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东营钛白粉项目将排放二恶英 比氰化钾毒100倍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5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记者 王小乔 发自北京 上海 东营)东营项目之所以获批,是因为它比国内现有的钛白粉厂商更加环保。但可持续发展理念在中国已日渐深入,杜邦项目的生产工艺、污染物排放及处理是否符合未来的方向,国内外专家中存在相当大的争议 (博讯 boxun.com)

    
    2007年12月20日,本报刊发杜邦东营钛白粉项目遭到国内同行质疑的报道,随后收到多方反馈意见,据此开始三周的追踪调查。
    
    此前,国内同行质疑的焦点主要是杜邦东营项目所选择的原料和废料处理可能严重污染环境。
    
    钛白粉目前有硫酸法和氯化法两种生产工艺,杜邦采用国际上先进公司普遍使用的氯化法,但使用的原料是独有的----含钛量60%左右的低品位矿。“这种矿的生产中消耗更多的氯气,产生更多的有毒废物‘三氯化铁’等。”国内惟一氯化法工艺厂商、锦州铁合金公司副总经理刘长河先前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低品位原料更环保?
    
    2007年12月24日,杜邦对此做出声明:使用中低品位矿源比先提炼原料生成高品位矿再生产的两步更省能量、更环保。“多数高品位矿是从低品位矿冶炼而来,这个过程则消耗了更多的电、水等能源。”杜邦钛白科技公司项目经理顾旭青博士2008年1月8日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进行了更详细的解释,“杜邦是从整个生产过程的节能来考虑的。”
    
    至于产生更多的“三氯化铁”等,杜邦认为严格灌注到深井之中,是“非常安全的”,并向记者演示了深井的模拟废液扩散图:一万年以后的扩散尚未超过三公里。“这意味着一万年内不污染三公里外的地下水,符合美国环保署标准。”顾旭青表示,“事实上,东营几十公里内都没有地下水资源。”
    
    他向南方周末表示,钛白粉的最佳工艺是在地质条件适合的厂址用含钛量60%左右的钛铁矿作原料,使用氯化法加地下灌注处置废液,这还是项独有工艺,其他厂商因不掌握这项工艺及不具备安全地下灌注的地质条件,无法采用。
    
    对于杜邦的说法,两家美国排名前五的钛白粉厂商Huntsman和Tronox公司不愿对此置评。南方周末记者又联系了美国化工协会和环保协会,均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但记者获得的一份欧盟联合研究中心总署的报告显示:至少在欧洲,氯化法和硫酸法对环境存在不同方面的隐患,并非谁更环保。氯化法能节约能源、减少废水,但其废物比硫酸法产生的废物毒性更大。
    
    而2008年1月21日,由田纳西州环保协会推荐,长期关注杜邦的美国与加拿大联合钢铁工会专家Keith先生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使用高品位的精钛渣和金红石,每2000磅耗资1000美元,杜邦氯化法使用的低品位钛铁矿每2000磅只有200美元,另外,硫酸法不会带来氯污染,而其他采用氯化法的美国钛白粉工厂的氯污染也小于杜邦。”
    
    当然,相比国内钛白粉厂商,杜邦项目更加环保。杜邦提供的数据是能耗低30%、固废低一级,并认为这将促进行业升级,整体减小对环境的影响。据杜邦透露,参与环评的一位专家曾在会上表示:“宁愿引进杜邦,也不要国内的污染大户。”
    
    深井灌注是否合理?
    
    对于另一个环保质疑焦点----将废料灌注到地下深井,两位参与过项目评价的地质专家,肯定了这种废物处置技术。
    
    薛禹群是南京大学地球科学系水文地质研究室的教授,2007年1月17日,他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灌注井的隔离层上是含盐量远高于饮用水的卤水,不能饮用,并且万一出现预测外的泄漏,也可以此缓冲。”南京大学构造地质学家卢华复则证实了该地块没有断层,能达到美国环保署“一万年无转移”要求。“中国的废料越来越多,接近一半的地面都被污染了,必须尝试废物处理的第四容量。”薛禹群表示,这也是环保总局将该工程列为示范项目的原因。
    
    目前美国89%的危险废物都被埋在I类深井中。美国环保署亦于1994年做出结论:深井灌注比填埋场、废物罐和焚化炉更为安全。
    
    但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已经在1998年提出了更高的环保理念----“清洁生产原则”。这个应对污染的全新思路,鼓励企业从源头和生产中减少甚至避免污染,而不是对已产生的污染进行治理补救。
    
    “杜邦没有设法从源头减少污染,而是埋到地下,间接地逃避了从源头上减少污染的责任。”2008年1月18日,绿色和平组织项目主任岳毅桦从环保组织的角度提出反对意见。
    
    而深井灌注技术在我国尚属空白,目前既无法律约束,又无足够技术人员监管,杜邦的环评报告提出可适用美国法律。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周珂教授认为,深井灌注技术是一项值得试验和推广的废物处置技术,但在制定好完备的法律之前,也不应完全适用美国的法律,水污染防治法和核废料处理法中的相关条文可以适用。
    
    被忽视的二恶英排放
    
    当业内专家对杜邦的说法提出不同意见之时,南方周末记者在调查中又发现,杜邦采用的氯化法工艺将不可避免地产生“二恶英”,这是之前国内的专家所忽略的。
    
    二恶英是一种无色无味、毒性严重的难降解物质,是斯德哥尔摩公约明令禁止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之一。有研究显示,二恶英的毒性是氰化钾的100倍,有“世纪之毒”之称。
    
    美国环保署自2000年起要求各公司上报污染物排放量,2007年最新统计到的数据是,杜邦在特拉华州的Edge Moor厂、密西西比州的De Lisle厂、田纳西州的Johnsonville厂分列二恶英排放量的第一、二和七位,他们都生产钛白粉。
    
    在2000年密西西比州近2000位居民起诉杜邦工厂的著名环保官司中,律师的一项重要证据就是二恶英的大量排放。
    
    2007年12月8日,杜邦钛白科技亚太区营运总经理贺伯对密西西比州官司做出解释:“几乎每一家美国大公司的背后,都有律师免费带领民众起诉。官司之后,2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冲走该厂部分土壤后,美国环保署前来调查,结果是周围的土壤和水未被污染。”
    
    但田纳西州的环保官员和公众,恰恰是在这起官司之后才发现,毗邻的杜邦工厂是污染副产品二恶英的排放大户,当时该厂已建立50年。
    
    这些信息的披露给杜邦带来了很大的环保压力,密西西比州居民发起运动,要求通过立法对抗杜邦的污染,田纳西州厂附近的居民也跟着反对杜邦。
    
    尽管杜邦随后表示这些排放物都是低毒并在可控范围之内,田纳西州环保官员仍然对当地政府和公众的多年不知情表示无法接受。
    
    同样,杜邦东营项目的二恶英排放也只出现在了环评报告中,未向公众作出任何公示。
    
    “对于生产中产生二恶英这种极危险有毒物的情况,未向公众公示,未说明计划如何处置、如何保障社区环境安全,绝不是尊重公众知情权的表现。在美国,依据《应急规划和公众知情权法令》,杜邦的每家工厂都要向公众公布有毒物排放情况。”绿色和平组织岳毅桦对此提出强烈质疑。
    
    针对二恶英排放问题,2008年1月23日,杜邦中国向南方周末表示:“任何形式的氯化法都存在产生二恶英的可能,并非杜邦钛白粉生产工艺所特有。通过调整氯化反应条件,杜邦钛白粉生产厂二恶英的产生低于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环境署制定的有关豁免限值。”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