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阿永:一个女访民的自述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月06日 来稿)
    
     丁银娟,女,52岁。是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北海塘南村村民
     (博讯 boxun.com)

     1996年,丁银娟的邻居朱阿国利用职权侵占了她的个人私有的5.17平方米房产。她告到法院,一审法院判她胜诉。但因朱阿国是村支书,法院不但没执行,接下来反而发生了一连串不幸的事情。
    
     找到笔者后,她历数道:“1、首先制造假“预制板欠钱未还”事件;2、四名法官在朱阿国家喝完酒,夜闯民宅,用电警棍击伤我1 5岁未成年女儿,致使我女儿神经错乱;3、非法霸我房子我不肯,就把我打伤;4、法院为了包庇朱阿国,非法强制执行,将我拖出300米远,把我拖得皮开肉绽,还被关在法院8个小时;5、我儿子当兵两次体检合格,并已发了通知书,说我要上访,连儿子要参军报国都不行,这是哪家皇法?6、我丈夫诸雷彪在单位上班,中午吃饭的时候被越城区法院用洋拷拷走关在拘留所,(当时我们连犯的是何罪都不知道,以为是弄错了,后来才知道是报复)拘留证开了15天,实际关了三天,而且要我拿出4000元钱,说是给丈夫保命用的。7、我去找朱阿国评理,被朱阿国的女婿周志祥打了一顿,把我的眼睛打坏了,花去医疗费100多元。我报案后,派出所不给解决。8、我丈夫诸雷彪在踏三轮车的时候,又被越城区法院无故洋拷拷走,还动用了刑罚。9、从2003年4月开始一直到9月底,把我家的水电全部停掉,不给我家使用,生活无法正常。lO、2003年9月24日,趁我家中无人之机,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就非法强制将我家382.35平方米的房屋推倒,将我世世代代积累的财产哄抢一空,全部毁灭,房子抢后连田地都抢光,工作也被迫开除,我到单位去评理,被单位总经理阮连昌打了花去医疗费170多元,我报了110。派出所张文生说不处理单位还要处理我。11、当地政府拦截我正常上访,我还被关在驻京办地下室两次,被行政拘留两次,为了强迫我按手印,被北海派出所张文生将我的左肩膀扭伤,花去医疗费700多元钱。”
    
     上述案子中有两件案子最高人民法院在2003年至2004年间已受理立案,法官多次叫她耐心等待结果,说他们已经管了,一直等到2007年6月27日,给了她两张纸,一张是驳回通知书,一张是不管通知书,连最高机构都不管了。
    
     丁银娟强调:“综上所述,自从打上官司,从越城区法院到绍兴市中院,从浙江省高院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这一步步的脚印,一滴滴的泪水,一阵阵的辛酸,这所有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不断写信寄信,走访诉说,无辜关押,拘留,从出娘肚从未有过,而在这十多年里似乎过了一生刻骨铭心,为了一个家,朱阿国为什么要这样迫害我,从与村支书的邻里纠纷,竟然会发生到与区法院、区公安局派出所说不清,道不明的串连官司,这其中的曲折,只有各执法部门自己知道,根据刑法第289条规定,朱阿国和越城区法院的行为已构成典型的打砸抢行为,根据国家《信访条例》第二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有关部门应对我家的十多件案件一一作出书面答复。”
    
     最后 ,丁银娟说道:“2007年9月17日下午,我和往常一样,到国家信访局上访,在信访局408室的门口,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法院的一名法警认出了我,说我不能进去。我说:你是越城区法院的人,而且还是下面窗口的叫我上楼来接待的。然后我就进去了。408室的接待员李霞华把我的表格收下,马上就叫我出去不肯来接待我。我出门的时候被七八个不认识凶巴巴的人围住我。我猛烈挣扎跑到楼下大厅,看到一个女警察恳求她保护我,她把我带进了她的办公室。没过多久,浙江省驻京办的人和越城区法院的法警到了说要把我带回家。我说回家我自己会回,他们不肯,说要我跟他们一起回家。我怕,因为上几次也是这几个人说接我回家,结果被他们非法关在地下室,回绍兴后又被非法拘留,而且回去的话他们也不会解决问题,所以我这次不敢跟着他们走。他们看我不肯走,马上把我推出信访局后门,拉到车上把我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七省大院仪化宾馆地下室,然后把我非法关了13天。
    
     在这13天中,第一天他们就让我拿出手机和钱包,还抓我头发。到了21日晚上9:40左右,把我拉到了仪化宾馆二楼接待室里面,我一进去里面马上有个人拿起了摄像机照着我,对面还坐着四个人:浙江驻京办主任戴永林,绍兴驻京办小明,绍兴市信访洪局长,还有一个女的。这时戴永林说:丁银娟,你文化没有,中央领导又这么重视你的事情,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老早就想见你这个人了。当时我不认识戴永林问他:您贵姓,是哪里的领导?他说:我没姓,我代表中央,代表政府,代表法院,我一句话说了就算数。接着就开始训:丁银娟你是个刁民,是无理上访,是越级上访,你天天在北京,以后再上访给我看见,就把你劳教,送精神病医院,牙齿撬落。接着又说:你儿子为什么不能去当兵,你女儿为什么会被法院的人打,为什么要拖你三百米路,这都是你造成的,你的两个案子最高法院已经不管了。这次给你回家当地想放你就放你,不放你就休想出来。22日晚上,越城区公安,法院,检察院共来了6个人,其中越城区法院法员樊式明拍了拍桌子说:我今天不代表法院是代表政府,你给我不要上访了,也不要多说。我说;我有法律,有政策,有文件,你们这样做完全是非法的。第二天越城区法院胡忠飞院长,樊式明,还有驻京办拿着摄像机照着我。后来没谈成功。28日晚上1O:30分左右,又把我叫到接待室,樊式明,胡院长,周国军(绍兴驻京办主任)。樊式明说:丁银娟你也不要考虑了,我们已经给你定了,房子给你380平方米,至于钱,领导给你多少就多少,你如果再告下去,我们就找你儿子女儿的麻烦。骂完后就走了,周国军说,你如果再来上访,就一次一次的打你,打死了连一分钱都不给。看我没理他,就狠狠地的打了我三个巴掌。等他打完,胡院长,樊式明又进来了,看到我挨打什么也不说就又走了。
    
     29日下午越城区樊式明把我带出仪化宾馆坐火车,30日上午到绍兴。10月1日把我关到拘留所,第二天收到劳教聆询告知书。10月6日樊式明和一个女的来了,樊式明说:事情还没有决定,不过你两个孩子和丈夫要到拘留所来签字。我说:我家的事情都是你法院造成的,现在又要来做什么。他气死了,又打了我一拳,拍着桌子走了。10月8日,越城区法院的金副院长,樊式明又来了,问我拿两个小孩的电话号码,我不肯说。这时,樊式明瞪大眼睛凶狠的说:要把你捏做掉,一碗酒,一碗药,是死是活你自己选。说完就走了。10月10日下午4点左右,来了4个人,樊式明拿出两张白纸让我签字,还说你如果不签就别想出去。我已经被他们逼得走投无路了,就签了。到了晚上又来了5个人,3个城中村的,1个是北海街道的祝书记。樊式明又拿了一张空白纸(他们拿这张空白纸写上所谓的协议书的内容,用来欺骗我们)让我签字,我不肯,他就威胁我说,坐牢的滋味不好受吧。11日,他又威胁我女儿儿子和丈夫让他们签字,就是想让我不要再上访,要是上访就要严惩,但不签字就要劳教。当晚6点多把我放了出来。但之后他们丝毫没有兑现,讲好给我们的382.35平方米,后来确认下来只给我们320平方米,现在也没有解决好,我们现在还是无家可归。”
    
     对于她的遭遇,笔者感觉无力帮她,只好把她的叙述记录下来,让读者自己去评判事情的是非对错。这也是笔者能做到的对她唯一的帮助了。
    
     2008\1\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社科院送访民回家研讨,多数访民被挡(组图+视频)(图)
  • 访民之女突然死去器官被摘 寻找死因却遭拘留殴打
  • 湖北访民郑大靖遭截访后被私自关押并殴打
  • 一百多访民前往北大聆听福田演讲 二十多人被抓走(图)
  • 组图:最后一处访民大院被拆 上访村消失了(图)
  • 快讯:北京上访村最后一处访民大院正在被拆除
  • 北京异议人士平安夜继续为访民送温暖(图)
  • 二百名访民在上海政府会议期间静坐遭公安带走
  • 组图:胡佳、齐志勇给访民送大衣(图)
  • 辽宁丹东访民天安门乞讨被截访人员打折右腿(图)
  • 民生观察:湖北再次抓捕上访民办教师代表
  • 访民新动态:北京寒冬中的湖南访民村、河北访民村(图)
  • 一万二千多访民要求释放刘杰和废除劳教制度
  • 视频:新疆访民集体控诉野蛮截访
  • 视频:东北访民联合控诉“黑监狱” 孕妇也被关(图)
  • 深圳访民诉北京人民政府违宪黑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枉法劳教迫害!
  • 黑龙江访民杜凤芹在家再被劳教一年
  • 黑龙江农垦将访民尚士友重铐致残
  • 武汉访民访问民生观察 呼吁释放被关精神病院者(图)
  • 韩正步教父陈良宇后尘对访民又开始劳教了(图)
  • 深圳访民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赵国莉
  • 北京访民吴田丽 紧急辟谣——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一封信
  • 看温家宝访民家新闻感慨"北京电价真贱"
  • 上海访民: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李国涛:震撼大地的春雷:全国万名访民要求宪政民主!
  • 廖祖笙:请将访民们绑赴北京街头斩首示众
  • 李国涛:谴责“黑监狱”,敦促胡温保障访民人权
  • 周永康打压访民与维权人士,嫁祸抹黑胡、温中央/昭明
  • 访民哭吧哭吧不是罪/山东刁民
  • 上海访民陈恩娟给德国总理梅克尔的求助信(图)
  • 北京地下牢房加剧残害访民!
  • 郭永丰:访民除了自杀,还能有何选择?
  • 新的“文革领袖”在哪里? 访民期待您!/贺伟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