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向孟学农建议为105名洪洞县遇难矿工下半旗志哀
请看博讯热点:煤矿灾案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2月17日 转载)

政府对于矿难下半旗的善意表明人们对政府还有指望(向孟学农建议为105名洪洞县遇难矿工下半旗志哀)
    
     (博讯 boxun.com)

    来源:《参与》作者:昝爱宗(中国交通报记者)
    
    人皆有一命,人皆有一死。可偏偏山西每年都有大量的矿工死于非命,每一名矿工身后都有一个家庭,他或是父亲,或是丈夫,或是儿子,或是爷爷,或是外公,或是哥哥,或是弟弟,他一人死了,任何的经济补偿都无法了却生命的欠缺,也无法使他作为父亲、丈夫、儿子等身份在一个家庭应尽的责任得以弥补。
    
    有人说,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还有人说,有的人死了,轻于鸿毛;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在我看来,山西矿工的死,从来都不是轻于鸿毛,他们的死只有重于泰山。看看活着的我们,使用的电,主要来自于煤炭。看着我们日用的电灯,使用的空调,从来就没有停电的时候,难道这不是他们在背后默默奉献吗?是的,他们的死,换来了我们更多人很好地活着,带给我们更多的温暖和光明。再说,他们的奉献,岂止是一般的奉献,而是血肉之躯体最彻底的奉献。我还知道,中国的煤炭,却被称为是"带血的煤"。如果说,日本侵华屠杀中国人是"血债"的话,那么,成千上万的矿工死于矿难,这是应该称为"血的教训"还是"血债"呢?这样的"血债"由谁来偿还呢?
    
    这次,是山西洪洞县105人遇难,头上已有斑斑白发的国家安全生产管理总局局长李毅中面色凝重,直斥"什么六证齐全,是五毒俱全"。他所直斥的是矿难背后的腐败:矿主胆大妄为违法生产,是很有"背景"的——所谓"上面有人"。是的,很多出事的煤矿都是很有"背景"的,有的矿主财大气粗,县长都见了他点头哈腰;还有的当过什么长,甚至还有的是当煤炭局局长和能源公司经理的要员,他们兼当兼职矿长,他们对他们自己的产业还不会不放心吗?一句话,为什么一些人在关闭小矿时心慈手软,为什么关闭不了?就因为这些小矿背后有"人",涉及到自己的私利。
    
    洪洞县的矿难,是2006年以来死难人数最多的一起,我看到香港凤凰电视台的女记者雷宇现场采访,却被洪洞县在路边把守的警察故意指错路。然后又需要突破三道这样的防线,甚至被人推搡,枪摄相机,险些挨打,才得以在进入现场100米外。现场披着军大衣的警察们很忠于职守,他们的饭碗里恐怕也有死难矿工的血肉奉献,但他们却不是死难矿工的守护人,而成为当地政府掩盖真相、阻止记者采访的"党卫军"。这种错误的安排,又是谁的悲哀?
    
    我还看到山西的代省长孟学农来到现场,他一脸无辜地说,"无论牵涉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是的,这样的表态并不多余,但似乎很是无力,山西一年有成千的人死于矿难,凤凰卫视的黑色矿难记录几乎每月都有更新,可类似洪洞县的矿难却一起比一起惨。如果说矿主确实是"上面有人"的话,那么"上面"又是谁呢?
    
    孟学农刚来山西,之前的省长是于幼军,他很轻易地"金蝉脱壳"到了京城当了文化部一把手,似乎"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可接任的孟学农却是一个悲剧角色,2003年的北京非典,孟学农公开说谎话说北京已控制住了疫情被揭穿,最后他的北京市长职务被拿掉。近五年后,他突然来到山西,就遇到这样悲惨的矿难,网上甚至有人说孟学农调任山西省长"肯定是人想把他往火坑里推"。
    
    山西省长难当,似乎应了那句"洪洞县里无好人",山西省长也难当好人。2007年初,《中国贸易报》山西记者站的兰成长因无新闻出版总署的记者证前去矿区采访非法煤窑,又有敲诈和"替人了难"的嫌疑,突然被非法矿主"侯四"率众打手打死,轰动全国,连日理万机的胡温都批示了。然后,山西又有黑砖窑,非法拘谨劳工和智障的未成年人,而且还有大量被骗来的劳工,每天遭遇殴打,虐待,不让吃饱饭,甚至还有人被无端打死,当地派出所不但不管,还收取"保护费",直到被河南电视台的记者率先揭露,被骗孩子家长和网民支持,全国报刊和网络联动,"山西黑砖窑"事件得以轰动全国。到了12月,洪洞县的"12.5"矿难更为触目惊心,因为是"五毒俱全",矿主王东海和王宏亮在矿难发生后不报告当地政府和安全生产部门,而是自行组织矿工下井救援,最后他们再也没上来,死难人数增添为105人。矿主一逃了之。这样的煤矿被凤凰卫视称为"毒煤矿",矿主也就是"毒矿主"了。
    
    既然洪洞县的矿难原因是"上面有人",所以导致政府失于监管,政府的责任就更大了。12月16日,我在电视上看到一脸无辜的新代省长孟学农发愁的模样,就想建议他尽快冷静下来,人死如灯灭,后人应该吸取血的教训,同时还应该好好纪念矿工们牺牲自己为他人带来光明的好处,比如山西省政府应该主动向105名死难的矿工下半旗志哀。我想,只有这样的纪念才能引起政府和民众,包括矿主和安全生产管理部门官员在内的人们的重视。安全生产事关生命,生命自然比国旗更重要,对人人有益的矿工遭遇矿难,政府若每次都主动放低国旗的"身段",下半旗志哀,远比强调"无论牵涉到什么人,都要一查到底"所起的作用更为有效。
    
    一个普通公民死了,只要他有益于大众,就应该受到大家的尊重。这方面,中国做得远远不够,也就说政府对生命的尊重还远远不够。而在英国这个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其资本主义政府却远远比社会主义政府更能以人为本,更能尊重生命。
    
    我要举的例子发生在十年前,即1996年春天,苏格兰一个民风纯朴的偏远小镇,发生了一件震惊全英伦的事情。山区小学一位有着20余年看护孩子经历的校工,因为生活中的挫折感,冲进教室开枪狂射,打死了9个孩子和一位老师。英国在一瞬间几乎目瞪口呆,紧接着朝野上下一片愤怒、悲痛、绝望、谴责之声。英国议会一遍遍检讨儿童保护法、枪支管理法,当时的首相梅杰、工党领袖布莱尔、女王本人都亲赴这个山区小镇慰问死难者亲属。事件发生后的第一个周日上午10点,全英国为这几个普通的孩子和他们的老师默哀1分钟并下半旗志哀。
    
    BBC等电视台转播了这个乡村小镇的礼拜。那位年轻乡村牧师的讲话令人难忘:"请把你的手交给你的邻座,再请你的邻座把手交给他的邻座,让我们把手紧紧握住,然后,让我们一起来微笑!如果我们还能抓住邻座的手,说明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是孤独的,我们彼此支撑,如果我们还能微笑,说明我们人类还有希望。
    
    "对于山西省政府来说,请认真对待本文一名普通公民所提的政府为矿工下半旗志哀的建议。有的人死了,有的人还活着,死去的人其实是为活着的人活得更好。所以说,请山西省政府为那些知名的和不知名的死难矿工下半旗志哀,这样的志哀证明我们的政府确实体现了以人为本,体现了尊重任何一个生命,更体现了我们这个人与人所组成的社会还有希望,人们对政府还有指望……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致新浪关于询问博客被删情况的邮件
  • 新浪称昝爱宗博客暂时被封
  • 昝爱宗新浪博客再被“和谐”
  • 昝爱宗:新闻署长柳斌杰权欲膨胀干涉外交部事务被"敲打"
  • 昝爱宗:前上海市委书记徐景贤是"病亡"还是病逝?
  • 昝爱宗:记者节之际致国家新闻总署署长柳斌杰先生
  • 昝爱宗:明天是记者节,大陆记者感想如何?
  • 昝爱宗:无锡"太湖卫士"吴立红上诉被驳回 获刑3年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昝爱宗与国务院新闻办主任蔡武对话—望网络控制者三思而后行
  • 昝爱宗:胡锦涛二三事-附胡锦涛文:上了生动的一课
  • 昝爱宗:北京律师许志永支持说真话的记者庞皎明
  • 昝爱宗:维权成功:我从杭州上城区法院退回邮费
  • 昝爱宗:给中央有关部门新闻发言人拨个电话
  • 梁戈 发表《卖菜翁》,昝爱宗 评论
  • 昝爱宗:研究生煽动非法集会被拘 网上发帖抗议房价虚高
  • 昝爱宗:新华社记者王骏勇为何"未审先判"吴立红?
  • 昝爱宗:齐鲁晚报总编辑郝克远获韬奋奖代表作有假
  • 昝爱宗:还有多少网民和手机用户等待"因言论而拘留"
  • 昝爱宗:2007年最无赖的衙门:国家新闻出版总署
  • 昝爱宗:抗议上海非法查抄翟明磊家里的私有物权《民间》
  • 赵紫阳包遵信葬礼之比较/昝爱宗
  • 昝爱宗:祝贺柳斌杰先生当选中共十七大代表
  • 昝爱宗:维权律师李苏滨:誓把反真理的势力钉在耻辱柱上
  • 昝爱宗:六三六四:邓小平的枪弹和大学生的热血
  • 昝爱宗:在不经意间,生命有了轻重(组图) (图)
  • 昝爱宗:悼念毛岸青的都是毛泽东的后人吗?
  • 昝爱宗:求同难存异:重庆终于消灭了"反对派"
  • 昝爱宗:面对权力强拆,向吴苹学习不当"沉默大多数"
  • 一纸是非颠倒的判决书——评杭州市上城区法院对昝爱宗的行政判决/吕耿松
  • 昝爱宗:大肆禁书:共产党和国民党一个样,甚至更狠
  • 昝爱宗:在新闻总署领导下何以真记者被打死而假记者泛滥?
  • 昝爱宗:“建设型财政”转为“公共财政”尚待时日
  • 昝爱宗新年感想和贺词:连接在2006和2007之间的是爱和责任
  • 昝爱宗:邵飘萍捍卫新闻自由的壮举在今天依然是壮举
  • 昝爱宗:老萨被判绞刑岂不让独裁头子金正日们胆战心惊
  • 昝爱宗:林牧先生的死比活着更让共产党难受—悼念伟大的民主战士林牧先生
  • 昝爱宗:王光美一生很可怜,却又很宽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