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警察深入民宅24小时为李劲松律师"站岗"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3日 转载)
    来源:《参与》作者:刘晓原的博客
    
     北京亿通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劲松在12月21日、22日独立中文笔会原计划举办聚餐会期间,被北京某所警察严加看管,公安在其住处24小时"站岗",而且其小区新租房的房子又被警察"盯"上,接到有关指令的房东让李律师他们搬家。这是自李律师在包遵信先生去世后遭遇的又一次搬家和"站岗"特别事件。 (博讯 boxun.com)

    
    12月22日,北京律师刘晓原的博客这样介绍北京警察为律师住处站岗的经过——12月21日晚上六时左右,我们从律师事务所回到小区住地。进房不久,小区片警来"造访",派出所一名副所长也来了。当时,我以为他们是来驱逐我们搬家呢!我们现住的房子,是在12月1日才搬进来的,住了只十天时间,在12月10日房东老太就紧急"召见"我们。由于房子是我与助理去联系承租,当晚我俩就去见了老太。老太对我们说,房子不租了,你们还是赶快另找房子搬家吧!我问,为什么呀?她说,和你们一起住的,是不是有一个姓李的律师?他得罪人了。我说,他得罪谁了呀?是不是公安?她回答,知道就好了,你们还是搬出这个派出所管辖区范围吧!我一个老太,惹不起他们!这个老太比较直爽,一语已道破了天机。我们原来住的小区属于这个派出所管辖,想不到的是,现小区离原住地那么远,还是没有离开他们的手心。
    
    这事还得从头说起。在搬来这个小区前,我们在北京铁道大厦附近的一个小区居住,在那里一住就是近四年,四年来平安无事,非常和谐。想不到的是,一个电话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李律师也因此被列入"异己分子"。11月2日下午,本所的李律师(李劲松)接到外所的李律师电话,说包先生追悼会11月3日在东郊殡仪馆举行,如有时间请一同去参加,悼念这位为民主和权利而战的老人。外所李律师的电话也许被监听了,当晚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带着国保人员,到我们住地"登门造访"。李律师说,自己与包先生不认识,第二天也要去参加研讨会,没有时间去参加追悼会。警察与他聊了一个多小时后才离开。第二天,警察又来了我们的住地陪着李律师,李律师去参加研讨会,他们还用车送。到了晚上,房东老太找上门来,说要求提前收回住房不租了。我们感觉奇怪,因为11月2日晚警察来找之前,老太已先来一步,说合同明年三年到期,如要续租每月要涨500元。我们答复说,这没有问题。因为租房合同是几年前签的,现在房价涨了涨租金也是应该的。老太不听我们的解释,就是说要提前收房,限我们在一个月后搬走。我们想,老太突然变卦与警察不无关系。为了不给老太添麻烦,我们就决定搬走。经过熟人介绍,找到了现住的小区房子。限制了李律师一天的自由,又通过房东将我们"驱逐"出去,这口气难咽。为此,李律师向法院(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状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公安分局。这下可能惹火了某些警察,就在我们搬到新住的小区后,又通过房东欲将我们赶走。我一直难以明白的是,警察怎么知道我们搬到这里了?难道有人一直在跟踪,抑或是监听了李律师的手机?
    
    12月10日,房东老太向我们说明实情后,就下了"逐客令"。这个房东老太,比以前的那位好多了,为了不给老人添麻烦,我们同意在月底搬走。为此,我们又向公安部门投诉了被某些警察驱赶一事。说了这些,回到昨晚场景。片警与派出所副所长进来后,不久又来了两个人,他们说是搞出租房屋登记的。我说,我们办理了暂住地,已经登记了。副所长叫他俩出去,去找房东进行登记。两个警察与我们友好的闲聊着,我说为何要赶我们走呀?北京有"五不租"规定,可我们是有正当职业的人,办理了暂住证,不属于规定中的"五不租"情况。北京是首善之区,为何连律师也容不下呀?他们说,没有这样的事的,不会是警察赶你们走。两个警察的态度非常好,我们就这样闲聊着。
    
    随后,两个警察出去了,那两个五十多岁的协管员回到我们屋里不走。时间到了晚上九时半,我说你们不走,会影响我们的休息。我问协管员副所长那去了?他说在小区门口的警务室。我去到警务室,找到副所长,问协管员为何还不走。副所长说,等国保到了,他们马上会走。我问,这与国保有关吗?不就是搬走吗?副所长回答,不是的,等一下就知道了。副所长随我回到我们的住房后,他叫走了协管员。等了一会儿,来了两个穿便衣的人,一个中年人,一个小伙子。副所长指着中年人说,这是我们的某队长。这个队长,我不认识,但曾听人说过他长得有点象日本人,这次见到其人果然如此。他进来后,眼睛向四处游荡,如果在外面,警察很可能会误以为他是坏人。坐下后,中年人聊起了李律师曾经办理过的案件。随后,直接切入主题,问:你是某某笔会(国际笔会独立中文笔会)的会员吗?李律师说,不是,自己平时少写文章。国保人员的问话,使我恍然大悟。现在是年底了,某笔会要召开一年一度的会,他们担心李律师会去参加,所以又来警告和监视。国保提出,最好不要去参加笔会。李律师说,自己不是笔会成员,参加不了会议,何况他们也没有邀请。国保人员走后,副所长和片警察没有走。他们说,"不会介意我们在这里吧?"原来,他们今晚不走,要给我们当"警卫"。
    
    派警察给百姓当"警卫"的事,我以前听说过一些。北京某些人士,经常能享受这种"待遇"。外地也有这样的事,十七大期间,媒体曾经报道的那对"雨天跪街喊冤"老夫妇,他们多次上访,问题得不到解决。后来又到北京上访,被当地截访人员带回。为了防止他们在会议期间进京,当地警察就守着他们,晚上也住在老人家里,为消磨时间晚上还打扑克,吵得老人家难以睡觉。老人的女儿,在报纸上看过我写的"呐喊"文章,后来过律师事务所找我咨询。为此事,她打电话问我,该怎么办?我说,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违法了,但没有办法解决,因为警察这样做,肯定是领导所安排。想不到,这样的事竟然轮到我们身上了。
    
    这就样,警察在客厅里为我们做了一晚免费的"警卫"。今天早上起来,我感觉满屋子都是烟,咽喉也不舒服。原来,在晚上一时,警察换岗了,来了一个烟民警察。警察不请自到,赖着在他人住房里做"警卫",显然是一种违法行为。国保属于警察,穿着便衣、不出示证件"造访",违反了《人民警察法》。对没有违法和犯罪嫌疑的人进行教育,给他人心理上施加压力,限制他人去参加活动,是一种变相的限制人身自由。李律师是一个守法的公民和律师,却因接了一个参加(包遵信先生)追悼会的电话,就被他们列入了"黑名单",被赶来赶去。律师为他人维权,最后连自己正当权利却难以维护,这是律师的不幸,也是法制的悲哀,在特权面前,人人都是潜在受害者。在执法者的眼中,只要你与"激进"人士打过交道,你也就成了"异类"分子。他们担心你这次不参加这类活动,也许你以后会去参加。那么,你住在管辖范围之内,就等于是给他们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所以就得派警察来"保护"你,防患于未然呀!我对副所长说,人家以前没有参加过这样的活动,现在也没有去参加,你们现在的做法,与文革时期没有两样。在"文革"时,你一旦与"异己"分子接触,你也就是阶级异己分子了,就要列入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我说,现在法制进步了,十七大强调要依法办事,司法为民,宪法规定要保护人权。我是一个有着十七年党龄的中共党员,对你们现在这样的做法,既看不惯也感到失望。但我们不怪你们,因为你们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是在听从命令。我说,对懂法律的律师都这样做,那些不懂法律,没有权势的老百姓就更加艰难了。现在的房子,我们肯定是不能住了。否则,外面一有"风吹草动",那些患有"疑心综合症"的执法人员就来造访,对你进行教育,那个能忍受得了?
    
    12月22日早上,我与张助理离开时,警察换岗了,小区片警又来了。他也很辛苦,只带了几个苹果,一杯饮料,他说还没有吃早餐。他白天还要呆在我们屋子里,看着李律师不要出去。不知笔会是不是开两天,如是,今晚警察仍然要为我们站岗。(注:截至发文时<晚上六时二十一分>,还有一名警察留在我们屋子里)后记:此文发上博客一个小时后,即22日晚七时三十分,警察接到撤回的指令,他终于离开。
    
    发表时间: 2007-12-22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异议作家王德佳被拘押的紧急行动通报
  • 三笔会谴责中国近日拘押网络异议人士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系狱作家张建红健康急剧恶化的紧急行动通报
  • 独立中文笔会强烈抗议中国警方阻止在北京的迎新年聚餐会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李剑虹被上海国保非法拘禁(附录音)
  • 国际笔会促中国释放被关作家记者
  • 独立中文笔会新会长郑义当选感言
  • 独立中文笔会第三届会员大会新闻公报
  • 国际笔会关注西藏作家仁青桑布受迫害处境
  • 国际笔会狱委会关于异议作家陈树庆被违法羁押的紧急行动通报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2007年度自由写作奖启动评选的公告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2007年度林昭纪念奖启动评选的公告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反右”五十周年的声明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被判刑的抗议声明 (图)
  •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刘晓波获得第十一届人权新闻奖(图)
  • 一周新闻聚焦:国际笔会亚太地区盛会 中国作家言论自由成为焦点(图)
  • 独立中文笔会20多作家受阻香港亚太会议
  • 国际笔会中国作家香港赴会受阻(图)
  • 记者无国界访华会见了独立中文笔会会长、著名异议人士刘晓波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 国际笔会就师涛遭正式指控发出补充紧急行动通报
  • 李国涛:继往开来 开拓奋进—贺笔会
  • 独立中文笔会会员 包遵信先生 千古
  • 杨千峰:郭罗基与郑义就“高寒案”激辩在笔会大会上
  • 李劼:言论自由和自由言论――在《独立笔会》走向公民写作讨论会上的演讲
  • 李劼:还不如上一趟妓院(答独立笔会问)
  • 感受笔会 感受香港/野火
  • 刘逸明:独立中文笔会成中共眼中钉
  • 张朴:写在张戎加入独立中文笔会之时
  • 朱学渊:评《从瑞典笔会的一次内部风波谈起》
  • 从瑞典笔会的内部风波谈起——兼谈独立中文笔会的精神原则
  • 严和学:我把某些海外民运看扁了—读“部分独立中文笔会会员联署罢免余杰、王怡”有感
  • 独立中文笔会第一届林昭奖授奖辞
  • 国际笔会狱委会关于张林被判5年监禁的补充紧急通告
  • 笔会、作协与巴金
  • 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报告(中国部分摘译)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师涛被判重刑的抗议声明
  • 刘晓波: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刊发刊词
  • 赵达功:当局是冲着独立笔会来的!
  •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作家张倩夫被判刑的呼吁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