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阿永:违法征地 安吉县村民举报被打住院(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9日 来稿)
    
    
    
     非法征地,依然是非法征地
    
    
     近年来,发生在浙江省安吉县的非法征地、打击报复举报人的事件特别多,并且有愈演愈烈的势头。
    
     2006年11月15日,浙江天施律师事务所接受了安吉县经济开发区山头社区村民王小土和邵学宏的委托,请他们代理该村200多户村民检举、揭发村支书李滨华等人,利用职务之便内外勾结,侵吞集体巨额财产一案的非诉讼代理一案。2006年11月26日,浙江天施律师事务所代理了此案,并由该所杜建平律师写了一封题为《关于安吉县山头社区李滨华等可能涉嫌犯罪,建议立案查处》的法律意见书『(2006)浙天律法字第087号』。
    
     2006年1月18日,李滨华等5名山头社区党支部书记及班子成员,以“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为名,对政策明文规定“不得将农村留用地用于商品房开发”的山头社区12.4亩留用地,在未经村民大会决定,又伪造村民代表签字的情况下,擅自与安吉县鑫隆房地产公司老板朱月新签订了所谓的《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协议书》。该份《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协议书》将该块价值1500万的12.4亩农村留用地,仅换取该项目中的42间店面房(价值210万),“协议”给安吉县鑫隆房地产公司开发商品房。由此,村民们产生了不满,并长期举报,上访。
    
     杜建平律师在“法律意见书”中写道:“11月15日上午,我走访了安吉县国土资源局蒋四琴副局长,在那里看到了一份拍卖土地所必不可少的山头社区村民代表亲笔签名的申请书。然而经比对笔记,与我所收集到的村民代表本人的亲笔签名完全不同。结合该5名村民代表的证词(见附件1),该重要的法律文书明显属于伪造。”最后,杜建平律师建议立即立案查处此事。
    
     同时,安吉县递铺镇剑山村五组村民董立华等1000多人也联名向胡锦涛、温家宝等国家领导写了举报信。该举报信列举到:县委书记唐中祥和县长单锦炎在提出了“奋战五年,再造安吉”的口号下毁田建厂。2007年年初时,已有42600亩农田无法复耕(这些耕地具体都分布在十大工业区,其中有城北新区10000亩,天子湖工业区8000亩和国家已经明令禁止的高尔夫球场和高档别墅总共2600多亩的建设项目等等......)。还有,在“大办家庭工业”的号召下,以租用形式毁田建厂占用农田12700亩。
    
     为了证明自己是用证据说话,用法律说话,他们还请了一个专业人士用远程测量仪花了一个星期时间并花去2万多元测量并记录下了大量翔实的数据。
    
     而安吉县良棚镇村民也具名举报县委书记在他们那里毁掉了溪港村、新湾队等5个村的240多亩基本农田。
    
    
     打击举报人 手段狠毒 被报复者人数众多
    
     由于县委书记等人的做法在整个安吉县引起了差不多全县农民的不满,所以安吉县老百姓对安吉县政府领导的举报信如雪片般飞向全国相关部门。于是,安吉县政府的相关领导对农民们的举报也就开始了疯狂的报复。
    
     2006年12月1日早晨7点半左右,举报人董立华在经过本村桥头时,被2个人拦下,用1米多长的铁棍对他进行了长达10多分钟的毒打。当时,董被打得左腿膑骨开裂,全身几乎没有一处是好的。由于村民听到董的惨叫呼救声及时赶来,才没有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但就是这样,他还是在医院住了1个多月并花去大概1万多元钱的治疗费,住院20天时,他还得在器械的帮助下才能站立起来。而到现在也凶手找不到。从被打报警到现在1年多,这个案子就是破不了。因为接警后,剑山社区片警高跃明警官对受害人说,只要你确认了凶手本人,我们就立即实施抓捕刑拘。然而,等董去确认后才隔了几天,高警官竟然说,时间相隔太长,已无法查案。于是,他这个案子只好搁置起来。
    
     2006年12月6日清晨5点多,举报人吴根财在山头社区出口处被5个早隐蔽在暗处的壮汉用板凳劈头盖脸砸去,同时,还大声叫嚷:“谁叫你多管闲事!”吴被打得头部肌肉大片撕脱伤裂,血流满面,多处软组织受伤。幸好被村民碰到并高呼救人,凶手才坐上出租车扬长离去。村民报警并确认凶手后,发现凶手之一是一名名叫吴文土的人(是李滨华的堂兄),但此人百般抵赖。吴财根为此住院7天,花费了2300万多元的治疗费,经济损失大概也有1万多元。现在,他经常感到头皮发麻,这是后遗症的症状。为此,他的精神上也受到了很大程度的伤害,以至于现在一个人不敢轻易出家门。而该案办案人员、刑警中队长沈德芳竟然对吴财根说:“刑侦审查期限14天,如果他不承认放出去,他知道你举报认定,那他如果对你第二次下手,就更加厉害了。”虽然浙江工人日报在2006年12月23日(周六版)以《这份合作协议该不该撤销》为题也报道了此事,但这样的违法征地依然在进行中,而凶手也一直没有受到法律的惩处。
    
     而范谭村村民张炳华因为举报而遭受的打击就更严重了:2007年11月6日下午,一个农民带着一个人进了张炳华家。此人自称外号“小白菜”,是黑社会的,说是代表开发商卢老板和开发区和他来谈判的,事实上也就是希望他能接受他们提出的10万元的房屋拆迁费并签下房屋拆迁协议。张不同意,因为他所开的杂货店的面积很大,这么点钱和他所期望的还相差很多。谈判失败,来人悻悻而去。2007年11月8日晚8点多,张炳华店里已经人不多了。这时,进来7-8个20岁上下的年轻人,个个受持铁棍,进去后二话不说,冲着张的头部就抡下去。张炳华说,要不是我用胳膊挡了一下,我当时肯定已经死了,因为他们用的力气太大了。就这样,他还是被打得头破血流,缝了10多针,身上其他地方也伤痕累累。而他的儿子张黎军被当场打晕在地,人事不省。送到医院后,医生检查报告说是脾脏破裂,并下了“病危通知书”,抢救了5天后才保住一条命。父子俩均住院18天,可医药费就花去1万5千多元。
    
     张炳华在此次被打中损失惨重,光是杂货店被砸就损失了1万多元,再加上自己和儿子的住院治疗费,大概一共损失了近3万元。可当他的女儿在派出所提供的照片中指认出其中两个嫌犯时,警察还是推诿、不作为,总是以“会依法处理,正在调查中”等等借口推搪、拖延时间而并不真正去调查,也不去抓捕嫌犯。到现在,嫌犯依然逍遥法外。
    
    
    
     村民的困惑和决心
    
     据介绍,在打击报复中受到人身伤害的有40多个,轻伤30多个,中度伤害7到8个,最严重的一个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出不了院。因为上访被截访并被关押的农民也多得无法计算。
    
     为什么安吉县的这些领导会这么胆大、一再与国家政府的政令对着干,不但违法征地这么多,还敢这么大胆地疯狂打击报复举报人?他们从中又获取了多少利益??还将会获取多少利益?安吉县还将会有多少良田将会被毁?还有多少人将会被打击报复?为什么在工人日报刊登了相关文章后,有的违法领导不但没有被查处还升了官?到底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在为这些人撑腰?安吉县的农民们很困惑也很痛苦,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将来怎么生存。
    
     董立华说:“我不怕,就算他们的打击报复再疯狂再凶残,为了维护国家利益、老百姓利益和我的利益,我也要和他们继续斗争下去。我就不相信他们就能永远这样下去。我们更不相信我们的国家会允许这样的人和事情继续存在下去!”
    
    
    
     安吉县农民董立华的联系电话:13738220372
    
    阿永:违法征地 安吉县村民举报被打住院
    
    阿永:违法征地 安吉县村民举报被打住院


    
    阿永:违法征地 安吉县村民举报被打住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成都征地杀死农民事件
  • 浙江乐清连续发生暴力征地事件
  • 广东惠州強行征地续:大部分围村警察已撤
  • 广东惠州強行征地:村民被包围,绑架小孩要挟
  • 乌鲁木齐南湖集团伙同公安暴力征地,打击上访真相
  • 民生观察:河北保定村民不满征地连日堵路(图)
  • 孙中山故乡发生群众抗议征地贪污事件
  • RFA:江苏灌南征地强拆出现命案(续)
  • 长征出发地征地拆迁 官民各执一词媒体哑了?
  • 泛蓝联盟成员实地调查慈溪市桥头镇毛三斗村非法征地事件
  • 广东普宁强征地 逼死村支书 村民游行示威(图)
  • 自贡动用武警官兵强暴征地 暴打致伤1人抓捕5村民(图)
  • 宁夏固原市警民冲突 揭征地惯用伎俩
  • 农民卧轨抗议当局无偿征地一死一伤
  • 辽宁海城二台子征地酿惨剧 失地村民卧轨一死一伤
  • 安徽天长按公益征地标准建豪华酒店
  • 安徽天长:商业开发按公益标准征地 建豪华酒店
  • 一个被删除的文章:山东菏泽违规征地致村民无家可归 政府不理睬 (图)
  • 广东村民联名告省政府机关违法征地(图)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被征地农民达4000多万,失地农民每年新增300万
  • 莆田征地维权:失地农民依法申诉为何遭遇重重设防?(图)
  • 农民-征地补偿被克扣 干部-游山玩水扮土匪(图)
  • 首钢迁移征地款被地方昏官乱放
  • 北京大北窑地区拆迁黑幕--访北京市建喜联征地拆迁有限公司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征地拆迁是抢劫---土地问题实质/苦斗
  • 征地拆迁,美国人怎么做?
  • 杭州会计师舒圣祥:农民应“追溯”参与征地增值收益
  • 不是问题是罪行--征地拆迁实质/苦斗
  • 张祖桦:违法行政与强取豪夺——评佛山市南海区违法征地案
  • 胡子党:祸国殃民社会黑----从非法征地拆迁说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