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光诚家三代女性被侵权 袁伟静致信全国妇联求助
请看博讯热点:临沂计生维权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7日 来稿)
    
     (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采访报道2007,11,06)
     (博讯 boxun.com)

    * 一周内第二封求助公开信*
    
     袁伟静继11月2日发表公开信向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邓朴方求助之后,于11月6日又发出致中国全国妇联和妇联主席顾秀莲的公开信,由本台首发。
     信中说:“我的婆婆、我和我两岁的女儿,三代女性在此恳切希望全国妇联能够深入了解基层,调查清楚当地政府的违法乱纪行为,关注我及全家的遭遇。能够实际在保障妇女儿童和老人的权益方面发挥作用”。
    
    * 袁伟静:丈夫遭报复,我被株连,向当地求助未果 *
    
     当天袁伟静接受采访,谈她为什么写这封信:“因为我觉得妇联是保护妇女权益的组织,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向当地政府、公安寻求帮助,得不到帮助,我才向妇联求助”。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2005年揭露临沂地区在“计划生育”中使用暴力。 今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现在临沂监狱服刑。
     陈光诚入选香港《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美国《时代》周刊2006年“世界最有影响力一百人”,今年获得素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麦格塞塞奖”。
     从2005年8月到现在,陈光诚的太太袁伟静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现在被软禁在家里。
    
     袁伟静说:“因为丈夫揭露了当地的暴力‘计划生育’遭到报复,我同时受到株连。没有任何原因,非法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已经很长时间了。我不断向当地政府、公安寻求帮助,但是因为这些事情就是当地政府做的,所以他们不来,也不会帮我解决的;我寻求当地公安帮助,他们也不给我解决,甚至连最起码的出警都不出。
     举个例子,我想去看病的时候,当地政府以及他们雇来的人员阻拦我,不让我去,老百姓都说‘怎么了,看病还不让看?’老百姓问他们,他们都不说话。这时候我没办法,报警,当地公安不出警,我就向更高一级的公安,能够管辖他们的机构反映这个情况。他们说不管,不属于警察管的范围。这让我很奇怪,最后还明确告诉我,不要让我再给他打电话。
     我没办法了,只好求助于全国妇联。”
    
    * 袁伟静:我和婆婆、女儿的处境 *
    
    我现在被限定的活动范围――
    
     问:“你目前权利被侵犯有哪些方面?”
     答:“他们明确告诉我,我的活动范围只有去买菜,我可以带着孩子在村里走走。别的方面,例如我想买衣服、看病、探视光诚、看望孩子(娘家母亲帮助照看儿子)和母亲,这些都不可以做。但这些都是生活中非常基本的。更不用说上网。家用电话从2005年9月份断了以后,到现在都不给我连上。我现在寄信有问题,不准我出去,所以只好用公开信方式”。
    
    光诚七十多岁的母亲被绑架、软禁,及心灵伤害――
    
     袁伟静在信中谈到,她的七十多岁的婆婆和两岁的女儿也被侵权。她说:‘我的婆婆也曾经被从北京绑架到沂南县城,并软禁在那里半个月。回到家后被跟踪过。现在她虽然不被跟踪,但我现在被跟踪、被限制,随时会遭到殴打,这种情况给我婆婆很大伤害,因为她每天要面对这些。
     虽然有时候我尽量避免让她在现场,但她非常担心我,包括现在,我试图去看病,或试图去看望光诚,都会被当地阻拦。我婆婆最担心的就是如果她不在现场,对方会不会打我。
     我前两天要去看牙的时候,强行跑到路上,我拦车,他们(监控者)不让车停下。我很生气,说‘步行也要去看病’。我就抱着孩子走,他们(监控的人)跟着,没有对我动手。但是因为妈妈跟不上我走路,远一点的时候,他们就对我动手了,妈妈害怕,就跑过去。对于妈妈来说,现在心灵伤害很大,每天都很担心。
     再有,光诚在狱中会不会挨打受饿,他的健康安全也是母亲很担心的。
    
    两岁女儿受到精神伤害――
    
     虽然没有明确限制我小女儿,她还没有行为能力,她想干什么要我带她去。我现在被限制,我女儿同时也就被限制了。不仅仅是行为上,精神上一次次被恐吓,我觉得对她都是很大的伤害。”
    
    * 袁伟静:希望顾秀莲能够看到,了解情况,给我答复*
    
     袁伟静的朋友将会帮她用特快专递方式把这封信寄给全国妇联。
    
     袁伟静表示:“我非常希望她(顾秀莲)能够看到这封信,彻底了解情况,然后给我一个答复,当然是最好的。
     我只是想反映我现在的实际情况,希望他们关注,帮我解决最紧迫的问题。”
    
     以上“心灵之旅”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附信全文:
    
    全国妇联
    并致妇联主席顾秀莲女士:
    
    我是袁伟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女性公民,家住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
    
    我的丈夫盲人陈光诚是一名民间法律工作者,参与了许多为公众特别是残疾人和农民的维权行动。因2005年揭露山东临沂暴力计划生育问题,受到地方政府和政法部门报复,身陷牢狱。作为妻子的我,也同期遭到山东地方政府及地头蛇的打击压制。开始时,当地公安把我抓到双堠镇派出所,“引导”我离开光诚,意图孤立光诚;后来看我不听“引导”,毫无理由地以各种形式把我软禁在家,至今近800天了。
    
    希望你们能够关注我、我的孩子及家人的情况。光诚七十多岁的母亲、我两岁的女儿和我一起住在东师古村的家里,被沂南县双堠镇政府工作人员及社会上雇来的闲杂人员24小时看守着。晚上这些人就睡在我们家大门口,限制我们的行动自由。如果我触犯了中国法律,或者我嫁给光诚触犯了中国的《婚姻法》,完全可以用法律来判决我。但他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更无任何法律手续。他们只有无赖、霸道及毫无人性地对待我们老幼妇孺。
    
    2005年8月,我生完孩子不足一个月时,来自当地公安、交通、教育、民政、土地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及社会上雇来的闲杂人员,每天十几人轮班,非法拘禁我和我的家人,不准我走出家门。为了买菜等基本的生存活动,我几次遭到看守者们的殴打,言语方面的侮辱就不胜枚举了。后来我的丈夫被从家抓走,我才得到一点走出家门买菜的权利,但一直有六七个身强力壮的男子跟在我身后,密切监视,并准备随时采取强制措施。即使我买妇女用品,他们也毫无回避之意。作为女性,我感到非常屈辱。
    
    今年的7月4日我曾经逃离山东来到北京,当时也希望能有机会去直接向全国妇联反应地方政府的暴行。但仅仅两天我就被山东和北京的秘密警察们封锁在北京朋友家中。8月24日,作为自由的公民,我出发为丈夫陈光诚前往菲律宾领取“麦格塞塞奖”,但却被公安部国保局调遣北京和山东两地的国保秘密警察从首都机场暴力绑架回来。8月31日两位北京的维权律师陪同我返回北京,但在路上我再次被山东秘密警察带领地方政府人员暴力绑架。现在,我连去医院看病、去买衣服御寒都被阻挠。
    
    两个半月来我因为悲愤和无助而上火,牙痛得厉害,几乎难以进食,体重下降很多。9月初曾经看过牙医,现在还在治疗过程中,急需换药,但9月底以来看守者们暴力阻拦我求医。我曾经尝试了很多次,但都无法冲破打手们的围堵。我数十次报警,向警务督查投诉,但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的各级警察对此置之不理,拒不履行保护公民人身权利的职责。双堠镇镇府的黑恶势力说,他们接到通知并转告我,虽然中共十七大已经过去,但仍然不许我外出坐车。他们还剥夺了我去监狱探视丈夫的自由。地方政府人员的行为,是明目张胆的违法,我忍无可忍。这两年多来对我人身自由的限制,不仅严重给我的身心健康带来极大的伤害,也给年幼的孩子及年老的母亲带来极大的恐惧。
    
    我的婆婆、我和我两岁的女儿,三代女性在此恳切希望全国妇联能够深入了解基层,调查清楚当地政府的违法乱纪行为,关注我及全家的遭遇。能够实际在保障妇女儿童和老人的权益方面发挥作用。
    
    祝福平安!
    
    袁伟静
    2007年11月5日
    于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
    电话:13645491731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此信将通过公开信和特快专递方式送达全国妇联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光诚妻袁伟静致信残联主席邓朴方求助/RFA张敏
  • 帮高智晟律师外传文章后被绑架的黄燕获释/RFA张敏
  • 当局监控陈光诚妻袁伟静增加三“不许”/RFA张敏
  • RFA张敏中秋特访:关注高智晟等维权者及家人兼谈奥运
  • 专访黄燕:受高智晟律师委托发表警方禁发文章/RFA张敏
  • 蔡卓华刑满获释无自由 母亲接受采访诉心声/RFA张敏
  • 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妙觉法师备斋饭相邀 胡佳夫妇受拦阻难赴/RFA张敏
  • “麦格塞塞”颁奖之夜袁伟静又被绑架/RFA张敏
  • 陈光诚妻袁伟静代夫领奖北京机场被绑架/RFA张敏
  • “反右”四十五周年回顾(录音)/RFA张敏
  • 科学家许良英人生沉浮(下)录音/RFA张敏
  • 郭飞雄案延期补充证据/RFA张敏(图)
  • 同一屋顶下的获奖者 袁伟静的亲与友/RFA张敏
  • 郭飞雄案开庭法庭内外 / RFA张敏
  • 袁伟静逃过监控到京寻求法律帮助/RFA张敏(图)
  • 律师、作家呼吁关注郭飞雄案与酷刑逼供/RFA张敏
  • 陈光诚狱中被打、家人遭恐吓之后 / RFA张敏
  • 郭飞雄家人拟向中央举报 法学家谈酷刑、法制与维权/RFA张敏
  • RFA张敏:访丁子霖、张先玲:“六四”十八周年祭(组图)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