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经理拍城管执法被打死 数十陌生人现场抢尸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荆楚网
     (博讯 boxun.com)

      [提要] 1月7日,湖北天门一个公司经理用手机录下城管粗暴执法场面,被城管围殴致死,拍照手机失踪。死者家人闯进市委大院设置灵堂,数十名便衣男子将尸体在地上拖行10多米远。地方政府称不袒护城管;死者是优秀党员,将被申报见义勇为。目前警方已控制涉嫌人员24人,今天上万群众上街声援死者家属。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因为拍摄天门市城管执法人员粗暴执法过程,遭到围殴;5分钟时间,仗义的生命瞬间凋落
    
      □文/特派记者黄鹏程 图/特派记者程平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被天门市城管执法人员围攻,当场被暴打致死,这起性质恶劣的伤人致死案件在天门市掀起一场“地震”。目前,天门市成立了由公安、检察、监察等多个部门组成的办案专班,对此案进行调查,截至昨晚发稿,警方已控制24名涉案人员。
    
      令人钦佩 路见不平“一阵拍”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地、距天门市区不到三公里的湾坝村六组,当地多家村民的大门都紧闭着。年近70岁的李斗是湾坝村的老支书,他的两个儿子都是目击者。大儿子李水华在事发现场被城管执法人员打伤,记者于昨日凌晨在天门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见到了他。李斗的小儿子李文祥向记者讲述了事发时的经过。
    
      湾坝村垃圾填埋场位于皂(皂市)毛(毛嘴)公路边100米处。两年前,湾坝村村委会与天门城管部门签订协议,城区的垃圾两年内在此填埋。去年11月,双方的协议到期,因为周边环境恶化,村民决定不让环卫部门再在此处填埋垃圾。被打伤的李水华在医院里介绍,垃圾填埋场附近的湾坝村六组与七组受害较为严重,天气稍微热点,附近就臭气熏天,家里的蚊子、苍蝇特别多,平日里亲戚都不愿来做客,即使来了,也是小坐一会儿就走。昨日凌晨2时许,记者来到湾坝的垃圾填埋场附近时,在皂毛公路边,闻到一阵恶臭。
    
      协议到期后,天门市城管局仍向此地填埋垃圾。湾坝村民因此不干,该村六组村民自发地前往垃圾填埋场的路口阻止城管部门填埋垃圾。五天前,湾坝村六组村民将通往填埋场的一条道路挖断。第二天,城管部门准备将挖断的道路填起来,湾坝村六组村民前去阻止城管部门填路,当时有人竟聒噪道:轧死一个赔2万元。
    
      前日下午3时许,湾坝村六组村民看到城管部门的垃圾车经过家门口,20余人自发地来到通往垃圾填埋场的道路,其中妇女站在路上不让垃圾车通行。大约10分钟,城管部门来了三辆车,30余人穿着制服来到现场。20分钟后,又开来三辆车。他们头戴钢盔,身着防护背心。其中一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发话:“不让进(垃圾填埋场)就打。”30余头戴钢盔、身着防护背心的城管执法人员将拦路的妇女扯开。湾坝村六组的男人见此,便上前制止,结果数人被打,其中李文祥的哥哥李水华等人被打伤。
    
      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开车正好经过此地,便停车掏出手机,将城管执法人员暴力执法的过程拍了下来。
    
    (荆楚网-楚天金报)
    
      令人发指 五分钟被暴打致死
    
      魏文华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举动却引来灭顶之灾。城管执法人员丢下湾坝村村民,向魏文华围过来,一阵拳打脚踢。
    
      昨日下午,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的党支部书记王述堂介绍,当日下午4时许,他与魏文华开车从汉北河血防灭螺工程工地赶回天门市。“魏总看到湾坝垃圾填埋场处城管正在暴力执法,就将车子停下来。说了句‘他们又要打人了’便下车,用自己的手机拍摄。”
    
      城管执法人员见有人在拍照,二三十人便围了过来,将魏文华围在中间暴打。招架不住的魏文华被打得实在没有办法,答应交出手机,删掉图片。可是城管执法人员仍没有停下来。一位在现场的村民介绍,当时魏文华便喊道:“我投降。”没想到旁边一男子竟然喊道:“干脆打死他算了。”
    
      大约五分钟后,魏文华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城管执法人员开着车扬长而去。王述堂来到魏文华身边,他讲道:“魏总拍照时,我距离他七八米远。二三十名城管执法人员将他里三层、外三层,我根本就不能靠近魏总。如果谁要劝阻,他们就打谁。”湾坝村村民刘柱华就因此挨了两拳。
    
      王述堂拿起魏文华的手腕,把了一下脉搏,“魏总的脉搏很微弱,脸部由白转为青,后来又转为红紫。”看到魏文华被打成这样,王述堂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随后向已经离开现场十余米的城管执法人员愤怒地喊道:“你们把人打成这样就不管了?”喊了数声,一辆城管执法车调过头来,几名“城管”将躺在地上的魏文华“丢”到车上,送到医院。
    
      天门市人民医院的医生介绍,魏文华送到医院时已是瞳孔放大,确诊为死亡。
    
      令人心寒 尸体被拖行十余米
    
      城管执法人员将魏文华送到医院就离开了,他的亲人、同事随后才赶到医院。“到了晚上八点钟,也没有人过问,难道我哥哥就白死了。有关部门的表现太令人寒心了。”昨日凌晨2时许,魏文华的大妹哭着对记者讲道。魏文华体弱多病的父亲得知大儿子猝死的消息,当时就晕倒在地。
    
      魏文华的亲人、同事找到有关部门,但仍没有人过问此事。前晚,他们闯进天门市市委大院,为魏文华设置灵堂。
    
      在天门市副市长王志鹏出面安抚之前,令人寒心的事情发生了:七八十名便衣男子从魏家手中抢走魏文华的尸体,并将他在地上拖行十余米远。
    
      作为近20年的同事,王述堂讲道:“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单位,魏文华都是顶梁柱。他的猝死使两个天都塌了下来。”
    
      在同事眼中,魏文华是与人为善、勤于助人的好人,也是一个对工作兢兢业业、敢打敢拼的好领导。1987年,魏文华从吉林勘测技术学院毕业,进入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工作。“分配到单位后,魏文华利用每个周末在外面摆摊,主动帮助周围的群众免费修理电视、电扇等家电。”许多人到现在都记得他的好,魏文华因为乐于助人连续数年都被单位评为“学雷锋标兵”。
    
      天门市水利系统内,魏文华连续数年被评为“十大标兵”和天门市的优秀党员。1996年3月,魏文华当上了天门市水利建筑工程公司的总经理。魏文华身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对工作仍然是兢兢业业,经常是忘我地工作。“最近几个月来,魏文华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2点多。”王述堂介绍。
    
      魏文华有一个十多岁的女儿,目前正在读初中,妻子原来在天门市啤酒厂工作,后下岗在家待业,魏文华的收入成了家中唯一的收入。
    
      令人欣慰 天门成立两套专班
    
      魏文华的猝死不仅让他的家人、同事都难以接受,也让湾坝村村民难以接受。昨日上午,湾坝村村民与魏文华的亲人、同事数百人在天门市内祭奠魏文华,湾坝村村民打出“好人,您走好”的条幅。
    
      与此同时,湾坝村村民与魏文华的家人、同事强烈要求严惩凶手。目前,天门市市委、市政府成立了两套专班,一套由水利局、城管局等部门组成,专门解决魏文华的善后事宜;另外一套专班由天门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廖鸿韬牵头,公安、检察、监察等部门组成,专门负责案件的调查等。
    
      目前,警方已控制24名涉嫌人员,省公安厅刑事法医专家到天门主持尸检,昨日18时抵达天门,已经开展工作。
    
      城管“当场打死”无辜者令人不寒而栗
    
      近日,湖北天门发生一起令人悲愤的事件:一位总经理路过该市竟陵镇湾坝村时,发现城管执法人员与村民发生激烈冲突。他掏出手机录像时,被城管人员当场打死。(1月8日楚天都市报)
    
      当场打死!——如此血腥的字眼,如此恐怖的场景,居然能与政府部门的执法行为联系在一起,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我就闹不明白,城市综合执法工作的目的是为改革开放服务,为社会稳定与和谐发展服务,怎么到了有些人那里,执法往往就变成了拳脚上的功夫?始而与执法对象发生“激烈冲突”,继而将旁观者朝死里打,这究竟执的是谁家的王法?
    
      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执法人员可以动粗打人,更没有哪一条法律允许,执法人员可以将人当场打死,这是个老幼皆知的基本常识,难道具有执法身份的这些城管人员,反倒对此不明不白?如是,只能说明这些人是典型的流氓加法盲,根本就不具备执法资格。
    
      据悉,被打死的这位总经理,不过是恰好路过现场,也正好看到了“激烈冲突”,于是拿出手机欲“立此存照”。不平则鸣,这是法治社会中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力和责任,何错之有?然而,总经理却因此遭到数十名城管人员的群殴,即便是他迫于淫威作出无奈的妥协,如交出手机、举起双手之后,任没能幸免,最终还是亡命于暴力之下——用无法无天来形容这些城管人员的行径,都显得过于苍白和乏力。
    
      我们的社会正在大力倡导和谐,而法治的和谐,则是奠定和谐社会的基石。如果执法人员本身不能做到文明执法,规范执法,动辄就恶语相向,拳脚相加,社会各阶层之间的关系如何能够融洽,我们这个社会大家庭又如何能够实现和谐?
    
      和谐社会理应拒绝暴力执法,而终结暴力执法靠什么?固然,要靠法律规范,要靠制度建设,要靠舆论监督。但在笔者看来,最为紧迫也最为现实的是,要亮出法律之剑,对知法犯法的暴力执法行为予以严厉棒喝,对野蛮执法的行为人实行严格的法律责任追究,以此来警示每一位执法者,不能忘乎所以,必须敬畏法律,必须敬畏社会良知,必须敬畏公民权利。
    
      城管暴力执法,这早已谈不上是什么新闻,但屡屡升级到将人“当场打死”,带给我们的就远不是什么诧异,而是难以名状的悲愤。这样的悲剧还会不会重演?被“当场打死”的厄运什么时候才不至于突然降临到其他人的头上?显然,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当思考的严肃话题。
    
      稿源:荆楚网-楚天金报 作者:梅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拍摄城管暴力执法,被打死的是公司的老总
  • 男子用手机拍下城管粗暴执法 拒删图片被殴致死
  • RFA:长沙城管打人致死 当局各种方法掩盖事件
  • 长沙城管打死人续:警察、街道威胁目击证人
  • 长沙城管掐死路见不平人 当局封杀舆论
  • 长沙城管打死人事件:凶手仍逍遥、当地媒体禁报
  • 长沙城管打死人现场视频和图片(图)
  • 长沙城管打死人,群众正聚集
  • 桂林市城管打伤16岁少女,引发群体冲突(录音+图片)(图)
  • 钟山县城管执法犯法胜过土匪 本地记者也被坑
  • 宜宾城管打死人,上万群众闹纷纷
  • 郑州城管配备抓狗装备 新行头如同铁甲威龙 (图)
  • 偷拍视频:江苏城管打三轮车夫(续)打成重伤,引发骚乱(图)
  • 偷拍视频:江苏城管打三轮车夫,直喊救命(图)
  • 姚立法:湖北省潜江市城管暴打无地农民(图)
  • 刘凤池去世第十天:城管、警察闯入家门/李秀云
  • 女城管被殴续:城管“重装防卫”防护到牙齿(图)
  • 湖南新化城管局曝招工黑幕 领导保姆进单位
  • 北京万圣书园牌匾遭强行拆除:城管权力从何而来?(图)
  • 揭露广州越秀城管二中队血腥暴力行为
  • 如此城管!国法何在?花农人身受侵害
  • 武汉市黄陂区城管局如此执法
  • 王桂英:无法无天的无锡城管打死了我丈夫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银川城管暴力执法 无人解决
  • 福建省永春县金城管理区畲族数百名职工申诉书
  • 城管打人事件论:执法者打人与包庇打人者
  • 西安一老人劝架招致玻璃店被城管执法人员乱砸(图)
  • 石家庄有城管队员灭绝人性 执法车拖著孕妇飞跑
  • 瓜贩拒绝交罚款 城管人员扒人裤子没商量
  • “占道费”没及时交 一城管摔昏街头擦鞋女
  • 重庆城管执法车当众碾死个体户 怒吼声中扬长而去
  • 宁夏灵武“城管”好威风 野蛮执法致一死几伤 (暴力抗“法”的根源)
  • 林金芳: 沒有意義的“城管法”
  • 城管队与村委会的工农联盟/草虾
  • 薛祥彪对扬州城管、社区人员非法拘禁殴打受害人的血泪控诉
  • 姜福祯:“饭碗”主义与城管万岁!
  • 谁给了城管聚众“打砸抢”的权力?/姜福祯
  • 城管执法须适度/南方周末
  • 小贩杀城管,今日生死判(图)
  • 崔英杰案昭示:该是给城管划句号的时候了/姜福祯
  • 城管商贩“猫鼠”战凸现中国社会矛盾尖锐/刘立军
  • “最新名堂”谈谈“城管公安”!/李志友
  • 令人厌恶的中国城管/吴俊
  • 陳貞璟:“電話舉報城管”無異於“與虎謀皮”
  • 陈一舟:布魯塞爾城管為啥寬容“无照小贩”?
  • 崔书君:城管人員瘋打瘋狗,到底誰瘋了?
  • 林金芳:換了馬甲的城管,就不是城管了嗎?
  • 林金芳:誰是“萬能”又“失控”的城管罪魁禍首?
  • 劫贫济贫,中国城管转嫁矛盾出新招/张建
  • 柏墉:铁甲城管反映出城市管理在歧路上越走越远
  • 陈一舟:谁给了上海城管“武装防卫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