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吕耿松: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24日 转载)
    
    
吕耿松:我的自我辩护及法庭最后陈述

    作者:吕耿松 文章来源:观察 更新时间:1/23/2008
    
    

编者按:浙江异议作家吕耿松先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件于2008年1月22日在杭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在法庭上,吕先生对被控罪名发表了自我辩护,但是由于法庭的阻挠,他的发言被多次打断,没有进行下去。受吕先生家属委托,本刊现全文发表他的自我辩护词。
    
    今天我站在这里受审,不仅是我个人和家庭的不幸,也是这个国家的不幸。人类文明已经进入21世纪,中国的统治者还在用文字狱这种野蛮、落后的手段来迫害有独立见解的知识分子,并动用法庭这种现代文明的产物,对无辜者进行中世纪宗教裁判所式的审判,因而今天对我的审判,也是法庭的不幸,因为它使法庭蒙受了耻辱。前苏联共产党领导人布哈林在批判沙皇政府镇压知识分子时曾说过:“一个民族的脑袋不停地被人砍掉,这个民族还能生存下去吗?”用布哈林的话来形容中国的现实并不过分,中共政权正在扬沙皇俄国政府的角色。因此,真正应该接受审判的是那些制造文字狱的人,是中南海那帮长着花岗岩脑袋的人。
    
    起诉书指控我在境外网站上的造谣、诽谤等方式发表”“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署名文章,从而构成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我毫不讳言这篇文章是我写的。但是只是我阐明自己的学术观点和政治观点而不是犯罪。必须指出的是,我没有“造谣、诽谤”。我一向治学严谨,所发表的文章都有大量、充分的论据和证据。举例来说,我对中共现政权批评得比较尖锐的是选举制度和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认为中国的选举是人为选举,“人民代表”实际上是官员代表。这有大量的事实证明。2007年12月28日《杭州日报》刊登的一条资料表明:本届上海市人民代表中厅级以上领导干部328名,工人33名,农民13名。而在该市上一届人大代表中,厅级以上领导干部377名,工人12名,农民9名。这组数字是中共官方媒体提供的,已经能说明问题,无疑支持了我的观点。
    
    在我的文章中,有些学术性的讨论也被公诉机关用来证明我“煽动推翻国家政权”。例如,我在《有感于陈水扁唱国歌》一文中提出:“如果一定要我找出一个唯一合法的政府,那么以历史学的观点看,以法统的层面看,这个唯一合法的政府只能是中华民国政府而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是关于中共政权合法性的讨论,这个问题是历史学研究和政治学研究中的重大课题,世界上许多历史学家和政治学家都在研究这问题,我对这个问题提出一己之见,也完全是一种学术探讨。正如我在《独裁的白皮书》一文中提出中共先政权“是武力夺取政权的僭主”,这仍是一个学术问题。“僭主”一词是历史研究中的一个学术用语,它指的是古代希腊历史上一些不靠选举而靠武力夺取政权的城邦国家,这在中国历史上也叫“霸王”。我用这个词来形容中共先政权,也是建立在历史事实基础之上的。
    
    总之,我绝对没有“造谣、诽谤”。公诉机关作为严肃的国家司法机关,对我进行这种栽赃式的指控,是极不负责任的,这种指控,对我本人构成了造谣、诽谤,对此我保留起诉的权利。
    
    在公诉机关的指控中,把“国家政权”与中共政权混为一谈,这也是极不严肃的。我文章中所指的,是中共政权而非中国政权,这实际上是两码事。在现代国家的概念中,国家政权是指全体选民选举产生的合法政权,而中共政权是我上面所说的“僭主政权”,它靠武力夺取,然后利用其控制的国家强制力制造人为选举,强奸民意,自己选举自己,美其名曰“人民政府”。这样毫无民意基础的政权怎么能说成是“国家政权”呢?起诉书指控我“诋毁、侮辱、攻击我国的国家政权”,这完全是偷换概念,无中生有。我确实对中共政权的专横、腐败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但这是针对中共而非国家政权的。进一步说,即使我有“诋毁、侮辱、攻击”等行为,也应该由共产党的法定代表人胡锦涛先生对我提出名誉诽谤,而不是由国家司法机关越俎代庖得对我进行刑事指控。司法机关越俎代庖,角色严重错位,它实际上成了共产党迫害异议人士的工具,这在民主与法制时代是不能容忍的。
    
    如前所述,我没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只是对共产党一党独裁,造成目前腐败遍地、贿赂公行的行径作了一些尖锐的批评,公诉人如果认为我的言论过当,也应该以大量的事实、论据、证据来批评、驳斥我的言论,而不是信口雌黄,诬陷我“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滥用目前的检察权对我进行刑事起诉。也许是中共政权自己觉得它确实应该被推翻,所以杯弓蛇影,别人一批评它,就说别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从我和陈树庆、张建红、严正学等人因言获罪这一事实来看,共产党政权确实应该被推翻,但遗憾的是我并没有这样做,我仅仅是希望共产党放弃一党独裁,开放党禁、报禁,看来我太善良了。如果我有什么过错,对历史欠下什么,那就是我没有煽动推翻中共独裁政权。
    
    法官先生,我是无罪的,你们也许从内心也感受到了这一点。我不但无罪,而且对国家有功:为了目前的民主事业,我放弃了优越的工作条件,至今上无片瓦、下无寸土,身无分文。如今年过半百,还要经受牢狱之灾的煎熬。因此,我希望法庭在量刑时,拒绝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05条,因为这是一条迫害敢言之士的恶法。
    
    最后,我郑重地通过法庭为中共最高当局提出如下建议:一、废止刑法第105条,因为这条恶法是制造现代文字狱的法律依据;二、废除一党独裁制度使中国早日实现民主。如此,则国家幸甚!
    
    民主万岁!
    
    中国万岁!
    
    吕耿松
    
    2008年1月22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组图:吕耿松案庭审纪实(图)
  • 魏桢凌:吕耿松案庭审侧记
  • 中国人权论坛:为人权捍卫者吕耿松再呼吁
  • 浙江吕耿松案未当庭宣判 众多民众到场声援
  • 吕耿松案明日开庭 浙江异议人士不惧恐吓坚持旁听
  • 杭州国保威胁浙江民主党成员不得参加吕耿松案庭审
  • 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案即将开庭审理
  • 吕耿松:《水调歌头--囹圄咏怀》(图)
  • 胡佳:莫少平律师会见狱中作家吕耿松
  • 胡佳:吕耿松案件11月28日移交杭州市检察院(附录音)(图)
  • 吕耿松妻子的再次呼吁——致浙江省和杭州市官员的公开信
  • 民生观察: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被押送医院
  • 浙江维权人士吕耿松遭逮捕
  • 吕耿松取保候审、聘请律师的要求双双被拒(图)
  • 莫少平接受委托代理吕耿松案 家人盼舆论压力促无罪释放
  • 浙江异议作家吕耿松的女儿赴北京为父伸冤
  • 关于浙江公安刑事拘留吕耿松致中共17大公开信签名超过千人
  • 吕耿松最新消息
  • 刘路:逮捕吕耿松,谁将付出代价?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阿永:吕耿松即将开庭 弟弟妹妹都拿不到旁听证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抓了吕耿松究竟有利于谁?
  • 吴高兴: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 就吕耿松被中共当局刑事拘捕事致世界奥委会和美国政府
  • 当局抓捕网络作家吕耿松,是中共在国内上演的一场“文字狱奥运”的开端/安均
  • 呼吁援救吕耿松 制止文字狱/李国涛
  • 吕耿松:中共抵制军队国家化不得人心— 四论军队国家化
  • 沈利虎要求对浙江口腔医院赵士芳非法行医予以立案/吕耿松
  • 赤日炎炎似火烧,惊天冤案何时昭?/吕耿松
  • 吕耿松:中国最大的特务组织—— 政法委
  • 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管委会是个什么东西?/吕耿松
  • 民告官:农民虽胜犹败,政府虽败犹胜/吕耿松
  • 吕耿松:中央干部来过就可以强征土地强迁民宅?
  • 吕耿松:当局为何不释放陈树庆?
  • 是国防军还是雇佣军——三论军队国家化/吕耿松
  • 一个莫名其妙的“反革命分子”的控诉/吕耿松
  • 中国维权大事记:2007年2月20日至3月20日/吕耿松
  • 杭州市人大召开,人民代表拒绝为下层人民说话/吕耿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