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阿永:祖坟被挖 姐弟被关 安吉县开发办领导人等何以欺人太甚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没有批文,照样在他人祖坟上开发项目
    
     2005年初,经浙江省安吉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及其下属机构安吉县平地拆迁有限公司、剑山村村委会等(以下统称“政府拆迁部门”)同意,香港恒励置业有限公司与浙江恒励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在安吉县剑山村五队(即后来的剑山村开发区)开始了大规模的征地拆迁工作。所涉面积大概有耕地400亩左右,山林2000亩左右,涉及人数达两百多人。安吉县剑山村村民夏树理、夏**姐弟的父亲夏金奎同他前面过世的几十辈先人一样就安葬在剑山村开发区的小山头、毛桃坞等地,这里,还有夏金奎建造居住了一辈子的房子。然而,他同他的先辈们都不能再在这里安息了,他们的房子和坟头都要被拆除、迁移了。
    
     我国国家法律明文规定,没有法定批文,不按法定程序,地方政府是没有权利征地的。但是安吉县政府还是同开发商签好了用地协议,因而这样的征地就难免会出现问题。2005年10月 ,安吉县政府拆迁部门动用大量人力和机器开始了对安吉县剑山村所在开发区块上所有建筑和坟头的拆除。夏氏姐弟的祖坟及房屋也不可避免地被拆除了。2005年11月,就在夏树理等待下一步通知时,她得到的消息是他们的土地、房屋的丈量工作已经完毕,并且给了她一张丈量后的数据让她抄写后带走。为什么当事人并不知情,房屋、土地就被丈量过了?原来,夏树理的母亲叶琴26年前在丈夫过世后即遗弃年仅6岁的儿子夏*改嫁了,因而也失去了遗产的继承权,所以她并没有处置遗产的权利。但为了能顺利进行拆迁工作,县拆迁办的人找到夏的母亲后,用威逼利诱的办法让夏母签字,老人在不堪骚扰后被迫签下了对夏家祖坟和房屋的测量、评估、拆迁重置、赔付4.3万元等的协议。但夏氏姐弟不承认母亲和继父的签字协议书(协议书上,实际签字人是叶琴后夫叶青),便同拆迁办工作人员吵了起来。后被劝阻回家。
    
     因举报违法征地 夏树理姐弟被陷害判刑
    
    
     祖坟和老屋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拆,让夏树理难以接受。于是,她写了一封索赔材料,送到安吉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安吉县平地拆迁有限公司负责人手里,提起了61万元的索赔要求。同时也写了一封30万的民事索赔诉讼书,准备随时提起诉讼。
    
     在61万元的索赔要求书送达后,他们没有得到任何答复,而拆迁办的人也更加猖狂了。2001月6日深夜的11点多,拆迁办动用了警察、保安、防暴警等10多人闯进了剑山村五队“钉子户”沈学阳、沈学义兄弟两的房子,将他们强行带走并拘留。拆迁办的行为,更加让夏树理怀疑此次拆迁征地的合法性。于是,她便对所征地的项目(剑山村世纪牧场)进行了调查。经调查,该项目是一个未获省国土资源厅审批同意,而以“以租代征”的非法形式非法推进的严重违法征地、拆迁项目。同时于2006年1月13日下午将调查内容用真名以举报信的形式送交给县政府办公室、县信访局、钱坤方、金凯秘书等多人多处。在举报材料送交的当晚21:30分左右,开发商代表唐智群约他们第二天见面。见面后,赔付协商未能达成一致。后经多次协商,开发商答应赔付夏氏姐弟25万元。2006年1月19日,夏氏姐弟在开发商的欺骗下,签署了不公平协议,拿到了10万元赔偿款并要求他们不向外界透露任何情况。但随后,政府拆迁部门和开发商等就多次打电话威胁他们,说夏树理和她的弟弟夏**、弟媳等三人犯了敲诈勒索罪,应主动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夏**夫妇等前后多次找律师咨询并作了证据备份,从没认为自己犯了法,但夏**妻子非常担心害怕,多次联系开发商,要将10万元索赔款退还开发商,但开发商又不接受,反过来安慰夏**妻子,要她放心。2006年2月23日,夏**与姐姐商量是否将10万元索赔款退还开发商或者直接交给省国土资源厅等监管部门并予以举报,夏**原则上同意,并商定该双休日(2月25日至26日)两人一起再去咨询律师,稳妥处理。但2006年2月24日,夏**、夏树理等三人分别被传唤、拘捕。夏**要求警方出示法律依据,要求联系家人、律师,但警方不予以说明,也不允许,随后,她们三人便被拘留,并于2006年4月1日以“敲诈勒索罪”同时被正式逮捕,羁押在安吉县看守所。其后,夏树理被判刑6年。468天后,也就是2007年6月7日,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夏**、夏树理等三被告无罪,并当庭释放。
    
    
     伤害,不仅仅是这些
    
     夏树理被捕后,留下了还在开店的丈夫和一个仅有2岁多点的儿子。夏树理等在安吉县看守所里还要被迫每天要给他们做没有工钱的工作,也就是生产大名鼎鼎的“天堂伞”,工作十多个小时是常态。由于犯人没有人权,所以他们在工作时,就算累得受不了,也不能休息,必须得接着干下去。否则就会被毒打,被关禁闭,上脚镣手铐。夏树理牙疼的受不了,狱方也不管不顾,只是让她继续干活,以至于夏树理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考虑到还不到3岁的儿子,她只能忍受着这所有的屈辱和痛苦。可她不知道,丈夫为了经营生意,经常是顾不上看管孩子,孩子经常大哭大闹。孩子在幼儿园里也遭受其他小朋友的歧视,问他的爸爸妈妈是不是死了。丈夫只好忍着痛苦又当爹又当娘一边抚养孩子一边为妻子四处讨说法。为此,花去了20万多元,最后连店也关了。损失就不说了,可跑来跑去,却是损失越来越大妻子还出不来。一个大男人,常常愁眉苦脸、痛不欲生。
    
     刚进去的新人,还要受到狱警、牢头狱霸的欺负。冬天,他们没有鞋穿,衣服也很单薄,手脚都冻肿了,还经常生病。更可气的是,他们外边的亲人给送点钱也送不进去,以致他们常常营养不良,人虚弱得支撑不住,经常感到疲惫不堪。
    
     冰山一角 事情还远不只如此简单
    
     夏树理等认为,他们此次涉及的事情实质上是一起由被举报人(即以安吉县原县委书记钱坤方为首的一小撮假冒伪劣党员伙同“剑山村世纪牧场”项目开发商)为了维护自身非法利益,掩盖其以“以租代征”形式非法征用土地、破坏农田山林、非法拆迁侵害民众合法利益等违法犯罪事实,纠结安吉县原政法委书记刘宏伟等,利用手中所掌握的权势和财力,设计陷阱,制造伪证,以“逻辑上”推定有罪为根本目的,采取威胁、利诱、蒙骗等种种手段收集不实证据,然后通过安吉县法院赤裸裸地剥夺被告人辩护权利等等,于2006年8月22日在他们之前根本不知晓的项目开发中犯下了“敲诈勒索罪”,最终人为蓄意制造的一起冤假错案、借以报复陷害举报人的事件。
    
     夏树理等在案发前对以“以租代征”的非法形式非法推进的严重违法征地、拆迁项目--“剑山村世纪牧场”商业项目的举报和控告,在安吉、湖州县市两级公检法机关在审理本案时一直有效,但安吉、湖州县市两级公检法机关知情不举、拒不执法;夏树理等在看守所时即已向提出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对本案有关安吉县国家工作人员徇私枉法、报复陷害举报人事实的书面检举、控告和申诉,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样知情不举、拒不执法。夏树理等已多次以口头、书面等形式向安吉县法院、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复印本案所有案卷材料,用以保全证据、检举控告真正的罪犯,但该县市两级法院拒不依法回复、处理。
    
     案件事实主线极其简明,主要证据确凿,仅强调一个简单事实,按时间发生的不可逆顺序,仅凭四份书证即:甲方逼迫欺骗叶琴等与之签订的非法 “房屋拆迁协议”、已具体送达甲方的“61万索赔材料”、已具体实施和完成实名举报的“举报信”、只能揭示甲方和被举报人阴谋诡计竭力掩盖自身违法犯罪事实而不能证明三被告有非法行为的“承诺书”等即可证明事实真相,而且该实名举报信作为一份书证在公检法手中传来传去,仍然并且正在执行其实名举报的功能。本案仅凭安吉县法院、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现在具有的案卷材料已能揭露事实,但县市两院并未依照事实和法律进行公正审查,去伪存真,提示真相。
    
     事情到现在还远没有结束。2007年8月8日,夏树理等三人以被错捕错判为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向安吉县法院、检察院等部门提起了前后共计一百万元的国家赔偿请求,但他们仅被判赔偿39237元。夏氏姐弟不服,将继续提起国家赔偿请求及相关诉讼请求。
    
     夏树理说,在这次征地拆迁事件中,权益被侵犯的人远不止他们这一户,如被劳教的朱爱银,被非法拘留、被开发商雇佣黑社会人员毒打追杀的沈家兄弟和董立华等等。
    
     本文揭示的只是安吉县征地拆迁过程中的一个个案,或许将会有更多具体案卷材料和事实证据会逐步披露,也会有更多的事件报道出来。
    
     应当事人要求,本文隐去两名权益受侵犯者真实姓名。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浙江特大事故连发 副省长发威:让责任人倾家荡产!(图)
  • 浙江冤民林少柳欲上北京自杀(图)
  • 浙江温州商住楼发生大火 至少19人丧生(图)
  • 民生观察:浙江蚂蚁岛强拆用砖头砸人 六人受伤住院
  • 浙江省舟山市蚂蚁岛居民阻强拆被打伤
  • 浙江异议人士陈树庆二审不开庭审理维持原判(图)
  • 浙江横店重建北京圆明园:已筹资金11.6亿
  • 浙江乐清连续发生暴力征地事件
  • 民生观察:浙江维权农民杨云彪二审被判有期徒刑2年
  • 浙江湖州爆发暴乱 数千群众砸毁警车
  • 交警见死不救,浙江千人骚乱
  • 吕耿松妻子的再次呼吁——致浙江省和杭州市官员的公开信
  • 油荒:浙江200多人持铁桶闯加油站强行加油
  • 浙江被拘女富豪吴英 亿元财产被胡乱处置
  • 浙江居民房屋被“误拆” 爆破声中坚守家园/民生观察(图)
  • 浙江将养路费拨给交通厅驻京办系列评论文章
  • 人民日报系记者揭露浙江温州乐清政府对黑道与民争利不作为‏
  • 中洲:陈越飞诉浙江省司法厅剥夺律师权: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 浙江杭州市萧山区公安分局重拳打击报复爱国举报人
  • 郭晏溱控告浙江省温岭市公安局控告书
  •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我是中国浙江弱女子谢丽君
  • 法院黑幕浙江台州黄岩法院法官廖小浩非法交易
  • 浙江省缙云县腐败官员欺上瞒下,真无理
  • 浙江省台州市黑社会猖獗/路不平
  • 东海一枭: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 杨在新:讨伐浙江龙泉“公匪”坑害百姓的恶行
  • 浙江龙泉公安激起民愤,遂昌黄塔山民集体奋争(图)
  • 浙江龙泉市公安森林分局枉法玩法勒索农民的铁证(图)
  • 浙江警车撞死人竟拉警笛狂奔2公里
  • 浙江电信军转干部致全军将士的信
  • 浙江车祸伤者家属跪求 公安见死不救
  • 刘逸明:浙江已经成为侵犯人权重灾区
  • 浙江杭州钱江三桥已经被列为"危桥"
  • 沈利虎要求对浙江口腔医院赵士芳非法行医予以立案/吕耿松
  • 郭晏溱控告“浙江温岭市公安局”
  • 继上海之后 天津浙江陕西一把手大洗牌
  • 浙江萧山区:两级人大代表换届选举呈现/萧山公民
  • 恶政正悄然毁灭浙江经济活力
  • 朱虞夫、吕耿松等强烈要求浙江当局释放池建伟和严正学
  • 强烈要求浙江当局迅速释放昝爱宗:最新签名
  • 力虹:夏衍,可怜书生着戎装─看看浙江文人(3)
  • 力虹:茅盾,与魔共舞的一生─看看浙江文人(之2)
  • 力虹:曾经的高标,今日的沦落─看看浙江文人(之1)
  • 对公民违宪审查第一案申诉遭浙江省高级法院推拖/陈树庆
  • 台湾驸马赵建铭pk浙江硬汉裘金友/徐光
  • 爱琴海事件戳穿浙江省“阳光行政、透明政府”的假面!
  • 装孙子的浙江新闻办
  • 《爱琴海》一网民致浙江省新闻办的公开信
  • 浙江联通要求不是团员上班必须戴团徽
  • 岂容浙江的阉刀割向京城的大律师们/李纯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