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独立中文笔会新会长郑义当选感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12日 转载)
    郑义更多文章请看郑义专栏
    作者:郑义 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不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今天得到消息,我们笔会的会员包遵信先生因病与世长辞。包遵信先生是一位引领风潮的思想者,是八十年代思想自由运动的主将,也是我八九年在天安门广场上的亲密战友。他的离去,使我们大家都深感悲痛!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当选为独立中文笔会第四任会长,心情是很沉重的。想起老包,真不知道如何才能承担得起大家的信托。
    
    我们还要继续生活,继续奋斗。
    
    首先,我要感谢朋友们对江棋生、巫一毛和我的信任!感谢你们赐予我们这样一个为大家,为自由伟业服务的机会!这并非客套,而是出自内心。我们是一个写作者的社团。所谓组织起来,其含义就是朋友们把自己的名字,把自己经由长期写作、奋斗而成就的名望集中起来,交到我们手里,说,拿去做应该做的事情吧,我们信任你!我们将以大家的名义去扩展自由,去救助系狱同行,去提携后进。这种托付本身,是无比珍贵的。谢谢大家!
    
    我还要感谢上届理事会、秘书长,感谢各工作委员会!他们交到我们手里的,是一个朝气勃勃、兴旺发达的组织。对内,我们有稳健的发展,新会员成分和数量都有可喜变化。未被压垮,还能开展许多活动。对外,积极参加国际笔会的各种工作,不过短短数年,已经成为世界几大分会之一。笔会在夹缝中求生存,没有成功的经验可借鉴。我们会十分尊重上届班子从摸索中得来的经验,行事积极而谨慎,争取更上层楼。我还要感谢曾经对笔会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士:我们已故的首任主席刘宾雁、卸任会长刘晓波、前任副会长兼秘书长万之、以及首任执行主任贝岭!
    
    我的真诚的感谢之情,还要献给为自由写作而受难的系狱作家,特别是本会作家师涛、张林、杨天水、力虹、严正学!比起他们对自由写作事业所作出的贡献和付出的代价,我们的作为是微不足道的。只要你看过他们“犯案”的文字,就会承认他们是代我们坐牢的。只要他们一天不出狱,我们的声援救助就一天不会停止!
    
    有的朋友说我们这个会开得还不如中共十七大。当然这不过是激愤之语。只要有表达自由,就会有不同意见。这很正常。那么,这种激愤是从哪里来的呢?这就是一个尊重少数的问题了。在笔会内部,大家是充分享有言论自由的,不曾压制不同意见,但这还不完全等于畅所欲言。上届理事会的工作报告和财务报告都已高票通过,反对意见甚少,这说明我们的少数派是很小的。越是这样,就越要尊重少数。这不是为了显示胸怀,不是这样,少数派是一个健康组织不可或缺的积极构成。少数派是有重大贡献的。诚然,我们没有权力限制或规范每一个人的发言,但另一方面,每一个人都需要并可能自我约束,自由与自律相辅相成。在我们之间,不要使用侮辱的嘲讽的语言,不要以势压人,而应代之以宽容、理解、尊重。我们要学会正确使用言论自由。我们的章程没有暴力,但语言是可能蕴含暴力的,我们要引以为戒。第三次会员大会即将结束,我要特别对少数派表示谢意。许多朋友,在笔会的历史上,都是有贡献或重大贡献的。在某些事情上,我们的观点不同,但对笔会都有拳拳之心。如果一时负气出走,我们也要虚席以待,期望他们回来继续共事。
    
    另一方面,少数派的朋友们也需要保持清醒。比如,理事会工作报告表决结果,赞成86,反对1,弃权2.即便加上以不投票表示反对或弃权者,多数与少数的差距也是非常悬殊的。在这种势态下,不点票都明白,少数派的提案很难获得通过。有了这种思想准备,就能够更从容一些。一般来说,少数派的贡献并不在于一战过关,转眼变成多数,而在于提请多数注意问题的另一面,逐步争取更多支持,进而影响全局。当然,少数也应该遵守程序,尊重多数,不怨愤,不以“哀兵”显示对方的“多数暴政”。多数不一定对,少数也不一定错。这句话反过来也是成立的:少数不一定对,多数也不一定错。
    
    派别斗争乃是自由的产物与代价,是民主政治中不可根除的“常见病”。就自由而言,我们不可能只获其利而不受其弊。但我们可能减轻“病情”,药方就是团结的愿望和爱心。既然我们为了一个崇高的事业走到一起来了,就应该友爱、宽容。杰弗逊说过:“我们应当一心一意团结起来。我们在相处中应恢复和睦与友爱,因为没有它们,自由,甚至生活本身,都将成为没有生气的事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来,我们都是多数派,我们也都是少数派。
    
    近年来,笔会也遭到外间的某些批评甚至恶意攻击。有些意见是正确的,有些纯属捕风捉影。笔会内外都存在“阴谋论”,把笔会多数派、笔会领导层想像成一群玩弄阴谋的肖小。其中的精神现象不多谈,仅就笔会方面来说,我们需要坦荡从容。我们尚有改进余地。上届理事会对外部反应基本上保持沉默,我理解那是避免卷入无谓争论。我们有五个工作委员会,仅狱中作家委员会就有十多位会员在紧张工作。七十多位系狱作家,要关心他们的现状,联系他们的家庭,不断更新资料,呼吁全球救助,还要筹款,尽可能给他们家庭以资助。这还只是一个狱委的工作。我们现在是一个大摊子,事务繁多,确实不能心有旁骛。今后,我们也许可以增加透明度。虽然不可能公布每次理事会讨论记录,但可以发布一些外间关心的消息。这会有副作用,比如引来无休止的缠斗,但或可一试。尽可能地主动介绍我们的设想、工作,以期与批评者沟通。此外,我希望大家在论争中要尽可能保持礼貌、克制、宽容,以理服人。有人骂,不要回骂。对笔会持批评意见者也请谅解:某一会员的意见不能代表整个组织;我们也没有权力限制会员发表言论,而只能提倡自我约束。作为笔会会长,我会放弃部分言论自由,自我约束,对已经和可能引起严重争端的话题保持缄默?我仅仅是参选,选举结果还没有出来,网上已是骂声一片。真不知一旦坐上这个位置会是如何阵仗。我相信我不会辜负朋友们的信托,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良好风度。当然,这不单单是一个修养问题,而缘自内心深处对持异见者的基本认知:归根结底,他们不是敌人,而是同道是朋友。我高度赞同我们笔会内部的这种主流意见:我们没有敌人,包括体制内的作家同行和有官方背景的其他几个国际笔会中国分会(中国笔会、上海笔会、广州笔会)在内。
    
    上届理事会给我们留下一个团结合作的好传统。在理事会内部,不同意见能够充分发表,相互尊重。我将继承这一传统,尊重不同意见,尊重老理事和各工作委员会协调人的意见。巫一毛和我身在海外,我们将高度尊重国内副会长江棋生先生的意见。
    
    我将严格遵守理事会已经形成的惯例,在任职期间放弃一切获奖机会、带有资助性质的写作计划等,廉洁奉公。
    
    我请求大家给我以适当的信任,使我在照章处理笔会公共事务时不至优柔寡断。如果我犯了无心之错,请大家批评指教。如果我犯了严重错误,我会自动请辞,以挽回笔会声誉。
    
    我是一个有着全部人性弱点的人。希望借助于笔会完善的制度和诸位的监督,我的种种个人缺点不至于影响全局。希望两年任期结束时,我交给下届会长的将是一个团结友爱兴旺发达的局面。
    
    我参与创会,曾任首届副主席。现在,诸位文友又把第四任会长的殊荣授予我。我当临深履薄,不负众望。
    
    朋友们,我们要心怀大目标,勤奋写作,努力工作!
    
    继承包遵信先生未竟的事业,为争取思想自由言论自由而顽强奋斗!
    
    2007年10月28日于美国华盛顿DC
    
    (独立中文笔会第三届会员大会秘书处转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千峰:郭罗基与郑义就“高寒案”激辩在笔会大会上
  • 郑义:和严正学案件主办人说几句心里话
  • 郑义:点评广州日报“洋垃圾”获暴利新闻
  • 郑义:世俗生活中的意义与神圣—《刘宾雁纪念文集》后记
  • 张鹤慈:还需要再制造一个毛泽东?——就人民文革和郑义商榷
  • 批评郑义有关“人民文革”的文章/海外强国论坛
  • 曹长青:“阴谋论”太伤害自己-答郑义(下)
  • 曹长青:阶级斗争弦别绷那么紧-答郑义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严重失实(上)
  • 郑义:曹长青《和刘宾雁分道扬镳》断章取义
  • 召魂(纪实散文)/郑义
  • 在我们将长久分享他的光荣——在刘宾雁遗体告别式上的发言 郑义
  • 郑义:潘岳吆喝几声犯了什么错误?
  • 郑义:抢地圈钱的水电工程与汉源暴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