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记协介入“警察抓记者”案 警方起草回应文件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8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向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简称中国记协)陈述完其遭遇并提交相关汇报材料后,1月7日下午6时30分许,曾被辽宁省西丰县警方以涉嫌诽谤罪拘传未果的《法人》杂志(法制日报社主办)记者朱文娜走出了中国记协的办公大楼。离家躲避了3天的朱仍未敢回家。 (博讯 boxun.com)

    
    警方昨日未到报社拘传记者
    
    西丰警方以涉嫌诽谤罪拘传记者的消息披露之后,西丰官方相关人员表示,政府准备起草一份文件,对该事件进行回应。
    
    本报记者了解到,西丰官方认为《法人》杂志刊发的《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是片面之词。但当事记者朱文娜对本报记者称坚信自己的报道客观、真实。
    
    目前,西丰官方对此事的回应声明还未公布,但相关人士表示,官方将正式回应此事。西丰警方虽然之前曾声称,7日要再次到报社拘传记者,但警方当天并未出现。
    
    当事记者:将依法讨回公道
    
    7日,朱文娜以个人及受杂志社委托的双重身份,向中国记协陈述了近日来的相关遭遇。
    
    朱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主要向中国记协维权部门阐述了报道的采访经过、发稿后的事件进展及杂志社对事件的态度。
    
    据了解,中国记协三位工作人员向朱文娜了解了相关情况,并表示“高度关注”。陈述完后,朱向记协正式提交了一份事件情况说明,并要求记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我将依法讨回公道”。朱说。
    
    中国记协:维护记者合法权益
    
    中国记协维权服务处处长王一龙对本报记者表示,记协已经了解这一事件并将关注事态发展。因为现在还在了解相关情况阶段,所以记协并未作出任何决定。
    
    王同时表示,“记者的合法权益,我们当然要维护。”
    
    记者朱文娜:此例不可开“我的报道行为是正义的”
    
    南都: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那篇被指控涉嫌诽谤的稿子的写作情况吗?
    
    朱文娜:大概在去年11月中旬,我从同行那里得到了这个线索。将这一选题向杂志社汇报得到批准后,我去了西丰进行采访调查。我的采访是正常的职务行为,而且,我认为我的报道行为是正义的。
    
    当时当地各部门都不接受采访
    
    南都:你在采访调查的过程中,有跟西丰官方接触过吗?据我们所知,西丰官方认为你的报道是失实的。
    
    朱文娜:这是他们的说法,我不想作评价。我要说的是,在采访的过程中,公安局、法院、县政府等部门我都去过了。相关部门的负责人以各种理由不接受采访,但是,我留下了采访提纲和我的联系方式,并告诉他们,希望回应我的问题。他们不接受采访,直到发稿时,也没有任何回应。
    
    曾找过县委书记他没回应
    
    南都:据我们了解,西丰县委书记张志国认为你的报道涉嫌诽谤,你跟他有过正面接触吗?
    
    朱文娜:应该说,我在西丰,主要是在调查女企业家因短信涉嫌诽谤的案件本身。张志国涉及的内容只是一部分。当时,我到了县委办公大楼,并没有见到张本人。是一个姓屈(音)的秘书接待我的。我说明了要采访张的理由,但秘书说书记在省里学习联系不上。我留下了采访提纲和联系方式,并跟这位秘书交代务必转告张回应我的提问。很遗憾,他没有回应。
    
    南都:你采写的报道发表后,西丰县宣传部长和政法委书记曾找到你们报社交涉,当时他们说了什么?
    
    朱文娜:我跟他们交谈大概也就10分钟吧。他们说我去调查没有跟他们联系,没有采纳他们的说法,并出示了西丰县委县政府联合发布的一份声明,说报道失实。
    
    南都:当时,报社的态度怎样?
    
    朱文娜:因为当时这个事件还不是很明朗,报社也不便说明什么,表示要对他们(西丰官方)反应的问题进行进一步核实。
    
    听说被拘传朋友家避难
    
    南都:你是怎么知道被拘传了?
    
    朱文娜:那天(1月4日),大概是下午4点左右,我因为有公事离开单位了。接近5点的时候,我单位的同事打电话给我家里人,说我涉嫌诽谤罪被拘传了,我的家里人告诉了我这个消息。
    
    南都: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朱文娜:当时我还不相信。我说,有这么夸张吗?这不可能吧。但家人告诉我,确实是这么夸张。后来,我向单位核实确认了这个消息。怎么会这样?我自己有种感觉,自己的人身安全可能随时受到威胁,当时就很紧张。
    
    南都:这几天,你是怎么度过的?
    
    朱文娜:同事和我的朋友都说,这是秀才遇到兵。还是先找个地方躲一躲吧。一个稍具法律常识的人,都知道他们这么做是违法的。但确实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没有办法,我于是决定离家到朋友那里暂避一下。
    
    先例一开记者处境堪忧
    
    南都:你怎么看待自己此次的遭遇?
    
    朱文娜:这次采访报道是一次正常的职务行为,我却遭到他们(西丰有关部门)的“非法”待遇,这很令人震惊。我将依法讨回公道,并希望记者的合法权益能得到制度上的保护。我想,如果这个(因报道被指控诽谤而被拘传)先例一开,以后保不准会发生在哪位同行身上,这样的话,记者的处境堪忧!
    
辽宁警方进京拘传记者 网民声讨“土皇帝”

    来源:新京报
     中国辽宁省某县警方长途跋涉近千公里拘传一名北京记者,称她所写的一篇报道诽谤当地一位党委书记张志国,此举引发中国网民强烈抨击,有人称张志国“土皇帝”。
    
    依据中国法律,诽谤属民事犯罪,不属刑事犯罪,除非其“严重威胁社会安定或国家利益”,否则不属于警方调查范畴。
    
    《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在1月1日该杂志刊发的报道中暗示,辽宁省西丰县党委书记张志国面对他人的批评采取非法打击报复及高压行动。
    
    朱文娜的报道称,当地一女性在其加油站遭拆迁后对赔偿额不满,发送短信讽刺贪污,张志国下令将她逮捕。
    
    中国最近几年来发生过数起地方官员报复讽刺性短信作者,甚至将其拘禁的事件,引发民间强烈反响。但部分案件中,在全国媒体及互联网的强烈舆论下,地方官员有所收敛。
    
    《新京报》报道称,两名西丰官员跋涉900公里,到朱文娜在北京供职的编辑部,要求属《法制日报》旗下的该杂志为“不实报道”进行“澄清”。
    
    报道援引《法人》主编王丰斌的说法表示:“当我拒绝这名官员的要求后,西丰三名警员闯进房间,展示朱文娜涉嫌诽谤的传票。”
    
    路透社称,人民网中该报道后的四页留言中,网民几乎众口一词抨击西丰官员,有人称张志国“土皇帝”。一位留言者质问称:“谁给了县党委书记这种权力,让他如此嚣张?”
    
    西丰官员还指责朱文娜未采用当地政府部门的说法以平衡报道中的倾向,但朱文娜称部分政府部门拒绝接受采访。
    
    《新京报》援引张志国的说法称:“她的稿子里没有一句话是真话,朱文娜严重的损害了西丰的形象,恶意诽谤了我本人。”但批评者称,中国地方官员滥用职权且缺乏监督,其中包括完全控制司法部门,导致公检法权力经常滥用。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北京记者报导官商较量被指诽谤 离家躲避呼吁关注
  • 县委书记丑闻被报道,竟然派公安进京抓记者 (图)
  • 法制日报《法人》杂志记者朱文娜舆论监督受迫害,紧急呼吁公众援助
  • 外国记者俱乐部报告显示:中国采访仍不自由
  • 奥运年,请给记者采访的自由
  • 驻华外国记者:奥运前夕仍受到干扰
  • 江苏盐城爆炸 当局禁止采访围堵 给记者找小姐 (图)
  • 江苏盐城市宣传部成妓院,阻拦记者采访不成送小姐
  • 中国称查验外国记者证件“正常”
  • 避谈两蒋移灵:国台办四次婉拒记者提问
  • 博讯记者案移交检察院 孑木会见律师称遭构陷 (图)
  • 国际笔会促中国释放被关作家记者
  • 无国界记者负责人在香港抗议中国人权恶化
  • 钟山县城管执法犯法胜过土匪 本地记者也被坑
  • 视频:宣判周正毅-警察骚扰境外记者、百姓包围律师
  • 南方周末记者遭遇反采访"意外"
  • 工程院士潘家铮批西方记者妖魔化三峡工程 (图)
  • 上海加油站大爆炸 不许记者采访伤员
  • 记者无国界要求中共立即释放4名康区藏人
  • 记者为民工讨工钱被报社开除(图)
  • 告全国新闻媒体记者的呼吁书:解救记者阳小青
  •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 无锡村民遭暴力拆迁盼记者火速跟踪报导
  • 四川女记者宴席间对着龙虾和洋酒放声痛哭
  • 追讨工资却被判刑 《名人》杂志冤案记者紧急呼救!
  • 郑恩宠案:致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各位关心郑恩宠案的公民:----六位亲历新闻记者的声明
  • 建设部中外记者招待会第二天,南京拆迁再次发生武力冲突:残酷拆迁真相!
  • 连尸体都不放过——博讯记者对山东省淄博市中心医院虐杀生命连续报道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记者:我是如何被定为“嫖客”的 记者暗访被定嫖娼卖淫
  • 网上汉奸严正质疑“一个上海记者在巴勒斯坦的难忘经历”
  • 马玲:大陆记者白吃白拿为哪般? 记者的诱惑力
  • 这世道!报道《一千四百余农民被逼割阑尾》的媒体和记者被判赔10万元名誉损失
  • 著名记者揭露成都市中级法院黑幕
  • 安徽“研究生遇害案”续:记者采访遭到封杀
  • 纪念海啸遇难的博讯记者愚笔离别三载
  • 深圳报业血汗发行不良记者狂炒投递数/卢一平
  • ‘傲笑公卿’无奈君无道--记著名女记者子冈/张成觉
  • 笔底风云赤子心——记二战名记者朱启平/张成觉(图)
  • 本站记者雷激先生二十年前的退党信
  • 余杰: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给入狱的记者李长青弟兄(图)
  • 黄晓敏:记者下跪,跪给谁?(图)
  • 纸馅包子的纵火案--博讯网南京记者孑木遭陷害/草虾
  • 就良心记者 李元龙 先生刑满释放 暨“北京08奥运”进入倒记时
  • 李国涛:评刘路《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关于“国家敌人”答记者问
  • APEC开幕前夕的“噩耗”---有感于《大纪元》记者获准采访APEC/丁柯(图)
  • 喉舌记者采访塌桥被打,失控?还是阴谋下的渎职犯罪?/李国涛
  • 巴雅古特:就内蒙古杨主席“答记者问”谈蒙古语言问题
  • 一个香港记者感悟的香港十年 (图)
  • 请求国际社会关注被关押的新闻记者孑木的命运
  • 美国记者驱车万里解读中国:这里到处都是新闻
  • 揭黑砖窑事件的记者及受害者家属:务必小心!
  • 博讯记者胡宁:为孑木同志而“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