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内蒙古一副县长动用警力强令用污水灌田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0月06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博讯 boxun.com)

    “药厂的污水没地方放了,要大家浇地,掺在黄河水里,减一半水费。”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双河镇大羊场村村民称,今年春灌期间,他们接到乡里领导通知,被要求用污水浇地。在大家不同意的情况下,县政府动用执法力量“护送”污水进农田。警察抓走10多位村民,有几位村民被送医院。近日,曾经大量向农田排污的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经过两个月停产整改,已复产调试。
    
    
    超标百倍污水排进农田
    
    
    以生产青霉素的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为主的几家制药企业,从2005年初开始,日排放量约6000吨、超标百余倍的污水,通过引黄灌渠进入农田,导致数千亩庄稼减产、近百只牲畜死亡。据托克托县环保局今年六、七月间的抽样监测显示,污水的COD(化学需氧量)指标平均在1万毫克/升以上,最高时达到3.6万毫克/升,高出国家排放标准100多倍。7月下旬记者曾经目睹过这些企业的排污情况:距离很远就能闻到令人作呕的气味,黑色的污水由专设的排污管道涌入黄河灌渠,混在黄河水中流进农田。
    
    
    副县长带警察“护污”
    
    
    双河镇大羊场村是托克托县毛不拉扬水站引黄灌渠经过的第一个村。村民反映,春灌前乡里领导就通知,说是“药厂的污水没地方放了,要大家浇地,掺在黄河水里,减一半水费”。4月20日开始放水,因为有头一年污水浇地庄稼受害的教训,大家不同意。谁知24日一大早,十几辆小车、警车和救护车开到了村头,带队的是一位副县长,说是与农民“协商”污水浇地的事。
    
    县领导和警察进村的同时,污水也进村了。79岁的村民张月小事后告诉记者:“人老了,看不懂人家拉根布条子就是警戒线,我用拐棍碰了碰那个布条儿,一个警察上来就把我拿下了,拐棍也被踩成三截子。”上前说理的杜二平、王三娃、王三和等10多位村民也被抓起来。冲突中,陶小女等几位村民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数百名男女村民只好默默看着污水流过灌溉渠道。
    
    
    对此,托克托县公安机关给记者的说法是:确实抓了人,但那天没有在黄河水中掺污水,村民们阻拦浇地没有道理。但村民说,要是没有污水,正是春旱时,谁会阻拦浇地?
    
    
    在托克托县燕山营镇、双河镇、伍什家乡等地,村民们对记者说:“听说大羊场那边因为这事抓人了,咱就听政府的,用污水浇吧。”
    
    
    污染企业停产两月整改
    
    
    经过两个月的停产整改,造成污染的制药企业恢复生产,开始调试治污设备。制药企业复产调试期间,产生的污水不向外排放,主要存于厂内的贮水池内,用于厂区绿化。环保局近期监测表明,企业的污水达标率比整改之前有了明显改观,主要指标大幅度下降,污水的臭味问题已基本解决。
    
    
    制药企业的一位负责人说,因为污染问题药厂和周边农民发生过多次矛盾,这次痛下决心停产改造。目前,投资4600多万元、设计日处理污水能力1万吨的进口治污设备已订货,将于明年4月份投入使用。经过处理,污水可以变成中水,用于企业的循环水补给、养鱼、绿化等。
    
    
    ■现状
    
    
    10多位村民被抓至今无说法
    
    
    村民对污水是否还会进农田表示担忧
    
    
    据新华社电 10月中旬,当记者第三次来到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采访时,见到的情景已与前两次采访所见大为改观:污黑的流水正在变清,充斥在空气中的恶臭逐渐消失。然而这里的农民仍不满意:“害死我们的庄稼、毒死我们的牲畜,至今没个说法,这叫什么‘痛下决心’整改?”
    
    
    伍什家乡主力汉村绿树成阴,村民李二乐说:“我们村原来空气很好,春天是春天味,夏天是夏天味,可现在就剩了一股臭味。”
    
    
    村民贺秀文说,4月份以来,村民们发现喝了井里的水就肚子疼,后来乡里就不让喝井水了,专门派车送水。几个月前,村里近100只羊在两三天内全部死亡,怀胎母羊大量流产。
    
    
    县畜牧部门说,死羊的最终化验结果还没出来,初步判断是“羊痘病”引起,但不能排除与污染有关。对污水浇地与农业减产的关系,农民与药厂各执一词:村民们反映,入秋以来,污水浇过的田减产了大约七八成;一个多月前,乡里派人来登记了损失情况,至今没有说法。药厂则认为,庄稼大面积枯死与农民大水漫灌、夏秋以来雨涝有关,可能是浇水过多淹死的。
    
    
    大羊场村农民最耿耿于怀的是,10多位乡亲因阻拦污水浇地而被抓,至今有关部门也不给个“说法”,这叫大家难以相信政府“痛下决心”整改的许诺。一位村民说:“县里的领导们知道,如果把污水排进黄河,国家会治他们的罪,就不敢往黄河里排。我们这些种地的头皮软好剃,就专门往我们的农田里排。”因此,他对于污水是否还会进农田表示担忧。
    
    
    ■原因
    
    
    排污灌田前政府收大笔费用
    
    
    当地官员称企业带来几亿投资,排污有“特殊原因”
    
    
    据新华社电 农民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因为至今还没有看到有关部门对“护污”问题的反思。记者采访时,有关部门的回答大多闪烁其词,县环保局的干部更是面有难色,连说“不必再问”。
    
    
    县里一位干部说,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这家制药企业建厂时就没执行“三同时”(即建设项目中防治污染的设施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施工、投产使用)。他说,这是个大项目,企业一投就是几个亿,带来了好几家配套企业,还解决了1000多人的就业问题。记者采访了解到,每次排污灌农田前,地方管理部门都向污染企业收取大笔“提水费”。所谓的“特殊原因”至此一目了然。
    
    
    石药集团内蒙古中润制药有限公司一位副总经理说,企业通常不与农民直接打交道,污水通过黄河灌渠掺入黄河水浇地的事,也是经过托克托县有关部门运作的,企业只负责向县里交“提水费”。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环资委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表示,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绝不能拿群众的利益和污染环境作为交换,采取简单、粗暴、极端的手段处理群众合理要求的做法,更是不能容忍的。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