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被强迁户艾福荣、陈修琴夫妇致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2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尊敬的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
     我们是不得已才给您们写这封公开信,因为在此之前寄给各部门的信件和申诉书都石沉大海、杳无音讯。际此盛会再次给您们写这封公开信,希望能像胡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所讲的那样: 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建设服务型政府;完善制约和监督机制,保证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依法独立公正地行使审判权。尊重和保障人权,严格执 行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坚决纠正损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切实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坚决查处违纪违法案件,对任何腐败分子,都必须依法严惩,决不姑息! 保证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利益, 让人民共享文化发展成果。 (博讯 boxun.com)

     您的报告让我们欢欣鼓舞、振奋人心, 但在兴奋之余不得不忧虑——不知您的报告内容转到地方政府后是否能落实?受害百姓还要等多久?!
     此致
     敬礼!
    
     艾福荣、陈修琴呈上
     2007年10月19日
    附:
     艾关根、艾福荣和陈修琴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行政申诉书
     2007年 10月19日
     一审案号:(2002 )徐行初字第44号
     二审案号: (2003 )沪一中行终字第30号
     再审案号: (2005 )沪高行监字第50号
    申诉人: 艾福荣,男,1961年11月4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中山西路艾家宅25号, 荣欣装潢五金店业主. 联系地址:莘沥路128弄2号1005室。邮编:201100
    申诉人: 陈修琴,女,1962年6月20日出生,汉族,住上海市中山西路艾家宅25号, 宜中旅馆业主。
    
    申诉人不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 沪高行监字第50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3 )沪一中行终字第30 号、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02 )徐行初字第44号行政判决, 兹依法向贵院申请再审。
     诉人对本案一审、二审、再审均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判决违反法律、法规规定,维持违法的裁决合法,明显越权的行政规章,而不适用法律规定,恶意适用4号令中对申诉人不利的条款,不顾事实和历史,否定有关行政部门所颁发的许可证、营业执照等许可证件的合法性,必然导致错判,严重侵害了申诉人依法享有的合法权益。
    一、申请事项:
    1.依法撤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5) 沪高行监字第50号、(2003)沪一中行终字第30 号、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02 )徐行初字第44号行政判决,再审本案。
     2. 依法改判申诉人胜诉,撤消裁决。
    二、本案基本事实:
     被申诉人房地局裁决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根本未曾组织调解,全面听取当事人的陈述和辩解,就分别多次对申诉人进行违法裁决。经查阅政府信息公开的资料,徐规土业[98]第35号通知和徐规业[2005]172号,还有详见《上海市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关于核定中山西路艾家宅地块规划要求的复函》等文件。证明艾家宅基地批准建设项目是商、住、办房地产开发, 而拆迁人徐汇区市政建设所将我们的土地低价强买,补偿给居民却按2640元/平方米。将强买的土地5665平方米高价出让,起拍价就高达10300万元。而且该地块竞得人在建设完成后须提供建筑面积6900平方米还产用房给徐汇区市政建设所, 徐汇区市政建设所却按2000元/平方米标准补偿给竞得人(事实上徐汇区市政建设所和上海城汇房地产开发公司是一户二证, 市政建设所和城汇房地产是共同合资股东,有工商登记为证,此拍卖的过程是为了将违法用地变成合法化的一种变通手段。)。以上这些事实内容却被前区长孙潮在电视媒体上高调大谈打造“徐汇诚信政府”所隐满,被被申诉人采用瞒天过海、移花接本的恶劣手段来欺诈百姓,拆迁许可证的拆迁建设项目商、住、办,却变成了“土地储备”。而且裁决期限已超过了拆迁许可的拆迁日期。两份裁决书各是:沪徐房拆裁字第七十五号和第八十八号裁决书,并且在12月26日送达撤消七十五号的同时,又送达了八十八号裁决书,程序违法。按照沪房地资[2001]673号通知的规定:2001年11月1日以后受理裁决申请的,应适用新《细则》。
    被申诉人房地局裁决认定的评估面积与事实不符,房地局是依据大雄资产评估有限公司提供的评估表作为裁决依据,而按有关规定房地局的职权范围是无权认定公民的房屋是合法建筑还是违法建筑。
    依据沪府令(91)4号令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被申诉人徐汇区房地局用隐满、欺诈、等手段,剥夺了申诉人要求回搬的合法权益。
    三、叁审法院判决情况:
    1.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作为房屋拆迁主管机关,对拆迁人与被拆迁人之间因安置协商达不成协议的,依法有权受理申请并作出房屋拆迁裁决。被告在房屋拆迁许可的有效期内受理第三人申请,依照国务院《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第十四条、十五条,《上海市城市房屋拆迁管理实施细则》(沪府令(91)4号)第十九条、二十三条、二十四条、四十四条第二款,《上海市危棚简屋改造地块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试行办法》第五条、第六条、第七条,《上海市个体工商户营业用房拆迁安置补偿办法》第三条第一款、第六条的规定,对原告作出房屋裁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关于房屋面积确定之争议,因原告翻造房屋未取得相关部门批准,故被告根据房屋原始资料及动迁法规认定的建筑面积正确。原告提供的税务、公安、卫生等证据材料都不能作为确认房屋的产权以及面积的法律依据。至于赠与之事实,被告在房屋产权变更未在相关部门办理过产权变更登记手续之前,认定艾家宅25号产权人为艾关根符合法律规定。对原告坚持回搬之要求,因原告居住的私房属于沪徐房拆许字(98)第48号房屋拆迁许可证核准的拆迁范围,该许可证明确建设项目为土地储备,故原告要求回搬缺乏政策依据。维持被告(2001)第88号裁决的过渡安置。
    2.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本院就为上诉人作出的系争房屋拆迁裁决具体行政行为进行了全面的审查,本院认为,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具备真实性,与本案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存在关联性,且取证的形式和程序合法,均可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并据此查明,原审认定的事实基本无误。
    本院认为,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对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有争议,经协商达不成协议的,有批准拆迁的房屋拆迁主管部门裁决。第三人因“土地储备”建设项目于1998年11月26日经被上诉人批准在上诉人居住地块实施拆迁,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问题与上诉人户协商未能达成协议,向被上诉人提出房屋拆迁裁决申请。被上诉人具有受理第三人的裁决申请并作出系争房屋拆迁裁决的职责。上诉人未能提供被拆除私房的产权证,亦不能提供所翻建的私房系经有关行政管理机关批准及办理过相应的审批手续后建造的合法有效文件。故被上诉人作出的系争房屋拆迁裁决根据上诉人艾关根的上海市国有土地使用权申报登记表及勘丈记录表等房屋原始材料认为被拆除私房可以认定的建筑面积为249平方米并无不当。此外,被上诉人作出系争房屋拆迁裁决对应予安置的人口的认定、互换产权的面积和地点、互换产权的差额价款计算以及安排上诉人艾福荣、陈修琴营业场所等,均与相关拆迁法规、规章规定无悖。被上诉人根据《条例》、《细则》、《上海市危棚简屋改造地块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试行办法》《上海市个体工商户营业用房拆迁安置补偿办法》等法规、规章的相关规定作出的系争房屋拆迁裁决适用法律亦无不当。被上诉人受理第三人的裁决申请,经调解不成,依法作出的系争房屋拆迁裁决,执法程序合法。由于第三人取得房屋拆迁许可证在上诉人居住地块实施拆迁系因“土地储备”项目建设, 故上诉人要求回搬原地安置亦缺乏依据。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原审法院判决正确, 本院应予维持。
    3.本院认为,上海市徐汇区房屋土地管理局对拆迁人与被拆迁人达不成安置协议的,依法有权受理并作出房屋拆迁裁决。被诉房屋拆迁裁决在认定应安置人口、互换产权房的面积和地点、互换产权差价款计算以及安置艾福荣、陈修琴营业场所等,均符合拆迁法规和拆迁政策的规定等等------综上,一审法院判决维持房屋拆迁裁决,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均为正确。
    四、申诉的理由与依据:
    (一)被申诉人房地局裁决程序违法,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1. 被申诉人房地局明知艾家宅基地批准建设项目是商、住、办房地产开发,而发放的《拆迁许可证》确是“土地储备”。而依据沪府令(91)4号令第四十九条的规定, 凡原地造商品房,如新建房屋的性质与被拆除房屋性质是一致的,则拆迁人原则上可对被拆迁人实施原地安置, 居民要求回搬的诉求是合理合法的。故被申诉人不给居民回搬是违法的。
    上海市房屋土地管理局上海市财政局关于印发《上海市国有土地使用权收购、储备、出让试行办法》的通知沪房地资(1997)178号、沪财城(1997)11号,其中没有一条规定和条款适用于艾家宅地块, 土地储备只能有市政府的有关部门来实施办理。徐汇区市政建设所也无主体资格进行“土地储备”,关于艾家宅地块的房地产开发用地,无偿划拔给市政建设所也无法律依据。以土地储备名义对旧房区域实施强迁,进而进行商业开发是违法行为。
    引用2003年4月30日《中国经济时报》中的一段对话:
    问:作为危房改造立项,地方政府无偿划拨土地使用权给开发商有什么法律依据?
     高律师:这涉及三个方面的法律问题:一、以这种形式划拨土地使用权程序本身的法律和合理性问题;二、这是否涉及国有资产被违法处置问题;三、这种做法严重侵犯房屋所有权人的合法财产所有权问题。国家已通过一系列法律明确规定城市房地产开发用地的土地使用权取得应由无偿“划拨”制改为有偿“出让”制。
     若是为了国防、外交及其他涉众公益之举,在保障房屋所有权人利益的前提下,可以用这种方式划拨土地;但若纯为房地产商业运作,无偿划拨土地显然是于法无据。
    《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关于土地使用权划拨:第二十三条 下列建设用地的土地使用权,确属必需的,可以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依法批准划拨。
      (一)国家机关用地和军事用地;
      (二)城市基础设施用地和公益事业用地;
      (三)国家重点扶持的能源、交通、水利等项目用地;
      (四)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用地。
    2. 作为行政机关的房地局,不讲诚信刻意隐瞒建造商、住、办的客观事实,徐汇区前区长孙潮在东方电视台采访中大谈徐汇区政府是一个“诚信政府”,难道这样隐瞒事实、欺骗被拆迁人就是徐汇区政府部门的诚信表现吗?
    官员为何爱撒谎?布斯坎南的官僚经济理论认为,每一个行政官僚都是追求个人效用最大化的“合理的经济官僚”。追求个人效用最大化,必然导致他们在行政中显示出对成本最低、效益最优方案的偏好,欺上瞒下的撒谎对于他们来说便是这样的“最优方案”——不必费心劳神付出成本去真抓实干,又可以吹得珠圆玉润,轻松获得政治信任与政治收益。
    所以就出现了被申诉人房地局未曾组织双方调解,就分别二次对申诉人进行程序违法的裁决,而且裁决期限已超出了拆迁许可的日期。两份裁决书各是:沪徐房拆裁字第七十五号和第八十八号裁决书。
    3. 被申诉人房地局裁决认定与事实不符,房地局是依据大雄资产评估有限公司(私企)提供的评估表作为裁决依据,评估公司只能评估建筑平方米的单价,而无权认定建筑面积。测定面积应有各区房产交易所专职的测绘部门或专职的上海市测绘院来测定。而作为房地局的职权范围,也无权认定公民的房屋是合法建筑还是违法建筑。违法建筑认定应有规划部门来认定。
    4. 被申诉人说在1993年后,该房被申诉人全部拆除,并在原来基础上建房485.22平方米建筑面积,但未办审批手续。据此可以认定建筑面积为249平方米。请问1993年被申诉人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通知有关行政部门对申诉人作出行政处罚,为什么当时行政不作为,行政处罚是有时效的,行政机关就要承担不作为的后果。
    5. 被申诉人一会又说:1996至1997年间, 申诉人未经有关部门审批,即将上述房屋拆除后重新翻造,翻造建筑面积据1997年估价时测定为546平方米,请问97年是哪个部门测定的,请拿出证据来。如果违章当时就应该作出处罚,不作出处罚就说明了无异议合法。申诉人在法庭上也提供了有徐汇区房屋土地管理局第二办事处的房屋督修单,一式三联,其中壹联交街道办事处, 办事处市政科督促小安桥居委作监督人, 申诉人方可进行房屋翻建,建好后区规划监督站的人员也来到实地进行了量丈,也叫申诉人到规划监督站进行问话,申诉人的房屋在86年就已开设旅馆,因房屋年久又在公路旁,所以危房急需修建翻造,并有督修单为证。他们经过谈话笔录后也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只是对我申诉人说不要装修得很高级,你们马上就要拆迁了。时隔多年,当被申诉人为了强迁需要,要裁决申诉人时,居然说申诉人的房屋是未经任何有关部门批准所以不予认可,你被申诉人应当在法庭上举证申诉人房屋的不利证据,也就是说除了被被申诉人认定的249平方米以外的不利证据,就是规划部门的处罚证据,如不能提供的话就是无证据。你被申诉人房地局就无职权认定公民的房屋是不合法,也是一种行政“越位”行为,是滥用权力、没有诚信、隐瞒建造商、住、办、房屋的等事实。还随意拿捏、处分公民的私有财产, 滥用行政手段、违法裁决的典型。
    6.上海市房屋土地资源管理局的沪房地拆(2001)673号第十二、关于被拆房屋建筑面积的认定,十三、关于非居住房屋的界定,十四、关于停产、停业补偿的适用范围和标准------等有关规定,就能说明申诉人的房屋是完全合法的。
    7. 关于被申诉人适用的《细则》条款,对申诉人滥用职权。《上海市危棚简屋改造地块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试行办法》适用范围是经市建设委员会核定的危棚简屋改造地块居住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才适用本办法。申诉人居住的地块根本不适用。被申诉人对不适用的却滥用,对应当适用的却不用,对第三十三条、第四十九条、《上海市个体工商户营业用房拆迁安置补偿办法》第四条、第五条、第八条、第九条等对申诉人应当适用的却只字不提,贪污了, 裁决是过渡安置却不给过渡费,申诉人上百万元经营设备的资产也未得到补偿。
    8. 被申诉人辩称已向申诉人提供并安排了艾福荣、陈修琴的营业用房,安置并无不当。事实上我们二人的营业用房在哪里? 14-15号铺位也完全是子虚乌有,但一、二审法院也居然予以维持,再审也予以驳回。
    (二)原审判决、二审判决、再审证据不确实;
    1. 原审直接采信依法无效的被申诉人提供的伪证,行政庭庭长周琦在法庭上对申诉人公开叫嚣,你和政府打官司叫你倾家荡产也别想赢。所以周琦“法官”在未经事实调查,不听申诉人的陈述和质证,违反审判程序,庭审还未审结就匆匆结案,艾家宅地块明明是商、住、办、商品房开发,判决书却判居民回迁没有政策依据,不知法院要依据什么才是政策依据。
    2. 二审法院是更加违反程序,按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有关规定:经人民法院两次合法传唤,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应视为申请撤诉。而更荒唐的是二审在申诉人不到庭的情况下就作出了判决,在判决书中还出现了什么“审理中------”,他们在跟谁审理案件?按行政诉讼法第四十八条有关规定:经人民法院两次合法传唤,原告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视为申请撤诉。二审应当出现两种判决结果,要么判令申诉人撤诉,要么就让申诉人到法院开庭。而申诉人要求延迟开庭是有正当理由的,有新的证据提供,但二审无视申诉人的合法权益,剥夺申诉人到庭质证申辩的权力,滥用权力枉法判决。不过他们“法官”也明知自己违反了程序,也看出一审中的违法,所以不以肯定词来作出判决。用本院据此查明,原审认定的事实“基本无误”的词来草草收场。拆迁人与被拆迁人对补偿形式和补偿金额,安置用房面积和安置地点,搬迁过渡方式和过渡期限有争议等------本院应予维持。既然被申诉人裁决申诉人的房屋是过渡房,也就是说明申诉人是可以依法回搬的,而且应当补偿在过渡期间的营业损失。
    3. 再审的驳回再审申请通知书,确认了一审、二审对裁决书的合法性,裁决书明确了我户的裁决用房是过渡安置[裁决书:四、被申请人(户)应在接到裁决书之日起三天内从中山西路艾家宅25号搬至上述过渡安置地点]。但为什么不依法裁决给申诉人补偿在过渡期间的营业损失呢?也没有确定过渡期限。既然艾家宅地块是建设商、住、办、综合楼, 依据沪府令(91)4号令第49条我户就有权可以依法回迁。
    首先, 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汪永清,在为上海局级干部讲述“行政许可法”时,特别提到房地产登记。从法的理论的本来的含义来讲,房产登记不应该成为强制行为,不应当成为权力人的义务、也就是说作为权力人我为我自己的房产,我登不登记是我的权力,我登记只是可能更好地有力地得到保护,我不登记并不构成房屋是违法的。
    其次, 无论公房还是私房,其财产权属的法律确定按照现有法律精神,应当以一定的要式权属证书来确认。但现实中房屋所有权的权属取得成因还相当复杂。比如,有买受并办理产权证书的取得、有买受而未办理产权证书的取得、有历史原因而取得、有继承祖上产权却始终未办理现行证书的取得(诸如解放前的地契和房契)。其权属界定应适用民事基本法律及民事政策。对无现行所有权证书的,应从其取得房屋所有权的方式、历史原因、占有期限、周围群众的历史认知等公允及善良理念予确认。
    再次,被申诉人所述我户在2001年被规划部门“依法”拆除其中61.71平方米,而规划部门在违法建筑一案中却认定为98.2平方米,一审、二审也作出了判决,从被申诉人的所述,可以认定为98.2减去61.71规划局违法多拆了申诉人的合法建筑37.03平方米。这些事实在被申诉人和规划局拆违案中一审二审的判决书中可以看出破绽。认定违章建筑的职权,只有规划部门可以认定。 我申诉人作一个假设——因为成文法的普适性基础就是可假设性——如果当时区规划局的拆违一案处罚是正确的,而依据行政处罚一事不再罚的原则,是指对行为人的同一违法行为,不得给予二次以上同类处罚。也就是说房地局对申诉人的房屋面积由650平方米变成249平方米的认定是没有职权依据和法律依据。
     1. 被申诉人在出示的证据中,要么举伪证,如对申诉人有利的就干脆不举证。上海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徐汇分局关于陈修琴的营业面积的证明,明明有二张,却提供了一张。而这二张证明本来就是申诉人写给工商局的,而且可笑的是艾福荣居然没有经营场所和营业面积,店是开在违法建筑中,工商局却核发了营业执照,税务也核发了税务登记证,而且能够经营十八年没有被查处。这到底是工商、税务局渎职,还是一、二、三审法院司法腐败?
    2. 被申诉人称, 申诉人私房拆迁是用于“土地储备”,根据政策被拆迁人只能异地安置。这种辩称是没有法规和法律依据的,王菊的4号令中也没有专为“土地储备”作出任何规定。王菊的4号令中也没有规定“土地储备”后再建造商品房居民就不能回迁。而申诉人坚持要求回原地安置是有充分的政策依据和法律依据,王菊的4号令第四十九条规定了:按市建设委员会批准的地区规划进行的旧区改建项目,被申诉人在拆迁期间打出的标语和告艾家宅居民书中就是旧区改造,所以艾家宅地块无论盖什么房屋都是要经过建委申批批准的。凡原地建造商品房的,如所有人、使用人要求原地安置的,都可以回迁。“凡”就是无论你变换什么手段,只要盖房屋就可以回迁,这就是最好的政策依据,而且事实上艾家宅地块本来就是商品房开发,有徐规土业[98]第35号通知和徐规业[2005]172号为依据。而居然也被一、二审法院剥夺了,判决什么该户要求回迁没有政策依据,再审法院予以驳回。还自称认定事实基本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
    第四,拆迁当事人双方均属独立的民事主体,各自的法律地位平等。《房地产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和《城市规划法》规定获取土地使用权必须经过法律程序。土地使用权实际上是一种财产权,土地权属的转移是财产权的转移,属于民事行为,必须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等民法基本原则。开发商与房屋和土地使用权所有人之间是平等协商的民事关系,不是行政隶属关系,必须在双方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通过法定程序完成房屋土地权属的转移。
    1. 这里的关键之处就是承认被拆迁人作为公民拥有合法的财产权利,然后再按照自愿、平等、有偿的民法原则进行交易,否则就是强迫交易,与在阳光下进行抢劫无异。《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6条对强迫交易属犯罪之举的法律界定是非常清楚的,构成此罪的客观行为表现为买卖与否、买卖时间、价款、买受及卖予对象这些交易的确立因素都是被强迫接受的。
     2.《宪法》第13条规定:“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的收入、储蓄、房屋和其他合法财产的所有权。”第3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民法通则》第75条规定:“公民个人的合法财产包括公民的合法收入、房屋……禁止任何组织或个人侵占、哄抢、破坏……”, 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要“完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制度”。2004年,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等其他国家基本法律也都对房屋私权做了保护性规定,如规定公民拥有合法的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出让应当平等、自愿、有偿,房权同地权一致等。
    3. 拆迁与否及拆迁协议的订立纯属平等民事主体之间的合同订立过程。《合同法》第4条规定:“当事人依法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 《民法通则》第4条规定:“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
     简而言之,被申诉人在错误的政策、规章的支持下,开发商和拆迁公司明明是在搞房地产开发赚钱,却偏偏要把国家和政府扯上,硬说是“国家建设拆迁”,官员也帮腔说“这是行政机关的行为”,法院再助推一把,使他们能够超越民事法律关系调整的范围,处于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法外”境界。
    这是一切对国家抱有责任感的法律工作者的耻辱。一个有希望的社会,国家一定为之预制一种平衡不同利益势力的公器------法律。而当法律一旦丧失固有的逻辑、功能,成为强势利益的走卒,社会危矣!对房屋主的苦苦诉求装聋作哑,用规律性的败诉结果来“棒喝”房屋或土地使用权交易关系中的弱势一方,地方法院的角色错位于此为甚!这无论如何也不能被说成是为了“稳定”。这种独特现象背后的利益影响不言自明,一些司法机关已由社会公信及利益平衡器变成了为利益集团守利的工具。
     再次引用2005年9月14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关于“--在化解历史遗留动拆迁矛盾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说:[这些“死结”为什么长期解不开。其中讲了所谓“铁案”并不“铁”,背后的具体问题是纷繁复杂的。事实上,当前的动拆迁涉法案件,法院判决往往只审理行政行为的合法性问题,并不审查具体行政行为的合理性问题,也不代替行政行为。据法院反映,事实上还有这样一种情况,虽然诉讼当事人有一定道理,法院却不得不判决当事人败诉。比如,实施拆迁行为时,拆迁公司尚无拆迁许可证,不合法,到诉讼时才补齐相关手续,动迁户起诉当然是有道理的。又如,某个小区几百、几千户已经协议搬迁,存下几户依法诉讼要求回搬,也有一定道理,但是如果法院判决动迁户胜诉,一大批已经搬迁的动迁户就会出现大面积反弹,造成更大的不稳定局面,且难以收拾。有关部门急求法院,希望在法律范围内予以帮助。法院千方百计寻找法律依据,维护原有的行政裁定,维护大局稳定,这一点一些区领导于部和职能部门心里是清楚的,因此你就更不能以维护司法权威为由,而不尽自己的责任,去做好弥补工作了。]
    “维护宪法人人有责!”
    “公民住宅不受侵犯!”
    “住房所有权不许剥夺!”
    “强逼签约强制拆迁,严重违宪!”
    “容忍违反宪法,腐败疯狂害民!”
    “只有坚决维护宪法,人民才能幸福!”
    综上所述,尽管本案一、二审、再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判决违反法律、法规规定,不进行事实调查,一审未经庭审审结,就作出判决。二审法院不公开开庭,不让申诉人到庭,不听取申诉人陈述,就作出违法判决。三审法官更是轻描淡写糊涂驳回。申诉人重申:申诉人的一切经营场所和房产均是合法的!要求回迁也是有政策依据的,如新建房屋的性质与被拆除房屋性质是一致的,则拆迁人原则上可对被拆迁人实行原地安置,还有徐汇区规划土地管理局(通知)徐规土业[98]第35号和徐规业[2005]172号为依据。但是在现行的体制下百姓和政府诉讼,要法院作出公正的判决比登天还难,法院千方百计寻找法律依据,维护原有的行政裁定,维护所谓的大局稳定,可以政府不讲诚信,以权代法来维护司法权威。就如徐汇法院行政庭庭长周琦在法庭上对申诉人公开叫嚣说:“和政府打官司叫你倾家荡产也别想赢”。在高院谈话时,方芳法官说:“你们这个事有区政府跟你协调解决,法院是肯定要驳回你的再审,在书面认定 (铁案)结论是不可能给你翻案的,否则区政府要赔偿的更多。”周琦、方芳法官的这些话已经代表政府说明了一切,这就是司法受政法委干预的结果(政法委就是司法工作的“领导”机关,政府首长常以其在党委中的身份通过政法委干扰人民法院依法行使职权。通过此种方式干预司法更为隐蔽,造成的危害也更为严重。)。各级政府在和我谈话中也一直提起这句话“你要面对现实”。现实就是目前不讲“法”,无论你有多么充分的理由告到哪里都是败诉。因为在行政诉讼中法院只审查行政行为程序的合法性问题,并不审查具体行政行为内容的合理性问题。以上判决似乎很荒唐,但却是事实。我向贵院提起申诉,请贵院本着尊重宪法和法律,有错必纠的精神,重新审理,以维护法律尊严保护申诉人正当合法权益。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法院
    申诉人:艾福荣 陈修琴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共十七大期间在会场外的老革命……(公开信)(图)
  • 上海黄浦区张桂兰女儿龚秀芳致中共十七大公开信
  • 致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全体代表公开信
  • 为反右冤案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任众 等
  • 慎入:组图-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图)
  • 上海卢湾区43街坊致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诊断证据)(图)
  • 甘肃退役士兵家长向十七大军队代表发出公开信
  • 湖北当局回应杨恒均给俞正声的公开信
  • 任众 等:对中共十七大代表的嘱托-为一九五七年右派鸣冤叫屈的公开信
  •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对“《南京梦魇》导演乔瑟夫公开信”的公开答复
  • 关于浙江公安刑事拘留吕耿松致中共17大公开信签名超过千人
  • 郭飞雄妻子张青写给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中国学者、作家等就奥运会致中共领导人的公开信
  • 就张建红保外就医申请致浙江省法院及警方的公开信
  • 北大五一九运动五十年:再致北京大学党委、校长的公开信
  • 政府雇请打手,百姓不得安宁--致中共中央公开信
  • 中国万人公开信 促高层推行民主
  • 北京维权人士刘安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图)
  • 越南国家主席在《华盛顿邮报》整版上发表公开信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致国家教育部长一封公开信:我们被莆田学院和文通公司蒙骗了
  • 棚改黑幕——辽宁阜新棚改居民的公开信
  • 哈工大博士生张灵飞呼吁公安缉拿19年前杀父凶手的公开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致北京两会十届人大五次会议公开信/詹荣妹控诉上海(图)
  • “两会”前夕,“经租户”致当政者的公开信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上海居民突破封锁致中央调查组的公开信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老工人张荫乾给北京市新闻办公室网络宣传管理处的公开信
  • 西安官场黑恶势力徇私枉法的腐败铁证--一个复转军人给中央军委的公开信
  • 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一)
  • 江云飞:致高强部长、习近平书记的公开信(完)
  • 武汉大学部分学生及家长的公开信
  • 致温总理的一封公开信:人民教师惨遭羁押逾500日
  • 致四川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长的一封公开信
  • 刘正有:就失地失房问题致自贡市、市人大的一封公开信
  • 硕士致院长公开信:我花几万买了个地方睡觉和自习
  • 致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一封公开信
  • “7月9日,要不强拆你们的房子,我就从你们的胯下钻过去”----广州艺术村正在经历逼迁灾难的公民再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李奇观:致上海师范大学师长和学友的一封公开信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请别强拆抗击非典医生的住家──致北京市李歧山市长的一封公开信
  • 孙丰致胡温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任不寐给内蒙古丰镇死难学生家长的公开信
  • 给即将攻台的解放军官兵的一封公开信:张万年的儿子住在美国豪宅
  • 北京大学全体暑期留校学生给江泽民的公开信
  • 报纸编辑要不要职业道德?--致《中华读书报》“时代知行”版编辑的公开信
  • 就中国渔民们在菲律宾狱中的恶劣待遇给阿罗约的公开信
  • 安徽蚌埠市400多回迁户致江泽民、朱熔基的公开信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给江泽民的公开信:我的儿子在兰州大学宿舍被保卫人员枪杀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上海虹口三冤民陈宗来、邵满根、吴斐伟致十七大公开信/ 上访北京遭毒打
  • 特致全党并党中央第三封公开信/陆大椿(图)
  • 为反右冤案致中共十七大的公开信
  • 上海访民:奥运前上海部分人权状况的报告——致十七大全体代表、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中国知识分子和律师就李和平律师被绑架殴打向国务院发出公开信
  • 丘岳首:"政治和解" 应是一种国家常态—致方觉先生的公开信
  • 上海冤民郭益贵致特奥会创始人肯尼迪女士公开信(二)
  • 唐荆陵等呼吁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公开信签名
  • 中国基督教华南教会致社会各界的公开信
  • 平反土改地主受害者致胡锦涛、十七大代表公开信
  • 给张云川省长的公开信:保定热电厂贪污巨额资金、隐瞒事故/张慕春
  • 李国涛:笑读李成瑞等170名老干部公开信
  • 上海冤民郭益贵致胡锦涛公开信质疑上海帮十七大代表(一)(图)
  • 曹顺利:9月3日,请奥组委主席刘淇转给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 叶国强给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公开信
  • 平民社抵制建设部原副部长杨慎否定“房奴”的公开信/刘正山
  • 王万星写给曾庆红之子曾伟的公开信
  • 世界拉面协会中国分会致消费者的公开信(全文)
  • 张青女士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在诗坛引起强烈反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