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天四夜连轴转 反贪局逼供打死供电副局长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3日 来稿)
    
    江苏前赣榆县供电局副局长梁继平今年6月初在经历了三天四夜的审讯,死在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面前。江苏省检察院已将该案定性为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恶劣事件,试图掩盖事实的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副局长等四人已被逮捕,即将提起公诉。
     梁继平被殴致死细节曝光 (博讯 boxun.com)

    
    《南方都市报》报道,今年6月初,梁继平死亡后其家属怀疑死者是被殴打致死,即将此事公诸互联网,引起舆论关注。据查,梁继平死亡后,反贪局局长高家锦为掩盖事实,组织参加审讯人员开会,编造事发原因,称梁继平要逃跑、自杀,办案人员两次制止,导致了梁死亡,同时还指使有关人员毁灭梁的皮带等证据。他们还达成攻守同盟,对抗调查。
    
    经南京市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调查,梁继平被殴打致死的细节也逐渐清晰:5月28日晚,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以涉嫌受贿为由,传唤梁继平至赣榆县检察院接受调查。
    
    一夜审讯之后,梁继平没有承认任何经济问题,反贪局不愿意放弃此案,便决定对梁实施监视居住。监视居住是指公安机关、检察院和人民法院责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得擅自离开住处或指定居所,并对其行动自由加以监视的强制方法。根据法律规定,监视居住只能由公安机关执行,但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却由自己执行,将梁完全与外界隔离,完全限制其人身自由,进行连续审讯。
    
    5月29日上午,梁继平被带至县教育宾馆。5月30日下午,反贪局局长高家锦到秦山岛旅游接待站,把里面的一个房间布置成审讯室,随后把梁继平带到此处。
    
    梁继平被检察院控制之后,审讯一刻未停。高家锦把九名工作人员分成三个审讯小组,轮番上阵。南京市检察院调查发现,这三个小组,在审讯期间要求梁继平举手、抱头、端水盆或沙盆、蹲下起立、仰卧起坐、在地上打滚……其间梁继平还被捆双脚、掀大腿……还有审讯人员用鞋打梁继平的耳光,用脚踩大腿……
    
    被折磨了三天四夜之后,6月1日凌晨,身高1.8米、重90公斤的梁继平在地上已经坐不住了,审讯人员仍不让他睡觉。直到上午7时30分,审讯小组交班时,才发现梁快死了。出于不想外界获知刑讯逼供的考虑,审讯人员没有立即打120急救,而是从离审讯地较远的一家私立医院请来了外科医生,对梁做胸外按压、人工呼吸。最后他们见形势不妙,才叫来了赣榆县人民医院医生抢救,后又将梁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上午10时41分,医院宣告梁继平死亡。
    
    反贪人员:梁继平是个案
    
    梁继平的死亡,让赣榆县检察院名声扫地。其实,2006年2月,该院还被最高检察院评为全国先进检察院,并荣记集体一等功,这是该县乃至连云港市检察机关历史上的最高集体荣誉。
    
    南京市检察院透露,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高家锦、副局长熊正良、法警大队副大队长杨泗松、法警周明吉等四人先后被逮捕,即将被提起公诉,其余参与审讯的办案人员,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
    
    45岁的反贪局局长高家锦,在检察院工作了近24年,先后担任过批捕科科长、反渎职侵权检察科科长,后者一个职能就是监督公安机关是否有刑讯逼供行为,如今他却因自己组织参与刑讯逼供而进了看守所。
    
    法警参与办案,也是赣榆县检察院办案一个违规之处。根据法律规定,法警只能送达法律文书、实施拘传、看守疑犯,不能参与侦查工作,也无权审讯犯罪嫌疑人。
    
    在梁继平死亡之前,就有多名被告人在法院指称赣榆县检察院反贪局有刑讯逼供行为。梁事发后,又有人指称遭到过毒打或者变相体罚。一名仍被取保候审犯罪嫌疑人说,他被该局连续审讯了几天几夜,并被坐“土飞机”:两名办案人员分别提起他的一条腿,让其靠手和头支撑地,形成倒立,然后两腿被拉成“一”字形,第三个人压着他的屁股,上下移动。一名已刑满释放人员称,办案人员让其坐在地上,双腿伸直,弯腰用手抓紧脚尖,然后有人压在他后背上,硬让他胸部贴在大腿上,最后还被告知“不是虎头煮不烂,而是火候未到”。
    
    但法院几乎从未认定检察院办案有刑讯逼供行为。赣榆县法院的一位人士说,一般情况下,如果当事人没有明显的伤痕,其它证据没有问题,就会让公诉机关出个证明,究竟有无刑讯逼供。正常情况下,办案机关都会以单位名义出具一个没有刑讯逼供的书面说明,加盖公章。这个证明递给法院,法院就会据此认定没有刑讯逼供。
    
    梁继平死亡事件,在江苏省检察院反贪系统内部也引起了强烈的争论,不少一线反贪官员认为,梁案仅仅是个意外,打人时失手了。不少一线反贪官员坦言,变相羁押、车轮战(超时审讯)等手段,在办案中是“家常便饭”。因为贿赂案件的取证难度要高于一般案件,没有口供几乎就无法定案,不采用点“手段”,破案就成了天方夜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