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右派提出集体申诉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9日 转载)
    四川省成都市仍然健在的一些在1957年被划为右派的老人向四川省高级法院提出诉讼,要求当局对受到迫害的右派及其家属作出国家赔偿。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四川成都市的三十多名原右派最近向四川省高级法院递交诉状,对当年的主管单位提出赔偿诉讼。六四天网报道说,他们的诉讼要求包括:赔偿被错划右派被扣发的工资,赔偿因强迫劳动、劳改、劳教和批斗导致伤病和残废的受害人的医疗费用,赔偿受害人的精神损失,赔偿受害人子女和亲属受到株连造成的损失。 (博讯 boxun.com)

    
    成都右派人士彭幕陶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表示,自从1978年右派改正以来,当年被划为右派的少数幸存者都已是古稀老人,当局不但未作任何经济赔偿,甚至连以前被扣发的工资也没有补发,因此应该给予补偿和赔偿。
    
    “你说开除了也好呀,但不是这样处理的,而是降职、撤职、降级、降薪了以后把工资扣下来了。但是一旦错了,就应该把扣下来的工资补发给我们,但他就是不给,怎么告他也不答复。”
    
    彭先生表示,在中国,政府只对少数的大右派给予经济上的补偿,但人数众多的被划为右派的普通知识分子,至今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是标准的弱势群体。报道说,部分成都的右派最近在成都大慈寺聚会,讨论了如何维护自身权益的事。成都居民严文汉参加这一聚会。
    
    “当时聚会的时候我去了,有20多个人,他写了一个关于要求国家赔偿的,大概就是22年、20年了,他说文革的时候一些老干部平反之后都给了赔偿了,这些都是国家造成的。这些右派的也是整个美好岁月都被耗费了。国家现在有钱了,肯定就要赔偿给他们。”
    
    彭幕陶被划为右派的时候是成都市轻工局职工。他表示,近年来许多右派一直在向中国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希望当局能够解决赔偿问题,但一直未获得答复,因此,他们希望能够通过法律诉讼的方式争取自身的权益。
    
    “当时处理五部,中宣部、组织部、统战部、民政部五部,全国各地都在反映。但他们都不做任何答复,让我们这些人怨气很大。现在只能到四川省人民法院,如果他不答复我们就到更高一级的法院上告,再到北京的最高人民法院看他们怎么答复。”
    
    他介绍说,在他们向包括省政府、省委和法院申诉的时候,工作人员的态度非常不友好,对他们根本不予理睬。他说,当局以不是主管划右派的部门,没有补偿计算办法等为借口,完全是不合理的。他建议,参照国家赔偿法中的规定,以二十二年为期限,按照当年工资基数加生活物价上涨指数计算进行补偿,并赔偿伤残和疾病者的医疗费用。
    
    “他们一是说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不能够随随便便给解决这些事,要等中央统一解决。第二,什么时间也不定,该怎么赔偿也不定,需不需要赔偿也不定。我们都是57年的被害者,另外,中央也承认他们是划错了的。不是一个个案,大家在一块给他寄过去,用挂号信通知他的时候,也同样给四川省的省委书记、省长都同时寄出去了。”
    
    彭先生并且表示,如果中国的法院不立案审理这一诉讼,他们不排除采取境外诉讼的办法,由居住在海外的右派人士代理,在外国对中国政府发起赔偿诉讼。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四川省近二十名老右派,正式具状控告原反右主管单位
  • 当年北大八位右派学生致函胡锦涛主席讨个公道
  • 南京"扫黄办"主任尤荣喜扣押老"右派"强剑衷3千册《历史大趋势》
  • 发现1957:死亡右派份子情况调查表
  • 两千多前右派致函十七大要求平反
  • 康有為、黃炎培後人赴港 籲平反右派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视频:戴煌、刘衡等右派的不平鳴
  • “右派”兼“反革命”老新闻工作者、老编辑何鸿钧去世
  • “大右派”章乃器之子章立凡:清算反右化解现实矛盾
  • 周素子:“右派情踪”(34)朱金樓
  • 因言获罪蹉跎岁月 朱容基的“右派”20年 (图)
  • 成都右派8日成功聚会(图)
  • 退休教师发起平反右派活动遭打压
  • 俞梅荪:右派聚会起风云 民主潮流成趋势(组图)(图)
  • 1130多人联署公开信要求彻底为右派平反/RFA
  • 何为马克思主义?中共左右派理论大对决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著名“老右派”流沙河先生笑谈文革中“劳动改造”(图)
  •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 57右派群体的纪念碑/张成觉
  • 三个“右派”的故事/严家伟
  • 历史将宣判右派无罪!/张成觉
  • 彭小明:我亲属中的七个右派分子
  •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记交大学生右派张成觉
  • 黄一龙:我的右派档案
  • 周素子:“右派情踪”(42)高湘華  張冰如
  • 铁流:新当选的中共领导是鹰还是鸡?-兼说右派"改正"
  • 時勢與國情——57年右派自由主義者的盲點/张成觉
  • 周素子:“右派情踪”(41)徐青枝
  • 铁流 :饥饿中的“天府之国”——右派劳教生活片断
  • 三句話阻撓平反右派/李平
  • 周素子:“右派情踪”(37)夏子頤
  • 中国知识分子的浩劫——读丁抒的《阳谋——反右派运动始末》/鄂怀远
  • 1949之后:右派狗崽子话当年
  • “豆腐干”的故事--我的右派情结/施绍箕
  • 铁流:右派何以被“招安”?
  • 胡平:为什么很多右派会低头认罪?
  • 严家伟:你要“右派”忏悔什么?— 与司鹏程先生商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