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大学生联名上书文化部:严打《色戒》汉奸文艺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23日 来稿)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部长于幼军:
     (博讯 boxun.com)

      我们是一群爱国、上进、理性、善良的中国当代大学生,我们勤读书、善思考、勇于实践,作为自觉参与新农村建设的大学生志愿者,我们正在以多种多样的下乡支农活动来证明自己是优秀大学生的代表。
    
      由于对中国当前的文化现状有着切肤之痛,所以在您刚刚就任之际,我们就冒昧地向您提出关于贯彻党中央十七大精神,建设我国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想法和建议。
    
      中国自改革开放到2006年,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年增长率高达9.7%。现在已经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党领导人民艰苦奋斗所取得的伟大成就有目共睹。国民在日渐富裕起来的同时,更期待十七大代表人民心声提出的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复兴之路,何其漫漫,与经济高速发展相比,我们在精神文化建设领域的发展不仅相当滞后,在信仰层面甚至有所倒退。如今,全方位的国际竞争日趋激烈,从军事到经济,再到社会制度,尤其是在作为制度基础的文化领域,国外强权势力更是加紧渗透,试图瓦解我们民族的精神信仰,兵不血刃地俘虏我们的年轻一代。有学者已经认定主导世界未来冲突的主要原因是文化差异。历史告诉我们,越是严酷的竞争就越需要强有力的民族精神作为支撑,没有精神和理想的支撑,中国人就会成为一盘散沙。纵看历史,丧邦旧事历历在目,辱国之耻恍如隔夜。
    
      经济发展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主旋律,为了“发展经济”这个中心目标,我们可以淡化世界政治差异,淡化意识形态,甚至也可以淡化民族文化差异。可不管我们如何自我淡化,以海盗文明崛起于世的西方人是被中华民族前赴后继百年御侮的不屈战斗赶走的,当然不会相信我们是温顺的羔羊,只要我们这个超大型大陆国家的领土还基本完整,只要我们这个超大型人口国家的综合国力不下降,中国就不可能不被人家视作最有威胁的竞争对手。
    
      作为有尊严的主权国家我们有强大的军队守卫领土,但是,我们又用了什么来守卫我们的民族精神和文化家园?比起刀枪和大炮来说,文化的侵入更加可怕,西方强势文化夹杂着阴谋和垃圾如海啸般袭来,更有甚者,很多人还在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引狼入室。事实上国内的“滥俗文化”和“黄奸毒文化”已经堂而皇之,可我们在耗资于某些苍白刻板的指定动作之外,几乎没有足够的让大众感觉得到的有效的抵御之策!作为承上启下的青年学生,我们在文化安全方面从来没有令人感觉到如此担忧过。
    
      我们并非恋旧保守之辈,我们也同样相信应该海纳四方之先进文化,相信百家争鸣的文化演进路径。但是,文化自由绝对不应该是“黄奸毒”文化的自由,绝对不是放纵精神糜烂而无所作为。看看我们的同龄人生活在怎样的文化氛围里?外来强势文化的渗透几乎无处不在:美国精神宣传片(好莱坞大片)、港台垃圾片、日本色情片、动画片等等,无不对我们青年人的世界观、价值观以及我们民族的文化和革命传统造成严重的侵蚀。近年来,直言“要做坏女人”的影视明星和用身体写作性小说的小丑竟然成为万人追捧的网络红人;风靡一时号称大众选出来的 “超女”一年后竟然成了“脱女”;耗资上亿打造的豪华影片《无极》却被一个十几分钟的“馒头血案”解构;号称引发诗坛革命的“梨花体”诗歌更是苍白无聊到极点。此外还有饮食文化,现在的青年群体,几乎都对“星巴克”、“必胜客”这种在美国被称为垃圾食品的快餐文化吹捧尾随,追逐着“宝马车”、“CD香水” 所带来的虚荣心的满足;甚至幼儿园的孩子都以麦当劳和肯德基为时尚、以日本动画人物为偶像。浅薄的韩剧占据了青年大部分的休闲时间,一个《大长今》就从中国卷走了150个亿的经济价值,同时它还得到了千千万万个中国“韩迷”的朝拜,一时间“韩流”盛行,轻而易举地俘虏了我们这个社会的小知识分子精英阶层。也许不用如此上纲上线地看待韩国,但是我们实在无法把美国这样已经明确要全方位扼制中国发展的霸权帝国也幼稚地跪拜邀宠。事实上,以美国为代表的糜烂的资本文化,以巨额金钱配好莱坞大片开路,大有冲垮我们民族精神文化之态势。
    
      我们这个社会对牟利本质的“滥俗文化”司空见惯倒也罢了,但对于有人甚至以推动“黄奸毒文化”为荣,却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前有北大教授“做一天美国人”和“当兵要当美国兵”的数典忘祖,后有无聊艺人的媚日求荣寡鲜廉耻。最近更有导演拍出《色戒》这样的汉奸色情剧毒片,把抗战中牺牲的女英雄作践成婊子、交际花,而出卖民族利益的汉奸们却被立起了牌坊。如果《无极》还算作是滥俗娱乐片可以忍受,但是《色戒》则是把“黄奸毒”文化推倒了极端,五毒俱全,实在是打破了每一个还有血性的中国人能够忍受的精神和心理底线。这哪里是艺术?忘记了国仇家耻、丧失了民族尊严的任何人都应被国人唾弃,可像这样的“汉奸文艺”和倡导糜烂生活的影视文化,却登堂入室,已然泛滥成灾!
    
      上述现象,可谓窥一斑而见全豹,不过是近年来的开门揖盗、致文化家园失守的必然结果而已。可是,为什么那些以中国人的税收滋养的文化单位如此轻而易举地就把精神文明领导权让给了居心叵测或媚外忘祖的人?难道我们就该听任其继续毒害我们的青年乃至子孙后代吗?
    
      在这种弥漫整个社会的、毒害我们心灵的“滥俗文化”和“黄奸毒文化”风暴下,我们青年人的精神家园怎能不沦陷?大学作为育人育德,保存和传播人类良知的殿堂似乎也正在发挥相反的作用。曾有一项关于当代大学生精神面貌的调查显示,竟然有八成学生表示大学生活让人感到“郁闷”,校园自杀和刑事案件前所未有地此起彼伏。我们的教育基本上产业化了,教师大多成“知本家”了;于是,大学里羞于谈理想和追求,谈道德情操则几乎成了笑柄,似乎只有大谈赚钱时,才会得到别人的认同,有钱的所谓“成功人士”成了大学生的楷模,却完全不问所谓“成功人士”是不是于国家民族有益。革命告别了,理想也告别了,有志于呼应中央新农村建设号召、经常下乡支农的学生更是少得可怜。
    
      其实,我们也曾经是这群茫然无知的青年人中的一部分,在校园里时常感到无所事事、郁闷烦躁、空虚无聊,只是偶然的机会,接触到那些自觉自愿去农村进行支农调研的同学,受到他们的事迹和精神的感染,我们才幡然醒悟,决意告别过去,走入农村去实践。党中央提出“三农问题重中之重”这几年来,我们多次到农村去开展支农活动,从事乡村文化重建、帮助农村建立合作组织。虽然我们在农村的生活是苦的,但是我们用汗水浇灌的成果是甜的;大学生志愿者可以把课堂上的理论真正落到实处,增强自己的实践能力;在帮助农民建立起文艺队、科技协会、图书室的同时,也找到了我们的存在价值,找到了我们的精神家园。在下乡过程中,我们有了自我反思自我改造的机会,我们终于认识到,一个人的成长只有在社会进步中才有可能,个人和社会是密不可分的。我们遵循“扶人先扶志”的原则,不仅仅让农民站了起来,我们自己也站了起来,我们在实践中也不断的反思我们的社会,反思我们的文化,最终找回了自己,找到了方向。可以说是真实的实践、理想的生活改变了我们的人生。但是如我们一样幸运的人有多少呢?更多人还是在懵懂无知中受到“黄奸毒”文化和消费主义文化的洗脑。我们实在不愿让同学,尤其是更多比我们年轻的中小学生再陷入这种“黄奸毒”文化的毒害中去。我们希望在整个社会层面开展一场“社会主义新文化”重建运动。幸运的是,我们的这些想法在十七大胡锦涛总书记的讲话中找到了最大支持。促使我们能够鼓起勇气给您写这封充满青年学子肺腑之言的信。
    
      我们知道,仅仅一小群人觉醒,仅仅在小范围内讨论,作用还是微乎其微,所以,我们请求文化部门能够呼应党中央十七大精神,大力倡导社会主义新文化,救救那些还在受着愚弄的学生,救救还在被“黄奸毒文化”毒害的青年和孩子。
    
      为此,我们要求:
    
      一、尽快有效地遏止“滥俗文化”和“黄奸毒文化”这两种本质上反共反华反人类文化的泛滥趋势,从文化工作的多个层面采取积极措施保护儿童和青少年。一方面积极地推动和弘扬以劳动和劳动者为主旋律的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另一方面,通过政策和立法扫荡垃圾文化和垃圾艺人,旗帜鲜明地开展对“滥俗文化”的文艺批评,尤其应该推进对“黄奸毒文化”及其代表的批判,坚决禁止其传播。
    
      二、以实际资助和多种优惠政策推动各地进步青年自发地建立起群众性非官方的社会主义新文化建设和红色文化护卫志愿团体,发展这些志愿者组织,推进健康积极的文化活动来保卫能够支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社会主义新文化,以民间团体出面,低成本地抗衡“滥俗文化”和取代“黄奸毒文化”,并且以此作为载体,进一步动员全社会的文化进步力量奋起守卫我们民族的进步文化。
    
      三、积极贯彻党的十七大重申的“三农问题重中之重”的指导思想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国家战略,坚决纠正各种文化艺术团体下乡中那些不正之风,查处其中的害群之马;同时,树立各地那些长期为农民服务的榜样。明确优惠政策,发现典型经验,推动在农村开展有利于和谐社会的传统道德文化的复兴,鼓励和资助具有民间特色的地方文化艺术形式多样化的活动。
    
      我们相信,在文化部的指导和支持下,很多青年人会站出来为国家尽绵薄之力,抵制“滥俗文化”和“黄奸毒文化”,捍卫我们民族尊严,捍卫我们的精神家园,这应该是青年人义不容辞的责任。
    
      此致
      敬礼
      大学生支农志愿者
      2007-10-25
    
      签名:
      王 盼(对外经贸大学)田武雄(北京大学)
      徐红颖(中华女子学院)张 微(中华女子学院)
      王晓杰(中华女子学院)孟丽兰(中华女子学院)
      李鹏波(中央财经大学)杨郑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杨 永(中央财经大学)王健人(北京信息科技大学)
      徐 硕(北京大学)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