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姚遥:请限制姚立法自由的有关部门尽快还姚立法自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自十月一日姚立法被便衣带走至今,已经将近一个月,十七大也已经胜利结束了。在绝大多数短暂被关照的朋友们已经重获自由的时刻,请有关部门不要再以十七大为借口限制一个公民自由,也不要以不知情来搪塞家人的知情权。 (博讯 boxun.com)

    
    公正公开透明不只是西方文明国家的原则,也是早已被我国政府所采纳的行政原则。任何借口,都不能抵销行政部门在不公开的状态下的任何行为的非法性。在目前的黑幕下,无论有关部门在做何计划,请尽快还一个守法公民的基本的人身自由权利。
    
    公民的权利,非经法定程序不得剥夺。这是一个现代法治国家对每一个公民的尊重,也是一个大国保障自己国民利益的基本体现。
    
    姚遥
    2007年10月27日
    yaolifa.blog.com
    
    --
    致
     礼
    Albert YAO 姚遥
    msn:[email protected]
    phone:212-280-7636
    mobile:917-294-5020
    civil society watch
    -----------------------------------------
    关注姚立法之六——无奈的等待
    
    最近的几天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回家了,而有的人还没有消息。恍然回到幼儿园时代,放学铃声一响,放学了的学生如脱笼之虎奔向等候已久的家长。而未等到学生的家长,则忐忑的揣摩着学生是被老师留下来了,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这种无谓的揣摩费神费力还没有任何效果。中国人民的创造力总是有一大半消耗在了揣摩上,虽然在费尽心机制定出来的法律法规中规定了我们只需要将小部分精力用于按程序办事就好了,但是这个美好的愿景对于类人孩社会而言,始终如海市蜃楼般的美丽。
    
    秋风秋雨秋煞人,既然是这般的不透明,那也就只好耐心的等消息。十七大已经结束,总不能等到婵娥回地球的时候才放人吧。
    
    姚遥的邮件:[email protected]
    座机(美国):(001)212-280-7636,
    2007年10月26日,姚立法失踪第二十六天
    yaolifa.blog.com
    
    请关注姚立法下落之五
    
    现在姚立法的情况可能不乐观!
    
    很多好心人都乐观地认为十七大过后人就会出现了。但是,十七大已经结束了,而人却依然没有消息。潜江当地公安表示已经在着手调查的过程中,只是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但是对于这种他们毫不知情的说法,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似乎并不关心姚立法究竟在哪里。而此前他们是经常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来寻找姚立法的下落和限制他活动。
    
    因此,在眼下还没有消息的情况下,只能说明他现在处于很危险的境地中——包括被秘密的刑事羁押。
    
    对此,虽然还是不排除目前还是处于软禁状态的乐观预期,但是十七大之后依然没有消息预示着各种危险的可能。
    
    盗亦有道,而眼下有关部门在长达25天的时间里,对一名遵纪守法、关注中国发展的公正与民主制度建设的公民采取剥夺人身权利的活动,而未经任何法律的授权和遵守相应的法律程序,已经突破了盗的底线。
    
    现在,请问是潜江市政府,是哪个部门使用哪一条法律在执行让姚立法失踪的任务。
    
    姚遥的邮件:[email protected]
    座机(美国):(001)212-280-7636,
    手机:(001)917-294-5020。
    2007年10月25日,姚立法失踪第二十五天
    yaolifa.blog.com
    
    请帮助寻找姚立法下落之四
    
    自失踪之日起,如今已经到了第16天。每一次做任何努力尝试的时候,总是有愚公移山般的无奈。可以想象每一个公权力机关办事人员的托词,因为这种托词应对的也是我的托词,一个秘密使一名公民失去消息的国家公权力机关,和一个明知国家公权力机关非法让一名公民失踪的法律学人——当双方都在法律之内找不到合法性的时候,又都开始了法律制度下的游戏,然后让一台机器来考量一个个体的耐心。
    
    面对一个公民在被警方便衣带走后突然失去联系的荒唐局面,我向公安机关报了案,然后公安机关也详细记录了报案过程,同时还表示已经开始了相应的法律程序,走访调查,背景资料收集。早如诸多朋友所言,恶搞的真正人才从来不在体制外。但是,在亲人音信全无的时刻,我是没有心情去消受这样的黑色幽默的。
    
    抛开一切纸面上的法律,按照国内失踪软禁的一般规律按图索骥,这次我父亲失踪的原因可能有三,十七大,6千民办教师罢免案,其他地区正在举行的人大选举。其中的第一项和第三项都曾经造成他短暂的失踪,尤其是今年尤为隆重的大会和尤为严肃的选举。但是,同样的规律也说明,对于每一次失踪都不能掉以轻心,任何缺乏透明的时刻,都是一切恶皆有可能的时刻。
    
    因此,无论多少人分析这只是和十七大相关,作为亲人而言,是不得不考虑更多更坏的可能。如同政府对公众缺乏足够信心,需要数十万之师加重点照顾这样点面结合的保卫十七大一样,我对政府也缺乏足够信心,我无法轻信十七大之后就能获得自由的推论。
    
    在全国的记者们都绞尽脑汁从现实中挖掘积极因素来描绘中国又如何前进一步的时候,据说关系中国共产党生死存亡的腐败问题轮不到我去捧场,我只关心一名守法的五十岁的亲人是如何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毫无音讯而且可能遭受到怎样的待遇。
    
    姚遥的邮件:[email protected]
    座机(美国):(001)212-280-7636,
    手机:(001)917-294-5020。
    2007年10月16日,姚立法失踪第十六天
    yaolifa.blog.com
    
    姚遥:请国内朋友以及湖北省潜江市公安部门帮助寻找姚立法下落
    
    自发现姚立法先生失踪以来,已经尝试了多种渠道联络,但至今为止,尚无任何值得乐观的最新进展。唯独有一个好消息,胡佳已证实湖北省枝江市吕邦列并未失踪,已取得联络。
    
    而姚立法现在的状况,除手机处于多日非正常关机状态外,经过间接证据可以证明他是已被警方带走后而失去联络,因此他的失踪是可以确认的。
    
    目前我所做的一切努力,是要确凿证据证明姚立法及其家属是处于法外特权的非法拘禁状态,还是处于非法的秘密刑事拘留状态。无论有关机关如何滥用和超越法律赋予国家暴力机关的权限,我现在首先需要知道的是我父亲现在的状态,以相关法律文书为凭据。
    
    同时,出于相关机关经常性对于非法行为矢口否认的传统,我也不能排除带走姚立法的行为是未经党政官员授权的、部分暴力机关工作人员自行决定的涉嫌绑架的行为。基于我未能目睹带走的全过程,暂且以人口失踪案向潜江市公安局、潜江市园林镇派出所报案。意外的是,今日我的手机与座机均未能拨打潜江市内的报警电话以及其他任何一个固定电话,(已证实手机与座机本身无任何问题,拨打潜江市范围类的手机基本无问题),因此我委托胡佳先生代为报案。电话报案同时,我于潜江市公安局网站( http://www.hbqjga.gov.cn/)的网络报案网页( http://www.hbqjga.gov.cn/lanmu/ws110/ws110_index.asp)进行报案,报警人为我本人,报警内容如下文:
    
    报人口失踪案。湖北省潜江市园林镇居民姚立法,工作单位潜江市实验小学,年龄49岁,肤色偏黑,黑发,左侧偏分,身高一米七,体重约145斤,体型普通,衣物不详。失踪日期为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白天,此后一直失去联络,手机处于关机状态,其他亲朋好友也无法与之联络。失踪前一直处于潜江市公安局监控之下。——姚遥
    
    万里之外,沟通本身就困难重重,而亲人却于警方重兵把守下音讯全无,顾不得公理何在,但求片纸一行。除委托潜江市公安部门外,我也同时肯请国内各界朋友继续帮助寻找姚立法的下落或他的确切处境。
    
    我同时正在寻觅律师,如国内有相关法律事务时,全权委托办理。
    
    姚遥的邮件:[email protected],座机(美国):(001)212-280-7636,手机:(001)917-294-5020。
    2007年10月12日,姚立法失踪第十二天
    yaolifa.blog.com
    
    请帮助寻找姚立法等人士之二
    
    今日我通过多方打听后,从一位朋友那里间接了解到关于我父亲姚立法先生的信息:
    据说,姚立法及其家属是10月1日被便衣带走,并从此失去了消息。据间接消息称,这次失踪仅仅与十七大有关,在十七大之后即可获得自由。
    
    同时,在我寻找父亲信息的这段时间,有多位朋友也同时发现湖北省的吕邦列先生失去了联络。如果仅仅是与十七大相关的软禁,那么这只能是国内诸多类似案例中的一个补充。
    
    但是,这一次失踪有诸多的疑点:
    1,十七大是一个很好的理由,但是提出罢免中国共产党高级干部后而当事人未获罪的先例几乎没有出现过,在事态未明朗之前,始终不能排除当局打击报复的可能性;
    2,软禁是常见的,但是多数情况下,软禁对象还是有一定的通讯自由,电话连续关机是危险的信号;
    3,连带家属一起失踪的案例非常罕见,这尤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4,即使是普通软禁与失踪,也不能排除当事人遭受酷刑的可能;
    
    尤其是在9月25日罢免案提出后到10月1日失踪前,潜江市普遍存在的高压状态。
    
    在没有法治的环境下,这一切推论都有可能,因为在此之前,维权人士遭受暴力威胁、失踪、被施以酷刑、逼供、秘密审判等一切恶劣的先例都发生过。政府部门的黑箱操作和公权力黑社会化导致政府丧失信用,一日信息不明朗,一日不能消除最坏的念头。
    
    感谢各路朋友的帮助,尤其我身处海外,而父亲消息未卜之时。
    
    我会继续打听消息,包括姚立法和吕邦列的消息,也恳请各位朋友继续帮忙打听消息。这个国家不缺最坏的新闻,但是我只有一个父亲。
    
    姚遥的邮件:[email protected],座机(美国):(001)212-280-7636,手机:(001)917-294-5020。
    2007年10月10日,姚立法失踪第十天
    
    请各路朋友打听湖北前人大代表姚立法的消息
    
     请各位朋友关注湖北省前人大代表姚立法,如果各位有他的消息,请给我消息。
    自2007年10月7日起,我准备和我父亲姚立法联络时发现他手机是关机状态。但是8日直到今天,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因9月末姚立法和诸多民办教师一起要求湖北省人大常委会罢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湖北省省委书记、湖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俞正声的一切职务后,多人遭到传唤和警告,而我所知的最近一次和我父亲通话的黄琦兄已是一周前,在国内的状态下,我有理由为我父亲现在的状况担忧,敬请各路朋友帮忙打听姚立法先生的消息。
    我始终希望这只是短期的连续几天关机而已。
    
    我的邮件:[email protected],座机:(001)212-280-7636,手机:(001)917-294-5020。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昝爱宗:俞正声任上海书记能否尽快恢复姚立法自由?(图)
  • 姚遥:关注姚立法之六——无奈的等待
  • 姚遥:请关注姚立法下落之五
  • 姚遥:请帮助寻找姚立法下落之四
  • 姚瑶:请各路朋友打听湖北前人大代表姚立法的消息(图)
  • 姚立法:湖北省潜江市城管暴打无地农民(图)
  • 姚立法被以散播谣言罪传唤 “被访者不属执法对象”
  • 曾金燕姚立法被截 无法赴欧洲参加联合国人权会议
  • 全国人大代表、九棵松村书记被农民视为恶魔/姚立法(图)
  • 潜江市公安局滥用权力 犯罪嫌疑人被游街示众/姚立法(图)
  • 潜江市下岗工人抗议政府借民心工程搞伤心工程/姚立法(图)
  • 中国湖北维权人士刘飞跃、姚立法帮村民受到软禁
  • 姚立法谈被中宣部查封的新书《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 (图)
  • 姚立法:湖北省阻止非法选举的农民遭到警察武力威肋
  • 姚立法参加湖北潜江市人大代表选举被抓
  • 姚立法等人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姚立法遭湖北警方传讯
  • RFA:姚立法参加国际研讨会的资格被取消
  • 姚立法等:致全国人大常委会的联名申诉书(最新签名)
  • 怀姚立法二首(并序)/苏祖祥
  • 姚立法致吴邦国、胡锦涛等代表的公开信 ——中国全国人大身份不合法
  • 姚立法等致中国九亿选民的第五封信
  • 姚立法等人再致中国最高层“四大家”领导人的公开信
  • 为真正的民主选举而斗争——姚立法先生接受《人与人权》杂志采访
  • 从姚立法先生被派出所扣押看中国基层人大选举的伪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