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自贡上访人吴昭玉被关进黑监狱55天获释(图)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7日 综合报道)
    
    [日期:2007-11-07] 来源:《参与》 作者:刘正有
    
    
    
    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图一、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图二、非法关押吴昭玉的清泉庄园
    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图三、看守人员打麻将扑克室
    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图四、吴被关押在6号房7号房为看守人员室
    上访人吴昭玉被关黑监狱内


    图五、吴被关押挨冷披上床单
    
    
    2007年8月23日自贡市上访人吴昭玉,在首都北京向公安部递交135名冤民在北京举行游行示威申请书。详见:07年9月30日笔者发表《自贡市135名上访人申请游行示威惊动国家公安部》9月1日,吴昭玉在北京上访村被自贡市政府驻京办事处主任徐兴刚等人抓捕,强行关押在北京西罗园宾馆内。9月9日市政府将吴昭玉,从北京秘密押送回四川自贡市直接送进郊外农团乡,清泉庄园秘密黑监狱内关押,每天有约10名警察、信访官员、保安等看守。吴昭玉被非法失去人身自由达55天。11月2日晚约11时,吴昭玉才被强行送回自己家里。吴再次被约4至6名警察和街道社区负责人及保安24小时轮班严控着。
    
    11月4日,吴昭玉从自已家里出来逃脱严控人员的秘密看守,她直接向笔者打电话求助。11月5日吴向笔者哭诉自已被迫害的经过和遭遇,并将自己被迫害的记录本和相关证据交给我说:“我逃脱了监控,官员和看守人员正在四处找,自已也不敢回家去了,到外地去躲一段时间,然后返回北京去控告,这些贪官污吏迫害我的情况,再次向党中央举报。”
    
    笔者,现将吴昭玉遭迫害纪录摘抄如下:我叫吴昭玉,是一个有8年上访史的公民,因举报吸贩毒团伙,被干警魏政文泄密遭到罪犯报复,后因上访受到公安及地方官员迫害,他们还声称: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今年8月,我再次进京上访,9月1日晚驻京办主任徐兴刚等8人来到上访村,在我住的一家私人旅馆,徐等人强行撞入女宿室内,把我从床上拉起来,驻京办徐主任先抢我的小包,随行的一位男人抢走了我的大包,强行把我送到自贡驻京办,西罗园宾馆软禁。9月2日中午1点多,突然两个来历不明的男人闯进了我的房间,他们声称:是中央信访局4处的工作人员,为了我的安全、要我跟他们走。我提出要看身份证、工作证,他们说忘了带,我没有看到来人证件,不同意跟他们走,随后两个男人一人挟着我左右手膀,强行把我带离了自贡驻京办事处西罗园宾馆,将我带入马家楼不远的一间私人小旅馆内。其中一人自称叫赵军,是中央信访办马家楼办事处工作人员,并说他们处长要找我谈话,还说是为了我的安全,接上级指示才将我转移到此。但是当我被带离北京也未见到所谓中央信访局处长的踪影。
    
    2007年9月9日下午,我从北京押送回四川,火车到达重庆火车站,由自井区东新寺派出所干警张宁开车,有何公安、东街办事处王街长、社区书记江学贤等4人,于当晚将我直接押送到郊外农团乡清泉庄园秘密黑监狱内关押{当时只知道是一个农宅院}受尽了各种虐待和迫害。
    
    据笔者调查:07年10月15日中共十七大在北京召开。为了确保中共十七大顺利召开,中共自贡市委、市政府在9月1日向各区县、乡村、街道办事处下令,为了确保十七大召开,做到不准一个上访人去北京上告,将自贡市范围内的上访人员,严密控制不准进京上访。否则各区县官员就地罢免其职务,为了做到万无一失,各车站码头重兵严密布控守候去京上访人员,并派官员去北京驻京办事处增加载访人力。自贡市委、市政府对内控上访人员,被各区县、乡村、街道办事处官员和警察全部出动,对凡是积极主张权利的上访人员进行24小时,轮班严控在家里不准出家门,有的到农贸市场买菜、送小孩上学、走亲访友,到医院看病等,都由4至6人,跟踪监控,有的上访人冲破重重密控防线,到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局内被抓捕,从北京抓回自贡直接处罚拘留10日。
    
    
    2007年11月7日于自贡出租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自贡市上访人曹晓丽关押在黑监狱绝食抗议/刘正有
  • 自贡市上访人缪群芳告警察案法院枉法判决书/刘正有
  • 检察院拒绝批捕刘正有 公安加速补充侦查
  • 自贡市上千农民到法院声讨法官事件/刘正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