号令说:都去书房,快点,去打文明!可见这游戏的魅力无边。诶。这真是一款很很很好玩的游戏,我经常同哥哥对战的,虽然每次输家都是我,还是爱玩,因为开始采蘑菇的过程相当的让人开心,笨哥哥他每次都要读档,非要读出个worker才肯罢休。而我呢?我随到什么就是是什么从来也不耍赖。就是因为我这么乖,所以我的地产特别的好,我的钱特别的多,我的勇士也特别的厉害,小小侦察兵都能打得一堆野兽落花流水。哥哥连声惊叫,说不会不会不会不会吧?!哎,我可得意了。可惜我最后还是不免要被他制肘。这卑鄙的家伙他最爱走的路线就是暴兵。大量出兵出来去打别人,抢人家的worker,霸占人家的城池,带不走的还要一把火烧掉,可恨可恨我多少钱财也毁于一旦啦于是我就同他哭啊闹的,开始人家还怜香惜玉,紧张一下子,后来直接不理睬。哭的眼泪哗啦也没用。worker照样抢。城邦照样的毁。甚至以虐待我为乐啦。不亦悲夫!我以后有了时间好好想想个对策,一定要打败他,欺负他到哭,而且还要给我当附庸国。当了附庸国再拿去给其他人做交易。最近,我们休战,他当亚历山大,我当某某谢君一起去打蒙特祖玛。
    
    【四川话】
    其实打游戏,这个短语不好,游戏又不是实体,跟酱油啊醋啊一样,怎么能打呢?所以还是四川话讲的好:耍!心情不错,出去耍一和而。耍一和而回来再耍一和而电脑,耍完电脑再耍牌,耍完牌耍累了就躺一和而。这个字被他教的我说起来形神兼备。于是一有空,总是要出去耍一和而的。最近我们还要一起去庙会耍。“哈”这个字也很有趣,开始他说我哈本儿,我也还他一个,后来发现有那么多的骂人哈的字眼儿。哈西西,瓜西西。哈错错,瓜错错。估计还有很多。朋友有不明白错错是个什么憨态可掬的样子的呢?看我生气的时候他的样子就知道了!跟个小朋友似的。又委屈又不敢大张旗鼓发脾气。他们管女的都叫娘娘,管男的都叫伯伯,同哥哥出去耍一和而的时候,见人他都娘娘伯伯的喊。不要太有礼貌!(中伤几句:其实是看起来而已!真的只是看起来而已。他私底下撒泼耍赖什么不会!脏话也教了我一箩筐。。。打住)
    
    【 吃】
    他爱吃。我也爱吃。因为离那么远,所以有了好吃的,就很惦记对方,他的方式是给我显摆,用很诱人的语气说哎,我今天吃了某某某东东。我晚上有某某某好吃的。哇我这里有大石榴,想不想吃啊?而我呢,则是给他许诺要做某某物给他吃,而且每天花样翻新,到现在大概都可以列个菜单了。不过有一天我一定要亲手做他最想吃的可乐鸡。YY以后我们要开一家蛋糕房,名字就叫颊齿留香。关于火锅,大家都喜欢。虽然尝了几家好吃的火锅,可是我总嫌不够好吃。那是因为我们曾经亲手做过好吃的火锅。人们说除却巫山什么什么。我是除却火锅不见什么。呵呵。
    
    【散步】
    心情大好的时候,慢无目的的随心而至的信步走走。我们经常玩因为老输给我所以他认为很无聊的游戏。规则也是变幻多端,所以结果都是他输到瓜兮兮对不出来。就一路笑下去。哥哥让我把手穿过他手臂放在他肩上,我不习惯这样亲昵动作,不过也乐意配合他,他可得意了,迎面走来的两个人盯着我们直望,我赶紧把手拿下来,却听到他们的对话:你也那样挽着我吧。。哈。好象走过很多地方,有时候夜色微凉,有时候春风拂面,有时候冷月寒潭,有时候花姿树影。那池水,那棵树,那只流浪的小猫,那缕冷清的光亮,那支悠扬动人的旋律,空气中的香,薄雾的白。每一个片段都很珍惜。
    
    【翻脸记】
    同哥哥大闹一场之后,总是会无功而返,他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本领,叫人恨也恨不起来。每次数落我一堆坏话,说我幼稚不讲道理小心眼坏脾气阴晴无定等等等等,然后我说那好吧,我这么坏你好要不要了,人家总是毫不犹豫的回答一个字:要!多也没有,少也没有,就只有傻忽忽的一个要字,柔软了我的心。让人恼也不是,笑也不是,我知道再多的怨恨,都敌不过经不起浅浅一问,他怎么会不肯和我好呢?我又怎会离开他,惟有天晓得,我多想好好对他,一辈子跟着他,吃苦也好,心也甘甜。
    无意跟人提起我们之间,人家对我说:“你们感情很深的”。我说哪里呀,怎么可能呢?不是一直在吵架吵架误解误解么。反复都是彼此不肯退让,怎么你说我们感情深呢?我自己觉着我可以接受突如其来的任何分离了。我觉着我们都没想象的那么爱对方,不然他不会害我哭,我也不会害他扔东西。一直这么想的。可是她对我说,你看,你哭是为了在乎他,他生气仍东西也是因为他太在乎你的感受。你们实则很相爱。是这样的吧?是这样的啊。彼时,我想起了他的好来,他虽然没多问我生病,却把自己最后一合阿莫西林给我带走,把最心爱的书送给我看,还千方百计哄我开心,不厌其烦给我讲怎么应对生活总的问题,我遇到难题比我还着急,虽然嘴上贬损我,心里却最最惦记我…
    他说他整颗心都扑在我身上了还同他闹太没道理,我只皱了皱眉没做理会,认真想一想,却是真的。我总难体会。想着想着,泪眼朦胧。应知爱意似流水,斩不断,理还乱...
    
    【和好记】
    哥哥最大的优点是有仇必报,且是当时就报了。不等到明天的!我的最大优点也是不记恨别人。被他一哄就又破涕为笑了。某天们吵架过后在进行为期两天的冷战。
    那个冬天的晚上,我在心里埋怨了他N 次以后终于熟睡了心里还恨恨的想明天也决不要理睬他!可是,半夜的时候,他打电话来,说出去走走,多穿点衣服,那么诚恳,大概会比说一万句对不起还要打动我的心啊,于是我套上羽绒服就下楼去,到外面的时候我都惊呆了,在下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那么漂亮那么美,一刹那,我忘记了全部的不愉快,心头的不满烟消云散。之前几天我们都还在期待,还在预测那年的第一场雪会在什么时候降临。他赢了。我输了,可是输的好欢喜。温暖的路灯底下,一切都很安静。街道空无一人,附近的人们都在香甜的睡梦中,只有我们两个!抬头仰望苍穹, 有无数小巧玲珑的雪花飘洒下来,像是童话里的精灵,我望得痴了,连我的伤心和忧虑和怀疑都抛却九霄云外了,什么都不用想,真好。哥哥似乎也着迷了,说他很少看到这样的雪,这样的夜晚,这样迷人的天空,这样纯净的安静…
    于是,两个和好如初的人,在雪夜深深的祥和里,陶醉。后来的一天,他突然说他喜欢轻轻抱着我的感觉,那样他的心会很宁静,像下雪一样。于是我知道那天他也很开心,心里一定一样暖暖的很幸福,能够让心爱的人感到安定,内心的冲突和不安消失不见,是件多么让人宽慰的事情。所以,这个句子,这辈子,也会记得。
    
    【不满他】
    他的脸是卷帘门,说翻脸就翻脸。答应的事情没做到。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
    电脑占用了他太多时间。陪我一起玩的时间太少了,等哪一天他自己才能反省这个呢?
    有一天我独自YY 要组个乐队多好这家伙笑我唱歌走调,说是左,左又如何了左也比他右的好听的
    曾经有一部无与伦比的绝代好书就被扼杀在他的嘴巴里。
    这些理想还没开始就gameover,就都是他一个人的错。日后定然一齐算帐。
    别人给他发短信,他在那很臭屁的回啊回啊回个不停,一点也不管我嘴巴噘多长,眉头皱多紧。哼!你只管去享受被人爱慕的喜悦吧。我也只管喝我被人冷落的苦酒。过段时间,你就知道该不该了!后悔也没有用。
    
    【不满自己】
    一别就是很久,杨过和小龙女,至少知道等一十六年。而我们呢,漫漫没有约期。
    太情绪化,想到不开心的事情,马上晴转阴风黑雨,一片凄凉悲惨。
    对他说很绝情的话,可是清醒过来,我又格外难受,因为他现在病着,病着,病着,前途未卜的病着...我不知道有谁能救他,又有谁能救我?
    
    【末】
    人生短暂。爱情也不过如此简单。如果他会离我而去,那么再活下去,也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已...
    他说,说你能活到80岁吧,我希望你能活的久一些,可是万一我特别想念你怎么办呢?又想你早一些同我相聚。他说着说着就要哭起来了,我的泪已经湿了一地。傻子,我怎么会扔下你一个,怎么会要你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受寂寞冷清熬煎?如果你去了,我也不活,我说了的,你看着办吧。世间哪得两全事,不负爷娘不负君?
    他们说想我嫁得嘉婿,以后一生无忧,过悠闲的生活,他们说日子很长很长,会遇见真正合适的人,会有很幸福的未来,他们说爹妈养育恩情未报,事业未酬,未免担不孝之名。他们说别生活在虚幻里面,人不是为了爱而存在的,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值得追求。说的人苦口婆心。听的人肝肠寸断。就算所有人都是对的,我只是顾惜他!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凄清孤苦一个人受煎熬。他那么可怜,那么可怜,我那么心痛。比我心痛任何人都心痛他!像一万支箭射在身上那么痛 。
    我在签名上写:敢去承担爱,虽然我还没那么坚强,到可以用自己的肩膀背负突如其来的一切打击。我也很害怕,很担心,会偷偷哭泣,会睡不着觉。可是我坚信真心可以感动上苍,还我一个谈笑风生,气宇轩昂的哥哥回来。自此后, 若比目之逝青波,如文禽之逐绿水,再不分开,相亲相爱,不怕天黑路长,不怕风雨凄凉,不怕形单影只凄惶,不诉离别,只诉衷肠。
    PS:祝朋友们事事顺心如意。
     臭哥哥快快恢复健康。
    
    
    
四川省人民医院病情诊断证明

    

四川省人民医院病情诊断证明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08/2/19)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蔡楚:呼吁北京当局立即释放胡佳(图)
  • 蔡楚:《中国现代汉语文学史》出版发行(图)
  • 蔡楚:成都“野草”诗歌群体编入中国新文学史(组图)(图)
  • 蔡楚: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被北京警方宣布限制出入自由(图)
  • 六.四伤残者_齐志勇给蔡楚的信(组图)(图)
  • 蔡楚:胡佳今日被北京警方传唤,吁请关注 !
  • 蔡楚:我们向谁控诉?权贵阶层瓜分了家当(图)
  • 蔡楚:呼吁解除对胡佳的软禁 保障曾金燕孕期安全(图)
  • 蔡楚:关注胡佳!关注中国的“非法拘禁”事件(图)
  • 蔡楚:高智晟律师今天上午被秘密审判(图)
  • 蔡楚:呼吁宁陵县公安局解除对李喜阁的监视居住决定(图)
  • 蔡楚:呼吁沂南县警方立即释放滕彪博士(图)
  • 蔡楚:陈光诚被判刑,袁伟静处于非常大的风险中(图)
  • 蔡楚:律师今晚再赴临沂,吁请关注陈光诚案!
  • 北京市司法机关重新审查起诉赵岩/蔡楚报道(图)
  • 蔡楚:请关注阿坝当局扣押的七名藏人
  • 槟郎:致蔡楚君
  • 蔡楚:底层、冤案录、上访村作家廖亦武(组图)(图)
  • 蔡楚:独立笔会第二届 (2004) 自由写作奖颁奖会照片(图)
  • 蔡楚:思念-悄然无声地 把晶莹的泪珠点燃(图)
  • M像速写/蔡楚(图)
  • 致万之 / 蔡楚(图)
  • 蔡楚:呼吁中国执法机构尽快还欧阳小戎的人身自由!(图)
  • 蔡楚:记梦-疑又是阿纤(图)
  • 蔡楚:关注近期一系列非正常“失踪”事件
  • 蔡楚:请给北京府右街派出所打电话,关注郭飞雄安危!
  • 蔡楚:恭祝博讯编辑和各位网友圣诞快乐!新年纳福!(图)
  • 彭大泽:即复《敬致彭大泽先生并蔡楚先生》
  • 敬致彭大泽先生并蔡楚先生
  • 彭大泽:致蔡楚并答思童先生
  • 蔡楚:那些自称森林的形像﹐其实只是一株红罂粟。(图)
  • 邹洪复:诗歌写作的支点—读蔡楚先生诗歌作品随感(图)
  • 蔡楚:赠洪复
  • 我 ---- 一个漂泊者/蔡楚
  • 蔡楚:我——一个漂泊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